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93章 番外之择一城终老,携一人白首(1)
    “老沈,今晚你带孩子出去吃饭,我要和烟烟他们出去。”苏念边整理衣服边对着在书房开视讯的沈寒修说。

    沈寒修从视讯里分神说:“又要去哪?”

    苏念拿着口红在唇上涂抹:“女生节啊!”

    沈寒修就吐槽:“不该过三八了吗?”

    “你才过三八!”

    视频那边传来唯唯诺诺的询问声:“沈总……您还在听吗?”

    沈寒修把视线重新放在电脑屏幕上,挑了挑眉示意那边的人继续说。

    这时五岁的笑笑,穿着斑点狗狗款式的连体睡衣,揉着眼睛走过来:“妈妈,我也想出去玩。”

    苏念收起口红,把笑笑抱起来,朝沈寒修走去。

    苏念甜甜的笑着:“老公,你忙完就带女儿出去走走吧。”说着也不等沈寒修的回复,就把笑笑放到他怀里坐着,然后自己俯身在他脸上落下一吻后转身往门边走:“老公,辛苦你啦。”

    沈寒修看着视频中那一对对诧异愣怔的目光,又看着视频里自己脸上的口红印,抱着笑笑也没伸手去擦拭,只是问对方:“刚刚说到哪了?”

    那边会议室的人都抹了抹冷汗,原来冰山沈总在家是这么……可爱的样子。

    那边的人又继续说,笑笑坐在他怀里也看着电脑屏幕,看了一会,觉得内容无聊又看不懂,就扭头对老爸说:“我要看动画片!那个老头说的我都听不懂。”

    声音清晰的传到了对面,在台上讲解的老头尴尬的顿了下来,会议室里的其他人都捂着嘴笑,然后看着视频上面的笑笑说:“沈总的女儿真萌。”

    于是整个会议室就看上沈寒修声音温柔的哄孩子:“你先去楼下找吃的,爸爸待会给你放动画片。”

    笑笑揉着眼睛:“我现在不饿。”

    看着赖在自己怀里不肯走的笑笑,宠孩子的沈寒修把她的身子往上提了提,对那边说:“把方案发我邮箱,剩下的等我周一上班处理,散会。”说完就伸手关了视频。

    打开网页,搜出动画片。

    “你坐这看,爸爸去楼下给你拿点饼干好不好?”

    笑笑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脑,却说:“我要爸爸抱。”

    “那爸爸抱你下去拿?”

    她又说:“我要看动画片。”

    摆明就是不想让他走,沈寒修想溜也没有办法,只好保持着现在的姿势,和女儿一起看不用智商的少儿片。

    苏念四姐妹难得甩开孩子,轻轻松松的玩一天。

    几个女人见面都说,自从有了孩子,多久没这么轻便的出来玩过了。

    每次出门提着一个大包,牵着一个小屁孩,玩什么都不尽兴。

    “今天是我们小女生的节日,咱们今天好好玩!”槿秋拿出手机高兴的说:“我团购了一个发型屋,咱们今天彻底改变一下!中午的餐厅我也订好了,下午呢咱们先去看电影,然后打扮得美美哒,有个KTV新开张,咱们今晚不醉不归啊!”

    说完又看着那三人:“我家里可是我做主啊,你们今晚不归,家里那位会不会打人啊,发生[家][暴]我可不负责。”

    苏念挑挑,说:“我家也是我做主,不醉不归就不醉不归。”

    “你们两个呢?”槿秋又问。

    蔚蓝和烟烟对看一眼,有些心虚但异口同声地说:“我在家也做主。”

    难得把孩子撂下,不疯狂一次怎么对得起自己?

    按照槿秋指定好的路线,四个女人先去了造型屋,原本都是黑长直的几个女人,都做成了大波浪,染成了还算中规中矩的栗色。

    几个女人脸型都不错,做了个发型更是漂亮,只是以前的清纯变得有韵味了。

    做了几个小时的头发,去餐厅大吃大喝了一顿,踩着点去了电影院,连着看了散场电影,过足了瘾,

    出了的时候,夜生活也开始了。

    大家都打电话回去说今晚要晚些回家,基本上每个男人都问了同样的问题:“和谁在一起?”

    几个女人在电话里头相互作了证,然后都相似一笑,异口同声的吐槽对方:“不是说在家做主吗?”

    “别说没用了,走走走,把握时机啊,[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苏念瞪槿秋一眼:“谁跟你[春][宵]啊?”

    紫烟站在KTV门边感慨:“像不像我们读书的时候?”

    几个女人一边往里面走一边回忆:“是啊,那时候我们几个穷学生,身上没钱又想浪,哪有开张打折就准有我们。”

    “今晚咱们重返十八岁!干杯!”

    槿秋点了好几打啤酒,摆满了桌子,包厢里的七彩灯光渲染着欺负,蔚蓝舒畅的声音,唱着上学那会流行的情歌。

    几个女人一边一边喝,酒量最不好的就是苏念和紫烟了,一打啤酒没喝完,就开始疯言疯语了。

    “今天早上我出门啊,老沈居然叫我过三八节!”

    槿秋闻言就接话:“咱们貌美如花,过什么妇女节?!”

    苏念打了个酒嗝:“对啊,他比我大那么多岁,还敢说我老……”

    “算起来,念念烟烟和你们家里那位年龄差都挺大的啊。”

    紫烟神色有些迷糊了,扳着手指数了数:“我和越诚差十一岁。”

    “我和老沈差十岁,这个老男人还敢嫌弃我老!”

    苏念刚吐槽完,桌子上的手机就亮了起来,苏念看了看,醉意的傻笑着,指着手机说:“说老男人老男人就打电话来了。”

    说着接起电话就是一声:“老男人,什么是啊?什么?”

    “我这边太吵了,听不清……”

    “听不见啦!等我回去……呃……回去再说。”

    那边的沈寒修听到她开口那句“老男人”整张脸就黑下来了,接着再是她醉意的声音,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抛夫弃子不管家,就是跑出去潇洒了?

    “爸爸,妈妈是不是被坏人抓走了?”

    沈寒修恶狠狠的收起电话,转身抱起女儿,随手抓起一件外套把她裹住,拿起车钥匙就往门外走:“爸爸送你去哥哥那里。”

    “那爸爸呢?”

    “爸爸去接妈妈回家,明天早上过去接你们。”

    笑笑想到去找苏宝,而且去到那边还可以和皓皓他们一起玩游戏,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把女儿安顿在苏宝身边,就开着车径直去了KTV……

    地址是苏念打电话说今晚晚些回家的时候问的,看来没有白问。

    包厢里,紫烟和苏念都有些迷糊了,自由蔚蓝和槿秋还稍微清醒。

    槿秋吃了一块水果,用手肘戳了戳苏念问:“诶,都说男人四十如虎,念念你说说你和你家老沈一晚上几次啊?”

    “提起这个我就有话要说了……”苏念醉醺醺的说,“那个老男人……简直不是人!”

    槿秋坏笑着追问:“一晚上几次啊?”

    苏念比出三根手指,然后又竖起一根,最后晃了晃手,皱着眉头一副想得脑袋疼模样说:“后面我都晕过去了……记不清了。”

    “烟烟你呢?”

    “我也是……晕过去了……”

    平时紫烟清醒的时候绝对问不出答案,这会傻乎乎的全都说,槿秋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又问:“是不是器大活好?”

    苏念愣愣乎乎的点头:“嗯……大,每次进去都好痛。”

    蔚蓝听得面颊通红,庆幸醉的不是自己。

    槿秋邪笑着问:“有多大?香蕉、胡萝卜、黄瓜、茄子,接近哪一个?”

    苏念眼神有些迷离,沉默着像是在思考,然后用手圈出一个圆圈:“……这么大。”

    槿秋又张嘴,蔚蓝就拉了拉她:“别问了,念念醒来肯定会打你的!”

    槿秋就敲了一下她的头:“她醒来还记得什么呀?待会我把你也灌醉!”

    蔚蓝努努嘴不再说话,听闻槿秋又问:“那……你们一般都怎么做啊?”

    槿秋话刚问完,余光就看到有人推门而入,看到进门的男人,槿秋和蔚蓝都下意思的看了一眼苏念。

    而苏念软软的靠在沙发角落,回答着槿秋刚刚的问题:“每次都是老套路……把我丢到床上就扯我的衣服,没点新鲜花样……”

    蔚蓝好心的戳了戳她,示意她别说了,可苏念醉得那能感觉到蔚蓝的提醒,接着吐槽:“连动作也都差不多……他主位我屈曲,还老喜欢让我像小狗一样趴着……”

    槿秋看着自带低压气场的沈寒修,又看了一眼不知情的苏念,咽了咽口水,心里哀到:小念念,自求多福了。

    被自己女人吐槽自己[做][爱]的技巧,自然是对一个男人的最大侮辱。

    沈寒修阴沉着脸走过去,俯身看着醉瘫的苏念,问:“你不喜欢吗?”

    “……我当然不喜欢……我才不要像小狗一样。”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姿势?”

    “我……”说了一个字,像是有什么东西哽在了喉咙,然后就看见她慢慢撑着沙发坐了起来,身子不稳,向前倾,下意识的伸手抓着沈寒修的外套,紧接着就“呕”的一声,粘稠发酸的液体流到了沈寒修的裤管上,顺势低落在鞋子里……

    槿秋和蔚蓝看着都忍不住皱起了眉。

    沈寒修气得浑身发抖,用力的抓起她瘫软的身子,把她扛在自己的肩上,二话不说就往门外走。

    等到沈寒修都离开好一会了,蔚蓝和槿秋才缓过神来,槿秋抱了抱自己的手臂说:“我怎么觉得空调调得太低了?是不是你刚刚调的?”

    “我没有……可是我也觉得突然冷了好多……”

    沈寒修带来的降温,久久都没能散去,她们似乎看到了苏念的惨状,只期许她未来一个星期还能站起来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