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54章 三年后
    转眼三年过去了。

    牙牙学语的笑笑已经能到处跑了。

    初冬的清晨,苏念正窝在沈寒修的怀里,享受温暖。

    突然门边的就响起了动静,然后门锁就被扭开,穿着连体小熊睡衣的笑笑就跑进来,瘪着嘴说,奶声奶气的说:“妈妈我又做噩梦了……”

    苏念就心疼的把孩子抱起来,然后瞪沈寒修一眼:“叫你不要老是吓孩子!这都多久了孩子还害怕呢!”

    沈寒修也是委屈,他就那天晚上,笑笑不肯睡觉,说了一句不睡觉的会被狼外婆抓走。

    然后这小妮子就天天跑来说做噩梦,每次惹得苏念骂他。

    “笑笑,你过来。”沈寒修抓着她睡衣上的小尾巴,把她往自己这边扯。

    笑笑滚了滚身子,落到两人中间,沈寒修就问她:“你梦见什么了?”

    她口齿不清的描述:“我梦见我被大灰狼吃掉了,大灰狼咬我的屁股。”

    苏念就说:“没有大灰狼,有大灰狼也被爸爸吓跑了,爸爸很厉害的。”

    “可是我睡觉的时候爸爸也睡着了,大灰狼来了他也不知道。”

    沈寒修大概猜到了这小丫头在打什么主意,就问:“那你说怎么办?”

    过不起,这丫头立马就说:“要是我和爸爸妈妈一起睡觉就不会做噩梦了。”

    沈寒修就知道,这小丫头耍心机呢!

    他就害怕笑笑跟珍珍一样,害怕一个人睡觉,所以断奶之后就让她一个人睡的。

    一开始是房间里的婴儿床,然后把以前苏珍的房间单独收拾给她。

    苏念不想女儿这么小就一个人睡,总担心会从床上掉下来,沈寒修却是狠心的不准她抱女儿一起过来。

    嘴上说着是培养孩子的独立,其实私心就是方便他随时“饿”了好吃肉!

    “你妈妈晚上睡觉会梦游,会打人的你怕不怕?”

    笑笑一怔,然后看着苏念,很傻很天真的问:“真的?”

    苏念:“……”

    沈寒修就亮出前天做床上运动时,苏念留下的指甲印,“你看,这就是你妈妈打的。”

    笑笑瞅了瞅苏念,小声的说:“那……那我还是一个人睡好了。”

    苏念心想,孩子明天晚上的噩梦,她会不会就是主角了?

    “自己去把衣服换了,洗脸刷牙,待会爸爸送你去可凝妹妹家玩。”

    她就听话的爬下床,一拐一拐的又跑了出去。

    苏念看着感慨:“珍珍小时候也是这样。”

    知道她又要开始多愁善感了,立马就掀开被子:“起来了。”

    苏念还是躲在被子里,看着他随意的牵了牵睡衣走进了厕所洗漱,苏念笑了笑,从被子里爬出来,跟着他进了厕所。

    他站在洗漱台正在挤牙膏,苏念跑过去挤在他旁边,他低头睨她一眼,她对他笑了笑,然后拿起自己的牙刷,摆在他面前。

    沈寒修挤好自己的又帮她挤上,然后两个人看着镜子里的彼此,苏念含着一嘴牙膏泡泡冲他一笑。

    沈寒修白了她一眼,用眼神骂她傻。

    一大早起来她就像个连体婴儿一眼,洗脸都是把脸支过去让他洗。

    沈寒修拿毛巾使劲地戳着她的脸,说:“你才是家里的大女儿。”

    苏念笑了笑,抱住他的腰:“那我要爸爸抱抱。”

    沈寒修放下毛巾,推着她的头:“出去。”

    “不要。”

    “我上厕所。”

    苏念松开他:“你上吧,我在旁边把风。”

    她只是开玩笑,沈寒修却丝毫不介意一般,站在马桶边就开始解裤子。

    苏念转身就一溜烟跑出去,惹得沈寒修发笑,对着被她掩上的门说:“不是帮我把风吗?跑到外面去做什么?”

    苏念低骂一声“流氓”,而后就开始换衣服。

    沈寒修出来,打开衣柜随手提了一套西装,利索的开始更衣。

    苏念也是一身正装,装好女士西装外套,就转过身,对正在口纽扣的沈寒修说:“我帮你!”

    沈寒修笑了笑,放下的自己的手,让她帮自己扣,然后睨了一眼她的衬衫领口,可惜扣得太高什么都看不着。

    “今天你要干嘛?穿这么正式。”

    “我要和你去上班呀?”

    沈寒修微皱眉:“我答应了吗?”

    苏念抓起他的手,帮他扣好袖扣,不以为然地回答:“我管你答不答应。”

    “哟?和自己的上司敢用这口气说话?”

    苏念踮起脚帮他理好衣领:“现在在家,我才是你的上司!”

    沈寒修笑了笑,伸手揽住她的细腰,挑起她的下巴轻啄了一口。

    “爸爸!我穿好了!”女儿冷不丁的跑进来,脸皮薄的苏念立马就推开了沈寒修,转身抱起笑笑:“走,我们下去吃早餐。”

    沈寒修的感觉就是,上一刻天堂,下一刻地狱。

    果然当初不该生这么多!

    吃过早餐,就把笑笑送到了蔚蓝家,笑笑和可凝也就悬殊两天,两个孩子差不多大,又经常在一起玩,看见对方都特别高兴。

    把孩子安顿好了,沈寒修就载着苏念去了公司。

    苏念虽然常来公司,可是好长一段时间没接触工作上的事了。

    之前财务部的位置也早就被人替了,苏念就紧跟着沈寒修去了他的办公室。

    沈寒修就随便找了一点是给她做,她记忆力好,也能帮他不少忙,至少工作的效率提高了三分之一。

    但是吃了午饭之后她就犯懒了,摸着肚子躺在沙发上,玩着手机。

    沈寒修去开会的时候,她就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到里面休息室给她拿了薄毯给她盖上,才离开办公室。

    开了一个半小时,回来的时候她还没醒。

    外面天气凉悠悠的,正适合睡觉的天气,可是想到她下午睡够了,晚上就要闹,沈寒修就走过去捏了捏她的鼻子,在她懒懒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就转身,坐到办公桌前。

    苏念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看着他问:“几点了呀?”

    沈寒修没回答,苏念从屁股底下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才三点。

    在毯子里窝了一会,又翻看起手机。

    突然就对沈寒修说:“老沈,我们晚上去看电影吧?”

    沈寒修没吭声,苏念就努努嘴:“唉,算了,你这种没生活情调的男人,就知道看财经!”

    然后自己又自言自语在哪里嘀咕着什么。

    沈寒修状似没听见,却把电脑文件界面关掉,打开了电影票的订购界面。

    选择太多,不熟悉行情的沈寒修皱了皱眉,选购了封面海报看起来比较小清新的爱情电影——《青梅竹马》。

    这个名字他似乎听她说过好几次,里面好像有他的宝贝大女儿。

    “那今天晚上你看着笑笑好了,我约蓝蓝她们一起去。”突然她有开口说。

    沈寒修眉头一皱,他票都买好了,“今晚不行,我有事。”

    就看见她嘟嘟嘴:“那明天好了,明天晚上我休假。”

    这次沈寒修没有出声。

    晚上下班,苏念看着车开的方向不对,就说:“去哪啊?不去接女儿啊?”

    沈寒修面无表情没回答。

    “去买菜吗?家里还有呀。”

    “苏念,今天几号了?”他突然问,模样还有几分嫌弃。

    苏念不解的翻出手机:“二十一……”喃喃着反应过来,是她的生日啊!

    想起来就懊恼的捧着脸:“啊!又老了一岁!”

    沈寒修慢慢减速,车停在了路边。

    苏念看了看四周,“在这里做什么?”

    “坐着等我就好。”他解开安全带下了车,随之关了车门。

    苏念笑了笑,是要给她惊喜吗?

    看着他走进了一家花店,是要送她花吗?

    苏念想象着就在偷笑,她下午才骂他没情调,现在就开始玩情调了啊……

    然而,五分钟后苏念就觉得自己想多了。

    就看见他从花店里面空着手出来,一边上车一边说:“有个朋友住院了,订束花送过去。”

    苏念坐正身子,闷闷地“哦”了一声。

    那他刚刚提她的生日是几个意思?明知道是她的生日,刚刚去花店都不知道给她捎一支玫瑰花吗?

    果然是没情调的老男人!

    沈寒修把她生闷气的样子看在眼里,却没有说什么,开车把她带到了饭店。

    他把菜单推过来:“你点,今晚随你吃。”

    然而苏念气都气饱了!

    饭天天都能吃!她过生日他就打算请她吃顿饭就完了吗?

    结婚到现在不管是情人节还是结婚纪念日,他从来都没送过她一朵花。

    现在一桌子的菜,在苏念心里也比不上一朵十块钱的玫瑰花!

    “吃完了又去哪?”苏念故意提醒他,话里的意思就是:不要回家!快带我出去玩啊!

    还好这才他没让她失望,还神秘兮兮的说:“去你想去的地方。”

    苏念笑了笑,没有追问,满心期待他要带自己去什么地方。

    她想去的地方?她自己都不知道呢!

    苏念把自己交给他,放下心思跟着他走。

    他们从来没正儿八经约过会,不说去什么她想去的地方了,就这样和他兜兜风也不错。

    十分钟后,车在底下车库停下。

    苏念来的路上在有神,没注意到开到哪了。

    只是看着他下车就跟着下去,走进电梯里面才看到电梯上面的指示图,他按了“12”的字样,那里写着萤沙电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