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39章 嘟嘟是我和你的女儿
    嘟嘟似乎也知道安全了,坐在紫烟怀里又开始咿咿呀呀说胡话,含着手指口水流了一衣裳。

    苏越诚似乎还在气头上,一路都没说话,闷着头开车,车速明显比平时快了很多。

    车里只有嘟嘟独特的语言,两个大人都安安静静的。

    车在苏越诚的住所停下,紫烟打开车门,看到不是熟悉的小区路才意识回的不是她自己的家。

    他闷着不知道在生谁的气,没有跟她说话,只是绕过来帮她把嘟嘟抱着,然后也没跟她吩咐什么,径直就往前面走。

    紫烟捏了捏长长的袖子,低头看了看身上他的外套,忍着身上的疼痛,抬脚小跑过去。

    到了他的家,她还在楼下换鞋子,他就抱着嘟嘟上了楼。

    等她换好鞋子跟上去的时候,他却又空着手从楼上走下来,楼梯上两个人擦肩而过,他目不斜视的就越过她。

    紫烟顿了顿脚步,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惹他生气了,低着头灰溜溜的往楼上走。

    楼上他的卧室里,嘟嘟坐在床上,抓着被子的角落往嘴里塞。

    紫烟心不在焉的走过去,把嘟嘟手里的被子扯出来,这时门边就传来动静,扭头看去,瞧见苏越诚提着医药箱走了进来。

    “趴着。”他冷冰冰的开口。

    紫烟没反应过来,就这么看着他。

    他没了往常的耐心,走过去直接就用手摁着她的后脑勺,往床上推去。

    紫烟顺势趴在床上,嘟嘟也跟着爬了过来,扯着她身上的大外套。

    “衣服脱了。”

    紫烟愣住,不解的扭头看他,然后头还没扭过去,他就掀起她的外套衣摆,从她头顶剥下去,动作很不温柔,和平时的她简直是两个人。

    期间还碰到了她身上的口子,痛了也只能默默忍着。

    苏越诚把她抬起来的脑袋又摁下去,看着她伤痕累累的背和破烂的衣裳就气不打一处来:“躺好!”

    紫烟不敢再动弹,听见他的脚步声离开,她才悄悄侧过头,就看的他走进洗手间,不一会就端着一个盆子走了出来,盆子里的水,还冒着热气。

    他修长的手指拿起药箱里的剪刀,把她的衣服从后面剪开,紫烟不好意思的伸手拦了一下,他“啪”的一巴掌就拍开,打得她手背都红了,也悄然红了脸,却不敢再动弹。

    听到拧毛巾的水,滴滴答答落在盆子里,然后温热的毛巾的落在自己背上,碰到伤口,紫烟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耸了耸肩,背后就传来他没好气的声音:“你还知道痛啊?”

    紫烟委屈的垂眸,咬牙不再让他看出疼痛的样子。

    慢慢的,承受了那种程度,就没那么难忍了。

    趴在床上给他打手语,问:【你干嘛生气……】

    “你说呢?”他一边给她清理伤口,一边回答她。

    紫烟有些委屈的说:【我又没有惹你……】

    “那你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紫烟更委屈了:【那麻烦你了,以后不找你了。】

    苏越诚故意搓了搓她的痛处,疼得她龇牙咧嘴的,这才开始和她算账:“你跑回去干嘛?”

    【她打电话给我的。】

    “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他们,回去不知道告诉我吗?”

    紫烟见他这么凶,就怨念着脸说:【还不是因为你……】

    苏越诚咬牙笑了笑:“怎么?还怪上我了?”

    【宋子佳想约你去她的生日聚会,知道我认识你就叫我给你打电话。】

    “宋子佳是谁?”

    【就是卷头发长得挺可爱的那个……】

    苏越诚拿起药水,专注的给她上药,不太在乎的说:“没看清。”

    而后又问:“你肯让我去,所以不打电话,然后就被他们欺负?”

    紫烟想想,大概就是这样,于是点点头。

    苏越诚就恨铁不成钢的说:“你给我打给电话能怎么着?多简单的一件事被你弄成这样。”

    紫烟默默不出声,她还不是怕他给宋子佳陷害,所以不想拉他下水啊,现在他还这么凶她。

    苏越诚一面抹药一面问:“你是不是怕我看上你妹妹?所以不想让我去?”

    【才不是!你要去去就好了。】

    “可是晚了,我已经说了要娶你了。”

    【我不会缠着你的。】

    苏越诚重重拍了一下她的脑袋,正经的问:“你那个弟弟是怎么回事?”

    紫烟顿了顿,然后比划:【他该死。】

    苏越诚怔住,然后又继续上药,没有在多问。

    能让这么温柔的女人,说出这样的话,可见那个人有多可恶。

    他也不再去接触她那段不好的回忆,只是说:“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有什么事都和我商量,今天我如果不去,你是不是会被打死?”

    紫烟沉默,或许真的会,她当时都以为自己要死了,可他的外套落了下来,撑起了她的天。

    “回答呢?”

    紫烟回过神,【……回答什么?】

    苏越诚看了看坐在一旁啃他外套的嘟嘟,沉默。

    手上帮她包扎着伤口,心里的思绪却乱了。

    那个秘密,他不可能瞒一辈子。

    如果两个人能走到一起,他不可能一辈子以继父的身份待在女儿身边;如果两个人不能在一起,他也不可能一辈子不和女儿相认。

    与其以后在一起了才冒着风险告诉她,还不如在这之前把事情摊牌,两个人未来的路,才好做决定。

    紫烟见他没说话了,心里才松了一口气。

    他转身,从柜子里拿出一件他的衬衫,丢给她:“穿这个吧,动作小一点,别扯到伤口。”

    紫烟趴着不动,他也很绅士的收拾好箱子,走之前,还体贴的把她的[内][衣]搭扣扣好了,然后就提着药箱走出去,关上房门。

    等他离开之后,紫烟才缓缓从床上爬起来,把衬衣穿上。

    苏越诚提着箱子也并没有离开,而是靠着门背上,长长吐了一口气,沉思。

    或许,是时候承担自己的责任了,不管她知道真相之后,是选择走还是留,他都不该再逃避了。

    “叩叩——”大概五分钟,他敲响了门,“换好了吗?”

    思绪混乱的紫烟急忙走下床,打开了房门。

    苏越诚低头看着她,宽大的衬衫罩着她的身子,衣摆都快到她膝盖弯了,袖子长到遮住了她整条手臂,下面穿着一条浅色的紧身牛仔裤,赤着脚站在他面前,看着他,一脸的茫然无措。

    苏越诚推了推她示意她进去:“鞋子穿上。”

    紫烟转过身,绕到另一边穿起那双硕大的男士拖鞋。

    只见他跟着她走了过来,高大的身影遮住了打在她身上的光线。

    嘟嘟坐在床上,呆萌的啃扯着衣服,看着两个奇怪的大人。

    紫烟被他逼迫得后退了一步,然后背后就是床了,没得再退了。

    “我现在就要你的答案。”他直勾勾的看着她,似乎不再给她逃避的机会了。

    紫烟低下头,抬起手微微推开他,却被他趁机抓住了一双手腕,迫使她抬头看着他:“很难选择吗?”

    室内又是沉默,半晌,他的声音再次响起,却像是考虑的好久才说出来的话:“如果,我是嘟嘟的亲生父亲,你会怎么选择?”

    这次她尴尬的笑了笑,像是觉得他在开玩笑,轻轻从他手心里抽出自己的手比划说:【怎么可能……】

    苏越诚的表情很严肃:“你没觉得嘟嘟长得像我?”

    紫烟扭头看了看嘟嘟,然后笑着,她还以为只有她这么觉得。

    于是笑着比划道:【他们时候孩子跟谁久了就长得像谁,我也觉得嘟嘟看着挺像你。”

    苏越诚没有和她说笑的意思,认真的反驳他:“民间说话我不信,我知道相貌的遗传和血缘脱不了关系。”顿了不到一秒,转过她的身子,认真的看着她,坦白:“嘟嘟是我和你的女儿,亲生女儿。”

    她笑笑拍开他的手,显然觉得他这样的话不可靠:【别开玩笑了。】

    “宋紫烟我没跟你说笑!”苏越诚急了。

    紫烟被他吼得吓了一跳,也被他的坚持弄得不知所措。

    嘟嘟怎么可能是他的孩子?

    她和他根本没那个过……

    而且,她是在怀上嘟嘟之后才认识他的。

    苏越诚像是看出来她的疑惑,目光如炬看着她:“荣耀盛宴那晚,你有印象吗?”

    紫烟愣住,荣耀盛宴?

    她当然有印象,嘟嘟就是那一次怀上的,那一晚的“唐邵生”也很异常,她都觉得自己差点死在床上。

    苏越诚深吸了一口气,不知道说出这些话之后,她是会看在他是嘟嘟生父的份上原谅他做得错事,还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不再和他来往。

    但是,以后的日子,他都会倾尽自己的能力去保护这两个女人,无关结果。

    在紫烟的愣住下,他一字一句的说:“那天晚上的男人是我,我永远忘不了,我第二天给你拿药的时候,你跟我说‘谢谢’时的愧疚。”

    紫烟瞳孔缩紧,不可思议的看着他,震惊的张着嘴抬着手,连手语都忘记了怎么打,那天晚上的事,断断续续在脑海里重现……

    她因为淋雨感冒了,在苏念的带领下早早回了房间休息,然后正难受的时候,一个男人进来了,那天晚上太黑,头又晕,根本看不清男人的面容。

    味道也是陌生的,可她只以为,是唐邵生和其他女人[厮][混]了,带着那个女人的味道又来找她。

    她一直以为是唐邵生,没想过其他……

    紫烟抬起头看着苏越诚,像是想从他的眼神里探寻什么,没办法接受这么大的突变……

    苏越诚……是嘟嘟的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