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45章 还要把你不要脸的证据留下来?
    她小时候发过一次高烧,无法像正常一样说话,只能发出粗嘎难听的声音,一说话小朋友就嘲笑她,所以她开始自卑,开始不敢和人群接触,慢慢变成了一个人。

    七岁那年,十三岁的他被一个漂亮的阿姨送到这个镇上。

    从那时候开始,她就开始关注这个男孩子。

    她觉得他和自己一样,是可怜的人,没有小朋友和他玩,他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

    那时候她一直默默跟在他身后,因为不能说话的自卑,不敢靠近。

    她以为,这样的守护能一直保持下去。

    可直到两年后,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小女孩回到了这座小镇。

    那个叫张小妮的女孩,没有父亲,却被妈妈宠得像个公主,傲慢又自信。

    她两年都没敢靠近的男人,她来到小镇的第二天就缠上了他,并且几乎每天都和他黏在一起。

    她嫉妒,也恨上天的不公平。

    为什么所以的好都给了张小妮,而她却只能自卑的缩在角落?

    她看到韩子生和她在一起就嫉妒,看到对人冷漠的韩子生,却偏偏在面对张小妮的时候会露出浅浅的笑意,任由她的胡作非为。

    一切的一切,她都羡慕,并且想占为己有。

    可好景不长,第二年韩子生就被一群黑衣人带走了。

    她开始暗暗庆幸,认为是自己的机会来了。

    而终于在不久之后,她的声音也在医生的帮助下得到了治愈。

    于是她离开了这座小镇,靠着自己少有的线索去到了城里。

    梦想着能和韩子生相遇,把完美的自己展露在她面前,把他变成自己的男人。

    可城市的生活是她无法应付的,年纪尚小的她找不到工作,而韩子生已经是高高在上的沈家三少爷,她渴望可不可及。

    她曾在他家门前等过,可没能见到他的人,就被他家里的管家当成乞丐赶走。

    在她以为自己快要饿死的时候,遇上了唐邵生。

    跟他回了家,后来得知他在麦城有一定的地位,为了离韩子生更近一步,她留在了他的家,就像一个卖shen的[情][妇]。

    十四岁和他有了第一次,十五岁流产,然后几乎每年都有一次,直到医生说他无法再生育。

    在她假装车祸和沈寒修再次结缘的时候,她想过离开,可是唐邵生哪是那么好说话的人?

    这一步错了,只能步步错下去。

    好在沈寒修没有过于绝情,扮残疾虽然辛苦,可至少他还愿意照顾她。

    她一有事生病住院,打个电话他都会来。

    只是万万没想到,这个时候苏念出来捣乱了……

    叶佳瑶从口袋里拿出烟盒,抽出一支女士香烟,点燃,猛吸了一口平复自己的情绪,才转身离开栈桥。

    苏念上完厕所出来,看了看屋子里面没有人。

    还以为是他生气了,努努嘴现在肚子胀痛也不想去管他了。

    坐到床边,掀开被子正准备躺进去,房门就被打开。

    就瞧见他板着脸,端着一碗东西走过来,强硬的塞给他:“喝了。”

    苏念捧着热乎乎的碗,望着他笑了笑:“你不生气啦?”

    沈寒修不说话,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着,打开了电视。

    苏念咕咚咕咚把热腾腾的红糖水和喝去,肚子里顿时就暖和了,放下碗跑过去,拉开他的一只手臂,直接就往他怀里钻去。

    也不说话,就这样静静的陪着他看电视。

    沈寒修脸色慢慢缓和下来,手臂把她往怀里勾了勾:“肚子不疼了?”

    苏念实话实说:“一点点。”

    沈寒修就拿起遥控器关掉电视,抱起她往床边:“那你还不赶快睡觉!”

    把她丢到床上之后,自己又转身去柜子里找着什么,不一会就看到他那个一个毛茸茸的热水袋,插上了电源。

    苏念顿时就心软成水了,他出门还把她的事考虑得这么周全。

    沈寒修臭着脸,把暖呼呼的热水袋放到她小腹上,然后自己就拿着衣服去洗了澡。

    苏念捂着热水袋,这里夜晚的温度也比较低,捂着也不会觉得热,舒服得没一会就睡着了。

    沈寒修就怕她痛得又一宿没法睡,看到她已经睡下才松了一口气,钻被窝的动作都放轻了,从背后轻轻拥着她。

    翌日,阳光柔和的洒在这座小镇上,苏念懒懒的睁开眼睛,看着这阳光,听着外面的水拍堤岸声就觉得心情格外的好。

    一扭头就看到沈寒修那张养眼的脸,心情就更美丽。

    转过身子,端详着此刻他的温和,一醒来估计又要给她脸色看了。

    盯了五分钟,苏念耐不住了,就开始伸手捣他的鼻子。

    男人立马就睁开眼睛,抓住她的手,微皱着眉看着她,黑眸锐利。

    苏念鼓了一下腮帮子,然后慢慢的把自己的手抽出来:“老公,我饿了。”

    他的神色立马怨念得很,语气带着微微愤怒,视线落在她的胸前:“你老公我也饿了!”

    知道饿也吃不了,说完就掀开被子,“饿了还不赶紧起来?”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两个人在古楼里吃着荷叶水晶包,带着清香的荷花味,苏念一个人就吃了两份,满足得很。

    今天两个人计划好回去看看,路都修好了,不再是以前的泥泞道。

    苏念牵着他的手,惬意的一边欣赏路上的风景,一边往回家的路走。

    “哎哟!”

    见她跛了一下,沈寒修停下脚步,一副嫌弃的表情看着她:“怎么了?”

    苏念弯腰揉着脚踝:“崴了……”

    “叫你不要穿高跟鞋你不听!”他一边骂着,一边在她面前弯下身子。

    苏念笑了笑,爬到他的背上:“谁叫你那么高?我不穿高跟鞋看你一眼都嫌脖子疼。”

    他没再说什么,认命的背着他。

    苏念双手环着他的脖子,晃着脚丫。

    走了一段,他把她的身子往上提了提说:“看着没分量,背起来倒挺实在!”

    “很重呀?”

    他阴沉着脸没说话。

    旁边一辆拖拉机“嘟嘟嘟”的开了过来,苏念眼睛一转,伸手拦下:“诶!叔叔!你载我们一程好不好?”

    大叔拉着一车稻草,听憨实的模样:“姑娘到哪啊?”

    苏念指着前面:“就到那边那个一社。”

    “顺路顺路,上来吧,就是我这车坐着怕是不舒服。”

    苏念蹭的一下就从沈寒修背上缩下来,一瘸一拐走过去:“没事没事,谢谢叔叔啊。”

    沈寒修一脸嫌弃的看着拖拉机,还是跟着苏念走了过去。

    一跃上车,把她扯了上来。

    苏念舒适的坐在稻草堆里,拖拉机缓缓的前行,沿途的风景映入眼底。

    沈寒修看到穿着无袖短衫的她挠了挠背,就不声不响的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塞给她:“穿着。”

    苏念也没有拒绝,笑呵呵的穿上,指着背后的稻草说:“有些扎人。”

    沈寒修不跟她嬉皮笑脸,别头就看着一旁。

    苏念努努嘴,视线却在他身上久久没有移开。

    短发整齐的修剪着,干净利落,白色的衬衫,合身的修闲西裤,简单的搭配却在他的气质下显得耀眼。

    老天怎么就这么不公平呢?就算这个男人坐在稻草堆里,也遮掩不了他身上的王者气息。

    就算他是个农民,也会让人觉得他是农场的大财主。

    “有那么好看?”

    苏念咽了咽口水,慢一拍的别开视线:“谁在看你啊,不要脸。”

    车停在了那个熟悉的路口,苏念本想给大叔一点钱,可朴实的大叔执意不肯要:“顺路而已,反正我自己也要过来。”

    苏念再三感谢,觉得还是这里好啊,多朴实,哪有那么多勾心斗角。

    原先的石板小路还在,两旁种着大树,让单调的小路也添了一份静谧。

    走到家附近的院子里,苏念看着园中的参天大树,感叹:“还在啊……”

    以前他就喜欢靠在这颗树上看书,而她就在旁边烦他。

    他走了之后,她也爱上了这棵树,常常一个人跑到树下,想着他,流着泪,睡着。

    沈寒修走过去,视线突然被树干上的什么东西吸引的视线。

    苏念像是突然想到什么,立马冲上去,用手挡住他视线触及的那一块:“不许看!”

    “韩子生,我好喜欢你啊。”他轻笑着,把她遮住的那句话道了出来。

    然后立马又看到了另一块,苏念脸一红又用另一只手挡住。

    然而还是被他瞧见了:“韩子生,我想你。”

    他的笑意加深,而苏念的脸却越来越红,急急忙忙的说:“不是我写的!”

    沈寒修笑了一声,好整以暇的看着她:“我又没说是你写的。”

    然而答案,两个人心中都明了。

    苏念知道自己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了,泄气的松开自己的手。

    树干上的字迹有些模糊了,已经和树干上的痕迹融为了一体,只能隐隐看得出,上面稚嫩的字迹……

    沈寒修状似不在乎的模样,转身朝前走。

    苏念看着那字迹,满脸的怀念,然后从包里摸出手机,把那两句话拍了下来。

    沈寒修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倒了回来:“还要把你不要脸的证据留下来?”

    苏念拍好照收起手机:“你才不要脸。”

    然后默契的搀扶着他的手臂,一瘸一拐往前走,每一处,都是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