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49章 心脏在这边,死不了
    苏念给沈寒修打电话,他没有接。

    沈寒修的电话放在桌子上,在叶佳瑶单独行动的那一刻,他就跟着起了身。

    叶佳瑶直直朝着苏珍、苏宝的方向走了过去。

    而苏珍踮起脚去拿甜点,拿不到就瞥着苏宝帮她拿。

    两个孩子都把视线落在甜点上,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人靠近。

    沈寒修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仿佛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中。

    叶佳瑶放轻脚步走过去,大厅流淌的音乐,很好的遮掩了她的高跟鞋声。

    大厅的人三三两两闲聊说笑着,压根没有人注意到这边。

    叶佳瑶的手,就慢慢伸进了包里,摸出了一把小巧却锋利的匕首,然后加快了脚步,一副豁出去的样子,朝着苏珍直直走过去。

    沈寒修的脚步也加快,在叶佳瑶挥刀的一刻,上前一把将两个孩子拉开,苏珍手里刚刚拿到的蛋糕掉到了地上,还不爽的说了一句:“讨厌!”

    “带妹妹到里面去。”沈寒修一边控制住叶佳瑶,一边对苏宝说。

    叶佳瑶惊恐,还没来得及收起手里的刀,心想今天无论如何也要破坏掉苏念的幸福,更猖狂的朝着两个孩子扑过去。

    这边的动静引起的场内人的注意,惊呼了一声,看到女人手里有刀时,全都往后退。

    沈寒修本来可以轻易就治住叶佳瑶,却是故意装出混乱中被她刺伤的样子。

    右边肩胛骨处,白色衬衫立马被染红。

    周围的惊呼,保安急忙赶到现场。

    苏念下楼的时候,就看到沈寒修肩上流着血,一只手抓着近乎疯狂的叶佳瑶。

    她看到苏念就更失控了,嘶吼着,恶狠狠的看着苏念,若不是沈寒修把她抓着,她恐怕会狠狠的刺向苏念。

    “哪里来的疯女人?!快点带下去!阿景呢?带回你们警察局去!”杨母气愤的吩咐保安,抓走了叶佳瑶。

    “苏念!我要杀了你!”叶佳瑶鼓着眼睛,挣扎着怒吼,最终还是被保安带走。

    苏念急忙过去问沈寒修的情况:“刺到你了吗?怎么这么多血?快点去医院!”

    沈寒修暗地握住她的手,安抚她的不安,然后礼貌微笑,对杨母道歉:“杨夫人不好意思,让你的宴会见血了。”

    “是我的不对!照顾不周啊!阿辰你赶紧来看看,看小沈用不用去医院!”

    杨梓景立马就把叶佳瑶送了警局,苏念满是担忧扶着沈寒修上了楼。

    “你怎么那么不小心?”

    沈寒修还毫不在乎地指着左胸膛说:“哭什么?心脏在这边,死不了。”

    他自然不会拿生命做代价,妻儿还需要他呢。

    刺得也不深,刚刚见血,对他来说就是皮肉伤。

    苏珍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恢复了平静,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她还一个劲的怨苏宝:“你拉我做什么?蛋糕都掉地上了!你快帮我重新拿一个!我还要喝那个水果味的汽水!”

    苏宝没说话,只是顺着她的意思把她点的递到她手边。

    若是她看到刚刚老爸被人刺伤了,估计得吓哭了。

    “你在这里吃,我去那边看看,不要到处跑。”

    有吃的她就很听话,一边往嘴里塞一边点头说:“嗯,你要快点回来哦,不要乱爬,待会又找不到你了!”

    苏宝跑到楼上,推开了房间的门,就看上老妈站在床边抹眼泪,看着坐在床上包扎伤口的老爸。

    “又没死你哭什么哭?”他皱着眉,一别责怪一边把她往怀里来,没想到又把她给惹哭了,不过他保证是最后一次了。

    苏宝看他还有力气骂自己的老妈,才撅撅嘴,心里的担忧也压下去,又悄悄的退出门,心里对这个老爸,还是很有好感的。

    等沈寒修包扎好伤口,苏念自然是没有心思再留着这里玩乐了。

    笑笑睡着了,就让他用左手轻轻抱着,然后她主动当起了司机。

    在车上,拍孩子担心,就一直没提今晚的事。

    苏珍吃饱喝足了,在车上就睡着了。

    回到家之后,关上了自己卧室的门,苏念才问沈寒修:“怎么回事?晚上发生什么了?”

    “都没事了你还担心什么,赶紧来睡觉。”

    “你这人老是这样!”苏念有些急了,“有什么事你告诉我啊!我也会担心啊!”

    沈寒修看着她,拍了拍身边的位置:“你先坐下来再说,你跳再高也没有用。”

    苏念瞪他一眼,然后皱着眉坐过去:“叶佳瑶原本是不是想伤害孩子的?”

    “……嗯,不过她再也没机会了。”

    “她又判不了死刑,出狱之后她再找麻烦怎么办?我们总不可能一辈子都这样堤防着她吧?”

    沈寒修瞅她一眼:“你老公我像那么没本事的男人吗?会让自己的老婆孩子担惊受怕一辈子?”

    “可是有什么办法?那个女人又不讲道理,而且她脑子又不太正常……”

    沈寒修拍拍她的脑袋,打断她的话:“这就对了,你这猪脑子总算说到点子上了。”

    他一边骂她一边卖关子,苏念怨念的瞅着他,等他的下文。

    “你也说了她脑子不正常,她今天带刀入场的时候,肯定是想,就算她真的杀了人,到时候也可以因为她又精神疾病而不承担责任……”

    沈寒修话还没说完,苏念就拍了一下手,担忧不已:“对哦!她有精神病,是不是可以不用坐牢了?!”

    沈寒修笑得深邃:“是可以不用坐牢了,但她的下半辈子和坐牢没什么区别。”

    苏念追问,他却高深莫测的样子不肯说。

    结果第二天就看到了答案。

    叶佳瑶被医护人员抬上了麦城精神病院的医用车,一路上她踢打哭喊着:“我不要回去!你们杀了我吧!我杀人了!我有罪!”

    “我该判死刑!你们杀了我!不然我还会杀人的!”

    她面目狰狞,嘶吼打闹,然后医护人员早已经应付惯了这样的场面,只是平静的帮她抬上车,带走。

    这次没有唐邵生,估计没有人再去医院把她接回来了。

    苏念叹了一口气,心里踏实的同时,又有些感慨。

    究竟是什么,把一个人的人生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或许就是一念之差,有些事就已经注定了结局。

    一步错步步错,连回头路的没有。

    对于叶佳瑶,她向来没有什么同情。

    让她第一个孩子下落不明,居然还想取她另外两个孩子的命。

    这样的人,不值得同情,就算可怜,也是她咎由自取。

    爱一个人本没有错,可她采取的方式过于极端。

    ……

    紫烟出门买菜回来,突然看到家门口站着一个女人。

    女人头发有些凌乱,模样有些憔悴,紫烟看着她却皱起了眉。

    宋家的人找上门来,定没有什么好事。

    紫烟抱着嘟嘟,本想装作没看见。

    “姐……”

    向来趾高气扬的宋子佳,却是叫了她一声姐姐。

    紫烟扭头看着她,不知道她又在耍什么花样,没有出声,等着她的下文。

    宋子佳神色可怜兮兮的说:“我在外面赌博,欠了好多钱,现在不敢回去,妈会打死我的,你收留我几天好不好?”

    紫烟笑了笑:“凭什么?”

    她无家可归的时候,谁心疼过她?谁又为她心软过?火上加油的,不向来是她宋子佳吗?

    宋子佳低垂着眉眼:“姐,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对,这次你就帮帮我,我就住两天,我男朋友两天之后就给我打钱来了,现在到处都在追债,你要不帮我,我可能会被那些人打死!”

    紫烟并没有同情,冷漠,正是宋家人教给她的,而且,她现在不确定宋子佳说的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

    “你去赌场的时候,怎么没想过会有今天?”

    “姐,我知道错了,我两天没吃饭了,你让我进去喝口水行不行?你不收留的我也理解,毕竟我以前对你那么坏,你就留我吃顿中午饭好不好?吃完我就走!”

    紫烟没有点头,拿出钥匙扭开门,自己走进去,宋子佳想跟进来,紫烟去堵在门口,只是对她说:“你等着。”

    然后就把门关上。

    把嘟嘟放在爬行毯上,然后接了一杯水,拿了几个面包,再次走到门外。

    把手里的东西递给宋子佳:“走吧,别来找我,你死了我也不会原谅你。”

    宋子佳愣愣的接过来,惊讶的说不出话。

    紫烟不管她的情绪,直接把门关上。

    她可以对任何人心软仁慈,唯独宋家的人不行。

    她不会忘记她的日子是怎么过的,不会忘记宋子佳害过自己多少次。

    宋子佳看着被关上的门,愤怒的把水杯摔在地上,用力的捏着面包,恶狠狠的盯着那扇门。

    这个宋紫烟,是把她当成要饭的了么?!

    跺脚离开,把她“施舍”的面包丢进垃圾桶里,走到门边,坐着自己司机的车,报了地名:“去越诚医院!”

    然后就拿起一旁的包包,照了照镜子,补了一下妆,让自己看起来足够的憔悴,然后从包包里摸出一个白色的小纸包,里面像是装着什么粉末,放进了衣服口袋里。

    她就不信,她比不上宋紫烟那个破鞋!

    车在医院停下,她看了看医院的布局,找到了院长办公室,就直接乘上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