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53章 爱情细水长流
    苏琰在高中片区,而苏珍在小学片区。

    中午苏琰过去找苏珍吃饭的时候,就看见她一边哭一边往外面走。

    苏琰急忙走过去,拉住她问:“怎么了?”

    苏珍一看到他,一头就栽进他的怀里,声音哽咽:“呜~我不要在这里读书了,这里的人好坏!”

    苏琰撑起她的身子,帮她擦眼泪,声色温柔:“发生什么了,告诉我。”

    她就哭哭啼啼的摸着自己的头发说:“她们剪我的头发……”

    苏琰一看,果然后面的头发缺了一大块,剪得还不少。

    眉头一皱,牵着她往教室里面走:“谁剪的。”

    苏珍气愤的说:“坐我后面那个女生,好讨厌的!”说着可怜巴巴的看着苏琰:“还把你送给我夹子弄坏了……”

    苏琰摸着她的头,安慰:“没关系,待会我重新给你买一个。”

    牵着她走到教室门口,走廊上就已经有不少人了,欣喜的看着他:“是苏琰!”

    “哇!真的是他诶!”几个小女生欣喜的看着,却不敢靠近。

    苏琰目不斜视,牵着苏珍走到座位上,看着她座位后面的女生,余光还看到地上那一戳黑发。

    是苏珍的头发。

    女生一头金色卷发,却是东方面孔,看得出头发是染的颜色,头上戴着一个蝴蝶结压发圈,模样是有几分可爱,却有些傲慢,不屑的看着苏珍说:“怎么了?自己没本事就知道叫人来了?”

    苏珍狠狠的看着她。

    女生把玩着手里的小剪刀,丝毫没有道歉的意思,说:“才剪几根头发啊,用得着这么小气吗?以为苏琰给你撑腰你就了不起啊?”

    苏琰没有说话,而是瞄了一眼她手里的剪刀,然后伸手躲过,咔嚓一刀减掉了说话女生的头发,说:“中国有句古话,叫以牙还牙。”

    对着一个一年级小学,还是从小在国外长大的小学生,说以牙还牙似乎有些深奥了。

    女生也没有纠结这话是什么意思的,而是气愤的看着苏琰,是她喜欢的男生,现在却这样对自己:“你……你居然敢剪我的头发!”

    她捂着残缺的刘海,气冲冲的看着苏珍:“你知道我爸爸是谁吗?!我要让他把你赶出学校!”

    明显是被大人惯坏了样子。

    而苏珍也不是好惹的主,比较也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

    这时,老师走了进来,那个女生立马就哭哭啼啼的跑过去:“Anna老师!那个新来的女生剪我的头发!”

    Anna老师看着女生残缺的刘海,眉头立马就皱了起来,然后看着苏珍严厉的问:“你怎么回事?”

    苏珍委屈,正准备解释,苏琰就出声:“是我剪得。”然后转过苏珍的,露出她背后残缺的发尾,还原真相:“是她先动的手。”

    女生就不承认了:“是她先剪我的,我才剪回去的!”

    老师知道这个女生有点背景,就有些偏袒她,就说:“你们到办公室来吧。”

    路上,老师还在训苏珍,说她刚来就闹事,苏珍委屈得急急的掉眼泪。

    没遇到过这样的事,她不知道该怎么应付。

    其实老师也知道事情的起因或许不是苏珍,但是那个女生家庭不错,责骂她的话,她的家长恐怕马上就找上门来了。

    “以后不可以再欺负同学了知道没有?”老师对着苏珍说。

    苏珍一边哭一边哽咽说:“是她欺负我!是她剪我的头发,我都不认识她!”

    老师就有些不耐烦了:“你这孩子做错事怎么不承认啊?”

    办公室里,另一个西方面孔的男人走了进来,用英语问:“怎么回事?”

    老师就微笑着说:“新来的孩子,犯了点事,把人家头发剪成这样了。”

    说着,摸了摸那个女生的刘海。

    但是西方男子却把视线落在了苏珍的身上,走进弯腰看了看,问:“这孩子叫什么名字?”

    “沈易安。”

    男子立马就蹲下身子,把苏珍抱在怀里,帮她擦眼泪,用中文说:“孩子,告诉叔叔怎么了?”

    终于有人听自己说话了,苏珍就摸了摸眼泪,指着那个女生说:“是她先剪我的头发,老师就是不相信我!”

    老师为难的皱了皱眉,还没开口解释,男子就扭头对那个女生说:“叫你家长来!你也不是第一在学校欺负同学了!再有下次直接开除!”

    老师一怔,心里还以为校长不知道这孩子的背景,暗暗吸了一口气。

    那个女生被教导处的主任带走了,要求写检讨书。

    校长把苏珍哄好了,安慰她没事了。

    苏琰就牵着她:“走吧,我们去吃饭了。”

    她小手抹了抹眼泪,牵着苏琰的手离开。

    老师这才说:“校长,那个女生……是副校长的亲戚啊。”

    校长瞪她一眼:“你知道上周给学校捐资十个亿的人是谁吗?”

    老师愣住,只知道有这回事,但不知道是谁。

    校长就提醒她:“沈寒修!沈易安的爸爸!你把他女儿委屈了,咱们都别想好过!”

    “还有人家小姑娘都说了,你怎么就不相信人?是谁的错就是谁的错!就算是我孩子也照样罚!”

    老师心里唏嘘不已,急忙点头:“是是是……下次不会了。”

    因为两个孩子有矛盾,老师就给调了座位。

    苏珍一调过去,周围的女孩就问:“你叫沈易安啊?”

    苏珍点点头,有些害怕这些女生了。

    但这几个女生看上去挺友善的,笑吟吟的问她:“你和苏琰和熟悉啊?中午的时候苏琰可帮我们出了一口恶气!那个女生可讨厌了!”

    苏珍见这几个女人和自己一条战线的,就开始吐苦水:“嗯!你看我的头发就是她剪掉的!”

    另一个女生特好奇的问:“你和苏琰是亲戚吗?”

    “不是!”苏琰说了,不能说他是小舅舅,“他……他是我哥哥。”

    听见不是亲戚,但却是哥哥,大家就以为他们是青梅竹马了,分分羡慕不已。

    还以为苏琰这么冷冰冰,不会有什么女人缘,没想到又一个这个可爱的青梅,他还护她如命。

    调了位置,周围的几个同学就友善多了,苏珍的心情也就慢慢好了起来。

    晚上放学,苏琰就把苏珍带到了公司的造型室,对着他的造型师用英语说:“帮她剪一下头发吧。”

    造型师是个大概二十七八的英国男子,蹲下身子看着苏珍,说:“长得这么可爱,头发这么好看,剪了多可惜?”

    苏珍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看见他身后过来摸她的头发,就朝着苏琰怀里靠了一步。

    苏琰就转过她的身子,示意后面的头发缺了。

    造型师立马摆出惋惜的表情,然后抱着苏珍把她放到椅子上。

    苏珍不安的扭头看着苏琰,苏琰就走到她旁边:“帮你剪头发,剪了就没事了。”

    一整天她都说自己的头发没了,好丑,其实他一点都不觉得。

    因为缺损的头发,差不多到脖子那里了,发型师也只能帮她把头发剪短了。

    剪的是波波头,看起来比之前似乎更可爱了。

    苏琰摸了摸她的短发,对造型师说:“回去了。”

    走进电梯,苏珍就问:“你们说的什么啊?我都听不懂。”

    苏琰一边按电梯一边说:“回去我教你。”

    明天就是周六了,有拍摄,在苏琰的帮助下,苏珍的作业很快就写完了。

    而且她自己都说,这边的作业没有那边难。

    周末有拍摄,分别是演偶像剧里面的男女主角小时候。

    预告片一出,都说这两个小演员演得不错,一个耍酷冰冷,一个可爱甜心,深得网友们的喜爱。

    苏念把女儿演的那个小片段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心里是又骄傲又想念。

    “老沈,快来看你的女儿,演得多好啊。”

    沈寒修瞪她一眼:“快来看你女儿,又尿裤子了。”

    一边抱怨,一边换着纸尿裤,这些对于他来说,做得已经很娴熟了。

    苏念笑呵呵的走过去,帮他把脏兮兮的尿裤丢掉,“老沈,你说孩子不跟着我们,是不是要好一些?”

    被女儿的屎尿臭得正在憋气的沈寒修,敷衍着闷声回答:“嗯。”

    苏珍走之后,日子过得还算凑合。

    差不多一个月了,只是总觉得家里少了什么,估计是没有珍珍的吵闹声了吧。

    而且那妮子一点良心都没有,每次打电话过去都是玩得很高兴的样子。

    还以为她多少会想家,看来盼着她不习惯早点回来是没希望了。

    苏宝还是和以前一样孤僻,不知道一天在忙什么,还好笑笑开始咿咿呀呀的学说话了,家里才不会太无聊。

    她没事的时候,就抱着女儿去公司陪他老爸,她老爸没事的时候,就把女儿丢给他,和着几个姐妹出去逛街。

    以前的黄金单身汉,现在都变成了超级奶爸了。

    沈寒修在公司兑奶粉的情景已经不稀奇了;高冷沈总抱着一个奶娃娃出入公司的画面几乎每天都可以见;脾气暴差的沈总被自己的宝贝女儿拉一身臭臭的时候,也是黑着脸先帮女儿换了纸尿裤再打理自己的一身狼藉。

    小日子,就这么细水长流……

    三年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