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66章 番外之毁梦人(11)
    “唐总,到你出牌了。”

    唐邵升淡淡收回视线,心不在焉的提出一个麻将。

    “嘿,胡了!”

    “一炮双响!”

    坐在他旁边的女人就嘟起红唇,“亲爱的,你今晚有些不在状态啊!”

    唐邵升板着脸没说话,起身对女人说:“你打着,我上个厕所。”

    拿起手机往厕所走去,站在厕所的窗边,看着楼下那抹白色的身影,拿出手机发了一条信息。

    楼下的她低头看了看包包,知道是有信息,但是没有急着看,慢慢悠悠的打开包包,摸出手机。

    信息里就两个字:进去。

    她看了一眼,没有回信就黑掉屏幕。

    没有估计他的要求,都答应他等了,难不成连她等的位置,都还要他指定一个点,然后她乖乖的站着不动吗?

    她没有那么听话。

    她总觉得,他需要的不是一个老婆,而是一个什么都服从他的机器人。

    从一开始她就察觉了,她听他话的时候,他对她挺好的,但只要一违逆他,他的处理方式就会特别极端。

    她当初执意唱歌就被他夺去声音这件事,就是很好的例子。

    唐邵升站在窗边看着,见那个女人一动不动的坐在那,心里就股火在乱窜,他也不知道是在生哪门子气,反正就是特别不喜欢她不听话。

    收起手机走出去,丢下一张银行卡给那个女人,然后拿起自己的外套:“我有事先走了,你们尽兴。”

    见他把银行卡都留下了,一行人也乐意放他走:“好好好,我们就不送了哈。”

    绕过熙熙攘攘的大厅,径直走到外面的小道上,估计是有蚊子,她用手挠着脚踝。

    “咬不死你!”唐邵升走过去没好气的说。

    紫烟扭头看到他,站起身。

    他表现出很热的样子,把放在臂弯的外套丢给她,朝自己的车走去。

    紫烟的确有些冷,可也没有把他的外套穿在身上,只是帮他拿着,跟在他身后。

    心里还纳闷着,他今晚怎么这么早就散了。

    他把车开到了她家楼下,跟着她一起上了楼。

    完全把这里当成了他自己的屋子,一边脱身上的衬衣一边吩咐:“去帮我放水。”

    紫烟放下包包,转身走出房间,在小浴缸里放满水。

    他走进来时,全身上下不着一物,匆匆瞄了一眼就红着脸别开视线,起身往浴室外面走。

    唐邵升却一把拉住她,关上浴室的门,把她推倒浴缸里,水立马浸透了她的衣服,白色的布料紧紧贴在她身上,隐隐看得到衣衫下的皮肤。

    他抬脚跨进去,很快就失去了理智。

    紫烟本是习惯了他的习性,可今天却觉得下腹异常的痛,拼命推着他,很难受,却说不出来。

    唐邵升只以为是她正常的挣扎,没有理会。

    渐渐的她的身子开始瘫软,挣扎的力度小了,唐邵升律动间,看到起伏的水像是被染红了,这才停下了动作。

    水的颜色,不像是来月事那点红能染出来,心里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问她,声音都有些颤抖沙哑:“……你怀孕了?”

    她似乎是太难受了,已经失去了意识,瘫软在水里,像是没了生气一样。

    唐邵升急忙把她从水里捞出来,对于这样的想法他说不出是什么感受。

    一直逼她吃避孕药,可猜想到她也许怀孕了,而孩子因为他刚刚的[粗][暴]可能会保不住,他心里有些发疼。

    或者说是希望这个孩子能留下的,那么她和他之间又多了一丝联系。

    而且他不知道,有孩子之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也许会很美好?

    自己匆忙的穿上衣服,拿起自己的外套把她裹住,立马就下楼,把车开到了医院。

    医生的话让他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她确实是怀孕了,只是连她自己都还没察觉到孩子的到来,孩子就已经离开他们了。

    他没有告诉紫烟,但是她自己或许已经猜到了。

    女人对于孩子的感情,远远比他们男人要深,所以这一次之后,她像是不想再重演这样的悲剧伤害一条生命,每次事后,不管被她折磨得多累,她都会爬起来立马吃掉事后药。

    他没有再逼她吃,甚至想生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可看到她十分想和他撇清关系的模样,他的心里也没做好接受孩子的准备。

    他怕孩子生下来,会和自己一样,过着不愉快的生活。

    他没能真正看透自己的心,他理解不了自己的对紫烟的感情,他不知道是不是爱,只知道希望她能听他的话,不想看到她和其他男人亲密,面对她的淡漠他不知所措,甚至会发脾气。

    有时候他明明不想对她发火,可做出来的和心里想的却完全相反,总是对她吼,学不来温柔。

    看到她被那个摄影师明目张胆的追求的时候,他竟有种无措的感觉,不知道如果有一天她执意要走的时候,他该怎么挽留。

    他说不出那种祈求的话。

    明明关心心疼她,却总是说出相反的话去伤害她,似乎,他和她之间已经形成了那种模式,生气就吼,然后就是冷战。

    她似乎毫不在乎,甚至是希望他不要在出现,他流连花丛,却学不会如何去哄一个女人,只能看着她越走越远。

    甚至在面对她带着恨意的眼神,倔强的看着他的时候,他会朝她动手。

    第四次提出离婚,就是在被他动手后的第二天早上,她以[家][暴]为由起诉离婚,被他用关系撤诉了。

    然后两个人的关系一步步恶化,她看到他会怕,甚至会躲避,晚上睡觉如果他在旁边,她都会失眠。

    同桌吃饭,她都不会抬眸看他一眼,匆匆吃完就回到自己的房间,他的存在,就让她颤栗。

    可她却倔强装出一副不害怕的模样。

    他不喜欢那个没有他就会笑的宋紫烟。

    他们结婚两年,她身上的大小伤痕无数,流产三次,都是拜他所赐,可以说每一个孩子,都是他亲手拿掉的。

    或许是他却是太残忍了,才让那个温和的宋紫烟,拿着刀抵着他的胸膛。

    他还记得他撞向她的刀尖之后,她为他流泪的模样,着急的找来医生在一旁哭得很伤心。

    只是第二天,她就递上一纸离婚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