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61章 番外之毁梦人(6)
    凌晨三点的酒吧,已经沸腾。

    紫烟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走到门边的时候有些怯场,手拽成拳头,给自己鼓了一口气,抬脚走进去。

    看着灯红酒绿之中,摇曳着的男女,紫烟看起来就有些拘束了。

    比起其他纯夜场酒吧,这一家算是比较“内敛”的了 ,音乐不算太刺耳,也不是DJ摇滚乐,这里更像是给工作的人释放压力、谈情说爱的地方。

    夜里人本来就少,值班的人员有些在打瞌睡有的在聊天,总共也就六七个人的样子。

    “打扰一下,请问还招驻唱吗?”

    里面一个眼镜男,立马推了推眼镜:“招啊!你是想兼职还是全职啊?”

    “先兼职,因为我还在上学。”

    这间酒吧规模不是特别大,而且算得上正规,以前听苏念说过,好像是沈寒修手下开的。

    对方就让紫烟简单唱了两首,嗓音立马就被认可了,很轻易就定了下来,工资不算特别高,但紫烟已经满足了。

    从大公司的签约歌手,到小酒吧的兼职驻唱,落差很大,却没给这个女孩带来打击。

    看着时间还早,就在酒吧角落找了个位置坐下,看着这群通宵狂欢的人。

    有时候疯狂一点,或许是种释放压力的好办法。

    “妹子,一个人啊?”

    一个喝得微醉的男子走过来,看上去还算斯文,但紫烟不想在这种场合****朋友,就摆手:“不是,我老公去洗手间了。”

    听见是已婚人士,男子瘪瘪嘴就走开了。

    紫烟把点的柠檬水喝完了,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去了学校。

    兼职的工作,从今晚就开始,紫烟并没有多紧张,相反唱歌时候是她最放松的。

    白天唐邵升打了几个电话,紫烟都没接。

    他都不顾及她的感受,她也没必要去管他了。

    槿秋听见紫烟要去酒吧驻唱,说什么都要陪她一起去,就怕遇上那种不正规的酒吧,有人找茬。

    紫烟在台上唱,槿秋和唐格就在台下捧场。

    “别说这小妮子,看着柔柔弱弱,唱起歌来和挺有爆发力!”槿秋自豪的说,然后又是惋惜:“可惜了,一颗巨星还没升起就陨落了。”然后就闷闷的喝了一口酒。

    唐邵升颓然的看着手机,那模样就是一点就着的样子,一整天公司都没人敢和他说话。

    他不知道这是第几通电话了,提示永远是关机。

    她家、公司、学校他都找了,可就是没她的人。

    等要找她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对她一无所知。

    墙上的钟敲了一下,十一点整了。

    他饿着肚子坐上五六个小时了,而门边一点动静都没有。

    比起生气,他现在更多的居然是担心,担心那个女人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手里的手机响起,他眼里一亮拿起手机看,却不是期待中的那个名字,眼神立马又灰暗起来,声音也是冷得没有温度:“升哥,今晚聚不聚啊?”

    “没空。”准确的说是没心情。

    “哟~你什么时候还忙起来了?别装了,大伙都等着你呢,老地方见啊。”

    “我结婚了。”他突然来了一句。

    那头的声音顿了顿,然后大笑:“不是愚人节呢!开什么玩笑,赶紧出来啊。”

    “不去。”唐邵升说完就挂了电话。

    其实花天酒地无非就是想赶走一个人的寂寞,可现在他宁愿一个人静静的呆着。

    躺在漆黑的客厅,水晶灯被窗外的光照着,反射着星星点点的白光,夜,安静得可怕。

    想闭上眼睛歇息一会,可胃绞痛起来。

    起身去翻药瓶,才发现已经空了。

    这时手机有响了两声,然后指示灯在夜里亮着光。

    唐邵升怕是她发来的信息,立马过去拿起手机。

    却是他那般狐朋狗友发来了:小三儿带我们换了地方,这驻唱长得可真漂亮,你真不来?

    唐邵升正准备退出去,却突然看到照片上的身影有些熟悉,下一秒就把照片点开,这才看了个真切。

    马上就把电话拨了过去:“哪个酒吧?”

    ……

    蓝紫色灯光打在酒吧中央的圆型舞台上。

    周围坐着、站着的人,都把视线落在舞台中央的女孩身上。

    女孩穿着一件休闲衬衣,一条黑色A字裙,长发散落在肩上,修长的指尖落在钢琴的黑白琴键上,悠扬的轻声溢出。

    一首《再见青春》,紫烟清澈似水的声音更是把这首歌唱出了佳境,整个酒吧都陷入了那种意境之中。

    唱歌的她,低垂的眉眼,不看周围额一切,自信而美丽,声音更是让人心旷神怡。

    台下的人都说这个酒吧好久没出现过这么好听的声音了。

    唐邵升被弟兄拉到一旁的座位坐下,弟兄见他的目光一直定格在台上的女孩身上,就笑着说:“怎么样?的确漂亮吧?就是清淡了点,你要是不喜欢,我让给我……”

    唐邵升反手就掐住她的脖子:“你他妈再说一句!”

    弟兄急忙就说好话,知道他定然是看中这姑娘了,“你的你的……升哥看中的女人,谁还敢抢呀,待会我去找酒吧负责人说说这事,保管给你妥了。”

    她的歌声还在整个酒吧萦绕,这是他第一次听她唱歌,也是他第一次看她唱歌。

    确实很惊艳,但越是惊艳,他就越是想把这样的她藏起来。

    这样[暴][露]在这么男人[贪][婪]的目光下,他想想就来气。

    他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直直往台上走去。

    紫烟垂眸吟唱,并没注意到唐邵升的到来。

    “再见,青春,再见美丽的疼痛;再见,青春,永远的……”

    正唱到[高][潮]处,台下的人也正听得出神,唐邵升大步上台,几张红色的票子直接塞进紫烟的衬衣领口。

    原本微闭着眼睛演唱的紫烟骤然警惕的扭头,声音也停了下来。

    唐邵升一把将她从凳子上拽起,她站得不稳,手撑在钢琴上,发出一阵刺耳的杂音。

    台下的人就纷纷指责:“怎么回事啊?!捣乱呢?”

    “砸场子啊?”

    唐邵升一句话没说,拽着紫烟就往后台走,槿秋立马就要上台去帮紫烟,却被唐格拉住。

    酒店的负责人立马出来控制场面,急忙换了一位歌手,只是都说没刚刚那个唱得好听了……

    紫烟被他拽到后台,“唐邵升你什么意思?”

    他看着她,冷冷的问:“脸丢够了么?”

    紫烟扬起小脸,吼他:“你嫌丢脸你装作不认识我就行了啊!反正没人知道我们的关系!”

    唐邵升虎口大力钳住她的下颚:“你非要和我对着干吗?”

    紫烟奋力推开他,自嘲贬低说:“我就是这样的女人!没钱没本事,你嫌丢脸那就离婚啊!”

    唐邵升大手一抬,掐住她的脖子,把她整个人往墙上抵去:“我看你有多大的本事和我玩!”

    紫烟一句求饶的话都没说,就这样死死的瞪着他,手伸到领口,把他塞进去的钱摸出来,朝着他的脸砸过去。

    唐邵升松开手,看着散落在地上的钱低低笑了两声。

    “宋紫烟,和我玩后果你承担得起吗?”

    紫烟粗喘着气,眼神里没有畏惧。

    这时唐邵升的兄弟害怕出事就赶了过来,“升哥,你猴急什么呀?”

    紫烟不想和他再纠缠下去,就大力甩了一下他的手,意料之外的是,这次轻易就甩开了。

    就在她转动脚准备离开的时候,笼罩在她身上让人压抑的高大身影,倒在了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紫烟顿住,赶来的槿秋立马拉住她,“怎么回事?烟烟你没事吧?”

    紫烟愣愣的看着被两个男人扶起来的唐邵升,愣愣的摇摇头。

    “叫救护车!”

    槿秋不解的看着:“你把他打了?”

    紫烟又是摇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刚刚还气焰嚣张惹人讨厌的他,转眼怎么就脸上苍白的躺在地上了。

    “烟烟我们走,别管他。”

    紫烟看他有这么多朋友,而且她现在也不想照顾他,就跟着槿秋离开。

    学校现在关门了,紫烟也不想去当槿秋和唐格的电灯泡,就回了家。

    反正唐邵升今晚不会回来。

    好好的工作,又这样搞砸了。

    如果没有这段婚姻,她离她的梦想就只有一步之遥了。

    原本明天,就是她新专辑发布的日子了。

    可现在却搞得一团糟。

    公司解约了,第一份工作也以不愉快收场,如果没有认识唐邵升,这一切都会不一样。

    想到这些,心里对他就更恨了,一面在心里诅咒他,一面却又在担心他,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好好的一个大男人,怎么就晕倒了呢?

    医院。

    唐邵升躺了一个小时,就醒了过来,视线寻了一圈,没看到想找的人,脸色立马就冷了下来。

    “升哥!你醒啦!”

    另一个男子打着哈欠走过来:“升哥,你不是说你结婚了吗?叫嫂子过来照顾你啊。”

    唐邵升沉默不语,他也巴不得生病的时候有个女人忙前忙后的照顾自己。

    可这些年,潇洒快活的时候倒是左拥右抱,到了关键时刻,一个靠得住的人都没有。

    生病住院都是一个人熬。

    “升哥,你给嫂子打个电话呗!”

    见唐邵升不说话,另一个男子就小心翼翼的问:“升哥,是不是和嫂子吵架了啊?嫂子不给你饭吃?这么大一条男子汉,怎么能饿晕了呢?”

    唐邵升眉头皱得更深了,这才想起他一天多没吃饭了,本来胃病就严重,也不知道是在赌谁的气。

    “我的手机呢?”

    “这呢!”

    唐邵升接过来,翻出那个号码,对小弟说:“这个电话打过去,情况说严重点,让她来医院。”

    末了又添了一句:“带点饭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