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33章 这瓶醋你还在喝啊?
    珍珍牵着苏宝,站在苏越诚旁边,笑吟吟的看着好动的嘟嘟。

    嘟嘟伸着肉呼呼的小手朝着苏宝的脸摸过去,苏宝皱着眉头躲开。

    苏珍就笑眯眯的抓住嘟嘟的小手,弯着腰扮鬼脸逗她笑。

    嘟嘟也跟着咯咯的笑起来,很开朗的样子。

    苏念拉着紫烟坐到沙发上,故意问:“诚叔,你怎么用空到这边来啊?”

    “医院没事,你快生了还乱跑?”

    “哎呀,我都快被关傻了,今天难得出来放放风。”顿了顿又问:“你一大早过来的啊?”

    苏越诚毫无隐瞒的回答:“没有,昨晚住下的。”

    苏念立马就扭头,坏笑着看着紫烟,紫烟只是躲开视线,耳根发烫。

    明明什么都没发生,她为什么会有这种心虚感?

    觉得有些无地自容,紫烟就站起身说:我出去买点菜。

    苏越诚把她拉住,“你陪念念吧,我去。”说完就把嘟嘟递到紫烟怀里,然后抬脚往门边走。

    看见她走出门,紫烟顿时觉得松了一口气。

    珍珍拿了一堆玩具放在一旁的小地毯上,然后非要来着嘟嘟和她一起玩,就把嘟嘟放在了地摊上。

    小家伙坐得还不是很稳,抓着积木就往嘴里塞,坐着坐着身子还往后倒。

    苏珍就扯着一旁的苏宝:“你去后面扶着嘟嘟妹妹嘛!要是妹妹摔倒了怎么办?”

    苏宝板着小脸,却还是起身坐到了嘟嘟的后面,防止她摔倒。

    三个孩子玩,苏念就把紫烟拉到一边,问她:“你答应我诚叔了?”

    紫烟急忙摇头:他昨晚只是给我送药,看见下雨了我才让他留下来住。

    苏念笑笑:“只是送药啊……”没有再去戳紫烟薄的要命的脸皮。

    “不过啊烟烟,当局者迷啊,有些事或许只是你自己还没察觉。”

    紫烟没回应,只是她自己没察觉到自己的心意啊?可是她以前真的没有想过要和苏越诚在一起,现在也仅仅是有好感而已,对一个好朋友的好感……

    或者还有其他,她没能理清、没能看明白的感情……

    “烟烟啊,你之前说的那些担忧都是子虚乌有,什么配不配得上你根本不用在意。”

    念念别说了……她皱着眉,看得出来心里是真的很乱。

    “好吧,我不说了,有些事,需要时间才能变得透彻。”

    中午,是苏越诚下的厨,吃完饭他就接到医院的电话,有事离开了。

    苏念玩到下午,赶到沈寒修下班之前回了家。

    五点刚刚过,沈寒修的就推开了见面,看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大小三人,一身的疲惫顿时消失。

    “安安,今天怎么不来帮爸爸提鞋子了?”

    苏珍趴在苏念的腿上,懒懒的看着门口的他,有气无力的嘟哝:“安安今天太累了。”

    沈寒修换好鞋子走过去,把苏珍抱到怀里:“干什么那么累了?”

    “我和嘟嘟妹妹……”说到一半,感受到老妈瞪了她一眼,自己也意识到说漏了嘴,立马捂住小嘴,噤了声。

    然而聪明的沈寒修听出了什么,扭头瞥着苏念:“又跑出去了?”

    苏念看着电视,不太在意的回答:“只是去烟烟那边走了一下。”

    “我说了你要出去叫我陪你,怎么老是不听话?”嘴里骂着她,手上却是温柔的把她揽到怀里,“等小女儿出生的,你想去哪我都带你去。”

    苏念扭头看着他,笑着,然后伸出食指指着他的左心房,甜腻腻的说:“我想到这里去。”

    沈寒修低头看着她,手掌轻轻摸着她的脸,另一只手握住她的手,回答:“你已经在这里了。”

    苏念轻笑推开他:“好腻!”

    沈寒修低头,下巴摩着她的脸:“你不喜欢?”

    “孩子在呢!”

    苏珍闻言去捂着眼睛:“我什么都看见!”

    沈寒修扭头看了看四周,问:“儿子又出门了?”

    苏念点点头:“儿子就随了你那怪脾气,不爱搭理人,现在连我都不太理了。”

    “我什么怪脾气?”

    苏念嘟嘟嘴:“你以前不是不搭理我吗?”

    在麦南镇的时候,他就和现在的苏宝大同小异,不爱说话,没什么表情,面瘫脸对她爱理不理。

    “像我不好吗?难道要和你一样笨?”他可是只是,他儿子是在干大事。

    只是那小子这么久了还没开口叫他一声“爸爸”,他得想个法子了……

    晚上苏宝就住在了皓皓那边,苏珍还是不敢一个人睡觉,又挤到了老爸老妈的床上。

    “都这么大个人了,一个人睡觉都不敢!”沈寒修嘴里训着她,却是把她的小身子往臂弯里收了收。

    现在苏念是特殊事件,女儿来捣乱他就忍了,但要是把她这坏毛病惯出来了,苏念生了孩子之后他不是也不能吃肉?

    “爸爸你都这么大个人了,还骂小孩子!”

    沈寒修捏捏她的小鼻子:“快点睡觉。”

    小家伙不但没闭上眼睛,还撑起身子看着老爸另一边的老妈,问:“妈妈,小舅舅什么时候才到啊?”

    “你叔公说明天晚上就到了,你快点睡觉。”

    “那小舅舅和我拍完广告还会走吗?”

    “当然会啊,小舅舅要到那边去读书啊。”

    苏珍嘟嘟嘴,又问:“那梁叔叔会不会来?”

    苏念愣了愣,没想到她还记得梁叔叔。

    “这次又不是梁叔叔给你们拍,所以梁叔叔不会来。”

    苏珍失落的躺下去,沉默半晌说:“我有点想梁叔叔了。”

    没人说话,玩累了的苏珍,抓着沈寒修的手捏了一会就睡着了。

    静默了好久,沈寒修突然扭过头,有些怨念问苏念:“你呢?”

    苏念睁开眼睛,不解的看着他,他就说:“你想没想那个男人?”

    苏念这才明白他在吃醋,慢慢转过身子抱着他:“这瓶醋你还在喝啊?”

    沈寒修没否认吃醋,挑起她的下巴:“不管你嘴里说的还是你脑子里想的,都只能是我,听到没有。”

    苏念微微别头取出自己的下巴,说他:“无理取闹。”

    沈寒修紧紧捏住她的下巴,不让她逃出,咬上她的唇,很用力。

    怀着孕的女人,似乎动作和脑子反应都慢了好多,看上去笨拙娇憨得很,让他想把她[压]][在]身下欺负。

    夜色如墨,深邃而宁静。

    然而另一处房间里,传来婴孩的哭声。

    紫烟抱着嘟嘟,模样有些焦急,伸手探了探嘟嘟的额头,烫得有些灼手。

    孩子一直哭得也让她心疼。

    可是才搬到这边没多久,连感冒药都没准备齐全。

    看了看窗外面空无一人的马路,耳边是女儿不断的哭声,紫烟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两点。

    犹豫了几秒,还是给苏越诚发了信息,希望他能过来帮一下忙。

    虽然不想麻烦他,可是她发现,这种时刻,她能找的人不多,现在念念她们三个人都是有孕在身,自然不可能这么大晚上麻烦她们过来。

    那么她能找的人,就只有苏越诚了。

    短信发过去,怕他睡着了,就响了一下他的电话。

    不一会就收到他的回信:别急,我现在就过来。

    那也是他的女儿,他哪能不担心。

    掀开被子,急急忙忙换好衣服就出了门。

    几分钟的车程,就到了紫烟家楼下。

    坐到车上,嘟嘟一直哭,很不舒服的样子,紫烟也是心疼的皱着眉,恨不得痛苦的人是自己。

    苏越诚看了看后视镜里的母女两,说:“别担心,孩子长牙都有点发热,没事的。”

    紫烟点点头,可还是不忍心女儿这么难受。

    到了医院,儿科医生也说了,是长牙的关系发烧,开了一点退烧药碾成粉,兑进水灌进去。

    苦涩的味道让嘟嘟哭得更厉害了,不过苏越诚抱着她晃了一会,嘴里轻哼着,不一会孩子就慢慢安静了下来。

    中年女医生站在旁边,看着自家的高冷院长,都忍不住说:“小苏是什么时候当爸爸的啊,医院都没听说。”

    旁边的护士也爱慕的看着苏院长,院长这么温柔的样子,似乎从来没有看见过。

    医生看了看一旁的紫烟,笑着调侃苏越诚:“悄悄就把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娶了,怪不得医院那么多女孩子追你你都没动心,原来早就成家了。”

    紫烟脸一红,知道打手语解释也没用,扭头偷偷看了看苏越诚的表情,却发现他此刻也正看着自己,带着浅浅的笑意,完全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紫烟窘迫的避开视线。

    苏越诚把她们俩带到自己在医院的住所,说:“时间不早了,你先将就在这里睡着。”

    房间是他办公室里面的休息室,不大不小,只放着一张大床和一个柜子一张沙发。

    他把嘟嘟放到床上,扭头看着站在床边没动静的紫烟,说:“睡吧,站在干嘛?”

    紫烟扭头看了看,问:那你呢?

    苏越诚笑了笑,指了指旁边的一张沙发,“只能将就了,你要是介意我在这个房间,那我只好现在疲劳驾驶回去了。”

    他把自己说的很可怜,紫烟自然也不会那么美人情味,再加上今晚是她麻烦他。

    看了看窄小的沙发,他那么高,怎么睡得下?

    默了默说:我睡沙发好了……然后指了指床:你就在这里睡吧。

    说着就走到沙发上,拥着上面的一床小毯子蜷在沙发上。

    却看见他没有动静,只是站在那里低头看着她,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看得她浑身不自在。

    四目相对下,他抬脚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