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38章 这个女人,我问你要了
    门开启,走进来的却是一个男人。

    手里吊儿郎当的甩着钥匙串,反脚把门甩上。

    紫烟站起身,警惕的看着宋临风。

    “宋紫烟,我还以为你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呢!”

    紫烟挺直背脊看着他,心里却紧张得乱了方寸。

    宋临风直接走上前,一手揽住她的腰,一手挑起她的下巴:“多漂亮……可是被糟蹋了……”

    紫烟用力的伸手推他,却被他往后一推,跌倒在身后的大床上,“又不是什么纯真少女,你反抗什么?好好享受不就行了?装什么装?!”

    紫烟瞪大了瞳孔,她知道宋临风的花心本质,可没想到他居然会对自己图谋不轨,她是他的姐姐啊!

    想提醒他这一点,可是没有办法出声,一双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游走。

    紫烟慌了,那种恐惧感再次浮现,奋力的踢着脚,可敌不过他的力气,她越挣扎,他就越蛮横。

    “刺啦——”一声,单薄的衣襟被他撕开,让她再次品尝绝望……

    “看来唐邵生没把你调教好啊?”宋临风掐着她的下颚,戏谑的说。

    紫烟别开头,这时看到了床头柜上的剪刀,身子慢慢往上蹭。

    宋临风只以为她是在试图挣脱,干脆一个劲帮她提起,丢到了床头,伸手拿起枕头塞在她腰下,然后就迫不及待的去脱她的下装。

    紫烟伸长手,勾到了剪刀,心里的恐惧让她没有丝毫的犹豫,刀尖朝着他的背,狠狠的刺了进去。

    宋临风吃疼的松开她,紫烟趁机掀开他,匆忙下床,逃走的时候踢到了掉在地上的手机,弯腰捡起来,裹了裹身上残损的衣物,夺门而出。

    趴在床上的宋临风,剪刀还插在背上,痛得动都不敢动,只能眼睁睁看着紫烟逃走。

    跑到楼下,恰好看周阿姨抱着嘟嘟在园子里走。

    紫烟匆匆忙忙跑过去,把嘟嘟抱过来,没有过多的解释,急急忙忙就往大门外跑。

    “烟烟!烟烟!”周阿姨追在后面,看到她这副狼狈的样子实在不放心,而且也担心她,也就这样跑出去,要是再被老爷和夫人抓到,恐怕又免不了一顿毒打。

    紫烟顾及不了那么多了,抱着嘟嘟拔腿就往外面跑,嘟嘟看到她也很高兴,小手不停的摸她的脸,笑吟吟的,小小年纪还没有意识到情况有多危险。

    不幸的事,还没走到大门口,就看见一辆黑色的加长车停了下来,然后就看见司机下车打开了一侧的车门。

    紫烟知道是他们回来了,而她与他们之间没有任何遮挡物,她们定然已经看到了自己。

    离开的[欲][望]过于强烈,留下来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加快了速度跑到门外,和加长车擦身而过。

    身后立马就响起老夫人恶狠狠的声音:“快去给我抓住她!”

    随之又是周阿姨急急忙忙的跑来:“老爷夫人不好了,少爷他受伤了!”

    听到宝贝儿子受伤,老妇人顾不上追没追到紫烟,急忙就往屋里走去。

    紫烟抱着嘟嘟,自然是跑不过几个训练有素的男人。

    扭头眼看要被追上了,急忙点亮手机,拨通了那个号码……

    还没跑出房屋前的那段路,就被抓到了。

    紫烟趁几人不注意,把通话中的手机丢到了草地里……

    苏越诚见她主动打电话过来,还微微弯起了嘴角。

    然后又想,她不会说话,以往都是发短信,今天怎么突然打电话来了?

    猜想是不是她遇到什么事了?

    急忙接通电话,问了好几声都没回应,只能隐隐听到那头远远的传来孩子的哭声,是嘟嘟的声音。

    慢慢远去,直到消失。

    意识到母女俩可能真的遇上什么事了,直接脱下白大褂,抓起外套就出了门。

    “待会那个手术,安排陈医生做。”

    “啊?可是病人指定院长您诶。”

    “有事我承担。”一边说,人已经走出了好远一段距离。

    紫烟的手机,是他在英国那边帮她重新买的,偷偷装了定位。

    这会她的手机还能打通,只是没人接,搜出手机的位置,直接把车开了过去。

    到了那附近,通过手机铃声在草地里找到她的手机,四下看去,不远处有一套豪宅,记忆里好像是宋家的屋子。

    拿着手机直接就走了过去,铁门没有关,也没有人守着,隐隐约约听得到里面屋子传来的骂声。

    听得苏越诚皱起了眉,加快脚步往里面走。

    身后响起了救护车的呼啸声,苏越诚扭头看了看,救护车就停着自己的车旁边,而且这车还是他医院的。

    是不是那个女人出什么事了?

    急忙朝着大厅走去,就见门外几个佣人在暗暗唏嘘:“唉,都是夫人的孩子,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啊。”

    “是啊,夫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烟烟毕竟也是她的女儿啊,那个孩子再怎么说也是她的外孙,一点都不知道心疼。”

    苏越诚走进了,她们才停下了议论,看着这个陌生的男人。

    站在宋老爷身边宋子佳,得意洋洋看着跪在地上的紫烟,正打算上去给紫烟一脚,就看到门口处的一抹高大黑影,径直朝着这边走过来。

    立马看直了眼,嘴里惊喜却又小心的念着男人的名字:“苏越诚……”

    背对着苏越诚站着的宋母,并没有注意到异常,抬手挥起鞭子,欲朝着紫烟的背落下。

    苏越诚立马就火了,一个箭步上前,抓住老妇人的手,狠狠的摔到一边,老妇人猝不及防,狼狈的摔在了地上。

    “妈!”宋子佳急忙上前把老妇人扶起。

    紫烟跪在地上,很痛苦的样子,衣衫不整,背上还能看到狰狞的打痕。

    想象中的疼着没有落下,缓缓睁开眼睛,背上一股暖意,带着熟悉的气息。

    “起来。”众目睽睽之下,他的眼里只有狼狈的她,声色因为愤怒不似平时温柔,但是扶她的动作,却小心得很,害怕碰到她的伤口。

    嘟嘟趴在地上,哇哇大哭,没人抱她。

    苏越诚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真的想打人。

    他当成宝的两个女人,居然被人欺负成这个样子。

    经过宋子佳的提醒,老妇人才知道这个男人就是苏越诚,一改之前的愤怒,礼貌的走上前问:“你就是苏院长?”

    苏越诚听而不闻,急忙朝着嘟嘟走过去,嘟嘟也认识他的样子,可怜巴巴的看着他,一双小手朝他抬起。

    苏越诚一只手抱着嘟嘟,一只手扶着站得不太稳的紫烟,低头对她说:“衣服扣好!”

    里面的衣服破得简直没法看,而她这个样子却被这么多人看到了!

    心里的委屈和恐惧,聚成泪水,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就一发不可收拾的落下,抬起伤痕累累的手,穿上他的衣服,一颗一颗把纽扣系好。

    顿时就像躲到了属于她的而避风港,心安随之而来。

    这时门外的医护人员也赶到,看到苏越诚站着这里,全都愣住,有些搞不清情况,异口同声的叫了一声:“院长……”

    宋老爷急忙说:“我儿子在楼上,伤口已经叫家庭医生包扎过了,在去医院检查一下。”然后恶狠狠的看着宋紫烟:“要是有什么意外你等着坐牢吧!”

    医生愣了愣,然后全都跟着宋老爷上了楼。

    苏越诚皱起眉,低头问紫烟:“怎么回事?”

    紫烟低头抹着眼泪,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宋子佳就立马给紫烟摸黑:“这个女人太恶毒了,她居然想杀自己的亲弟弟!剪刀插进去了好几厘米呢!差点我哥哥就没命了!”

    老妇人也跟着说:“是啊,苏院长情况并不是你看到的这样,我打她也是太生气了,你……”

    苏越诚抬头看着一唱一和的两个女人,眼神和语气都冷得没有温度,宣告一般说:“就算她杀人放火,责任我担着,轮不到你们教训!”

    老妇人立马就回话:“她是我的女儿,我有责任教育好她。”

    “那我也告诉你,这个女人,我问你要了,从今天起,她就是我苏越诚的人,和你们宋家没有半点关系。”他怎会不知道宋家人对她如何。

    就算以前没了解,就冲刚刚那一幕他就无法容忍。

    宋子佳在一旁恶狠狠的看着紫烟,却不敢说半句话,害怕苏越诚会对自己印象不好,就暗地里推了推老妈,使了个眼色。

    老妇人立马会意,上前赔笑脸说:“苏院长能看上我们家烟烟,那是我们宋家的福气,刚好明天我们佳佳生日,你就随便来一趟,咱们把婚事谈谈吧。”

    “不必了,人我今天就带走。”说完低头问紫烟:“能走吗?”

    紫烟点点头,被他揽着,头也不回的离开。

    这个家,她早已没有留恋,往后,也不想再和这个家的人有任何瓜葛,一个个都是恶魔!

    宋子佳气愤的跺脚,看着苏越诚把紫烟护在怀里她就心里堵得慌。

    不是说有多喜欢苏越诚,只不过是想抢走属于宋紫烟的一切,那个女人,不配拥有幸福!她的一切好的,她都要抢过来!

    走到宋家大门外,把母女两安顿在车上,苏越诚没有立即去问紫烟事情的始末,静静的开着车,带她回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