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31章 我走了之后,你为什么偷偷看我?
    紫烟回到屋,看着桌子上的药盒,心里的温暖无法忽视。

    抱着嘟嘟走到阳台上,看着楼下。

    不一会就瞧见一个男人走了出来,同样抬头看着楼上。

    四目相对,紫烟立马抱着嘟嘟转身躲开,心虚的脸红,心跳也变得异常。

    楼下的苏越诚勾起了嘴角,望着楼上空荡荡的阳台笑了笑……

    抱着嘟嘟站在玻璃门边好久,心里还在猜他有没有看见自己?

    要是看见了,就太丢人了……

    踌躇了好久,又走到阳台上,小心翼翼的往楼下望。

    这次楼下空荡荡的,他的车开走了……

    紫烟不知道自己为何瞬间觉得失落,走到阳台边,远远的望着他离开时会走的那条路。

    他是不是开的好快?现在连车影都看不到了……

    紫烟这才意识到,居然下起了雨,渐渐变大的雨点将地面点得斑驳,打得楼下的铁皮遮雨板噼里啪啦的作响。

    几滴雨打在了手臂上,雨势变大,闪电说来就来。

    紫烟这才抱着女儿回了屋,关上门窗。

    “轰隆——”一声巨雷作响,嘟嘟“哇”的一声就大哭了起来。

    紫烟却没有办法像其他母亲一样,哼着调调安抚孩子,只是把她抱在怀里轻轻的晃着。

    “叮咚——”门铃声在雷雨中显得并不明显,加上嘟嘟的哭闹,紫烟还以为是自己产生幻听了,停下手里的晃动,视线落在门上,仔细听着门边的动静。

    “叮咚——”这一次听真切了。

    紫烟疑惑着走到门边,透过猫眼看了一下,心里慢慢变得紧张,当看到门外的人正是自己心里猜的人的时候,却觉得激动而兴奋,就好像期望被实现了一样。

    相比第一次的犹豫,这一次的她显得有些迫切,打开了门,却是尴尬的看着他,挤不出一句话,唯有嘟嘟自我的哭闹着,伴着雷雨声——

    苏越诚看着她,说:“下雨了,能在这里住一晚吗?”

    紫烟愣愣的点点头,都忘了去想,他是开车来的,和下不下雨关系并不大。

    苏越诚在瞧见她在阳台偷看自己的时候,就忍不住要返回来了,恰好老天帮了忙,下了一场及时雨,给了他一个回来的借口。

    看见嘟嘟哭闹不止,苏越诚就伸手把孩子抱过来,“怎么了?”

    紫烟看着他愣了愣才抬起手:可能有些怕打雷。

    苏越诚温柔的哼着调子,哄着嘟嘟,意外的是,一直哭闹的嘟嘟竟慢慢的安静了下来。

    紫烟站在旁边看得出了神,苏越诚的确很适合父亲这个形象,连嘟嘟的第一块尿不湿都是他换了,紫烟没接触过这些,好多东西,还都是他教的……

    “你怕吗?”他突然出声。

    紫烟显然没转过弯了,反应了两秒才意识到他是在问自己怕不怕打雷。

    怕,可是怕习惯了。

    和唐邵生结婚之后,不知道渡过了多少个这样的雷雨夜。

    以前没嫁人的时候,她总在幻想,以后嫁人了,打雷的时候有那个人抱着自己睡觉就什么都不怕了。

    然后婚姻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美好,结婚两年,两个人静静相拥的次数屈指可数,而且他给她的不是安心,而是恐惧,反而会让她陷入噩梦。

    见她没有立马摇头,苏越诚就得出答案,自言自语一般:“原来是怕啊。”

    紫烟不解的看着他,脑子都有些空白了,在英国和他同处一室的时候,她从未觉得如此紧张和压抑。

    恰时,外面一个闪电,照得他的脸却异常的柔和,让人觉得很安心。

    雷声作响,她竟没有以前那么害怕,只是拽紧了手指。

    苏越诚看了看她,轻轻晃着嘟嘟哄她睡觉,谁也没有说话。

    雷雨声反而让夜显得安宁了。

    两个害怕打雷的一大一小,他怎么能让这样的两个女人单独生活?

    不忍心,也舍不得。

    嘟嘟渐渐安静下来,吮/吸着自己小小的大拇指,嘴巴还做着吃奶时的动作。

    睡着了吗?好一会她才抬起手问。

    苏越诚轻“嗯”一声,然而问紫烟:“断奶了?”

    紫烟点点头,六个月的时候就断的,女儿哭得她心都碎了。

    “奶水不够?”他直白的问,紫烟反倒暗暗红了脸,急忙转开话题:那我抱嘟嘟进去睡了。

    知道她有些保守,害羞了,苏越诚点头:“嗯。”

    却是跟着他走了进去,看着她弯腰把孩子放到床上,弯腰的时候,不过膝的裙子微微上移,裙下引人遐想。

    他不是圣人,只是个普通的男人,而且还尝过这具身躯的美妙味道,现在更是想把她揽到怀里。

    紫烟帮嘟嘟盖好被子直起身,扭头才发现他站在门边,还直勾勾的看着她。

    顿时就乱了方寸,自然不会那么仔细的察觉到他眼里属于的男人的欲/望,只是拘束的比划说:只有沙发了……

    苏越诚把视线落在她的脸上,淡淡回答:“没关系。”她不像之前那样逃避他赶他走就行了。

    那……我给你找床被子。说着就踮起脚,有些费力的打开了衣柜顶层。

    手上抬的动作,隐隐露出了平坦的小腹,让人忍不住勾勒被隐藏的曲线。

    苏越诚喉/结滚了滚,走到她身后,抬手越过她:“我来拿。”

    靠着身高优势,轻松的取下了被子,还随便吃了一把她的豆腐。

    紫烟大概也有些察觉,他身子贴过来的时候,挤得很紧,她整个人都都贴到衣柜门上了,而且他的一只脚,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竖在她[双][腿]之间。

    赤/裸在空气外面的皮肤,摩擦他的西装裤,那种感觉很怪异却并不会觉得不舒服……

    只是急急忙忙的退开,然后红了脸不敢再去看他。

    苏越诚仿佛什么都没做的样子,和平时一样正人君子的模样,抱着被子,看着害羞窘迫的她,默了默开口:“有枕头吗?”

    紫烟顿了顿,顺手就拿起自己睡的枕头递给他,只想快点把他打发出去,不然她不是心跳异常死亡就是会窒息。

    苏越诚伸手拿枕头,指尖故意触到她的手,她受到惊吓一样抬头看着他,他却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淡淡的拿着寝具转身。

    紫烟脸更红了,觉得是自己胡思乱想想多了,他那么有风度的人,才不会对他做那样的举动。

    “早点睡。”走到门边,他又转过身看着她说。

    紫烟急忙点头,走到门边准备关门。

    苏越诚也退了出去,关到一半的时候,却又伸手抵住门,转过身。

    四目相对两秒,紫烟脸烫的不像话,心里正想他要干嘛,用那种眼神看着她。

    若是他要对她做那种事,她该接受还是拒绝?

    心里正乱着,却听见他问:“我走了之后,你为什么偷偷看我?”

    紫烟脑子一空白,发现自己刚刚想的都是没用的,完全没想到他会问这个,解释得也很苍白:我……我不是为了看你,只是在阳台吹风,然后……然后恰巧看到你出来了。

    “恰巧啊……”苏越诚喃喃,然后又问:“那你看到了之后为什么要跑?”

    紫烟胡乱的解释:嘟嘟哭了……我就进去了……然而那时候嘟嘟就在她怀里。

    苏越诚这次没有再揭穿,只是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去睡吧。”

    率先转身,走向沙发。

    紫烟看了他一眼,然后才关上了门,松了一口气。

    虽然知道,他那么聪明,她刚刚的解释肯定没骗到他,可还好他没逼问下去。

    窗外的雷雨声还在继续,紫烟躺在床上,看着乖巧入睡的女儿,耳朵却是静静听着客厅的动静。

    没什么声音,他应该也睡下了。

    闭上眼睛,雨夜也变得安心起来,拥着被子,嘴角都不经意上扬。

    不一会却听到厕所隐隐传来动静,然后是哗哗的水流声,他在洗澡。

    紫烟睁开眼睛,把自己衣柜里面的东西想了一遍,确实没有他能穿的衣服。

    那怎么办?万一他不小心把衣服洗了怎么办?可就没穿的了。

    紫烟不放心,就下床打开门,敲响了洗手间的门。

    水声停下,开门的同时他的声音也传入耳里:“要用厕所?”

    紫烟摇摇头:没有你穿的衣服……所以你自己的衣服别打湿了……

    苏越诚一边系浴巾一边走出门:“已经进水了。”

    就看见她有些懊恼的皱了皱眉,像是在想办法。

    苏越诚却没想到这个女人也挺奇怪,现在的注意力不在他的身材上,而在那堆湿了水的衣服上……

    那我现在帮你洗了,明天应该能干。说着她就开始挽袖子。

    苏越诚看着,在英国没让她做过一点家务,怕她受苦。

    可现在他却觉得,这种感觉,好像妻子给丈夫洗衣服似的,挺不错,就没有阻止,淡淡说:“那麻烦你了。”

    紫烟笑着摇摇头,就已经在往盆子里倒洗衣粉了。

    苏越诚舒适的躺在沙发上,看着这个小巧的屋子,可是他觉得他爱上这个地方了,或者说,爱上了这个地方的人。

    枕头是她睡过的,上面还有她洗发水的清香味,闻着很舒服。

    而且,她似乎已经慢慢适应了他的存在了。

    至少比起那天在茶餐厅冲忙甩开他的手逃走来说,今天的她,简直就是他的惊喜。

    被他吃豆腐时的害羞可爱,被他质问时窘迫的撒谎,现在细心体贴的怕他明天没衣服穿,亲手帮他洗衣服。

    他还没遇到过这样的女孩。

    他不知道这样算不算是最好的,但是他不想再去找是否还有更好,因为这个,对于他来说,已经完美了……

    雨声在持续,而这个家,却不再是一个人的颤栗,而是两个人温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