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79章 番外之萌宝一箩筐(5)
    笑笑没有回答他,而是直接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很自然的那种,就像平时亲自己老爸老妈一样。

    恰巧这一幕就被沈寒修看到,放下筷子就吼他:“杨鹤轩!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鹤轩对他笑了笑就急忙往杨梓景跑去,高兴的说:“爸爸爸爸,笑笑亲我了!”

    杨梓景把他抱起来,还很为此骄傲的说:“嗯,我的好儿子,以后笑笑就是你的小媳妇了。”

    “小媳妇是什么呀?”

    “傻儿子!反正你以后不愁了,要好好对笑笑知道没有?”

    沈寒修就宝贝的把笑笑抱在怀里,恶狠狠的对杨梓景说:“你再乱教你儿子试试!”

    杨梓景大笑:“哈哈,这不是乱教啊,撩妹得从小培训啊。”

    沈寒修低头看着怀里的笑笑,认真的教她:“以后不准随便亲别人知道没有?也不能让小男生碰你!”

    笑笑看着他,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然后伸手抓起一个奶油包,小口小口的吃。

    对于她来说,亲亲不过是一个很平常的举动,在家里爸爸妈妈也经常亲亲啊。

    累了一天,吃完饭之后就回了酒店。

    在客厅玩到十点,就各自回了房间。

    几对夫妻各单独一间房,其他孩子男孩一间房,女孩一间房。

    男孩除了鹤轩,其他几个都是懂事型的,都躺下了,鹤轩又掀开被子爬起来。

    苏宝就问:“轩轩你要去哪里?”

    鹤轩打着赤脚就往门外跑:“我出去一下。”

    大家都睡了,客厅黑漆漆的,鹤轩跑到女生的房门边,轻轻扭开了房门。

    三个小女孩睡在一张大床上,嘟嘟从床上坐起来,小声的问:“谁呀?”

    鹤轩一边往里面走一边说:“我来找笑笑。”

    笑笑睁开眼睛看着他,就见杨鹤轩往床上爬:“我要和笑笑一起睡觉,她是我的小媳妇。”说着就躺在笑笑身边,拉起被子往自己身上盖。

    笑笑也不懂这些,善良的往里面睡了睡给他腾位置,爸爸只说不可以亲亲,一起睡觉没关系吧?

    笑笑侧着身子面朝着可凝,可凝抓着她的手,鹤轩则侧身抱住笑笑,嘟嘟突然也掀开被子往隔壁男孩子的房间跑去,嘴里嘀咕着:“我也要和苏宝一起睡,我要当他的小媳妇。”

    跑到隔壁房间,房间里摆着两张床,本来皓皓和清泓一张,苏宝和鹤轩一张,现在鹤轩走了,就刚好给嘟嘟腾了位置。

    嘟嘟就直接往他床上爬,苏宝就微微走起眉头问:“你过来做什么?快点回去睡觉。”

    嘟嘟爬到他床下,掀开被子躺进去,才看着他说:“我想和你一起睡。”

    苏宝本来是想拒绝的,可是看到她乖乖的躺在旁边,小手拉着被子乖巧的闭上眼睛,轻叹一口气,帮她把身侧的被子拉好,然后自己也躺下,纵容她睡在自己旁边。

    他也不知道,他都没太和这个小姑娘接触,为什么她就这么喜欢黏自己。

    其实他不讨厌她,只是讨厌他们之间的身份。

    外甥和小姨,为什么要是这样的关系?

    第二天,六点多,苏念就被沈寒修闹醒。

    “你干嘛呀?这么早再睡会。”

    “老婆,你没感受到吗?”

    苏念不是没感受到,是不想感受到,往床边上挪了挪自己的身子,躲开那个抵在自己身上的硬物。

    沈寒修不依不饶的贴过去:“老婆……”

    苏念知道,男人早上的都是难免会[发][情],不想自己待会受苦,就掀开被子起身,说:“我去上个厕所。”

    沈寒修点头:“嗯,快去快回。”

    还以为她是在做准备了,哪知道她从厕所一出来就往门外走。

    “你去哪?”

    “我去看看孩子。”

    “这么早看什么孩子?回来!”

    然而苏念已经关上门走了出去,沈寒修气恼的看着被顶起的被子,明显的欲求未满。

    那臭女人不会跑去和孩子一起睡了吧?

    想到这里,沈寒修就拿浴巾遮盖住下身,抬脚跟出去。

    走进孩子的房门,就见她站在床边看着上面,沈寒修寻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一眼就瞧见自家宝贝女儿又被占了便宜。

    二话不说就把睡熟的杨鹤轩提了起来,提着衣领拽起来的那种。

    苏念急忙伸手把孩子抱住,让他平躺在自己怀里,瞪他一眼小声说:“你干什么呀?”

    “干什么?他睡你女儿!”

    苏念抱着鹤轩晃了晃,小家伙砸了砸嘴又睡了过去。

    “小孩子你计较那么多干嘛?又不懂事。”

    沈寒修就看着她:“不懂事?别忘了你是几岁就开始追我的!”

    “那我也是真的喜欢你才追你啊,孩子之间的事你计较那么多干嘛,再说了,就算以后笑笑真的要嫁个鹤轩也没有什么不可以啊,青梅竹马多浪漫。”

    沈寒修一脸不可理喻的看着她,然后伸手把他怀里的鹤轩抱过来,骂了她一句:“蠢女人!”

    然后就走出去。

    苏念给两个小女孩牵好被子,掩上房门就看见沈寒修打开了杨梓景的房门,然后里面立马就传来了槿秋的尖叫……

    原来早上[发][情]的男人还不少。

    杨梓景立马把槿秋藏在身子,满脸无奈的看着沈寒修:“哎哟我的好大哥,你敲一下门行么?”

    沈寒修大摇大摆的走进去,就把鹤轩丢在他床上,较劲的说:“你儿子把我女儿睡了!”

    槿秋小声的抱怨:“叫你关门你说你关了!”同时,杨梓景就道:“行行行,我会让我儿子负责行了吧?大哥你也是男人,咱们互相体谅一下,有事待会谈,出去把门带上。”

    沈寒修还想说什么,苏念急忙不好意思的走进去,把他拉了出来,“你们继续,继续。”

    一出去苏念就骂他:“人小孩子一起睡个觉,什么谁把谁睡了?你这男人思想一点都不纯洁!”

    沈寒修一把将她抱起,还很不要脸的说:“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

    走进屋,用脚踢上房门,把她甩到床上就对她上下其手,“跟我这么就,你还知道什么叫纯洁?”

    苏念抓着他的手臂,皱着眉头拒绝:“真的别闹!我有些不舒服。”

    “做完就舒服了。”

    苏念突然就和他算起账来:“昨天你是不是摸那个女人了?”

    “没有。”他一边埋头啃一边说。

    “还说没有!我都看见了!”

    “苏念你什么时候不说,偏偏这时候来扫兴?”说完就堵上她的嘴,狠狠地碾压啃噬,让她无法说话,直到微微喘息身体瘫/软。

    苏念是真的觉得不舒服,平时就不是他的对手,今天浑身不得力更是早早败下阵来任由他摆布。

    “怎么这么烫?”做这种事体温上升很正常,可这温度高得有些异常了。

    苏念艰难的睁开眼睛,怨他说:“我都说了我不舒服了……”

    沈寒修立马直起身,拿衣服把她裹好就去敲苏越诚的门。

    检查下来,高烧三十九度,肯定是昨天在海水里贪凉感冒了。

    之后,其他人出去玩了,沈寒修都在房间里陪着苏念那也不去。

    “你怎么不和他们一起去啊?反正我都是睡觉,你在不在都一样。”

    “没你哪都不好玩,有你就算睡觉也觉得舒服。”

    苏念伸手摸着他硬硬有些扎手的短发,“你的嘴巴什么时候也这么会说话了?”

    “你喜欢听我天天说给你听。”

    “切,心情不好的时候摆着臭脸不知道给谁看的呢!还说好听的话,都是我说给你听!”

    两个人正你一句我一句,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

    苏念其实扭头看了看,急忙推沈寒修:“快点,珍珍打来的电话!”

    沈寒修伸手拿起手机,接通电话看到锁屏上面自己的照片,还吐槽:“这照片什么时候偷拍的?”

    苏念笑了笑说:“就是你睡觉的时候啊,看起来温柔可爱多了。”

    “苏念,你没听过不能说男人可爱么?他会把你弄得下不了床证明他的粗/暴!”

    “证明什么呀爸爸?”

    苏念瞪他一眼,怨他在女儿面前说这些,而他立马就温柔的应女儿:“有没有想爸爸?”

    电话开了免提,那头传来苏珍懦得让人心里发酥的声音,“有呀,我想爸爸妈妈,苏宝还有笑笑妹妹!”

    苏念就酸溜溜的说:“想爸爸妈妈你怎么不回来?”

    “妈妈,我马上就回来了,我和小舅舅都要上飞机了!我赚了好多钱,我还给你们带着礼物……”苏珍话没说完,就听见那头苏琰淡淡的声音:“安安,上飞机了,跟紧我。”

    那头的苏珍立马跑过去拉住苏琰的手,一边跟着他走一边对电话那边说:“好啦妈妈,我回去再说,你要记得给我煮大虾吃!”

    “好,妈妈给你煮。”

    接到女儿的电话,苏念和沈寒修当晚就收拾东西回去了,本来只打算带笑笑和苏宝回去,让他们玩尽兴,哪知道听见笑笑要走,鹤轩就要跟着走,而嘟嘟则一步不离的跟着苏宝,于是大伙就一起收拾东西,迎接苏珍小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