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71章 番外之梓景秋秋(1)
    “杨梓景你快点!”

    某男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扣着衬衣扣子,磨磨蹭蹭的从楼梯上走下来。

    槿秋急忙跑过去,帮他扣纽扣,问:“鹤轩呢?”

    杨梓景懒洋洋的看着她,“我刚刚睁开眼睛,老婆,我昨晚值班你忘了?”杨梓景觉得她这个点就把自己叫起来很不科学!

    槿秋帮他理着衣领说:“我上周就跟你说过了,今天我小学同学聚会!”槿秋一边抓狂,一边起来一旁的领带帮他系上,扭头对站在一旁的清泓说:“清泓,去看下一弟弟跑哪去了。”

    清泓穿着整洁的小西装,转身往门外走,不一会,槿秋还在帮杨梓景理外套袖子,就看见清泓走了进来,后面紧跟着杨鹤轩。

    杨鹤轩有些遮遮掩掩的走在后面,像是在藏什么东西是,然后还是一眼就被槿秋看到了。

    她才给他换上的衣服,现在屁股后面就一大块稀泥印。

    槿秋咬牙切齿的走过去,轻轻打了一下他的屁股,就领着他去楼上换。

    杨鹤轩调皮的笑着:“妈妈,我刚刚真的是不小心才摔跤了。”

    “你怎么就不能想你哥哥一样听话一点?院子里的花都被你折腾死完了!”

    “没有!还有好几朵呢!”

    槿秋觉得,和这样的父子两生活在一起,生气生得寿命都要短几年。

    出发,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了,司机开着车,杨梓景闭着眼睛假寐着。

    这次聚会商量好久了,现在大家恐怕都是携夫带子了。

    坐在车上,唐清泓只是安安静静的看着窗外,这个孩子一直以来都表现得很乖巧,乖巧得有些过头了。

    槿秋也挺难做的,想多关爱一些这个孩子,又怕杨梓景会不高兴,毕竟他能同意她前男友的孩子生活在自己的家,就已经是很大的肚量了。

    但她绝对要做到杨鹤轩有的东西,唐清泓一样要有,真的是把这个可怜的孩子当成亲生的来养。

    而杨鹤轩和他简直就是极端,仿佛一个有自闭症,一个有多动症一样。

    坐在车上,杨鹤轩都是手脚不停歇的那种,不是摸摸这就是摸摸那,反正就是闲不下来。

    槿秋伸手把摇车窗玩的杨鹤轩的手抓住,然后用胳膊肘碰了碰一旁的杨梓景,问:“老公,你小时候是不是这样啊?”

    杨梓景瞄了她一眼:“我还觉得他是像你呢!”

    槿秋立马就丢给他一个白眼:“我小时候可乖了!”

    “哦?那估计就是基因突变了。”

    “哪有这样说自己儿子的?!”

    杨鹤轩坐在旁边,双腿以前以后的晃动着:“我们现在去找可凝妹妹玩吗?”

    槿秋扭头看着儿子:“不是,我们现在去吃好吃的,还有,可凝是你姐姐!”

    “那笑笑呢?”

    “笑笑也是姐姐。”

    “那我的妹妹是谁啊?”

    “你妹妹?”槿秋笑了笑,“你老爸还没给小蝌蚪,你哪来的妹妹?”

    这个时候的杨鹤轩还是很纯洁的,天真的问:“为什么要小蝌蚪,是青蛙妹妹吗?”

    杨梓景笑了笑就对槿秋说:“要不今晚放小蝌蚪试试?”

    槿秋立马就否决:“不要!我才不生了!”

    生一次就让她要死要活的了。

    车开了半个小时,到达时候七点的样子,迟到的不算离谱。

    像槿秋这种爱玩的积极分子,基本每次举办的同学会她都有来,所以即便的事小学同学,大家也认得这是槿秋。

    “呀秋秋!孩子都两个啦?!”

    “哈哈,是啊,小雅你这些年都忙什么呢!好几年都没见人呢!”

    “别提了,工作家里两头忙。”小雅说着,看向槿秋旁边的杨梓景,愣了愣,然后说:“几年没见小唐都长变了啊!”

    槿秋尴尬一笑,小雅一旁的知情人就用手拐子戳了戳她。

    一直没说话的杨梓景,这会开口问:“是不是变帅了?”

    小雅一个劲的点头:“是啊是啊,好像还长个了。”

    槿秋瞪他一眼,嫌他幼稚,一个不在世的人的醋都还吃。

    “小雅你们先聊着,我带孩子去找点吃的,一直吵吵着饿。”槿秋找了借口就牵着两个孩子去拿吃的。

    那个知情人就拉着小雅说:“你刚刚瞎说什么呢!槿秋早就和唐格分手了,而且唐格都已经不在世了。”

    “啊?”小雅明显很惊讶,“死了?怪可惜的,不过我以前就觉得秋秋和唐格不合适,你看每次来唐格都是心不在焉很不耐烦的样子,今天这个我就说感觉怎么不一样了。”

    “哈哈,这个对秋秋可好了,什么都依着秋秋,又会疼人,你是没看见他们结婚的样子,羡慕死人了!”

    ……

    那边,槿秋站在食品架前,扭头问杨梓景:“你想吃什么啊?”

    “你。”

    槿秋一个大白眼丢过去:“公共场合别[发][情]啊!”

    他一脸嫌弃的瞅着她:“你以前经常经常带唐格来?”

    “哎呀!你能不能不老提这事啊!我和唐格谈朋友哪会你还不知道在哪呢!”

    他冷哼一声:“不知道什么眼光,还能和那种人谈这么多年!”

    “对对对,你最完美了,姐姐当年眼瞎,没有一眼就相中你我错了行吗?你再揪着这事不放,我就带着孩子去你妈妈家里住!让你独守空房!”

    他笑了笑:“你去我妈家住你以为我就不敢睡你吗?”

    “错了,是我睡你!”

    杨梓景:“……”

    也不知道有个这么不害臊的老婆到底是不是好事,男孩子说那些话,都是想看女孩子害羞脸红的样子,而这个婆娘除了新婚那晚,就没见她脸红过,他说句[露][骨]的话,她反倒死不要脸的反过来[调][戏]他。

    “我说杨梓景。”她一边捡吃的,一边扭过头来看他,“认识我之前,你就真的没谈过恋爱?”

    他想也没想就回答:“没有。”

    “哼,你以为我会信?你长得也不错,上学的时候就没女孩子追你?”

    他挑挑眉颇为得意的模样:“追的人不少。”

    “那你就没心动的?”

    他立马就摆出一副圣人的模样:“你以为我跟你一样随便?”

    “下次去你同学会的时候,我问问你那些哥们,要是让老娘知道你在骗我,看我回家让不让你跪搓衣板!”

    他斜睨着她:“你敢让爸爸我跪搓衣板?”

    “你TM谁爸爸?!”

    他弯腰就啵了她一口,然后训她:“说了多少次,不准说粗口,儿子那些粗话都是跟你学的!”

    两个人正吵吵着,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了一个小女孩的哭声,又孩子的人,对孩子的声音都很铭感,槿秋扭头看去,不知道原本在吃东西的鹤轩什么时候又跑出来了,而且好像又把小女孩给弄哭了。

    槿秋把手里的盘子给杨梓景,立马就走了过去,想也不想就是教训自己的儿子:“教你不要欺负小朋友!”

    “我没有!是她自己摔倒了!”

    小女孩的家长也过来了,好死不死,是槿秋特别讨厌的一个女同学。

    那女人跑过来抱着小女孩,尖着问:“哎呀!宝贝你怎么了?!”

    小女孩就指着杨鹤轩说:“哥哥推我摔跤了!”

    女人一听,立马就横眉竖眼的看着杨鹤轩:“我说你这小孩怎么这样啊?大人怎么教的啊?”

    槿秋觉得她说那么大声,就是故意想给自己难堪,想到向来都是自己的孩子比较调皮,还是很好脾气的说:“小孩子不懂事,不小心绊着了,鹤轩快道歉!”

    “我都说了是他自己跌倒的!”

    “你这小孩做错了事还学会狡辩啊?!这爹妈怎当的啊?!万一我女儿摔到哪了可怎么办?”

    看见这边吵起来了,杨梓景随手放下餐盘,走了过来,站在母子两身后,高大的身形就彰显着安全感。

    “怎么了?”他摸着鹤轩的头,问。

    鹤轩而是认真的说:“明明是她自己摔跤的!非要说是我推的!”

    女人张嘴又想骂,杨梓景却紧接着说:“我儿子不会说谎,他说是这样,那就是这样。”

    女人脸色一阵难堪,同学就走过来劝说,不想把场面弄得太难看,槿秋还是让鹤轩说了对不起才了事。

    而鹤轩却一整个晚上都板着脸。

    槿秋知道,这孩子调皮归调皮,但是敢作敢当,估计是她强硬让他道歉,让他觉得委屈了。

    爱动的他也是一阵晚的窝在他老爸的怀里,不和她说话。

    回到家之后,他也是看都不看槿秋一眼,就趴在杨梓景的怀里,不知道在和老爸嘀咕些什么。

    等杨梓景把他哄睡了,槿秋才过去问:“还生气呢?”

    “可不是?我说你们女人啊,就是太不懂面子对于男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了。”

    “我不也是为了大局着想嘛!”

    杨梓景笑笑,摸摸她的头:“儿子不记仇,睡一觉就没事了,下不为例啊。”

    槿秋努努嘴,自知理亏,没再说什么。

    “我去看看清泓,你先去洗澡。”

    杨梓景默许,走进屋,刚刚找好衣服,槿秋就风风火火的跑进屋,怀里抱着清泓,着急的说:“发烧了,好烫啊!去医院吧。”

    杨梓景皱着眉走过来,伸手探了探清泓的额头,眉头就皱得更深了,然后把清泓接到自己怀里说:“我送去医院,你留在家里。”

    “一起去……”

    她的话还没说完,杨梓景就喝住她:“自己儿子不要了?!”

    槿秋这才收住了脚步,满是担忧的把两人送出门。

    清泓这孩子,可怎么办啊。

    现在还这么小就这样了,长大了要是知道他爸妈的事,会不会更孤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