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36章 沈巧笑
    沈寒修接过手机,看着上面的短信眉头一皱,心里暗骂着小兔崽子居然摆他一道!

    短信内容很简单:妈,我不想回去了,有人不喜欢我。

    这个“人”没有点名,但这个家除了苏念、苏珍还有和没出生的那个,就只有沈寒修了。

    苏念自然不会是那个不喜欢他的人,而苏珍嘴里说着讨厌苏宝,可苏宝从来没介意过苏珍的话,那么那个人就只有和苏宝交集不深的沈寒修了。

    沈寒修还没来得及喊冤,苏念就说教他:“苏宝性子你又不是不了解,那孩子比苏珍敏感得多,你是不是跟他说什么了?”

    沈寒

    修这是哑巴吃黄连了,他该怎么解释?说他被自己儿子阴了说他是冤枉的?

    苏念肯定不信,因为苏宝不是爱说谎的人。

    如果说这句话的人是苏珍,那么她还可能当玩笑听听就算了,可偏偏是成熟懂事的苏宝。

    见他不说话,苏念就以为他是默认了。

    一个是自己的老公,一个是自己的儿子,她自然也不好说谁对谁错,想了想就说:“我不管,你去把孩子接回来,那孩子爱面子,你说两句道歉的话就没事了。”

    沈寒修:“……”

    他就让自己儿子叫了自己一声爸爸,他错哪了?

    好吧,一个是老婆,一个是宝贝儿子,不管谁对谁错都算他的错。

    “快点,都么晚了,你去皓皓家里看看,应该在那里。”

    沈寒修只好复命,刚刚到家都还没能坐上一会,又出了门。

    一个人写作业写不进去的苏珍也屁颠屁颠的跟了过去。

    去到皓皓家,苏宝果然在,两个人像是坐在客厅看电视,电视里正放着财经新闻。

    开门的是皓皓,苏珍看见他就噘着嘴问:“耗子哥哥,你为什么都不找我玩了?”

    皓皓看着她,没有出声。

    从他妈妈入狱之后,他就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工作上了,想让自己独立起来,以至于想去找苏珍,却克制住自己不去找她,也只是在学校才能见见面。

    沈寒修走进去,看着坐在沙发上的苏宝。

    他就淡淡的看了沈寒修一眼,然后又把目光移到电视上。

    沈寒修问:“吃饭了吗?”

    苏宝装作没听见,不回答。

    “吃了就跟我回去,没吃就回去吃。”沈寒修坐到他身旁,看着他说。

    苏宝还是不理,明显是不给他面子。

    他都说了,生意是有来有往的。

    苏珍这时就走过来,拉着苏宝的说教训他的模样说:“苏宝你怎么老是不回家?一点都不听话!”

    苏宝低头看着妹妹,拉着她的手让她坐到沙发上来。

    沈寒修摸了摸苏宝的头:“你就不能像你妹妹一样听话一点吗?”

    苏珍应和:“就是啊,你看我多听话。”

    苏宝轻“哼”一声,不辩解什么。

    沈寒修看他不理睬,就问:“真不回去?”

    他这才开口:“不回。”

    话音刚落,沈寒修就起身一把把他抱起来:“毛都没长齐你就觉得我奈何不了你了?”

    苏宝怕摔跤,虽然不喜欢被人抱但此刻却紧紧勾着沈寒修的脖子。

    苏珍就跑过来撒娇:“爸爸我也要抱抱。”

    沈寒修弯腰把她勾到怀里,一手抱一个。

    苏宝傲娇着小脸,却没有吵着要下来。

    心里暖暖的,小脸上却隐藏着笑意。

    站在一旁的黎亦皓,看着这一幕暗暗低垂了眼眸。

    家庭的温暖,对他来说,似乎从来没有拥有过,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一个人了,可是看到别的孩子又父母疼爱,他还是会羡慕……

    沈寒修抱着两个孩子正准备离开,裤兜里的电话突然响起,放下两个孩子,拿出手机,看见是苏念打来的。

    还以为她是来问他找到苏宝没有,可电话一接通就不对劲了,她气喘吁吁说话的艰难的样子:“老沈……我肚子痛……好像要生了。”

    沈寒修立马就慌乱了,“我马上回来!”

    抱着两个孩子立马上了车,一边开车一边想办法,然后给苏越诚打了电话。

    苏越诚接到他电话的时候还觉得挺稀奇,他那么看他不顺眼,居然会主动给他打电话。

    “我老婆要生了,你现在过去看看。”求人,他的口气也是命令的口吻。

    苏越诚也是疼苏念的,听见她要生了,也担忧,没有多说,挂了电话就出发。

    沈寒修到家的时候,基本上的人都在,还听见蔚蓝说:“念念姐的预产期不是比我还晚几天吗?怎么突然就说要生了?”

    “苏念怎么样了?去医院了吗?”沈寒修急切的问,可以说认识他的人,看到他这副慌乱的模样,都会觉得陌生。

    槿秋回答说:“她诚叔在帮她接生,这会估计都快生出来了。”

    虽然不想自己的老婆被其他男人占便宜,可是现在情况特殊,沈寒修也只好默默的忍了。

    抬脚走上楼,卧室里就传来苏念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很痛苦的样子听得沈寒修心疼。

    苏越诚考虑得周全,还带了几个护士来,这会刚好有个护士出来,沈寒修就趁机走了进去。

    卧室的床上,三四个人把他的宝贝女人围着,哭喊声从中传来,他却停住了步伐,不敢再前进,不忍心看着她痛苦的模样。

    刚刚出去的那个护士走了进来,看见他站在这里,就小声对他说:“宝宝妈妈现在状态还不错,爸爸去外面等吧,不要分散妈妈的注意力。”

    这次沈寒修听话的出了门,心跳却再也不平稳。

    戒掉的香烟,又摸了出来,含着嘴边,打火机都摸出来了,最后还是把烟取下,捏在手里,靠在门上,一分一秒都是煎熬。

    而里面的女人,比她痛苦百倍。

    余生,他一定倾尽所能好好爱这个女人……

    苏珍牵着苏宝,也走上楼,看着站在门边的沈寒修,担忧的问:“爸爸,妈妈怎么了?”

    沈寒修垂眸,蹲下身子,笑了笑:“小妹妹要出来和你们玩了。”

    “妹妹?真的吗?!”苏珍睁大了眼睛,黑溜溜的亮的迷人,然后又撅起嘴担忧的看了看门内:“可是妈妈哭得好厉害,是不是妹妹不听话啊?”

    沈寒修轻叹一口气,就听见门内苏念大叫了一声,然后就没了声音,紧接着就是婴孩“哇哇”的哭声。

    沈寒修迫不及待的推开门,护士就抱着一个血淋淋红彤彤的小孩子,在一旁清洗,然后高兴的说:“是个女宝宝,记一下时间,待会称重。”

    沈寒修瞄了一眼小公主,然后就大步走到床边,看着虚脱的苏念,问苏越诚:“她没事吧?”

    苏越诚笑了笑:“母女平安。”

    沈寒修的心这才落地,坐到床边,一只手紧紧捂住苏念的手,另一只手摸着她满是汗水的额头,欣喜又心疼。

    苏念慢慢睁开眼睛,脸色有些苍白,看着他笑了笑,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小公主被抱到了楼下,然而爸爸妈妈却没空理她。

    沈寒修帮苏念清晰了一下,然后把她抱到隔壁干净的房间让她好好休息,紫烟就抱着小公主上楼,把小公主递到苏念旁边。

    苏念看了看笑着说:“和珍珍小时候一模一样。”

    苏珍站在旁边,看了看妹妹嫌弃的说:“妹妹皮肤红红的好丑,我才不和她一样。”

    逗得一旁的人都大笑。

    沈寒修就说:“妹妹长大了,就跟你一样漂亮了。”

    她噘着嘴不相信。

    “念念姐,看你生得那么痛苦,我都害怕了。”

    槿秋也跟着附和:“是啊,叫得那么惨,倒不如给我一刀痛快,把孩子拿出来好了。”

    苏念笑了笑回答:“痛并快乐着。”

    只有做个妈妈的人,才能理解那是一种什么心情。

    怀胎十月,一天天感受着孩子的带来的变化,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小公主叫名字呢?”槿秋问。

    苏念看看沈寒修,沈寒修又看看苏念,显然两个人都没想好。

    槿秋就笑眯眯的说:“巧笑,叫巧笑怎么样?本来我打算留给我女儿的,可是现在得姓杨了,杨巧笑不好听,沈巧笑还不错。”

    杨梓景就瞪她一眼:“唐巧笑也不见得多好听!”

    苏念笑了笑:“巧笑还不错,乖巧又开朗,老沈你觉得呢?”

    沈寒修立马回答:“你说了算。”

    时间也不早了,闲聊了一会都散了去。

    苏越诚就自然而然的当了司机,送紫烟和嘟嘟回家。

    “药吃完了吗?”

    紫烟点点头:【明天早上还有一副,就吃完了说。】

    苏越诚明了说:“那这个周末吧,我带你去英国复查。”

    紫烟默了默,然后点头。

    既然决定要治疗,那么她就该好好配合,她也很期待,自己的声音能找回来,她都快忘了,自己说话的声音是什么样子的。

    “期待吗?”他笑了笑,扭头问。

    她回以微笑,点头。

    他说:“我也很期待,你的声音肯定很好听。”

    他说的很小声,像是说给自己听得。

    紫烟没听见,就疑惑的探头看着他:【你说什么?没听清。】

    他摇头:“没什么……”沉默了两秒,又开玩笑似的说:“我大姨前天给我相亲了。”

    紫烟扭头看了看他,然后迅速低下头,不知道该什么接话,对于这个话题,还是有些敏感。

    “我都三十五了。”

    紫烟默了默,然后尴尬的说:【那是该成家了……那个女孩子怎么样?】

    苏越诚直白的回答她:“你明白我的心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