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94章 番外之择一城终老,携一人白首(2)
    倒挂在沈寒修身上,苏念只觉得气血倒流,整张脸红得更厉害了,手抓着他的皮带,口齿不清的说:“我难受……”

    沈寒修罔若未闻,阴沉着脸,在大厅一行人的注视下驮着苏念走出KTV。

    车就停在路边,拉开车门不怎么温柔的把她丢进去,这才看到她一头栗色的卷发,伸手摸了摸,眉头皱得更深了。

    “嘿嘿……老沈你怎么也来了?”

    没点酒品,喝醉了就犯浑,明知道自己酒量不好还敢出来买醉!

    沈寒修越想越气,踩着油门轰的一声驶了出去。

    “……好闷……好难受,我想……呕!”沈寒修握着方向盘的指节都泛白了,整个气得发抖,没去看她,只是把车窗降了一条缝,然后在路边找了个车位把车停下。

    把她扶下车,她就蹲在路边一阵狂吐,沈寒修又气又无奈的轻轻拍着她的背。

    然后道车上给她拿来一瓶矿泉水涮了涮嘴。

    “老沈……我好不舒服啊……”

    沈寒修没好气的瞪她一眼:“多喝点就舒服了。”

    “诶?我怎么看见三个你啊……分身了……”

    说着整个人就往一边歪去,沈寒修眼疾手快的接住她,探了一口气,抱着浑身酸臭味的她,把她平放在后座,继续往回家的方向开去。

    在他刚刚进KTV包厢的门,听到她对他床技不满的时候,他第一时间想做的事就是把她摁在地上各种姿势操一遍。

    然而回到家什么心情都没有了,两个人都臭臭的,把她丢到浴缸里洗干净了,再把自己打理好,他倒是越洗越清醒了,可看到躺在床上通红着脸睡着的她,又不忍打扰。

    再说了,她醉得像个死猪一样,做起来也没意思。

    伸手抓了抓她的卷发,然后嫌弃的丢下,转身拿起床头的烟去阳台吹冷风缓解躁动的欲。

    第二天早上,苏念迎着阳光睁开眼睛,有些刺眼的皱了皱眉,然后抬起手挡住自己的眼。

    舒适的伸了个懒腰,手碰到了旁边的男人,扭头看过去,苏念立马转身手脚并用的抱住他,笑吟吟的叫:“老公!早安!”

    沈寒修微微这着眉,眼睛都没睁开,伸手拿开她的手脚,转身背对她,一副要继续睡的架势。

    最晚睡到半夜,她丫不是磨牙就是说梦话,要么就是踢被子,本来穿的就是短裙,睡得还一点不优雅,害得他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火蹭蹭又蹿了上来,弄得他一晚上都没睡好。

    苏念努努嘴,看着这个浑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在对她说“本大爷现在很生气”某男,问:“怎么了嘛?”

    沈寒修扭头睨着她:“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昨天晚上你去干嘛了?”

    苏念眨着眼睛想了想:“我昨天晚上……和烟烟她们去看电影了啊。”

    沈寒修看着说谎都不带脸红的她,“那你记得昨晚是怎么回来的吗?”

    苏念转了转眼睛,怎么想都圆不了谎,因为她压根不记得昨晚的事了,而且眼前这英明的男人显然没那么好骗。

    “酒好喝么?”苏念瘪瘪嘴,果不其然,他什么都知道。

    接着就讨好的笑着,抱住他的脖子:“老公,是你接我回来的吗?”

    沈寒修不吃她这套了,伸手丢开她绕在他脖子上的手,苏念立马就转开话题:“老公,你看我昨天做的新发型,好看吗?是不是更漂亮了?”

    沈寒修看都没看一眼,往床边挪了挪,拉了拉被子,闭上眼睛再次要就寝的样子,还不忘丢下一句:“待会就去给我染回来!”

    苏念撅着嘴:“染黑色很难看的,还是等它自己长回来好了,而且,这个花了不少钱呢!”

    正说着,外面走廊就传来了门铃声,沈寒修一副很疲倦的模样:“你去开门。”

    苏念知道他还在生气,自然得顺着他,就扯了扯裙摆,套上拖鞋下了楼。

    走到楼下看到墙上的大钟,才意识到已经上午十点多了。

    在门内也能隐隐约约听到门外秋秋她们的声音,苏念一打开门,她们三个看到她的时候表情都是一愣,像是看到她有些意外的样子。

    槿秋坏笑着说:“呀,念念,你还能下床呢!”

    苏念嗔她一眼:“说什么呢?!”侧身让她们进来,泡了一壶花茶。

    几个女人坐在沙发上,槿秋喝了一口茶说:“才起床啊?”

    苏念给紫烟和蔚蓝倒着茶,理所当然的回答:“是啊, 头到现在都还晕。”

    “沈三少没收拾你啊?”

    “他收拾我干嘛?不过现在还在给我脸色看,最晚我喝醉了是不是他来接的?”

    “苏念,三少真没收拾你吗?在床上翻来覆去的那种‘收拾’。”

    “李槿秋别忘了你是个女人,大清早的要不要这么重口味?”

    李槿秋一脸失望的看着她,然后狐疑的说:“没道理啊,按照三少的脾气,在车上就应该把你干了。”

    “李槿秋你这一脸失望是什么意思?”

    “念念,昨晚的事你一点都不记得了?”

    苏念喝茶的动作顿了顿,问:“什么事?”

    “就是……你吐槽你家三少床上功夫的事。”

    “噗——”苏念一口茶喷了出来,然后瞪大了眼睛,“我都说什么了?”

    槿秋绘声绘色的把昨晚的情形说了一遍,“被他听到了不说,你还吐了他一身,我觉得他当时肯定很想打你。”

    苏念红着脸,“我真那么说了?”

    槿秋就看了看一边的蔚蓝:“不信你问蓝蓝。”

    蔚蓝点点头,紫烟只是在旁边默默的听着默默的喝茶,庆幸昨晚喝醉被套话的人不是自己。

    苏念嘀咕着:“怪不得大早上就冲我发脾气……”

    这下好了,这大爷又不是要摆几天的脸色给她看了……

    “你们随意玩,我上去……哄哄那大爷。”

    “我看你上前找收拾!”

    ……

    看来这大爷是真的气惨了,她都狗腿卖萌一整天了,他的脸色都不见好转。

    晚上睡觉居然还背对着她睡。

    错在她,苏念就只好厚着脸皮贴上去,从背后抱住他:“老公……”

    “再吵自己去楼下睡。”

    苏念瘪瘪嘴,把头贴在他背上不再说话。

    翌日,听见屋子里窸窸窣窣的声音,苏念就急忙从床上蹭起来,连赖床的习惯都没有了,掀开被子就往正在传衣服的沈寒修走去。

    “老公,我帮你扣!”挤开沈寒修正在扣纽扣的手,一双纤白的手在他胸前移动。

    沈寒修在她看不见的角度微微勾起嘴角,等她抬起头来询问他的时候,立马又板起脸。

    “老公,你今天穿哪套啊?”

    沈寒修只用视线瞄了瞄,苏念寻着他的视线,立马狗腿的跑过去把他看的那件衣服拿过来。

    然后就像丫鬟给主子更衣一样,他张着双手,她把衣服往他身上套,还一脸理所应当你欠我的模样。

    苏念在背后冲他挤眉弄眼,到了前面又笑嘻嘻的问:“老公,今天早上想吃什么呀?”

    ……

    把苏宝和笑笑送到了学校,苏念就和沈寒修一起去了公司。

    苏念挽着他的手,沈寒修则是一脸冷艳。

    跟着他走进电梯,电梯门合上了,苏念才拉着他的手臂晃了晃:“你不要生气了嘛。”

    “咱们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得珍惜啊,你把时间拿去生气,多浪费啊。”

    沈寒修闻言,终于把视线放在了她身上,苏念就冲着他眨了眨眼睛卖萌。

    “想我原谅你?”

    “嗯嗯!”

    “那你说说你做错了什么需要我原谅。”

    苏念努努嘴,每次都是这样,一惹他生气他就让她检讨。

    也习惯了他的脾性,反正把错都往自己身上推就对了,于是苏念就说:“我不该晚上出去喝酒,也不该吐在你身上,不该不听你的话,不该惹你生气,我会好好改正重新做人!”苏念都背得溜溜熟了。

    然而沈寒修却没有满意的意思,已经冷眼看着她,“还有呢?”

    苏念抬起头不解的看着她,然后脑子里突然想到什么,却还是摆出一副“纯真无辜我最委屈”的样子看着他。

    “喝醉的时候不是挺能说?”

    “说……说什么?”

    “叮咚——”

    电梯到了楼层,沈寒修看了她一眼,抬脚走出去,苏念急忙跟过去,还以为就这样糊弄过去了。

    哪知道一进他的办公室,他就把她抵在门上:“每次让你在下面屈曲你很委屈?”

    苏念傻笑着装糊涂:“老公你在说什么呀?我听不懂。”

    沈寒修自然不会被她糊弄,继续道:“不喜欢想小狗一样趴着?”

    “为……为什么要想小狗一样趴着啊?”

    他继续列举她之前的吐槽:“套路老?没新鲜感?”

    说着,不等苏念回答,手拦在她的腰上,拖着她退着走,伸手拨开办公桌上的杂物,托起她的身子,把她放在漆黑宽大的办公桌上,在她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一只腿就挤进她tui间。

    动作一气呵成,手撑在办公桌上,俯视着脸红别扭的她:“给你点新鲜感。”

    “沈寒修!在上班呢!”苏念终于不忍了,推着他的身子,不让他胡来。

    他没有罢休,不像是在开玩笑,手探向她的下身……

    “这种随时可能有人进来的感觉,岂不是很刺激?”

    “刺激你大爷啊!手拿开!你信不信……呃……”

    沈寒修坏笑着,伸出食指放在她唇上:“嘘——小声点,待会外面的人听见了。”

    苏念咬着唇,怕自己再发出声音。

    还以为他只是说着玩玩,没想到是来真的。

    好死不死她今天又穿的是裙子,方便了他吃干抹净……

    折腾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后,苏念瘫软在他怀里,看着黑色桌子上的白色液体,苏念只觉得没脸见人了,还好一直没人进来,不然她以后恐怕都没脸来公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