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56章 番外之毁梦人(1)
    结婚的那天,是初夏的周末,而新郎是一个她未曾谋面的男人。

    刚满二十岁的紫烟,对着未来还是充满向往的。

    家里人不待见她,嫁人之后或许还能组建一个新的小家。

    家里人只告诉她必须嫁,可没人管她的婚事。

    出嫁那天,冷冷清清的,家里人明知道她今天结婚,亲妈继父却带着他们一起生的女儿出去旅游的。

    紫烟穿的婚纱,是她自己花钱租的,不想自己的出嫁看起来太寒酸。

    毕竟女人一生只嫁一次,婚纱不穿就没机会了。

    她起得很早,和所有待嫁的姑娘一样,心里是激动期待的。

    对着镜子自己化了个淡妆,然后站起身,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牵起裙摆笑了笑。

    以后的日子,应该不会太糟吧?

    微笑了一下,就坐在家里等男方来接人。

    然而这一等,就从早上等到了晚上。

    紫烟以为是男方悔婚了,心里还松了一口气,正当她准备换下婚纱时,楼下就传来了汽车鸣笛的声音。

    跑到窗边看了看,车就停在她家楼下,里面还走出一个男人,摁响了家里的门铃。

    紫烟才提起裙摆往楼下跑去。

    对方只说是唐少爷派来的,让紫烟上车。

    没有祝福,没有仪式,连出嫁还是在不吉利的半夜。

    司机把她带到了一处别墅,然后就离开了。

    男方也没有人出现。

    紫烟想,这恐怕是最滑稽的婚礼了。

    顾不上自嘲,看着空荡荡的陌生房子,难免有些紧张。

    房子很漂亮,可是却感受不到丁点的温暖。

    现在她就算是过门了吗?

    看来新郎也是被逼婚的呀,婚礼一整天都没见着人,就可以想到他有多不待见自己。

    而且她早前就听说了,唐家大少爷有多花心。

    看了看墙上的钟,夜里十一点。

    这个点他估计在外面陪女人吧?

    紫烟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婚纱,只觉得滑稽,穿给谁看呢?不过就是满足自己的小心愿罢了。

    既来之,则安之,别庸人自扰。

    紫烟看了看旋转而上的楼梯,抬脚正准备上去,这时,门边就有了声响。

    钥匙转动锁芯那种很细微的声响,在这个屋子里却显得格外的清晰。

    紫烟停住脚步,扭头看着门边。

    唐邵生打开门,看到屋子里那一抹白色,愣了片刻,看了两秒,眼底闪过一丝惊艳,然后低头换鞋。

    紫烟尴尬的捏着婚纱裙摆,紧张得不知道说什么。

    “您……就是唐少爷吗?”半天,挤出了这样一句话。

    唐邵生换好鞋子,没有回答,走过她身边时,也只是把她当空气,绕过她抬脚上楼。

    紫烟抿抿唇,提起裙摆跟上去,一边上楼梯一边尴尬的介绍:“……我叫宋紫烟,日照香炉生紫烟那个紫烟。”

    她的声音很柔,听起来很舒服的那种。

    唐邵生没有理会,站在卧室边打开门,紫烟跟在他后面走了进去。

    拘束得像个客人。

    唐邵把臂弯的外套随手丢在床上,这才扭头看着紫烟。

    紫烟目光落在他白衬衣领口上,那个特别显眼的红色唇印上,却是什么也没说。

    本来他们两就不是两厢情愿,她今天才是第一次见面,她觉得自己还没有权利去管他的私生活。

    “衣服脱了。”

    愣神之际,他开了口,冷冷的道出这四个字。

    紫烟更懵了,而他没给她缓神的时间,一把抓过她的手腕,把她往床上狠狠丢去。

    手直接探向她白纱群里,扯下里面的遮挡,抬起一只腿,他的人压了下去……

    答应嫁予他为妻的那一刻,紫烟就想过这些事,也做好的心理准备。

    只是没想过他进入的那一刻会痛得那么钻心,而且毫无征兆。

    只听别人说,第一次会很疼,可没想过会疼到这个地步。

    咬牙也没能挺住,昏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床上只有她一个人。

    婚纱还穿在她的身上,裙摆零乱,白色的小裤子,还挂在她的脚踝。

    似乎可以想到,昨晚他应该是做完提着裤子就走了。

    婚纱的裙摆上,沾上了血迹。

    紫烟皱了皱眉,拖着酸痛的身子把裤子拉上,然后站起身看了看,还好婚纱没有破损。

    “砰——”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紫烟一扭头,就看见他西装笔挺的走了进来,再看看自己狼狈的模样,顿时觉得无地自容。

    他走过来,没有关怀问候,直接递过一个白色的药瓶给她:“吃了。”

    紫烟看了看,心里顿时咯噔一声,不过很快又释然,恰好,她现在也不想要孩子。

    两个人的感情这么糟,而且她还有事业要忙。

    于是伸手接过来,却说:“……我现在是安全期。”

    他丢下一句“别耍小心眼”,转身走出房间。

    紫烟抿抿唇,看着手里的小药瓶,却像是一块大石头砸在自己的心里一样。

    那时候她还天真的以为,他只是暂时没办法接受她,时间长一点,他或许会有所改变。

    她以为,婚姻可以靠一个人就能维护好……

    所以她竭力的做那个维护的人,也想好好和他过日子。

    把婚纱上的血迹处理干净,拿着风筒吹干,从自己带来的箱子里拿出一套衣服换上,然后就出了门。

    把租来的婚纱还了,就去了学校。

    结婚的事还没有人知道,加之她玩得比较好的,只有苏念和槿秋。

    苏念好长时间联系不上了,槿秋又和唐格去国外旅游了。

    结婚了,似乎也没有多大的改变。

    上午的课完了之后,就去了唱片公司。

    这段时间,公司正在给她录制专辑,筹备她出道的事。

    她喜欢唱歌,能把歌唱当做自己的事业,是她一直以来都渴望的事。

    “刘老师,这个曲子我拿回家练习可以吗?我晚上有点事。”

    刘老师对这么又歌唱天赋的学生很是喜欢,近几天的确忙了一些,难免有些琐事要处理,还是很有人情味的点头:“好,你就把这首曲子练一下就好了,要点我都告诉你了,你这孩子领悟能力好,估计明天就可以录制了。”

    “谢谢老师。”

    紫烟收拾好东西就离开了公司。

    到超市买了一点菜,家总该有点家的味道。

    厨房似乎没有使用过的痕迹,但是很干净。

    紫烟把买好的才放进冰箱,就开始做晚餐。

    三菜一汤,一个一个上了桌。

    紫烟摘下围裙,拍了拍手,看了看墙上的钟指向六点。

    可这才想起,她连他的电话都没有,也不知道他平时什么时候回家。

    看着热腾腾的饭菜,紫烟来到窗边,看着那条必经之路。

    天色越来越暗,路灯亮起。

    紫烟走到沙发边,坐着,瞄了一眼冷掉的饭菜,打开电视。

    看得都打瞌睡了,门边还是没动静。

    他都没用过厨房,应该没在家吃过吧,或许已经在外面吃了。

    紫烟想着,把饭菜热了一下,准备随便吃点就去睡觉。

    可就在她热饭菜的时候,唐邵生回来了。

    “……你回来了?”

    他看了她一眼,不带任何感情,也没回一句话。

    “吃过饭吗?我做了点……宵夜。”

    他没回答,直接上了楼。

    紫烟悻悻的没有再说话,自己随便吃了一点就上楼休息了。

    他没有回房,可能在书房睡的吧。

    一个人的热情再强烈,也会被冷水破灭。

    干脆就这样这段婚姻成为形式,而他们还是单独的个体。

    第二天紫烟起床的时候,门边已经没了她的鞋子。

    第二天晚上他似乎就没有回家了,不知道是去出差了还是住在其他女人的家里了。

    紫烟也不去烦这些事,每天在公司里忙新歌。

    MV要出外景,走之前,紫烟联系不上他,就在家里留了个字条。

    唐邵生依旧是在深夜回来的,以为又能看到这个女人吃宵夜的情景,可一推开门,屋子黑漆漆的。

    鞋柜上贴着一张便利贴:我有事要外出,这两天都不回来了。

    唐邵生把纸条揉成一团,心里顿时有些失落。

    他不知道这种失落感从何而来。

    夜半推开卧室门,也看不见一个安睡的女孩。

    宋紫烟,到底是怎样一个女人?

    他态度这么差,她也能如此安然的过自己的生活。

    夜里,他就查了这个女孩的资料,才发现她特别喜欢唱歌,现在已经是一家公司的签约歌星了,正在筹备出道。

    当明星么?

    唐邵生走到卧室看了看,窗边的桌子上,还摆着她没填好的曲。

    用手抓起,撕成碎片,丢进垃圾桶里,他不知道,那是紫烟熬了多少夜才写出来的东西。

    紫烟在外面忙了三天才回去,她也没觉得什么不妥,反正那个男人也不在乎自己在不在家。

    在家的时候,他也没理过自己,或许这三天,他根本就没回过家,压根不知道她这么久没回来。

    紫烟把箱子立在脚边,摸出钥匙打开门。

    门才开一条缝,里面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紫烟一愣,探头看了看,就见大厅里缠绵在沙发上的两个人,衣衫从门边就开始散落在地上。

    紫烟立在门边,一时间心里还是有些难受。

    他在外面这么搞她可以装作不知道,带回家来是什么意思?是情难自禁还是想羞辱她?

    没关系,反正她不在乎。

    紫烟把落在自己拖鞋上的衣服踢开,换好鞋子,拖着箱子目不斜视的从大厅经过。

    “啊!阿升她是谁啊?!”女人的尖叫,让唐邵生抬起头,看了一眼紫烟,见她淡定的提着箱子上楼,眉头顿时就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