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51章 你结婚啦?!
    第二天一大早,几家人就开始在婚礼现在忙碌了。

    槿秋妈妈和蔚蓝妈妈都来了,只有苏念和紫烟没有娘家人。

    沈寒修欠苏念的这场婚礼自然是办得盛大风光,媒体也是很早以前就开始关注婚礼的进程。

    现在婚期进了,更是大篇幅报道。

    刘玉媛是这才得知了儿子要结婚的消息,丢下报纸就起身,吩咐自家司机:“备车!”

    那个女人还真是不识趣!她都把话说得那么难听了,她还敢背地里偷偷耍手段!

    还以为他们那么久没见面,是没可能再在一起了,现在却传出要结婚了!而她这个当妈的还一点不知情!还得从新闻里打听!

    车在别墅前落停,等了半天没人开门,似乎没人在家,刘玉媛拿出手机给苏越诚拨过去,却被挂断。

    摆明是铁了心了,她可一定不能让这种女人嫁到他们家坏了名声!

    打电话让管家打听了一下,得知了婚宴的场所,就直接把车开了过去。

    婚宴是办在主城区外围的“子花巷”,这一代有两所美术学院,环境属于静幽安然的那种,走到这里,能很明显的感受到生活节奏都放慢了下来。

    街道上车很少,道路两旁都是行道树,种的悬铃木,高大的立着,树叶熙熙攘攘,在地上落下斑驳。

    道路两边的墙壁上,随处可见风格迥异的涂鸦,装扮着街道,透着浓浓的艺术气息。

    婚礼场地安置在这边的花园教堂,此刻教堂的人正忙上忙下准备着明天的盛世婚礼。

    四对新人也在现场,把每一处坐到完美。

    正当大家其乐融融的探讨着场地的布置时,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教堂前方的马路上。

    牵着苏珍准备去买棒棒糖的苏念,一眼就认出了轿车里走出来的老老妇人。

    两人对视一眼,谁也没有开口打招呼。

    “妈妈,走快点啦!”苏珍不满苏念停下脚步,抬头催促她。

    刘玉媛看着她,像是想说什么,却是没来得及开口,苏念就跟着苏珍走开。

    刘玉媛站在外面,抬头望了望庄严的教堂,理了理衣服,抬脚走进去。

    穿过教堂,到了后面的花园草坪,就看到了她要找的人。

    苏越诚看到她,皱了皱眉,低头和紫烟说了什么,就抬脚走过来,声色有些冷漠:“你怎么来了?”

    刘玉媛板着脸:“儿子结婚我不该来吗?”

    苏越诚淡淡的反问:“你什么时候把我当儿子了?”

    刘玉媛愣了愣,看着远处的紫烟,再次把视线投到苏越诚脸上,语气严厉:“你不能和她结婚!”

    “我想我自己的事还轮不到你做主。”

    “儿子!她是什么样的女人你不知道吗?上流圈的有几个不知道她被唐邵生玩过?你娶她让我们家的面子放在哪?以后……”

    “够了!”苏越诚呵住她,“我自己的事我有分寸,你若是想送祝福,那我欢迎,如果是想来闹事,我也不会对你客气!”

    刘玉媛奋力的劝说:“儿子啊!你别被她给骗了!她是给你下了什么药啊?哈?这样一个女人,那里配得上你?”

    “她怀里的孩子,是我的,也就是你的亲孙女,她就是你的儿媳妇,刚刚的话就别让我听到第二遍。”

    “亲孙女?!你以为这样骗我我就会接受她?你们猜认识多久?孩子不知道是那个野男人的!儿子你怎么这么傻?她说什么你都信?”

    苏越诚也不想再和她多说什么,道:“你就当没我这个儿子,我娶谁,也就和你无关,你请回吧。”

    他远远的看着,紫烟抱着嘟嘟,时不时担忧的看着这边,那不安的模样让他很是心疼。

    于是把话说明了,就转身朝妻女走去。

    恰时,买好糖的苏珍牵着苏念回来了。

    苏念看了她一眼,没有叫奶奶,直接插肩。

    刘玉媛神色犹豫了一下,突然伸手抓住苏念……

    沈寒修看到,深怕自己老婆受欺负,放下手里的白纱就走过去。

    苏念扭头看着刘玉媛,向来对自己凶神恶煞的她,此刻却多了一丝哀求的神色,说:“小念……”

    苏念看着她,静等她的下文。

    “小念啊,你现在也算是苦尽甘来了,奶奶看到你过得好,心里也就放心了。”

    苏念嘲讽一笑,把自己的手抽出来,她可不觉得,刘玉媛会为她高兴,她之前不是千方百计要她离开这座城市,把她的宝贝小女儿嫁给沈寒修么?

    这时沈寒修走过来,站在苏念后面,微微搂住她的腰,像是做她坚实的靠山一样,脸上就写着:谁也别想欺负我老婆!

    刘玉媛看着他笑了笑:“小沈,小念,我今天来,是想求你们一个事。”

    不等他们两人开口,刘玉媛就接着说:“雅兰呢,之前不懂事,做了很多不对的事,你看看你们能不能宽宏大量,想想办法让她出来。”

    苏念就知道,她是有目的的。

    雅兰不懂事?还不是她在背后一手一脚给教的!当初嚣张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今天?

    苏念挑起嘲讽的笑容,说:“那是她咎由自取。”

    刘玉媛垂下眼眸叹了一口气:“唉,小念啊,我现在也老了,就想身边有个人照顾着,雅丽又走了,越诚呢工作又忙,雅兰现在……”

    “别在这里求我,坐牢是她自己选择的路。”绑架苏珍的时候,她想过孩子的感受吗?现在来求他们想办法放那个女人出来?!出来搞破坏吗?做梦!

    说完,苏念就牵着苏珍转身:“走,给你嘟嘟小姨拿过去。”

    沈寒修自然是跟着一道离开,苏越诚也微微颔首,然后转身。

    刘玉媛看着苏念的背影,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她都这般求她了,她竟一点情面都不给!

    看着她如今幸福的模样,再想想自己还在监狱里过日子的宝贝女儿,她就心里不平衡。

    如果当初苏念没有来苏家,现在这般幸福的就是她女儿了,而她如今也是麦城沈家的亲家!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了。

    可如今倒好,辛苦一辈子,换来的却是孤独的老年生活。

    没钱没权,那么多子女却没一个能依靠的。

    现在苏越诚又执意要娶那个贱女人,她这个当妈的一句话都说不上。

    没一件顺心事,想想就来气!

    气冲冲的离开教堂,去了麦城监狱……

    苏雅兰憔悴了很多,而且精神似乎有些不正常了,刘玉媛一去,她就显得很激动,一遍一遍重复着,让刘玉媛想办法让她离开这个鬼地方。

    最终也只是被监管人员强行压了回去,连句嘘寒问暖的话都没来得及说……

    刘玉媛黯然离开,判刑十五年,等她出来时候,她估计不在人世了……

    好好的生活,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晚上,苏琰六点到了机场。

    苏念一家人去迎接,才发现了惊喜不只是苏琰的到来,还有和他一同前来的男人……

    这么久没见,他还是老样子,笑得很温和。

    苏珍撒开沈寒修的手就跑过去:“梁叔叔!”

    就连向来没什么情绪波动的苏宝,此刻脸上也挂上了浅浅的笑容。

    而沈寒修的脸就臭了,扭头问苏念:“你叫他来的?”

    “没有……”回答他的时候,她的视线都是落在梁译洲身上的,嘴边还挂着笑。

    “苏念!”沈寒修瞪她一眼,“你老公在这呢!你看谁呢!”

    苏念扭过头,白他一眼:“你这人怎么这么小气?人家千里迢迢赶来,你以为你面子很大?”

    训完他,就抬脚往梁译洲走过去,苏宝也牵着老妈的手一起走开。

    独留沈寒修一个人在原地黑着脸,咒骂了一声,还是大步跟了过去,站在苏念沈寒修,看着梁译洲的眼神依旧充满敌意。

    梁译洲抱着苏珍,笑着:“才多久没见,小家伙个头高了这么多了。”

    “我每天都有乖乖吃饭哦!”

    苏念笑笑:“你怎么想到要过来了?也不打个电话。”

    梁译洲就看了看苏琰,道:“小琰的签约公司就是我们,我从他口中才知道你们要结婚了,我就不请自来了。”

    苏念开着玩笑歉意的说:“忙得都晕头了,把你给漏了。”

    梁译洲看了看苏念伸手臭着脸的沈寒修,笑着说:“新婚快乐。”

    苏念用胳膊肘撞了沈寒修一下,然后自己笑着:“没吃饭吧?咱们找个餐厅边吃边聊。”

    隔间里,几人围着大圆桌坐下,苏珍一路上都黏着她的小舅舅。

    “听说,珍珍这次也要跟着过去?”

    提起这事,苏念就烦恼的点点头:“吵着闹着要去那边,还跟我闹绝食!”随之微笑,“原来就是你们公司啊,那她过去我也就放心多了。”

    “小妮子现在脾气这么怪呢?”

    “可不是?一点不顺她的意就耍脾气,去那边你好好治治她。”

    看着苏念和梁译洲聊得这么嗨,被冷落的沈寒修脸黑得没法看,用手拿起一个奶油果子直接塞进苏念嘴里。

    苏念急忙吐到手里,瞪着他:“烫!”

    沈寒修立马就一副体贴老公的样子:“烫?我帮你吹吹。”

    苏念瞪他一眼,梁译洲看着他俩的模样浅笑。

    看得出沈寒修是真的很爱苏念啊,两个人都这么甜蜜了,现在都还在戒备他。

    看着沈寒修那小气的样子,梁译洲就说:“明天我送两个孩子过去就好了,你们就不用跑来跑去了,估计再等两个月,我家宝宝就要办满月酒了,到时候你们再过来。”

    苏念惊讶:“你结婚啦?!”

    梁译洲点点头,沈寒修瞅着他,脸色这才好看了一点,还以为他要一直单着对苏念图谋不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