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55章 忠诚的爱,至死不渝
    看到这个,苏念才笑了笑,想起她下午说想去看电影。

    当时他理都没理,没想到却偷偷把票买了。

    苏念只是偷偷笑,知道他爱面子,就没拿这事笑话他,只是上去紧紧挽住他的手腕:“老公,看什么电影呀?”

    “你宝贝女儿演的。”

    苏念一笑,正是她想看的。

    电梯门打开,沈寒修就摸出钱包给她,“要吃什么自己去买,我去取票。”

    “你会取吗?我陪你吧。”他应该是第一次来电影院吧。

    “自己去买吃的!”说完沈寒修就转身走向取票机。

    其实他就是担心自己弄不懂这玩意,被自己老婆笑话,那他的英明形象不是毁了么?

    所以才故意把苏念支开。

    苏念也大概知道他的用意,夫妻的了解,只是心照不宣,知道他这人爱面子。

    不过取票机这么简单,沈寒修看一眼也就明白了,成功把票取了出来。

    来之前他就算好了时间,这会刚好入场。

    位置是第一排,其实苏念不喜欢坐太前面,但想到他第一买票,没经验,也就没说什么。

    他工作那么多还能抽空陪自己来看电影就不错了,而且还记得她的生日。

    苏念把买来的饮料递给他,双眼含笑看着他说:“老公,谢谢你。”

    某男冷艳的看了一眼,“你觉得我会吃这些东西吗?”

    苏念努努嘴,收回手:“不吃就算了。”

    电影开始了,苏念带上眼镜,然后扭头看着他带眼镜的模样,顿时觉得老天不公。

    这个男人都一把年纪了,怎么还那么好看?不过想到这个男人这辈子都是自己的了,苏念心里也就舒坦了。

    一边看着苏珍,3D的效果好像女儿就在身边一样,看的苏念一边嚼爆米花一边感叹:“女儿好可爱啊,和我小时候一样!”

    沈寒修扭头瞄她一眼,他她又花痴的说:“你别说苏琰那小子长得真不错!特别是那双眼睛,可迷人了!”

    醋劲超级大的沈寒修又喝醋了,又千方百计刷存在感,:“我也想吃。”

    苏念分开视线看他一眼:“你不是不吃吗?”嘴上说着,手却拿起一个爆米花递给他。

    沈寒修看着她一动一动的嘴,视线直勾勾的落在上面,俯身就亲了上去,看她震惊的瞪大了眼睛,眼神还有些难为情,他满意的笑着,又坐直了身子,“味道不错。”

    苏念脸一烫,慢吞吞的收回手,把那粒爆米花塞进自己嘴里,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还好旁边和后面的人还在小声偷笑议论。

    觉得好丢人。

    蔚蓝家。

    几个孩子差不多都在这里。

    苏宝放学,也被杨梓景接到了这边。

    嘟嘟很缠苏宝,一会见不到人就“苏宝苏宝”的叫,比以前的苏珍还要烦人。

    他坐在那写作业,嘟嘟就跑过去往他怀里钻,嘴里舔着棒棒糖,然后就乖乖坐在他怀里,看他写作业。

    苏宝也没把她丢下去,因为他知道一丢她就要张达嗓门哭,到时候更烦人。

    杨鹤轩也好不到哪去,几个孩子里面他最调皮,不是这飞机乱丢就是抢别人的东西,惹得孩子大哭。

    笑笑还算听话,至少别人不然她做的事她不会对着干。

    可凝呢,有点傻傻的,成天都是萌萌哒的发懵,就喜欢跟着杨鹤轩跑,不爱哭也不爱笑,一直都是呆呆的看着别人玩,特别听话。

    最安静的就是唐清泓了,比苏宝还要冷淡,很难听到他说一句话,也很少看到他和这些孩子一起玩,大多都是一个人。

    “蓝蓝阿姨!”笑笑穿着拐着身子跑到厨房,叫住正在厨房帮忙杨梓辰做饭的蔚蓝。

    “怎么了笑笑?”

    “鹤轩弟弟又把可凝妹妹弄哭了!”

    杨梓辰立马就放下锅铲,龇牙咧嘴的说:“这臭小子!”然后就转身往外走。

    就看见自己的宝贝女儿站在那里大哭,眼眶湿漉漉的,看起来可怜得很。

    杨鹤轩摸着她的头像是在哄她。

    杨梓辰一把将宝贝女儿抱起,瞪着调皮的鹤轩:“你又欺负她了?”

    “不是的大伯,我刚刚跑的时候不小心踩到可凝的手了,我不是故意的。”鹤轩调皮归调皮,但是脑子聪明,说话比可凝和笑笑都明朗,而且话语成熟,让人怪罪不起来。

    杨梓辰立马就抓起可凝的小手看了看,可凝趴在老爸肩上,抱着老爸的脖子痛哭,看来是真的踩痛了。

    “好了,爸爸吹吹就不痛了。”

    槿秋和杨梓景这时一起回来,看见可凝在哭,自己儿子有一脸歉意的站在旁边,槿秋立马就上去问:“是不是又欺负姐姐了?”

    “没有,我从来不欺负女生!”

    “那姐姐为什么哭?”

    鹤轩不好意思的笑笑,挠挠头说:“我不小心踩到她的手了,真的是不小心!我倒着跑没看见!”

    槿秋一巴掌拍他脑门上,不过打得很轻:“让你在家不要乱跑!”

    杨鹤轩顶嘴:“那你还不如生个小僵尸呢!”

    “生个小僵尸也比你强!天天就知道惹事。”

    杨鹤轩里面就投奔杨梓景:“老爸!我妈嫌弃你的小蝌蚪!”

    “小蝌蚪来,青蛙王子爸爸抱抱你。”

    杨鹤轩坐在老爸臂弯:“嗯,我们不和癞蛤蟆妈妈玩!让她自己生小僵尸去!”

    槿秋:“……”

    这是他们一家人的斗嘴日常。

    就是杨梓景把儿子惯得这么皮,看得槿秋恨不得把他们爷俩一起打一顿!

    苏念和沈寒修看完电影,出来时已经九点了。

    苏念意犹未尽的夸着自己宝贝女儿,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眶,细数起来都有大半年没见了。

    这些年每次见面也就几天时间,就算是暑假寒假,也要忙着拍电视。

    女儿的工作比她还要繁忙,更匪夷所思的事,女儿从来没说过累想回家的话,每次都特别积极。

    “老沈,你都不想女儿吗?”从来没听他说过想念的话,就算是打电话,他也只是在一旁听着。

    “想不想又有什么用?反正她都不会留在家里,就不要把心思放在没有意义思考中。”其实,他何尝不想,只是男人不似女人,把肉麻的话挂在嘴边。

    苏念瘪瘪嘴,正打算埋怨他,他却突然停了下来,苏念这才发现自己站在了影院的大厅里。

    “怎么了?东西忘拿了吗?”

    “嗯。”说着,沈寒修松开了她的手,转身,“等我一下。”

    苏念站在原地看着他,还没见过心思缜密的他也有丢三落四的时候。

    可看他走的方向,不是影厅呀。

    苏念狐疑的站在原地等他。

    沈寒修拿了东西,包着大厅外围的商铺转了一圈,走到了她身后。

    苏念还看着他消失的方向,等着他回来。

    突然,背后像是有人靠近,苏念一转身,就看到了满眼的鲜红,伴随着诱人的香气。

    微微推开那一大捧玫瑰花,看清了拿花人的脸,苏念欣喜又激动,在周围一行人羡慕的目光下,把那捧花抱过来。

    一直埋怨他没情调,现在耍起浪漫来,她倒有些不好意思,抱着花,瞅着他:“怎么突然送我花?”

    “一千朵”他答非所问,然后补了一句,“你还记得吧?”

    苏念装傻,其实心里明了。

    他们没和好的时候,她在紫烟花店里帮忙,他买了一千朵玫瑰花,就因为她说,一千朵的话语是:忠诚的爱,至死不渝。

    苏念没回答他,只是踮起脚对着他的唇点了一下,然后抱着花转身走向电梯。

    沈寒修摸着唇笑了笑,抬脚跟上去……

    回去的时候,顺便就去把孩子接了回来。

    回到家,苏念就摆弄着那捧玫瑰花,心里美滋滋的。

    沈寒修把两个孩子各自安顿好了,回答房间看她还对着那捧花傻笑。

    这个女人,也太容易满足了,几朵花都能让她笑一晚上。

    “花没根养不活的,自己去睡觉。”

    “养不活我就多看它两眼!”

    沈寒修微皱眉,不和她废话,将她拦腰抱起摔在床上。

    苏念笑了两声,滚了一圈,哪知道就翻到了床沿。

    沈寒修眼疾手快拉住她。

    “老公……”

    沈寒修看着神色悲情得夸张的她。

    “老公你松手吧!”

    沈寒修:“……”

    “不要管我!忘了我吧!但是好好照顾我们的孩子。”

    沈寒修:“……”

    “老公!不要管我,你快走啊!”

    沈寒修微微松开手,一点不配合的说:“那你睡地上吧。”

    苏念立马紧紧抓着他的手臂,手脚并用翻回到床上来,“没点人情味!”

    “有男人味就行了。”沈寒修拉过被子给她盖上。

    她气鼓鼓的扯了扯被子,“哼”了一声就转身背对着他。

    沈寒修就撑起身子,翻到她那边,和她面对面,对着她微微撅着的小嘴亲了一下,“晚安。”

    他伸手熄灭床头的人灯,夜色中苏念笑了笑,头伸过去回了他一个吻,“晚安老公!”

    他搂紧她,深拥安眠。

    寒夜,也变得温暖。

    甜蜜的日子,总会觉得时间过得太快,庆幸的是,时间飞逝中,他们一直拥有着彼此。

    孩子在长大,他们在变老。

    又是一年新春佳节,万家团聚。

    过年都是在杨梓辰家里吃团圆饭,因为他家比较近,而且他会做饭。

    今年也不例外,老老少少都聚在他家里。

    外面下着雪,屋里开着暖气,孩子们熟络的打闹着。

    苏珍和苏琰也回来了。

    苏珍十多岁了,还是那么调皮,简直就是孩子王。

    苏念看着这热闹的气氛,却突然有些伤感了。

    牵着沈寒修的手,坐在他旁边微微依偎着他,“老沈,我每次看到我们这么幸福聚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好想那个孩子,觉得好对不起他……”

    沈寒修低头看她一眼,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对那个孩子的寻找,他没有放弃,只是这么多年了,一点线索都没有,他心里也没有底。

    “大哥!”正在想怎么安慰苏念,原本在局子里执勤的杨梓景突然出现了,还匆匆忙忙的像家里着火了一样。

    沈寒修还没来得及问他,他就一屁股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满面喜色,激动的说:“好消息!绝对是好消息!大哥你不用感谢我,如果实在要谢,给我包个新年大红包就行了。”

    沈寒修冷冷的睨着他,让杨梓景不敢再卖关子。

    “大哥,你看看这个人是谁。”说着,从他兜里取出一张报纸,摊开。

    是尚城的财经报。

    苏念不解的探头看着,没看出什么端倪。

    杨梓景就用手指着最下方的一张图片:“你看这个人!”

    沈寒修和苏念同时看过去,照片上的人,和沈寒修几乎是长得一模一样,就连眉宇间的英气和淡淡的疏离也分毫不差,苏念立马就说:“这不是你小时候吗?这是什么时候的新闻了?”

    “这是今天早上的新闻!你看这个!这个人不是大哥!”杨梓景指着标题,新闻的大标题,写着“尚城商界才子顾宴尘,年仅十五岁已是集团CEO”。

    “顾宴尘?”苏念喃着这个名字,还扭头对沈寒修说:“长得和你好像!”

    沈寒修看着那照片,自言自语一般:“或许,是我儿子。”

    苏念立马就推他一把,不满的问:“你哪个私生子?”

    “我和你的儿子!”

    苏念一怔,杨梓景就“嘿嘿”笑了两声说:“我的第一想法也是这样,然后我立马就派人做了调查,大哥你猜结果怎么样?”

    “他妈一口气把话说我晚!”沈寒修明显不淡定了。

    杨梓景努努嘴说:“那孩子估计也在找你们,尚城那边的公安局也有他的血样,我就把你之前留的和他的对比了一下……亲子关系九十九点九!”

    沈寒修和苏念几乎同时问:“他现在在哪里?”

    “顾家呀!尚城还有几个名门顾家呀?”

    沈寒修里面就起身,苏念紧紧跟了过去。

    沈寒修还不忘拿起外衣给她裹住。

    蔚蓝就追出来问:“你们去哪呀?马上就吃饭了!”

    苏念高兴的说:“不许吃!等我儿子回来一起吃!”

    蔚蓝疑惑的看了看屋里,“苏宝不是在家吗?”

    然而没能等到苏念回答,那两个人就开车离开了。

    车在雪地里留下长长的划痕,雪还在下,纷纷扬扬。

    车渐渐远去,驶向那个填补他们幸福漏洞的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