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83章 番外之萌宝一箩筐(9)
    第二天的拍摄,也是在户外,天气有些热,苏琰一下车就给苏珍打着遮阳伞,并且自己站在太阳照射的那边。

    唐沫诗一看见苏琰来了,就起身走过去,却没有和他说话,而是看着苏珍说:“安安妹妹你来啦!”

    她知道,搞定苏琰这块硬石头,还不如先搞定他心头的那块软肉,只要和沈易安搞好关系,她和苏琰的接触自然就多了。

    苏珍原本是个挺开朗的女孩,可面对热情的唐沫诗却有种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的感觉。

    唐沫诗就拿着一瓶冰冻的饮料递给她:“给你喝这个吧,我多买了几瓶。”

    苏珍看了看她,大热天确实想喝点冰凉凉的东西,就伸手接过来:“谢谢。”

    唐沫诗马上有递出另一瓶给苏琰:“也给你一瓶。”

    苏琰伸手接过来,没有开口,牵着苏珍往阴凉的地方走。

    苏珍一边跟着他,一边把水递到他手边,示意他帮自己开瓶子。

    苏琰把她的瓶子拿在手里,说:“太凉了,待会再喝。”

    “夏天不就是要喝凉凉的吗?不凉就不好喝了。”

    “我说不准喝就不要喝。”

    苏珍努努嘴,不情愿的“哦”了一声。

    等化好妆换好衣服出来,苏琰看水不是很冰了,就把盖子拧开递给她,她高兴的笑着接过去,咕嘟咕嘟就喝了大半瓶。

    她喜欢喝这些颜色鲜艳的饮料,可他很少让她喝。

    今天这场戏是小皇子出宫找可儿,然后将军儿子出于私心,把可儿藏了起来。

    小皇子顾不得宫中的皇位之争,因为在山里找到了他以前送给可儿的发簪,所以坚信可儿就在这座山里,找了几天几夜,久久不肯离去。

    最终累晕了,才被人送回宫中。

    醒来之后,他只知道可儿肯定还活着,而他也明白,就算把可儿找回来,现在也保护不了他,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把皇位拿到手里,才能在找到可儿之后护她周全。

    于是暗地里派人继续搜查,自己留在宫里争权夺位。

    儿时最后一场戏,在皇宫后面的一座山上,站在这里,可以看到皇宫。

    将军儿子骗可儿说:“你只有离开这里才能活命。”

    可儿沉默,因为眼前这座宫里,有她放不下的人。

    “他现在只顾着争夺皇位,等他成了皇上,哪还会记得你。”

    “小楚哥哥不是这样的人。”

    “那他明知道你在被追杀,为什么一直没来找你?”

    可儿又是沉默,但她相信,一定是因为不得已的原因,小楚哥哥才没有来找她。

    “走吧,这里不是你该留恋的地方。”

    可儿走了两步,又停下脚步,回头看着皇宫说:“我想再去看看他,然后就离开。”

    将军儿子看着她,而后点头:“行,但你得听我安排。”

    从宫中的后门走进去,把小皇子约来。

    可儿在山里呆了几天,模样有些狼狈,小皇子依旧是一身光鲜亮丽的绸缎。

    两人一见面就是一个深深的拥抱,苏琰每次和她搭戏,心里的感情都复杂,在戏里可以光明正大的亲昵她,也仅限于在戏里。

    可悲吧……

    “小楚哥哥!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苏珍的声音有些委屈,紧紧抱着苏琰,眼眶说湿就湿。

    苏琰微微把她从怀里拉出来,伸手擦着她脏兮兮的脸:“可儿……”

    话还没说完,身后就传来了搜查队的声响,“可儿,你先和小将军离开这里,我之后会去找你。”

    可儿眼泪唰唰的掉,嘶哑着声音说着:“小楚哥哥……”

    这里有一场吻戏,虽然只是充满一吻,蜻蜓点水,可苏琰从看了剧本那一刻,就一直在心里模拟着这样的情节。

    吻她……只有在她睡着的时候他才做过。

    苏珍哭得满脸泪横,身后搜查队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苏琰捧起她的脸,原本应该是立刻落下一吻,然后吩咐可儿快点离开。

    而苏琰却捧着她的脸,微微俯下身子却就是半天没亲下去。

    “卡——”导演走了过来,尹晓静也跑了过来,两个人都微微笑着。

    苏琰松开了捧着苏珍脸的手,面颊上有些些红晕。

    尹晓静一边拿着纸巾给苏珍擦汗水一边说:“王导,两个孩子的初吻呢!就献给你了,给孩子做做心理准备。”

    “哈哈,我就是怕孩子放不开,过来开导开导。”

    苏琰把头瞥到一边,拿起矿泉水瓶子喝了一口,王导就走到他身边说:“小琰,你也出道六七年了,但是第一次拍吻戏,其实都算不上吻戏,你就当亲你自己的小妹妹,轻轻碰一下就好,不必紧张放不开。”

    苏琰还嘴硬说:“没有,我刚刚走神了。”

    “那好,休息五分钟再来一次,叔看你就是影帝的料,这点小事肯定难不倒你。”

    尹晓静听着,走过去给他递了一张纸巾,笑着对他说:“想做的事,现在就光明正大的做吧,安安和你这么好,她年纪又小,不会介意的,你要是太在意,她以后反而过不了这个坎。”

    苏琰接过纸巾擦脸上的汗水,装不明白问:“静姐你说什么?”

    尹晓静笑了笑:“心照不宣啊,好好加油。”

    别人不了解,她带了他们五年了,还不知道这小子的心思啊。

    五分钟之后,第二条开拍。

    后面追兵赶来,皇子深情的看着可儿,无奈又不舍的在她唇上落下一吻。

    原本是亲亲碰一下就算完了,可苏琰却停留了两秒才松开,她的唇软软的,黑黝黝的眼神带着泪更加剔透了,就那样一瞬不瞬的看着他。

    他从没想过,有一天可以这样吻她,记忆中的吻,都是她闭着眼睛,他像做贼一样偷偷亲一口,还深怕被她发现急急忙忙就挪开。

    亲完之后,苏琰就这样愣愣的看着她,苏珍见他没说台词,自己也发愣。

    “卡。”片场的人都在笑,王导笑着说:“小琰啊,说台词啊,还想再来一次啊?”

    苏琰轻咳一声,掩饰自己此刻的尴尬,轻声说:“我忘词了。”

    面上依旧是平时那副清心寡欲的表情,也没有觉得抱歉,只是装模作样的走到尹晓静面前,看了看一眼剧本,就说:“接着刚刚的拍。”

    说完立马就入戏,捧着苏珍的脸慢慢松开,对着一旁的小将军命令道:“带她离开,往南边走,那边有人接应。”

    可儿被小将军拽着走,一边跑一边回头,哭喊着:“小楚哥哥!”

    听得苏琰心碎,追兵来了,皇子就用自己上位太子的身份拦了下来。

    儿时的戏份到此结束,之后就是几年后,皇子和可儿长大之后的事了。

    苏琰和苏珍在国内的拍摄也就结束了。

    为了给孩子祝贺,加上孩子明天就要离开了,沈寒修还是破费给孩子办了宴席。

    电视剧还没播,沈寒修还没看到自己女儿被占便宜的画面,所以现在对苏琰还算客气。

    下午去蔚蓝家叫他们一起出去吃饭,一进屋就看见叮叮、当当一动不动的卧在门边,金毛犬个子长得挺大了,苏念他们过去了才发现可凝枕着个小枕头,和叮叮当当窝在一起,侧身躺着小手抱着金毛,叮叮四肢侧着,慵懒的躺在被窝可凝的腿边。

    加上夕阳的橘黄色光,场景看起来十分温馨。

    “可凝,你妈妈呢?”

    苏念走过去问,明明看到可凝的人身子有洗细微的动静,可她没回答,虽然都知道可凝不爱说话,可一般问她问题的时候她还是回答的。

    探究的走上前看,才发现这小家伙红着眼眶和鼻子,哭得很伤心的模样,连叮叮、当当都耸拉着脑袋,和小主人一起伤心。

    “怎么了可凝?”苏念一问,可凝眼泪掉得更委屈了。

    在楼上听到动静的蔚蓝走了下来,“念念姐,你怎么来了?”

    “蓝蓝姐姐!”苏珍一看到她还是甜甜的叫。

    蔚蓝摸摸苏珍的头,看了看睡在地毯上蜷成一团的女儿,轻叹一口气说:“下午出门的时候,过马路差点被车撞了,她爸也是一时着急,说了她两句,没被人凶过,这都哭了一下午了。”

    “孩子本来就被吓到了,你们还凶她,当然委屈了。”苏念说着,就蹲下身子去抱可凝。

    “她爸都教她好几次了,还是没头没脑的乱闯。”

    苏念就把她抱在还里哄:“好了可凝,不哭了,我们出去吃好吃的。”

    可凝抹了抹眼泪,身子还在微微抽动。

    看见杨梓辰从楼上走下来了,她立马就把身子扭向他的方向。

    杨梓辰板着脸,瞪了她一眼,心里也是心疼孩子哭了这么久,可不给她点厉害的瞧瞧她就不长记性。

    苏念还以为可凝在生老爸的气,可杨梓辰一走下来,可凝就朝着他张开双手,声音哽咽不清晰的说:“……抱。”

    杨梓辰瞪着她,看女儿这么可怜心里就软了,走过去伸手把她抱到臂弯,正色厉声的问她:“下次还乱不乱钻?”

    “不了……”抽噎了一下,“我会听话的……”

    哭得说话都不利索了,杨梓辰伸手帮她把脸上的泪擦掉,“不许再哭了。”

    可凝立马就停下来了抽泣,抬起肉乎乎的小手抹了一下眼睛,模样有几分可怜,看着杨梓辰,只是时不时的抽噎一下。

    苏念看到这场景就对蔚蓝说:“以前看你们两个都这么温柔,还在想在家里谁扮坏人呢,看来是严父慈母。”

    蔚蓝笑了笑,看着女儿哭她就不忍心骂她,哪还严厉得起来。

    而苏念家就不一样了,沈寒修就是一味的娇惯孩子,只有她有时候扮坏人凶两句。

    “走吧出去吃饭,烟烟他们都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