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64章 番外之毁梦人(9)
    房门被打开,脚步声慢慢传近,紫烟知道是他,依旧闭着眼睛不动弹。

    唐邵升走到床边,看着她安睡的模样。

    抬手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

    就身上拍了拍她的脸,声音并不温柔:“起来。”

    紫烟皱着眉偏头躲了躲,然后睁开眼睛缓缓从床上坐起来。

    洗漱好,换了身衣服下楼,早餐有些凉了,紫烟随便吃了一点。

    唐邵升等她吃完了就说:“我送你去学校。”

    紫烟没回应,却是转身上楼。

    唐邵升以为她是要去拿什么东西,就站在楼下等她。

    听不到她的声音了,仿佛整个世界都跟着她安静了。

    在楼下站了好一会,看了看手表,有些不耐烦的走上楼。

    推开卧室的门,却发现她站在阳台,看着外面院子的花花草草发呆。

    唐邵升走过去问:“不去学校了?”

    她一动不动,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一样,没有点头,没有摇头。

    唐邵升才发现和她交流变得困难了。

    她不理,他也没办法逼她,毕竟现在她不能说话了。

    在她身边站了一会,有些挫败。

    放任她,转身离开。

    紫烟察觉到他离开之后才转动了一下眼睛,然后看着密草茂盛的院子,打算着未来的生活该怎么过。

    下午,唐邵升请来了一位手语老师,交代了一下就离开了。

    这一走就是一个星期。

    紫烟也一意识到,自己的失语,或许是长久性的了。

    所以手语学得很认真,因为她知道,她的未来需要它。

    一个星期的学习,能大致掌握基本的交流了。

    下午,紫烟拿着当初公司赔的那笔违约金,约了槿秋一起去看店面,顺便在外面租套房子。

    她想自己做点什么生意,然后搬出去。

    槿秋知道紫烟的情况时,把唐邵升里里外外骂了一遍,只是已经于事无补了。

    “烟烟,前面有家花店转让,其实声音不错的,只是老板要和她男朋友搬去国外了,你要不去问问?”

    紫烟想了想,点头。

    她正愁不知道做那一行比较好,想想花店挺不错的,她平时就喜欢种一些花花草草。

    店面处于黄金地段,价格自然有些小贵,紫烟的违约金差不多全投进去了。

    房子就在花店附近找了一个一室一厅的,又找槿秋借了一点钱。

    现在就只等唐邵升回来了。

    晚上回去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来的时候是一个箱子,走的时候还是一个箱子。

    等到晚上九点,以为他不会回来了,就洗澡睡觉了。

    夜里隐隐约约听到外面的汽车的声音,迷迷糊糊中,感觉到是他回来了。

    紫烟睁开眼睛,四下安静得出奇,她也分不清刚刚听到的是梦还是现实。

    犹豫着,还是掀开被子,套上拖鞋走下床。

    打开房门,探头看了看,书房的灯果然亮着。

    门是虚掩着的,紫烟走上前,轻轻推开了门,就看见唐邵升对着电脑在比划,电脑里面的声音,像是想教手语。

    紫烟愣了愣,唐邵升注意到她来了,啪的一声就合上电脑,视线落在她身上。

    紫烟这才走过去,忽略刚刚看到的,抬手说:【我要搬出去。】

    唐邵升心里一怔,却是冷漠的别开视线。

    他给她请手语老师,就是为了让她告诉他她想搬出去?

    他抽空学手语,就是为了看懂她这句话?

    心里不情愿嘴上却毫不在乎的说:“随便你。”

    紫烟没想到他这么干脆,愣了愣,没再说其他,转身走出房间。

    第二天起床就不见他的人了,想来两个人也没什么感情,她走了他还方便带其他女人回来。

    紫烟也没什么留念的带着自己的东西离开,连个纸条也没有留给他。

    搬去新家,很多东西都需要置办,花店槿秋先帮自己接手,所以还不算太忙。

    渐渐的也习惯了手语,只是在街头看到别人抱着吉他唱歌的时候,还是会羡慕的站在远处,良久移不开脚步。

    大半年过去了,日子还算有条不紊。

    她一心经营着花店,他也照常花天酒地,有名无实的婚姻就这样靠着一张薄纸维持着。

    某百货大楼里,一行西装男子走出。

    “唐总,今天的行程已经结束了,是直接回酒店吗?”

    唐邵升看了看楼下的某专柜,说:“你们先回去吧。”然后伸手指着队伍中的一位女公关说:“你留下。”

    女公关窃喜一笑,站到唐邵升身边。

    唐邵升又对身后的助理吩咐:“订一张今晚回国的机票。”

    “今晚?唐总明早预约了明朗的客户。”

    “推迟到中午。”

    助理愣了愣点头:“呃……是。”

    “你们可以回去了。”

    唐邵升带着那位女公关,乘着手扶电梯,往楼下走去。

    “唐总……我们要去哪啊?”女公关心里暗自期待着,唐总是不是看上她了,能成为他众多女人之一也是荣幸啊。

    唐邵升没有回答,径直往首饰专柜走去,视线在各式各样的戒指游走着,没买过这些东西的他,一点经验都没有,皱着眉对那位女公关说:“你们女人,喜欢什么样子的?”

    公关女一愣,这是要给她买戒指吗?

    心里暗喜,面上有些不好意思的走上前,认真看着玻璃柜里面的戒指,指着一款钻石桃心的戒指说:“这个……还不错。”

    唐邵升皱了皱眉,觉得这么奢华的样式,不太适合那个女人。

    这时柜员走过来介绍:“先生是想买戒指吗?是订婚用还是结婚用呢?”

    唐邵升想了想说:“结婚一周年。”

    女公关立马惊讶的瞪大眼睛,唐总已经结婚一年了吗?不会吧!昨天还看见他换新女朋友呢!戒指一定是帮别人买的!

    柜员一口流利的英文:“一周年吗?我们这里刚好有个纪念主题活动,先生你可以过来看一下。”

    唐邵升走过去,一眼就相中了一个,戒身就一颗圆形钻石,外围圈着一圈小钻石,很简介却又很精致的款式:“这个。”

    “这个是DarryRing新出的款式哦,先生眼光真不错。”

    女公关惊讶,DarryRing!那是每个女人的梦幻好吗?唐总背后那个神秘女人到底是谁?!

    唐邵升拿在手里看了看,丝毫不了解那个女人的喜好,而且他还从来没给她买过礼物,不知她看了会是什么表情,反正他是好久没看过她笑了。

    可以说好久没去看过她了,他有些不敢面对她。

    戒指定下来,唐邵升会酒店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在镜子前照了一分钟,确认形象没问题了,才出门去了机场。

    航程差不多五个小时,飞到麦城的时候晚上八点了。

    先把车开到她的花店,已经打烊了,透过玻璃还能看到里面摆放的植物,还能想象出她提着水壶,迎着阳光给花浇水的模样。

    好多次他的车开到她店门前,却都没敢进去,只是在外面看看她,就把车开走。

    在店门前站了一会,抽了一根烟,拽紧裤兜里的戒指盒,轻叹一口气,买的时候倒是一鼓作气,可他该怎么送出去?

    烟尽才回到车里,车慢慢悠悠的开到了她家楼下。

    她租的房子,他去过两次,每次都是以履行夫妻义务为由,做完就走。

    站在楼下,没敢贸然上楼,摸出手机给她发了一条信息:睡了吗?

    自从她不会说话之后,他习惯了麻烦的发短信。

    过了两分钟她才回复:还没。

    他一边抬脚走进电梯,一边打出几个字:开一下门。

    一走出电梯,就看见她站在门边张望,看见他到来,并没有表现得很欣喜,把门打开就往屋里走去,由他自便的意思。

    唐邵升换好拖鞋,拽了拽兜里的戒指,抿抿唇,说:“煮点东西来吃。”

    她比划:【只有面条了。】

    “也行。”

    她去了厨房,他目光尾随着她。

    这么久没见,她还是这么冷淡,都没问他今天怎么来了?这段时间去哪了?

    说是夫妻,更像是仇人,不过她有恨他的理由。

    他吃面条的时候,她像是不想和他待在一个空间一样,大晚上跑到阳台去给花浇水。

    说其实紫烟下午的时候就已经浇过水了,现在的确是有些想避开他的意思。

    他每次来,都没什么好事,只希望他吃了面就走。

    唐邵升一边吃面,一边看着阳台上的女人,眉头微微皱着,心里计划着怎么着这戒指送出去。

    结婚一周年,她好像并不记得。

    那个日子没什么特别的,没有婚礼没有祝福,就这样把她的人生捆绑给他。

    这种不幸的日子,她恐怕记得也会选择性的忘记吧?

    大嘴大嘴把碗里的面一扫而空,然后擦着嘴走到阳台,声音是习惯性的冷漠语气:“进来。”

    紫烟没扭头也没回答,把最后一盆花浇好了,才扭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放下水壶走进屋。

    唐邵升跟着转身,一把将她抱起,比想象中又轻盈了许多。

    用脚踢开卧室的门,把她放在床上。

    她没有反抗,就那样一动不动的躺着,视线落在白花花的天花板上也不愿看他一眼,说不出的绝望。

    唐邵升目光一沉,眼底有些许无奈,不算特别温柔的扯开她的衣服,欺身而下……

    反正他在她心里,就是这样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