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58章 番外之毁梦人(3)
    紫烟从地上爬起来,裹了裹那件外套。

    这个样子,再上去肯定不行,回学校更不可能。

    可她又该去哪?不管是哪,好像都容不下她。

    走到车库角落,躲在石柱后面,靠着冰冷的石柱,屈膝蜷在地上。

    听着车库里的车来来往往,走了又来,可没人发现她。

    等时间晚了,体力恢复了一些,身上的痛也缓解了一些,紫烟才起身。

    现在这个点,大多的人都下班了。

    刚刚拍摄的屋子里,只留着一盏昏暗的灯光。

    见里面没人了,紫烟走进去,换上自己的衣服,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头发,然后拿起包包,找到她的负责人。

    “张姐……”

    张姐扭头,看到她就白了一眼:“今天下午你怎么回事啊?!你马上就要出道了,你那些私事还是给我收敛一点!”

    “张姐对不起,明天我就把那段补上。”

    “你不要以为自己有点本事就不得了了,下次不允许再发生这样的事!”要不是看她是个人才,谁还这么迁就她?

    紫烟急忙道歉,才换得原谅。

    走出外面,天色也就黑不见底了。

    夜风吹得也有凉,紫烟看了看灯红酒绿的城市,不知道哪里才能成为她温暖的避风港……

    在她走出大门的同时,另一边的停车场入口,一辆黑色的轿车驶进去。

    那个地方已经没有那个女人的影子了。

    去哪了?这么晚也没回来。

    对她一点了解都没有,只能去她的学校碰碰运气。

    可车开过去,却被告知她并没有回来。

    摇下车窗,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她。

    有些烦闷的点燃一支烟,除了苏念,他何时为一个女人如此心烦过?

    烟过半,后视镜里突然就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女孩穿着白色的宽松休闲衬衣,下身一条牛仔裤,衣摆压在裤子里,显得那双腿又细又长,只是有些瘦得厉害。

    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脚步有些缥缈虚无,好像随时会倒下一样。

    和他的车身擦过,她也没察觉到他的存在,只是这头往前走着。

    唐邵升猛摁了一下喇叭,吓得她都抖了一下,扭头看着他的方向。

    唐邵升推开车门,她看清是他,立马就别开视线,像是看苍蝇一样厌烦,抬脚继续往寝室的方向走。

    唐邵升上前,二话不说拉住她:“大半夜不回家,还想去哪野?”

    她像是有些害怕他的碰触,反应很大的甩开他的手,眼神有些闪躲,却故作镇定的对她说:“我住宿舍。”

    “嫌房子不够大容不下你吗?”

    “随你怎么说。”反正他的嘴里,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

    唐邵升知道她在生气,可他没说过道歉的话,以至于现在满是歉意也无法说出“对不起”。

    只是看见她离开,他会上前把她拉住,不给她任何理由,直接靠着力气的优势,把她塞进车里。

    “安全带。”提醒着她,却没等她系好就把车开走了。

    紫烟有些颓然的坐在位置上,一边系安全带一边说:“我们互不干扰行吗?我不管你在外面有多少女人,你也不要干涉我的工作。”

    “呵,你是在侧面教育我不要去外面找女人?”

    “就像没结婚之前一样,我们各过各的。”

    他又是一声冷笑:“那我配偶栏就让你白占着?你倒是想得美啊。”

    紫烟喉咙哽了一下,最后还是说:“那离婚吧,反正……”

    “你TM不想死在车上就给老子闭嘴!离婚?你当唐家的门是茶馆吗?想进就进想出就出?”

    紫烟扭头看着窗外,没再说话。

    真看不懂他的想法。

    既然想要维持这段婚姻,为什么又不把这段婚姻当回事?对她连基本的尊重都没有。

    唐邵升也不明白,为什么在她那么轻易说出“离婚”两个字的时候,会那么生气。

    其实如果想离婚,也就是他一句话的事,可是他牵强的找了个借口,希望她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

    明明不爱,为什么会想要留住她?他不懂,也没去深究。

    只是在车里沉寂半晌之后,他放低了语气,说:“以后别去那个公司了,自己好好上学就行。”

    她没有说话。

    心里却在不满他的大男子主义,他不知道,她为了这个梦想奋斗了多久,哪能因为他一句话就放弃?

    回去之后,像是在和他赌气,一句话都没和他说,默默洗了澡,就躺在了床上。

    唐邵升走过去,拿起她床头的手机,“密码是多少?”

    她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在他递过来的手机上划出图案,然后转过身子,把被子拉高。

    唐邵升把自己的电话存进去,然后响了一下自己的手机。

    一半出于好奇,一半出于想对她多些了解,存完电话又翻了她的手机。

    发现里面干净得要命,几通电话似乎还是和公司的人联系,长得这么漂亮却连张自拍都没有。

    没看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唐邵升有些无趣的把手机放回床头。

    找不到话题的他,就嘴贱的来了一句:“吃药了吗?”

    就见她睁开眼睛,坐起身子,拉开床头的柜子,从那个白色的瓶子里拿出两粒药,就这样放进嘴里,生生咽了下去

    唐邵升眉头皱起,心里特别矛盾。

    她有那么不想要他的孩子吗?可明明逼她吃药的人,就是他啊。

    看见她露在外面的手臂,上面深深浅浅的淤青,是他下午的时候留下的吧?手臂上还有擦伤,丢她下车的时候,力气是有些大了……

    可看见她这副倔样,他就来气。

    就不会服软撒娇,对他说她有些痛吗?

    见她吃完药,拉高被子背对着他躺下,唐邵升抬手“啪”的一声关的房间的灯,转身走出房门,把房门摔得“哐”的一声巨响。

    紫烟身体颤了颤,然后往被子里缩了缩,闭上眼睛……

    外面传来汽车启动的声音,然后慢慢远去,又去外面享受夜生活了吧?

    紫烟庆幸,幸好不是她爱的男人,否则恐怕会痛的心死。

    唐邵升是在清晨六点回来的,可那个女人已经不在家了,桌子上也没有早餐。

    情绪立马就不好了,颓然的倒在沙发上,什么也不想做,哪也不想去,想不明白,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躺着躺着,就睡着了。

    睡得有些冷,可没有人会给他拿一张薄毯盖上,也没人会在他满身酒气的时候,告诉他少喝点酒,伤身体……

    等清醒一些了,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揉揉有些发疼的头,去楼上洗了个澡。

    挨到五点,摸出手机给那个女人打了电话。

    紫烟正在补妆,看到手机里跳出“老公”两个字,一时还没反应过来是谁,愣了愣才接起:“喂?”

    “几点放学?”

    紫烟想了想,若是告诉他自己在公司,他又跑来怎么办?于是就说:“我有点事,要晚点才回来。”

    “有晚课?”

    “……嗯。”她没说过谎,如果是熟悉她的人估计就听出来了,然而唐邵升不了解。

    “那晚上一起吃饭?”

    “不用了……我只有一个小时。”

    “我去找你。”

    她还是拒绝:“我约了朋友……”

    唐邵升有些赌气就把电话挂了。

    紫烟看着被他挂断的电话,有些适应不了他的忽冷忽热。

    “烟烟,继续了,拍完就吃饭了,晚上还有一段,争取在下周就发专辑!”

    “咱们公司又要出大红人了啊,烟烟长得又漂亮,唱歌又好听,MV也拍得很棒,后续说不定会拍电视呢!”

    紫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还没觉得自己厉害到了那个地步。

    然而公司的人都很看好她,她的专辑也是筹划得最久的。

    这一忙,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

    录完最后一段,下班时候,才惊觉的发现,已经十一点了。

    打车回到家里,屋子里并没有亮灯。

    紫烟打开门,只以为他没在家,扭开房门,才发现客厅亮着点点猩红的光,隐隐看得出,有个人坐在沙发上。

    打开玄关处的灯,才看了个真切,只是有些意外,这个点他居然在家。

    “晚课上到十一点?”

    紫烟一边换鞋子,一边说:“有些事耽搁了。”

    “你那你所谓的梦想说事,不好意思,我不懂你们张口闭口的梦想是什么,但我要让你知道,我最恨的就是被人骗,要是让我知道了,我会亲手毁了你的梦,不信你可以试试。”

    紫烟一直低着头,觉得和他这样的人,根本没有什么可聊的。

    直接就上了楼。

    唐邵升等了她一晚上,心里早就积了一肚子的气,现在被她这样无视,彻底爆发了,抓起烟灰缸都朝她丢过去。

    碎在了她的脚边,碎玻璃溅起,只看见她白皙的腿上,滑出一条红色的血线。

    她顿了顿,继续上楼。

    唐邵升气得胸口剧烈的起伏,已经想象不出,她第一天来这个家的时候,对自己笑的模样是什么样子。

    穿着漂亮的婚纱,有些拘束的看着他,笑得有些腼腆,却温婉得刚刚好::“……我叫宋紫烟,日照香炉生紫烟那个紫烟。”

    晚上他回来,她还温柔的问他要不要吃宵夜……

    可这才多久,她竟变成了这样,还是他一手造成的……

    在女人面前,他从未觉得这么无措过。

    他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明明不想她受伤,可她身上的伤却全是他烙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