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72章 番外之梓景秋秋(2)
    已经夜里两点了,杨梓景走的时候太急又没带手机。

    站在窗边看着外面,鬼都没有一个。

    寂静之中,床上传来“嗡嗡”的声音,槿秋立马走过去,手机屏幕上出现一个陌生号码。

    “喂?”

    “没睡?”

    一听声音,槿秋就知道是谁了,急忙问:“清泓怎么样了?”

    他就知道这个女人会担心得睡不着,所以就去医院借了个电话,”已经退烧了,现在还在输液。“

    “啊?那不是要很久?要不我过去替你吧?你明天还要上班呢。”

    “你下午叫我起床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我要去上班啊?”杨梓景轻笑,“你睡吧,我现在医院睡一会,明早才回来。”

    听她这么说,槿秋才勉强放心了,两个人磨叽了几句,才挂掉电话。

    时间已经不早了,槿秋早就哈欠连连了,这会杨梓景打电话来报了平安,她也就倒在了床上,不一会就睡着了。

    第二天,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动了动身子,却感觉有什么东西压在自己身上。

    伸手摸摸,触到一条结实的手臂,已经习惯了他这样抱着自己睡,槿秋一开始还没觉得那里不对,把他的手臂拉了拉,调整了一下姿势又准备接着睡,脑子里突然就回想起什么,立马就睁大眼睛扭头看着他:“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他像是被她吵醒,皱了皱眉,声音有些睡意的不清晰:“早上。”

    槿秋从床上坐起来:“清泓呢?”

    “在他房间睡觉。”

    槿秋默了默,又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都十点了。

    “你不用上班啊?”

    杨梓景这才睁开了眼睛:“上级批准我陪老婆。”

    “胡扯!什么时候去上班啊?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你做的能吃吗?”

    槿秋用脚踢了踢他:“怎么就不能吃了?儿子都吃这么大了!”

    杨梓景伸长手臂,把她拉下来:“你知道局子里的人怎么说我吗?”

    槿秋侧身躺着,看着他问:“怎么说?”

    “说我胖了,去健身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万一哪天任务来了,我会不会不灵活了。”

    “哈哈。”槿秋大笑,然后摸着他精瘦的腰说:“你这样都叫胖呀?”

    杨梓景握着她的手,继续说:“那你知道我怎么回答他们的吗?”

    “嗯?”

    “我说有老婆就不需要健身了,一晚上的运动量比一周的强。”

    槿秋立马就嗔他一眼。

    “我们现在来一轮?晨间运动。”

    槿秋就知道他说来说去就是想占她便宜,立马就推开他从床上坐起来:“来你妹!都十点了!还好今天儿子不用上学。”

    杨梓景跟着坐起身,贴在她身后:“十点还早啊,做完运动刚好出去吃饭。”

    “要运动自己爬地上做俯卧撑去!我去看看清泓。”

    杨梓景一把逮住他:“那你躺我下面,我做俯卧撑。”

    槿秋一边挣一边骂他:“神经!”

    他却像是铁了心,逮着她就开始亲。

    “唔!杨梓景!你……唔……”

    他的手娴熟的就探进她的裙摆,一边亲吻一把往上撩……

    “砰砰砰!”敲门声不和谐的传进来:“妈妈!我睡不着了,想吃东西!”

    槿秋立马就一脚踹过去,杨梓景才松开了她,却抢在槿秋前面回答门外的儿子说:“你去下面自己找,爸爸在帮你做妹妹。”

    杨鹤轩就欣喜的说:“什么妹妹呀,我要可凝和笑笑那种可爱的妹妹。”

    “行!你先下去!不然妹妹就没有了。”

    杨梓景一边说一边对槿秋上下其手,槿秋只是小声骂着他,怕骂大声了给儿子听见多不好。

    杨梓景还以为儿子走进,就全力专心进攻,哪知道门突然就开了,儿子的声音还传进来:“诶?门没有关。”

    此刻杨梓景坐在床上,槿秋坐在他身前,裙子被他撩得高高的……

    三双眼睛的视线都定格了,然后单纯的杨鹤轩看着姿态奇怪的父母,先开了口:“你们在干嘛呀?”很天真纯洁的那种疑惑。

    槿秋急忙拿开杨梓景的手,把自己的裙子扯下来,还好他的穿着宽松的睡裤,脚放在她身体两侧帮她挡住了。

    一把推开他,就牵着儿子下楼:“走,妈妈给你做吃的。”

    杨鹤轩一边走一边回头看:“小妹妹呢?”

    yu求不满的杨梓景就瞪他一眼:“就你这样还想要小妹妹?!”

    一晚上过去了,清泓的感冒也好了,懒得周末一家人都在,槿秋就说去逛超市。

    杨梓景牵着杨鹤轩,槿秋就牵着唐清泓,想起昨晚的事,槿秋对他说:“清泓,以后有那里不舒服,就要跟阿姨说知道吗?”

    他轻轻的点头,视线落在远方,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另一边的杨鹤轩突然就说:“妈妈,我不舒服。”

    “你怎么了?”

    “我头疼。”

    槿秋就没好气的说:“小孩子家家还头疼,我看你是游戏玩多了吧?!”

    杨鹤轩就笑嘻嘻的说:“好像是太久没吃冰淇淋了。”

    槿秋想到昨晚上委屈了他,虽然他没记仇一晚上就忘了,她的心里却还是觉得对不起儿子,就说:“好,待会你想吃什么就买什么,反正你爸爸在,他提得动。”

    一家人和和乐乐的走着,都快到超市了,突然一个女人冒了出来,穿着抹胸紧身裙,超短的那种,视线直接落在杨梓景身上,熟络的打招呼:“嘿帅哥,又见面啦。”

    杨梓景睨着她,很没礼貌的来了一句:“你他妈谁啊?”

    槿秋也恶狠狠的看着这个女人,她也想知道是谁。

    女人也没生气,笑着说:“那天咱们不是一起出去唱歌了吗?不记得了?”

    槿秋审视的盯着杨梓景,这女的什么来头?杨梓景又什么时候背着自己出去泡妞了?

    “你神经病啊!”

    女人也微微皱起了眉,看了看槿秋说:“虽然今天嫂子在,你也不用装作不认识我吧?咱们那天不是玩得挺好的?”

    “哪天啊杨梓景?你们玩什么了玩得那么好啊?!”槿秋的暴脾气,立马就怒了。

    杨梓景有种百口莫辩的感觉:“谁出去玩了?我那次没带你一起啊?他妈我不认识她啊!”

    “不认识人美女看你长得帅搭理你啊?!什么时候背着我出去玩了?!你想泡妞我陪你一起啊?”

    女人也笑了笑说好话:“嫂子你也别生气,我想大哥也是怕你误会。”

    槿秋不吃这套,逮着这女的一起骂:“什么误会啊?都一起玩得挺好了!你不知道他结婚啊?”然后把鹤轩和清泓往前拉了拉,“这我们孩子!你勾引人也找准对象好吗?!”

    “不是的嫂子,就朋友一起玩玩。”说着又看着杨梓景:“诶哥,要不今天一起吃个饭呗……”

    女子的话还没说完,杨梓景就搂着槿秋一边走一边回答:“吃你大爷啊!大清楚犯病不知道去医院啊!”

    槿秋拽着他停下:“人美女请你吃饭啊!走什么走啊?那天玩得挺好,今天又约你吃饭,下一次是不是直接[开][房]了啊?!”

    杨梓景也大声起来:“李槿秋你是不是[欠][操]了?!他妈一个女疯子说啥你都信啊?!”

    平时两个人小吵小闹经常这样,但一般都是她说粗话,槿秋一时恼羞成怒了,立马就一巴掌掴他脸上,然后就把鹤轩牵过来:“我们走。”

    “不要爸爸了吗?”鹤轩满脸同情的看着自家老爸。

    “不要了!妈妈给你找个新爸爸!”

    “那等一下再不要他好不好?不然待会谁帮我们提东西?”

    槿秋:“……”

    这儿子绝对是坑爹小能手。

    女子见事情闹大了,立马跑过去拉回槿秋,解释说:“妹子你看那边,我们这是一个测试活动。”

    李槿秋扭头看去,就见一个扛着相机的男人从一旁的草丛里钻出来。

    “实在是不好意思,造成两位的误会,不过看得出你老公是真的爱你哦。”

    李槿秋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然后心虚的扭头看了一眼杨梓景,被她打的那边脸很清晰的一个红手印……

    杨梓景脸色很难看,听到这下有人替自己澄清了,立马就很生气的模样,转身就走。

    “我们也准备了小礼品哦……”

    槿秋不等女子说完,就牵着孩子去追杨梓景,鹤轩和撒开她的手,跑回去美女姐姐那里把小礼品拿到手,然后才屁颠屁颠的跑去追自家爸妈。

    槿秋跟着杨梓景后面,却不敢去拉他:“那个……老公~”声音也是立马就软了下来。

    杨梓景装没听到,大步往前走。

    “老公,你说现在这些电视台,怎么尽搞这些乱七八糟的节目?”

    他还是大步走在前面,到了红灯,才不得已停下,目光却是落在马路对面,看都不看身边的妻儿一眼,脸上就写着:本大爷很生气!

    鹤轩一边拆礼物一边跑过来,满脸天真无邪的问:“那妈妈我们还要不要换爸爸啊?我们学校那个大平老师还不错。”

    槿秋立马捂住儿子的嘴:“牵着哥哥的手过马路!过马路的时候不要说话!”

    鹤轩还嘀咕:“过马路又不用嘴,为什么不能说话啊?”

    槿秋上前挽住杨梓景的手,还没开始献媚,男人就把她的手甩开:“不是要给儿子换爹吗?缠着我干嘛?!”

    “老公~什么都是原配的好嘛!”

    对面绿灯亮起,但是只有十六秒。

    槿秋追着杨梓景的脚步,可是又发现两个孩子落后了,看见时间快到了,急忙又倒回去。

    正愁着两个孩子怎么抱的时候,鹤轩就被人抱起。

    看着倒回来抱儿子的杨梓景,槿秋笑了笑急忙抱起清泓跟过去:“老公,我知道错了,我下次要是再这么不理智,你就打我好了!就像刚刚我打你那样!”

    杨梓景扭过头冷冷的睨着她:“知道错了?”

    槿秋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嗯嗯,下次再也不敢了。”

    “还找不找新爹?”

    槿秋又立马把头摇成拨浪鼓:“只要相公不休我,我生是相公的人,死是相公的鬼。”

    杨梓景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点:“下次还听不听话了?”

    槿秋马上又改成点头:“听!相公说什么就是什么!”

    “今晚回去把姿势摆好等我下班。”

    槿秋:“……”

    没听到她的回答,杨梓景就扭头用审讯的眼神看着她:“这就不听话了?”

    槿秋笑着摇头:“小女子晚上一定让相公满意。”

    鹤轩听他们说了半天,似懂非懂的又问:“那我到底还换不换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