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40章 谁不知道你老牛吃嫩草?
    紫烟的脑子是混乱的,看着苏越诚好半天才打着不流畅的手语:【你是在骗我吧……】

    “是你在自欺欺人。”

    紫烟点点滴滴的回忆,那些事却巧合得吓人。

    他们不相识,他却善意给她药让她擦擦身上的淤青。

    他们不相识,他却在她和孩子受到唐邵生的威胁的时候,带着她远赴英国。

    她一直以为是因为她是苏念的朋友,所以他才照顾自己,可一切都不是这样的……

    怪不得她怀孕的那段时间,他把自己当成祖宗供着,恨不得地都不让她下。

    “……恨我吗?”苏越诚此刻的心情是紧张的,并且从未这么紧张,但是开口说的话,却带着这个年龄特有的沉稳。

    哪怕很忐忑,也表现得镇定自若,让她不受他的干扰,做出决定。

    紫烟愣了愣,看着他。

    不恨。

    如果说那时候他犯了错,那么这一年多,他对她的照顾已经完全弥补了。

    现在她只是一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意思是说,那段婚姻里,她也不忠了,也违背了道德和良心。

    见她不回答,苏越诚就猜多半是恨了,

    那样对待一个女人,恐怕没有女人能原谅吧,不管他那晚是不是清醒,伤害了她是事实。

    “我只是想把真相告诉你,你要怎么决定就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吧。”

    他怎么能逼她和一个曾经[强][奸]过她的男人在一起?

    紫烟一愣,意识到自己刚刚沉默被他误会了。

    她觉得,他是嘟嘟的父亲似乎挺让她惊喜的,只是一时没缓过神来,有些无措。

    苏越诚看了看床上的嘟嘟,知道自己的赌局输了,没有苦涩,没有强迫,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抬脚和她擦肩。

    他的离开,带着一阵轻和的风,很快消失,紫烟才反应过来,急忙转身拉住他的手,有些紧张的比划:【你说……周末要带我去英国看病的……】

    苏越诚一怔,低头看着她,哭笑不得,对她说:“宋紫烟你知不知道现在拉住我意味着什么?”

    紫烟低下头,又立马抬头看着他:【反正你答应过要帮我找回声音的。】

    苏越诚皱眉睨着她:“别给我装傻。”

    紫烟没说话,和他对视着,然后浅浅的笑了笑,苏越诚脑子居然断片了两秒,然后摘下自己鼻梁上的眼镜框,紧紧的抱住她,扣着她的后脑袋,吞噬她嘴边甜美的笑,抱着她的力道像是要把她揉进骨子里一样。

    身后“砰”的一声,然后就嘟嘟哇哇的大哭,打断了缠绵的两人……

    苏越诚急忙松开紫烟,大步过去把摔倒床下的嘟嘟抱起来,抱在怀里哄了好半天,痛劲过了才安分下来。

    屋子静下来了,紫烟倒变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一直避着他的视线。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苏越诚把嘟嘟递给她说:“我出去买菜,你哪也别去。”

    紫烟抱过嘟嘟,没有点头没有摇头。

    苏越诚转身离开,背对着她的视线,笑得像个大男孩。

    等他离开之后,紫烟才抬起眼睛看了看他关门的身影,嘴角也扬起小女人般幸福的笑容。

    低头看着怀里的嘟嘟,和那个男人相似的容颜,现在都不敢相信命运居然如此捉弄人,嘟嘟竟是苏越诚的孩子。

    而那晚……紫烟现在回想起来都还觉得脸红。

    她居然和一个陌生人做过那种事,还完全不自知。

    若是他不说,她恐怕一辈子都不知道嘟嘟的生父是谁。

    笑过之后,又担忧起来。

    那他,是不是因为孩子或者是觉得愧疚才会和她在一起的?他要娶她,也是因为她是嘟嘟的母亲才说这样的话吗?

    紫烟垂眸,幸福的天平,什么时候才会偏向她呢?

    转身准备上楼,却发现挂着墙上的一沓日历。

    上面用红笔画的圈做上的标记很显眼。

    紫烟好奇的走过去,才发现上面详细的写着。

    她的药从什么时候开始吃的,按时吃又是到几号能结束,几号又去英国检查,就连她几号到几号来例假,他都标记着……

    心里面的震惊,大于了刚刚的担忧。

    如果一个男人只是奉子成婚,把她的事情记那么清楚干嘛?

    有生之年能遇到他,真的是她的福气啊。

    或许幸福的天平,早就在无形之中偏向她的吧。

    之前受过的苦,只想让她品尝比常人多几倍的甜。

    看着日历上那刚劲漂亮的字迹,紫烟勾起嘴角,好想现在就能说话,亲口教嘟嘟叫爸爸……

    他买菜回来,还很细心的帮她买了一套便服和睡衣,比起她上次给他买不和尺寸的尴尬,这次他给她买的,又合适得更尴尬。

    那个男人是怎么把自己的尺寸摸索的这么清楚的?

    晚上吃好饭,他带她回家把去英国的行李收拾了一下,随便把一些东西搬了过来:“以后就住一起了,节约你的房租,给我省钱。”

    紫烟浅笑默认他的安排,温婉美丽。

    【哪有给你节约钱,过来了吃喝住都是你的,还有孩子的奶粉钱和尿裤钱谁给啊?】

    苏越诚轻笑:“都算我的。”

    搬好东西,收拾好时间就已经不早了。

    紫烟先去洗的澡,然后穿着他买的吊带睡衣躺在双人床上,心里对和他同床共枕是期待又紧张。

    苏越诚洗好澡出来,只穿着一条黑色的四角裤,一只手拿着毛巾擦着头上的水。

    好身材看得紫烟脸爆红,连嘟嘟看着他都含着手指流口水。

    苏越诚大方的走过去,坐到床边,看着缩在被子里只露出帮个脑袋的她,说:“想看就看吧,我又不会笑话你。”

    紫烟的脸更红了,不自在的别开视线。

    修长的脚抬到床上,手指正牵起被子准备钻进去,床头柜上手机却响了起来。

    皱了皱眉,出于医生的职业病,第一时间接通了电话,然后就皱起眉,应了一声“好”。

    紫烟用探究的眼神看着他,他已经能轻易看懂她的小表情,摸了摸她的头说:“你的好朋友要生了,我得过去一趟,你和女儿乖乖睡觉。”

    紫烟却立马从床上坐起,是蓝蓝吗?

    【我和你一起去。】

    苏越诚已经起身开始穿衣服,一口拒绝她:“不行,自己睡觉,我很快回来。”

    说完就一边穿衣服一边走到床边,在她额头落下一个吻才离开房间。

    紫烟摸着自己的额头,听到楼下汽车引擎声响起才回过神来。

    跑到窗边的时候,他的车已经开走了,黑暗中能看到橘[黄][色]的灯光。

    床上嘟嘟咿咿哇哇的说着听不懂的言语,朝着紫烟的方向跑。

    紫烟怕孩子摔下来,才急忙回到床上,把孩子抱到大床中央。

    和女儿一起等他回来……

    颐景豪园。

    又一次乱了套。

    杨梓辰比沈寒修还要大题小做,只是生个孩子,他却像是要做心脏移植一样,杨家老小来了不说,五六十个佣人也全都在门边侯着。

    作为妇科专家,接生了上千上万的苏越诚,看到这阵势,只是轻咳一声,淡定的推了推眼镜然后走了进去。

    苏念因为还没出月子,沈寒修死活不让她出门,窗户都不让开,说不能吹风不能碰水,他较真得很。

    让他过去看看情况他又不关心,说:“又不是我老婆,我去干嘛?自己家三个小屁孩闲的慌啊?”

    苏念就瞪他:“你现在闲孩子碍事了?自己放小蝌蚪的时候什么没想到啊?”

    沈寒修急忙哄她:“别动气,我哪里嫌孩子碍事了?我还想再放两个进去呢!”

    苏念拍开他的手:“要生你自己生,不知道痛你觉得很轻松吧?!”

    “好好好,不生了不生了,生过孩子的女人要注意保养,别老发脾气,容易老。”

    “你又嫌弃我?!谁放的小蝌蚪让我变黄脸婆?”

    沈寒修:“……好好好,都是我的错,谁说你是黄脸婆了?看着像未成年一样,我都不敢带你出去。”

    “哼,谁不知道你老牛吃嫩草?”

    这时,远远的就听见杨梓辰那边传来惊呼声。

    苏念急忙说:“好像生了,你过去看看。”

    老婆大人的话,怎么也得听,沈寒修懒懒的起身,套了一套休闲服出门。

    和苏念一样,生的个小公主,一出生就成了家里的掌上明珠了,爷爷奶奶争着抱。

    杨梓辰站在一旁都挤不过去,甚至还有些无措。

    他做父亲了!

    医生出来之后,他走进蔚蓝在的房间,她哭丧着小脸看着他。

    杨梓辰心疼的过去拉着她的手:“怎么了?”

    “呜~好痛苦,我再也不要生了……”

    “好好,不生了,一个够了。”

    唯一还大着肚子的槿秋就跑进来要经验,“怎么样啊蓝蓝?”

    蔚蓝不是吓她,实话说:“痛死了,我让他剖腹他说顺产容易恢复,非叫我自己生!”

    苏越诚也是又把握才这样说的,毕竟专业妇科几十年了。

    至于紫烟嘛,他当时是看不了她辛苦的模样,才选择了剖腹,后期他也是一点不马虎的照顾。

    吓得槿秋恐惧得很:“天呐,我可怎么办?我最怕疼了!直接给我一刀还比较好,杨梓景,我们提前一个月去医院吧?我不想自己生……”

    杨梓景瞪她一眼:“娇气!你不自己生难不成我生啊?”

    “臭男人!一点都不知道心疼人!”槿秋说完就转身,故作生气要离开。

    杨梓景立马又拉住她哄:“大着个肚子乱发什么脾气?把球和球妈妈撞到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