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57章 番外之毁梦人(2)
    唐邵升看着上楼的宋紫烟,顿时就没有性趣,坐起身子,那女人立马又缠了上来:“怎么了嘛阿升?”

    “滚。”他甩开她的手。

    女人就嘟起嘴:“你有了别的女人,就喜新厌旧了!”

    “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胸那么小叫什么女人啊?!”

    唐邵升立马就捏住她的嘴警告道:“她是我老婆!再不济也TM轮不到你说教!”

    话语一落,就甩开女人的下颚,捡起地上的衣服,从钱夹子里掏出几张人民币丢给女人,然后就一边穿衬衣一边往楼上走。

    女人听见那是他老婆,也就识趣的拿着钱走人了。

    紫烟回到屋子里,第一眼就看到桌子上的东西没了。

    顾不得整理箱子,大步走过去。

    唐邵升走进屋,手上还在扣衬衣的纽扣,一边扣一边走近她,问:“这几天去哪了?”

    是质问的口气。

    紫烟只觉得,在前一秒他还在和其他女人缠绵,现在又来质问她的行踪,实在是可笑,于是不答反问:“我桌子上的东西去哪了?”

    唐邵升挑挑眉,“我不喜欢家里太乱,所以丢掉了。”说着,还用下巴指了指一旁的垃圾桶。

    紫烟立马转向一旁的垃圾桶,看到里面的碎纸片,心情跟做过山车似的。

    脾气一直很好的她,顿时就有些恼了,蹲下身子一边捡垃圾桶里的碎纸片,一边说:“以后不要随便动我的东西。”

    他笑了笑,很不讲理的说:“在我的家我不认为有别人的东西,所以我想怎么处理也是我的事。”

    紫烟埋头捡,没再说话,心里已经盘算着,等正式出道之后,还是搬去公司住好了,反正这段婚姻也没有实际意义。

    唐邵升见她提都不提刚刚的事,就仿佛看到的是一个不相干的男人一样,心里有莫名有气。

    只见她把那些碎纸片捡起来,然后在桌子上放好,转身从包包里拿了一点零钱,要出门的样子。

    唐邵升在她经过自己的时候抓住她的手腕:“去哪?”

    紫烟看着那双手,想到刚刚游走在那个女人身上,就觉得肮脏,不着痕迹的避开,都没抬头看他一眼,说:“出去买点东西。”

    唐邵升也看得出,撕碎她的创作她定然生气了,因为第一天刚来的时候,她笑得很好看,对他介绍她叫宋紫烟。

    而此刻,她看都不想再看他一眼,语气也冷冰冰的。

    唐邵升没再阻拦,看着她走到门边,穿鞋子的时候还很恼的踢了一脚他不久前丢在门边的领带,然后关门离开。

    他笑了笑,还以为这个女人没脾气。

    待她离开之后,他就去了书房。

    拿着文件却是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

    她大概是十分钟左右就回来的。

    他没有出去,垂下目光低头看着文件。

    紫烟买来了透明胶,把他撕碎的纸一点一点拼凑回来。

    时间静悄悄的流逝,唐邵升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墙上的钟,夜里三点。

    和前几天一样,他合上文件,想去卧室看了看那个女人。

    走到门边,就看见门缝里隐隐还透着白光。

    这么晚了,她还没睡么?

    疑惑着扭开了房门,就看见她还坐在桌边,认真的拼凑着他轻易撕毁的纸张。

    一边拼,一边粘。

    他抬脚走过去,她是察觉了的,却没有抬头看他。

    他伸手敲了敲桌面,问:“要帮忙吗?”

    紫烟一边把粘好的那叠拿开,像是怕他又撕了一样,一边回答他:“不用。”

    唐邵升却伸手抢过她手里的小卷透明胶,把她正在粘的扯到自己这边:“你拼我粘。”

    紫烟顿了顿,好像是叹了一口气,然后也没说什么。

    拿起旁边还没拼的一一比对起来。

    唐邵升站在旁边,一边粘一边俯身看着她的侧颜,皮肤白皙,眉眼精致,睫毛微垂,在脸上投下淡淡的黑影。

    近看之下似乎还不赖,而且越看越耐看。

    紫烟认真的拼凑着,并没有注意到这道直勾勾的目光。

    唐邵升在撕的那一刻,从没想过自己还能好脾气的在这里陪她粘回来。

    粘完最后一张,透明胶也快用完了,而时间已经快五点了。

    她把纸张叠好,没有和他说谢谢。

    转身放进了她随身携带的包包里。

    “你几点上课?”

    她一边整理包包一边说:“八点半。”

    “还能睡一会。”

    紫烟也的确是困了,本来这两天的睡眠就少,而明天还要录制歌曲,需要好好休息。

    于是放好东西,去厕所简单洗漱的一下,出来的时候,已经没看见他的人了。

    除了第一天晚上,他就没在这个房间睡过,第一天也不叫睡吧,多半是享用完了就走人了。

    关掉房间的灯,掀开被子躺下。

    不一会就有了睡意,可在她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感觉背后有什么东西贴了上来。

    睡意顿时消散,正想扭头过去看,一双手臂就把她紧紧抱住,头顶是男人略微粗重的呼吸声。

    没恋过爱的紫烟,连异性的手都没牵过,更何况是这样被人抱着睡觉。

    不过那一瞬间,那双结实的手臂抱着自己,紫烟觉得好踏实,那种感觉就好像找到了依靠一样。

    不知道是太过于疲倦,还是从未有过的安心,被他抱着,紫烟很快就睡着了。

    睡着了都在想,或许他们能好好相处下去。

    给彼此一点时间磨合,付出应该能有收获。

    于是第二天早上,紫烟走之前,还给他留了早餐。

    唐邵升从来没在家里吃过,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是吃外面的东西,再山珍海味也吃得想吐了。

    所以下楼,看在摆在桌子上的早餐时,那种感觉就很舒服,顿时就觉得,家里有个女人就是好。

    本来没有吃早餐的习惯,这一天他却把她做的都吃完了,她的手艺不错。

    让他有些迷恋这个味道。

    于是晚上就想回家让她做饭吃,可这才发现没有她的号码。

    就把车开去了她的学校,哪知却被告知,她可能在某某唱片公司。

    根据自己查过的资料,把车开到了公司楼下。

    去的路上,他就计划着,接她下班,然后两个人一起去超市买菜,然后回家吃她做的饭。

    可计划总赶不上变化快。

    他去到现场的时候,她好像正在拍MV,和一个男人坐在白色的大床上,男人摸着她的脸,她低头羞涩的浅笑,很浪漫的那种。

    可唐邵升看着就来了火,二话不说就上前把她扯下来,弄得那个男星和现场的制作人员都很尴尬。

    紫烟不解的看着他:“你怎么来了?”

    唐邵升看着她身上就穿着一件男士衬衣,那双细长白皙的腿露在外面,让他想起了那晚的美好,而现在却被其他男人看过了。

    “回去!”

    “我在工作呢!拍完这段就下班了。”紫烟还是很认真的解释。

    可他却很不讲道理:“我唐邵升的老婆不用在这里抛头露面卖shen体!”

    紫烟还以为他是误会了才把话说得这么难听:“这是我的工作,我们只是在拍戏。”

    唐邵升却二话不说,拽着她就走,丢下一帮制作人面面相觑。

    紫烟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脚上还****着,被他拽进了电梯。

    “你嫌我丢人?”紫烟抬起头,问他。

    他丝毫没觉得自己有错:“难道不是吗?”

    紫烟自嘲一笑,他们这些含着金勺子长大的富二代,那能懂别人一直坚持的梦想,说:“反正没人知道我和你关系,不会给你唐家蒙羞的。”

    电梯停在负一楼,他没走出去,而是扭头看着她:“所以我该让你回去被那男人摸吗?”

    “那只是演戏,你怎么……”

    唐邵升愤怒打断她的话:“我就问你摸你是不是事实?!”

    他不理解她就算了,为什么要把话说得这么难听?

    紫烟也来了脾气,对着他吼回去:“我心甘情愿行吗?!”

    估计认识她的人,看到这一幕都觉得稀奇,几乎没人见过她大声说话,更别说对人发火。

    唐邵升突然笑了,一边点头一边重复着她的话:“心甘情愿?好个心甘情愿!”

    说完,电梯门再次合上,他伸手隔在缝隙里,阻止了电梯闭合,然后拽着紫烟走出去。

    到了自己的车边,打开车门把她塞进去,二话不说解开自己的皮带,抬高他的腿。

    “是我没满足你么?不是心甘情愿被人摸吗?现在摆出一副贞洁烈女的模样给谁看?啊?!”

    紫烟挣了两下,丝毫不起作用,只丢了两个字给他:“[禽][兽]!”

    他听闻不怒反笑,动作却是因为气氛而更加没轻没重。

    完事之后,他把奄奄一息的她丢下车,脱下自己的外套丢在她身上,然后开着车扬长而去。

    他不知道事情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他来的时候,明明是想和她一起去买菜,回家一起吃饭,就像平凡的夫妻一样。

    是因为看到她和别的男人亲密而嫉妒?还是看到她倔强的模样想征服?

    他不知道,只知道从后视镜里看到她在地上好半天没爬起来,心里就有些后悔了。

    后悔不该对她那么残忍。

    可他从不知道什么是怜惜,也放不下面子回去把她捡起来,移开视线不去看她,脚往下踩,车加速消失在车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