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62章 番外之毁梦人(7)
    床头的手机响起,紫烟扭头看了看屏幕,上面跳出“老公”两个字,是他当时存的。

    钢琴音在房间里响起,紫烟却是没有立马接起电话。

    等铃声响第二遍了,紫烟才拿起手机,接通电话,没有先开口,那头的声音,也不是熟悉的声音。

    “您好,请问是宋紫烟小姐吗?”

    紫烟这才礼貌的坐起身子,中规中矩的回答:“对,我是。”

    是情况很严重吗?打电话的人都不是他本人……

    “你丈夫唐先生,现在在医院,你方便过来一趟吗?”

    紫烟默了默,心里想着,他住院也没有家人陪着吗?

    顿了顿问:“……没人在那边吗?”

    “是的,唐先生现在一个人在医院,胃痛晕倒,现在还在打吊针,你方便过来的话,最好给他带点吃的,病人现在状况还不是很好。”

    紫烟轻轻叹了一口气,不想管他,可想到自己住院的时候那种心情,最终还是问了医院的地址。

    大半夜的去厨房做了几个清淡一点的菜。

    胃痛到晕倒,他那种生活,不是烟就是酒,没痛到死算他命大。

    这边不好打车,紫烟在夜风里站了二十分钟才坐上车。

    人有些犯困了,在车上就哈欠连连的。

    寻着病房号,到了他的病房边,不知道他是不是醒的。

    反正不想让他看到她给他送饭,不然还以为她多不要脸,他那样[羞][辱]过她之后,她还屁颠屁颠来给他送饭!

    踮起脚看了看里面,床上的他静静的躺着,脸朝着窗户那边,她也不知道睡没睡。

    低头看了看手里的保温桶,深吸一口气,轻轻推开了门。

    动作很轻,但是她脚刚踏进病房,他就扭头过来看着她。

    紫烟也没必要在躲躲藏藏,板着脸,走过去,把保温桶放在他床头。

    唐邵升心里在笑,面上却冷冷的,也不说话,肚子却比他诚实,闻到饭香味就“咕咕”叫了起来。

    “你来做什么?”明明是他步步算计,现在反过来问她为什么来。

    紫烟也老实的说:“医院把电话打到我手机上了,不来道德过不去。”比较她还是他的妻子,丈夫饿死在医院,追究起来还以为她[虐][待]他。

    唐邵升显然不喜欢这个回答:“如果不打给你,我死在医院你也不来?”

    “如果我知道或许会来。”

    “来庆祝我死了,你可以更快的找第二春?”

    紫烟没有否认:“没错。”

    唐邵升瞪她一眼,才发现这个女人挺能气人的:“扶我起来!”

    紫烟走过去,十分不耐烦的样子,也不太温柔,把他从床上拽起来。

    唐邵升一边伸手去拿床头的保温桶,一边说:“今晚的事,别让我知道第二次。”

    紫烟无谓的笑了笑。

    他打开保温桶,说:“等我真的生气了,你会后悔违逆我。”

    “唐少是要杀妻另娶吗?”

    他拿起勺子,喝了一口粥,很香。

    咽下去之后,才笑了笑:“不,你太不了解我,我更喜欢把人折磨得生不如死。”

    紫烟不认为他有什么办法能让她生不如死,把她关起来不让她出门么?

    她不信他会关她一辈子,总有出来的一天。

    这份工作丢了,她可以找下一份;这片土地容不下她了,她可以去一个新的地方,一个他找不到的地方。

    剩下的时间,两个人都没再说话,等他吃完了,紫烟就收拾碗筷准备离开。

    唐邵升就拉住她的手:“等我出院一起回去。”

    “我要回去休息。”

    唐邵升看了看她,另一只手揽上她的腰,把她往下来,让她靠在自己身上:“一起睡。”

    紫烟挣了挣,他反而抱得更紧。

    紫烟索性随了他,脱掉鞋子,躺在他旁边。

    只不过是背着他。

    心里想着,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而他想着对她又是什么样的感情?

    她实在看不懂他的瞬息万变。

    他们的婚姻,就好像一杯冷开水,她竭力的往里面注入热水,而他心情好的时候倒一两滴热水,心情不好的时候就直接一脚把杯子踢翻。

    然后就这样循环着……

    他的时好时坏,她真的适应不来。

    “睡着了?”

    紫烟立马闭上眼睛,装睡,没回答他。

    他嘀咕了一声什么,从背后抱住她,然后把被子给她牵了牵。

    紫烟愣住,觉得他是不是人格分裂。

    温柔和暴戾两个角色在体内交换。

    第二天早晨,医生来检查了一下,确认没事就可以出院了。

    走之前交代了很多,少吸烟少喝酒按时吃饭什么的。

    这些话唐邵升也听多了,每次来医院都这样说,可生活中没个人管着,他哪去顾及那么多。

    “你去学校吗?我送你过去。”

    “不去,你自己走吧。”她也不希望,别人看到她从豪车上下来,还以为她被富二代[包][养]什么的。

    学校的疯言疯语她知道有多厉害。

    唐邵升见她这么不领情,立马就不悦起来:“不去学校去什么地方?又去那些不正经的地方上班?宋紫烟你是不是[放][荡]惯了学不会收敛了?!”

    紫烟扭头就走:“随便你怎么说。”

    和他讲道理,就是秀才遇上兵。

    反正也听习惯他难听的话了,随便听听也就算了,不用往心里去。

    唐邵升把车开过去,快速和她擦身,那种偏离一点点就会撞上她的那种擦身。

    然后把车子停下来,威胁的语气对紫烟说:“你大可以再去试试,摸摸我的底线,看看有什么惊喜在等你!”

    看着他恶狠狠的样子,紫烟脸上并没有多少情绪。

    他不是第一个干扰她走音乐路的人,所以这些反对的话她听多了,也就麻木了。

    却是是没心情去学校,干脆就坐上公交车,找了一个远一点的地方。

    唐邵升应该不会来这么远的地方玩才对。

    反正他晚上也不回家,她在外面上班他也不会知道。

    问了几家,有些是纯夜场,她玩不来乐器也就没去。

    最后找了一家和上次酒吧那个差不多的,而且知道她是学生,还说可以让她来唱白天的场,只是工资没那么高。

    紫烟没什么要求,说有时间就回来。

    这里离学校大概要坐一个小时的车,他应该找不到了吧?

    紫烟怕她发现,就先去上了几天白天班,安然无事。

    而且从她第一天上班开始,就一直有一个人送花,但她都没见过那个人的真面目。

    日子过得还算有规律,晚上他偶尔会回来吃饭,偶尔会抱着她睡觉,偶尔会彻夜不归,但没再把女人往家里带。

    大概半个月,因为他晚上回来的时间不规律,所以紫烟没敢上夜场的班。

    早上的课结束了,紫烟就去了上班的地方。

    送花的人又来了,紫烟就问:“谁送的?”

    那人也只是神秘的说:“是位先生送的,他说很喜欢你的歌。”

    紫烟看了看大厅,白天的人不多,大多都是三三两两喝酒聊天的,没见着奇怪的人。

    今天学校上晚课,紫烟五点下了班。

    在小餐馆里吃了顿米线,就站在公交站牌等车。

    旁边站着五六个人,比较突出的就是一个穿西装的男人。

    长得有几分俊俏,而且西装熨烫得很整齐,头发整齐的梳在脑后,一看就是那种成熟稳重的成功人士。

    怎么会来挤公交车?

    紫烟没多想,车来了,投币上车,那个男人也跟着上来,就站在她身后。

    紫烟担心是[色][狼],不着痕迹的朝前挪了两小步,索性男人没有跟着贴上来。

    紫烟才松了一口气,也觉得是自己想多了,自己哪有那么大的魅力。

    距离虽然是拉远了,但还能闻到男人身上淡淡的香味,不浓不淡,很舒服的味道。

    晃晃悠悠到了学校,紫烟下车的时候,余光瞄了一下,那个男人也跟着下来了。

    紫烟加快脚步走进学校,走远好长一段距离,才敢回头看,就见那个男人只是站在学校门边,面朝着她这边,但不确定是不是看着她,手里拿着打电话在说什么。

    紫烟笑了笑,自己太过于紧张了,他或许只是在学校来找人的。

    然而晚课还没开始,她就被辅导员叫走了。

    辅导员笑嘻嘻的,像是有什么好事。

    紫烟疑惑着推开了办公室的门,才发现校长也在,还有……公交车上遇到的那个男人……

    紫烟搞不清状况,在辅导员的安排下,在一旁的椅子上落座。

    校长也笑得很高兴,介绍说:“小李,你看看这是不是你要找的那个女孩。”

    那男子笑了笑,看着紫烟微笑点头:“对,叫什么名字?”

    “宋紫烟。”校长代紫烟回答,然后对紫烟介绍说:“这位李景洋,说起来算是你们的学长,现在是娱乐公司的老板。”

    紫烟震惊的看着他,不敢相信眼前的就是李景洋,学校里面的人,几乎都知道这个名字。

    李景洋礼貌的笑着:“紫烟,可以这样叫你吗?”

    紫烟迟钝的点点头。

    “我听你唱歌有大半个月了,你的风格我也差不多都了解。”

    紫烟静静听着他的下文:“我觉得你这样的嗓音,放在酒吧驻唱实在是可惜了。”

    校长就顺势说:“是呀,紫烟在我们学校,算是天赋比较好的学生了,前段时间好几家公司抢着签约呢!只是……”

    紫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我丈夫不太支持我唱歌。”

    李景洋挑挑眉,显然对于她结婚了这件事有些意外,然后依旧礼貌的问:“那你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我们只看当事人的态度,只要你肯坚持,我们就不会放弃你。”

    紫烟尴尬的说出实情:“就是……很多公司都不敢签我。”

    李景洋就笑了笑:“这个你可以放心,只要你愿意来,其他的都交给我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