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60章 番外之毁梦人(5)
    拖着困倦的身子,到了公司。

    原本都很热情的工作人员,看到她也不打招呼了,而且看她的时候,眼神里都有些惋惜。

    公司什么交代都没给她,只是拿了一笔违约金给她,就让她离开。

    很少有公司,这么干脆的就拿违约金解约艺人的。

    而且,当初是好几家公司找紫烟签约,这家公司开了好多条件出来,极力争取她的样子。

    可如今,出道的日子就在眼前了,大家也都为这事忙了大半年了,怎么突然说解约就解约了呢?

    紫烟失魂落魄地走出公司,拿着那笔违约金,心情沉重。

    钢琴音再次响起,紫烟后知后觉的拿起手机,“烟烟你在哪啊?我回来了,给你带好东西了!”

    槿秋回来了。

    紫烟压抑的心情这才好了一些。

    两人约在之前常去餐厅吃中午饭,紫烟把这段时间的事情告诉了她。

    嫁给唐邵升就足够让她震惊了。

    “你怎么那么听你家里人的话啊?”

    紫烟戳着碗里的荷包蛋,笑容有些苦涩:“我觉得嫁出去,总比在那个家强。”

    “可是你也知道唐邵升是什么人啊!”

    “可嫁给他能给宋家带来利益啊,用一个不值钱的女儿,换得公司的利益,这怕是我最后的价值了。”

    看见紫烟自嘲的模样,槿秋不愤懑不平的说:“我说你那个妈妈怎么那么势利呢?你难道不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

    紫烟笑笑,倒是释然:“我也这样觉得。”

    “好了不说那个了,你说公司解约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太清楚。”

    “你不是说唐邵升不喜欢你抛头露面了,你就没想过是他背后动的手脚?”

    紫烟立马抬起头,对啊,她怎么就没想到这个问题?还一直在自己身上找问题,还以为是自己的哪里不足才让公司临时解约了。

    槿秋见自己的说话多半对了,一边骂骂咧咧一边说:“走,这家不行咱换下一家,那时候不是好几家唱片公司争着要你吗?”

    然而,不管大大小小的唱片公司,看紫烟形象的时候都说还不错,可一听到她的名字,就找各种各样的理由说公司暂时不签新人。

    试了整整一个下午,紫烟是身心疲惫。

    “算了秋秋,我自己会想办法,你回去吧。”

    “没想到这个唐僧这么可恶!你先回去休息一下,明天我们再想想办法。”

    紫烟点头:“嗯。”心里却没底。

    今天大大小小的公司都问得差不多了,甚至还有公司直接说她得罪了人,不敢收她。

    他为了不让她唱歌,还真是费心了,只是断了她这条路,不代表她就会妥协放弃。

    唐邵升六点下班回了家,桌子上空荡荡的。

    不过也是他意料之中,现在的她怕是没心情做饭了。

    玄关处她的鞋子摆在一旁,看得出她是在家的。

    走上楼,推开卧室的门,看见她侧着身子躺在那,像是睡着了。

    还以为她会焦躁愤怒,甚至等他回来了然后大哭大闹一顿,结果她却是安稳的睡着了。

    唐邵升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脸:“几点了还睡?”

    才睡下不到两个小时的紫烟,慢慢睁开眼睛,实在是困得不想理他,于是把头往被子里缩了缩,又闭上了眼睛。

    “去做饭,我饿了。”

    听见他理所当然的口气,紫烟就来气。

    有钱就可以践踏别人的梦想吗?她坚持了十多年,就因为他几句话就毁于一旦?

    现在还理直气壮的让她去做饭,可笑。

    “听见没有?”见她不回答,他扯了扯她的被子。

    紫烟眼睛都没睁,只是说:“我没饿,你出去吃吧。”

    “有你这么做老婆的吗?”

    紫烟睁开眼睛看着他:“别在这里得了便宜还卖乖!”

    他笑了笑:“生气了?”

    “我被解约的事,你干的吧?”

    他挑眉,不否认:“没错,不过先不听话的是你,我只是采取了一点小措施。”

    紫烟笑了笑,觉得跟这样人说再多也没有意思,只是,她不会就这样放弃歌唱的。

    对于这种纨绔少爷谈梦想,简直就是对牛弹琴。

    “你tm笑什么?”紫烟嘴角嘲讽的笑意,被他捕捉到。

    “笑你愚昧!”

    “宋紫烟你别试图挑战我的底线,信不信我弄死你?!”

    她无谓笑了笑:“有钱能使鬼推磨,唐少爷万贯家财,我有什么不信的。”

    说的是奉承话,话里却全是嘲讽。

    唐邵升气得发抖,却是挤出了阴森的笑容:“知道就好,所以别再做白日梦想当什么明星。”

    紫烟没说话,他摔门离开。

    他的脾气,瞬息万变,捉摸不透。

    上一秒可以很温柔,下一秒也可以戴上撒旦的面具将一切美好都摧毁。

    窗外又响起了他离开的声音,紫烟闭上眼睛,寂静之中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

    在床上躺了一会,去楼下煎了蛋炒饭,简单填饱了肚子。

    然后坐在窗边,看着桌面上还没谱完曲子,轻轻吟唱。

    夜色在这似水绵柔的声音里,显得格外的安宁。

    不多时,窗外就传来了车子落停的声音。

    紫烟放下手里的五线谱,探头出去看了看。

    他又带女人回来了。

    紫烟收回视线,不想理会。

    哪知不出两分钟,卧室的门就被打开。

    他搂着一个[大][胸][细][腰]的黑裙女子,站在门边看着她,说:“你去楼下,别碍事。”

    紫烟咬牙看着他,没想到这个男人会这么过分。

    见紫烟不动,他痞笑着说:“怎么?想一起?”

    黑裙女子嫌弃的看着她:“这女人谁啊?不凸不翘跟个直板似的。”

    唐邵升立马就瞪她一眼:“少他妈插嘴!”

    他嫌弃千万遍的女人,也容不得别人说她一句不是。

    紫烟背对着他们,收拾桌上的东西。

    看着紫烟的背影,唐邵升说:“你叫我去外面吃,我现在打包回来吃你不介意吧?”

    紫烟没说话,甚至没再看他一眼,拿起纸笔绕开他们下楼,走的时候,还很“体贴”的帮他们把门关上了。

    看得唐邵升火冒三丈,伸手把门拉开,“砰”的一声把门摔在墙上,卧室的门大开着。

    楼上传来女人惊呼的声音,而后[暧][昧]的[呻][吟]溢出。

    紫烟自然没办法再淡定的谱曲了,倒在沙发上,用毯子捂住头,都屏蔽不了那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对于这样的[种][马],她居然期许他会浪子回头。

    随随便便就把女人往家里带,不避讳就不说了,还让她把房间给他们腾出来。

    紫烟从包里拿出耳机,把音量调大,不去听楼上的声音,催促着自己快点睡。

    唐邵升发泄完,那个女人却一点动静都没有,下楼去看,她居然睡着了。

    一把抓下她的耳机线,音乐都能隐隐透过耳机传出来,不知道她开了多大的声音。

    唐邵升把耳机一丢,抓起她的领口把她从沙发上提起来。

    紫烟缓缓睁开眼睛,好不容易睡着了,不知道他又发什么疯。

    楼梯上,那个女人穿着紫烟的睡衣走了下来,娇嗔的说:“唐少,她怎么还没走啊?是你们家的佣人吗?”

    唐邵升开口,紫烟也没说话,原配就这样静静看着小三能有多嚣张。

    女人就走过来,挽着唐邵升的手臂说:“人家有点饿了,可不可以叫她做点东西来吃啊?”

    唐邵升痞笑着,手捏了一把她的腰,当着紫烟的面亲了那女的一口,说:“刚刚没把你喂饱吗?”

    女人娇笑:“讨厌!人家说的不是那个啦!”

    说着唐邵升就看向紫烟,“去做点吃的,我也饿了。”

    紫烟穿起拖鞋,把茶几上的纸笔拿起,一边往楼上走一边说:“我不饿。”

    言下之意就是,谁饿谁做,反正我不伺候。

    如果不是东西还在那个房间,她估计不会在他欢愉之后就进去。

    避开地上那一堆[暧][昧]凌乱的衣物,拿起床头的包包,不愿多停留一秒,里面的空气她的觉得肮脏。

    下楼,直接就去了玄关处。

    唐邵升看了看墙上的钟,凌晨三点,眉头不悦的皱起:“你去哪?”

    她一边低头换鞋,一边说:“找个干净的地方。”

    唐邵升眉头隆得更高,一般的老婆看见老公带小三,不都是和小三撕一顿吗?告诉小三这是她的男人!

    然而她一句话都没说,放任小三胡作非为,还就这样离开了。

    房门关上,唐邵升一把推开怀里的女人:“该死!”

    “唐少……”

    “滚!别TM让我看到你!她嫌你脏你听到了吗?!”说给她听,也是在说给他自己听。

    她居然嫌他脏……

    她有什么资格?

    紫烟不知道该去哪,学校宿舍早就锁门了,去槿秋那,肯定又要惹她担心。

    午夜的大街上,灯依旧璀璨,只是少了人就觉得有些冷清了。

    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耳畔突然想起了KTV传来的歌声。

    驻足一看,才发现自己走到了娱乐城。

    看着四面灯光璀璨的街道,耳边绕着各式各样的音乐。

    紫烟突然笑了笑,没人能阻止她唱歌,只想她想唱,随时随地都可以。

    看到不远处的酒吧,门上的灯牌打着招聘驻唱,紫烟抬脚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