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65章 番外之毁梦人(10)
    翻云覆雨后,紫烟翻身背对着他,拉起被子盖住身上羞耻的痕迹。

    还以为他会像以前一样,起身离开,哪知他却贴近她,从背后拥住她,手握住她的手,黑暗中摸索着她的无名指,一个冷冰冰的东西套了上去。

    紫烟一愣,扭头不解的看着他。

    唐邵升原本准备了一肚子的话,此刻缺嫌太肉麻,只是伸手把她往怀里拥了拥,什么都没说。

    好歹一年了,虽然相处不算愉快,甚至是糟糕,但毕竟夫妻一场。

    他在外面纸醉金迷,最想念的却还是一个固定的避风港。

    在他饿了的时候,她会煮上一碗小面,在他累了时候,她会安安静静的躺在他的怀里。

    只是他再也看不到那个穿着婚纱,满脸笑容对他说:“我叫宋紫烟,日照香炉生紫烟那个紫烟。”

    她的纯真,早就被他消磨殆尽;她的歌声,如愿成为他一个人的记忆,很动听,只是再也听不到了。

    紫烟握紧手掌,感受着戒指扎在手心里的质感。

    不明白他的意思了,他都没把她当过妻子来看待,纪念日又为何要送她戒指?打一巴掌再给一颗糖吗?

    紫烟不去多想了,反正已经习惯了他的忽冷忽热。

    第二天睁开眼睛的时候,枕边已经不见他的身影了。

    紫烟把手从被子里伸出来,看着上面的戒指,从款式上看,应该价值不菲。

    或许这只是他讨好女人的把戏吧,也许这样的戒指他早就送出去很多个了。

    宋紫烟,别傻了。

    把戒指取下来,放进床头柜最底下的柜子里。

    收拾好自己,生活还是照常继续,就像他没有出现过一样。

    唐邵升在第三天才忙完工作重新回到麦城。

    匆匆交代完工作的事,直接就去了紫烟的花店。

    她就站在窗边修剪的花枝,旁边一个店员在说什么,她浅浅的笑着,阳光晒在她身上,一切静美得刚刚好。

    唐邵升抬脚走进店里,却听到了这样一番话:“老板娘,那个帅哥每天都来买花,保准是看上你了。”

    “你想啊,哪有人每天都要买花的?每天询问大半天,最终都只是买玫瑰花,不是摆明想见你吗?”

    另一个在浇水的店员也说:“对!我那天还看着他拿着相机在外面拍呢!那角度就是在拍你!”

    紫烟就瞪着她们,腾出一只手比划:“人家是摄影师,拍也很正常啊。”

    店员就调侃:“哟!老板娘连人家的职业都知道了啊~”

    “先生你需要点什么?”在门边打理的店员突然说了一声。

    紫烟微红着脸扭头看去,目光愣了愣,然后放下剪刀走过去。

    唐邵升板着脸,别开视线没去看她,对着刚刚问话的店员说:“出席晚宴,给女伴送花,那种花比较好?”

    店员就热情的介绍:“那先生的女伴喜欢什么花呢?”

    唐邵升没好气的说:“我知道还来问你?”

    “那先生的女伴是什么样的女孩子呢?”

    唐邵升想了想,偷偷瞥了一眼紫烟,故意说得比较大声:“性感,身材很好的那种,性格比较开朗,很爱笑的那种。”

    他故意往紫烟的反方向说,紫烟也故意装作不认识他,转身继续修剪花枝。

    店员就笑了笑问:“那先生有没有想追求她的意思?如果有的话,就送最有代表意义的红玫瑰好了,女孩子对鲜花都没有抵抗力的。”

    唐邵升朝着她的背影瞪了一眼:“好,就玫瑰花!”

    紫烟还是忍不住分心听着他的话,他买了999朵,果然他哄女孩子都这样,还好她没为他那一枚戒指就改变对他的看法。

    “帅哥又来了!”店员指着没变欣喜的说。

    紫烟和唐邵升同时扭头,看着一个脖子上挂着相机,一件白色T恤,一条浅色牛仔裤,看上去很阳光的一个男孩子。

    他笑着,直接朝紫烟走过去:“老板娘……”

    紫烟旁边的店员就凑上前问:“帅哥,今天又买这么花呀。”

    男生笑了笑,看着紫烟说:“我今天不买花,想找老板娘帮个忙。”

    紫烟用探寻的眼神看着他,他就说:“学校要教一套摄影作品,我想请你当模特!”

    紫烟下意识的就看了看一眼他身后的唐邵升,唐邵升也不悦的看着她,像是在用眼神威胁她不准答应。

    但紫烟想了想,结婚一年,他身边的女人可谓一天换一个,她也没必要管他的意见。

    更何况她是正常交友,不像他交到床上。

    紫烟不去看他,抬手对男生比划:【可是我没经验。】

    男生笑着:“没关系!你负责美就行了,其他的我负责。”

    【那什么时候拍?】

    “就去南水湾,明天可以吗?可能会占用一天的时间。”

    紫烟点头。

    男生高兴的笑着,想到明天能和她单独呆一天,心里就藏不住的欣喜:“那明天早上九点,我来店里找你。”

    唐邵升皱着眉,看着她点头。

    店员包装好999朵玫瑰花递了过来:“先生,花包装好了,是你自己带走呢,还是待会我们帮你送呢?”

    唐邵升看着宋紫烟,说:“送,我要你们老板娘亲自送。”

    店员为难的笑了笑,然后说:“我们有专门的派送人员,先生留一下地址吧。”

    唐邵升坚持说:“我就要你们老板娘送,其他人送我不买账。”

    店员为难的看了看紫烟,紫烟就走过来:【没关系,待会我出去买东西顺便送过去。】然后扭头看着唐邵升,很客套的说:【先生留一下地址吧。】

    唐邵升字迹潇洒的落下一行字,补充了一句:“晚上七点送过来。”

    紫烟点头:【没问题。】

    唐邵升瞪了那个男生一眼,接到公司的电话,才转身离开。

    男生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和紫烟约好明天的事情,闲聊了一会就离开了。

    晚上紫烟在店里吃了饭,交代完明天的工作,六点多就出门送花。

    唐邵升给的地址好像是一个聚会场所,紫烟打车达到那的时候,大厅里面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这个点他应该到了,紫烟抱着一束沉甸甸的花,四处寻找着他的身影。

    远处的唐邵升早在她进门的那一刻就看见了她,搂着妖娆的女子,朝着她的方向走去。

    紫烟四处寻着,转身也看到了朝这边走来的他。

    看见他亲昵的搂着其他女人,也不觉得奇怪,大步上前,把花递给他,递出签收条。

    女人满脸笑容的看着唐邵升:“亲爱的,你买的啊?”

    唐邵升点头:“嗯,喜欢吗?”

    女人伸手接过花,踮起脚在唐邵升的侧脸落下一个红唇印,没注意到唐邵升微微皱起的眉头,高兴的说:“喜欢!谢谢亲爱的。”

    紫烟伸手抵着签收条,唐邵升瞄了一眼却没有伸手接过来。

    低头对臂弯里的女子说:“你先去楼上等我,我一会就来。”

    “好,你要快点哦!”女人抱着娇艳的玫瑰花,一边对旁边的姐妹炫耀一边往楼上走去。

    唐邵升握住紫烟的手腕,拉着她走向角落,心里说不出的气,他买花送给其他女人,叫她送她还真的送!

    到了一个转角停下,他一边接过签收条落下姓名,一边说:“明天不准和那个男人出去。”

    紫烟没表态,而是比划:【先生,你还没付款。】

    唐邵升一把将签收的纸条丢给她,一边气恼的掏钱包:“宋紫烟你是想气死我吗?”拿出一沓红色钞票,塞到她手里。

    “找个位置等我!待会一起回去。”

    她依旧没正面回答,而是低头数着手里的钱,把多余的递还给他。

    唐邵升瞪她一眼:“听到没有?!”

    紫烟淡淡点头,知道她若是不等,她晚上回到家也不会安宁。

    “剩下的钱当生活费,这个月我要去你那边吃饭。”

    紫烟比划:【我不做饭。】

    “那你去哪吃我去哪吃行吗?”顿了顿,拉起她的手质问:“戒指呢?!”

    紫烟抽出手,说:【戴着不方便做事。】

    唐邵升负气的甩开她的手,知道她或许是嫌太显眼了,毕竟没人知道他们的婚事。

    怪也怪他这个丈夫不称职,才让其他男人有机可乘。

    可她淡漠的态度,让他郁闷不已。

    三次提离婚被他拒绝之后,她也不提了,可他们相处的模式,就是离婚后的模式,除了那张纸,他不知道他们之间还有什么联系。

    “自己找个地方坐着,饿了自己去找吃的,我先上去了。”

    她默认垂头,转身比他还要先走。

    唐邵升被她的淡漠弄得郁闷不已,踢了一脚旁边的沙发,才转身往楼上走去。

    紫烟不太喜欢这样的场所,在里面呆的也有些闷热,况且她的休闲的装束和这里的人显得格格不入。

    于是直接就走到了酒店外面,在路灯下的木椅上坐着。

    吹着夜风发着呆,看着不属于自己的灯红酒绿。

    这一年,看透了太多东西,她的生活就总结出了一条规则:属于自己的就珍惜,不属于自己的方向。

    万事不能去强求,也不能活在过去。

    就像她不能一味想着去唱歌,活着失声的痛苦里;也不能强求唐邵升像个有责任心的男人一样,担起丈夫的角色。

    平淡的去看待生活,不管是好是坏,都不去埋怨得失,把它当成人生旅途中的历程,生活其实也没那么糟。

    唐邵升坐在楼上,视线瞟着窗外的那个女人,傻傻的坐着又不知道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