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27章 他和她,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吗?
    紫烟也不想再在这里听刘玉媛说那些难听的话,让苏琰抱着嘟嘟,自己去了厨房。

    怀孕末期到现在,苏越诚都没让她进过厨房,又担心外面的食物不干净,每天他都抽空回来做饭。

    苏越诚侧头看了看她:“帮我洗一下菜吧,打热水洗。”

    紫烟点点头,卷起袖子,自己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也常常下厨,所以做起来很娴熟。

    刘玉媛站在远处看着,心里对紫烟还是怨。

    赖她儿子家里不说,居然还要她儿子伺候她的吃喝!她当妈的都还没享过这份福呢!

    苏越诚淡淡的瞥着埋头洗菜的紫烟,知道她刚刚一定听到了什么不好的话了。

    “明天我们去海边怎么样?这两天的天气不错。”

    紫烟扭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笑着摇摇头,继续洗菜。

    “怎么不去?”

    紫烟把菜捞起来,擦干手比划:带着孩子麻烦,出去又要带很多东西。

    苏越诚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不是有我吗?”

    你妈妈才过来,你多陪陪她……我待会吃完饭想出去逛逛,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店面。

    “我陪你去。”

    吃完饭,苏琰就去了学校,等刘玉媛午睡去了,苏越诚就抱着嘟嘟,带着紫烟出了门。

    英国的街道,两边屹立着复古的欧式建筑,充满着艺术气息,让人的步调也不知不觉的放慢。

    抱着累的话,我抱会吧。紫烟看着他臂弯里的嘟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苏越诚侧头对她笑了笑:“你觉得我连这点力气都没有?”

    紫烟回以微笑,然后和他并肩走。

    结婚之后,她都没有和唐邵生这么散过步,甚至没有好好的一起吃过一顿饭。

    说是夫妻,却更像那个不相干的陌生人,把彼此都变得冷漠。

    “烟烟,这边去看看吧,离家近一点,我下班回来也可以顺道来载你。”

    紫烟回过神,点点头跟着他走。

    他做事很有心,就算是和他没有关的事,拜托给他,他就会做到最好。

    就像现在帮她找店面,基本上一直都是他在和对方交涉,把很多细节都考虑进去。

    朝不朝阳啊,方不方便摆设啊,那里该怎么规划他都想得很仔细。

    担心紫烟会累,也就慢慢悠悠的逛到了下午三点多,就敲定了店面,连押金都是他垫付的。

    “明天我就找人装修,你有什么想法就告诉我,大概下周就能开张了。”

    紫烟点点头,然后对他说:钱,我可能一时还不了你那么多。

    苏越诚看着远处,笑容里有浅浅的苦涩:“没事,不急。”

    他不喜欢她跟他把什么事情都分得那么清,更可悲的事,他拿不出对她好的借口。

    就怕一越界,有些事情就会变味,而关于嘟嘟的那个秘密,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启齿。

    晚上,苏越诚本说带紫烟去广场走走,可是却突然接到了医院的电话,说有手术要做。

    “烟烟,你一个人就别出去了,看看电视早点休息,我估计要晚点才能回来。”

    紫烟点头,把他送到门口:你去吧,不用担心。

    苏越诚不放心的出了门,别的不怕,他就怕他妈对紫烟不好。

    刘玉媛坐在沙发上,看着两个人依依不舍的模样,眼里对紫烟更是厌恶。

    苏越诚走之后,紫烟转过身,就接受到刘玉媛的敌意的眼神。

    然后故作不见,抱着嘟嘟往楼上走。

    “站住!”

    紫烟停下脚步,不解的看着她,只见她放下遥控器朝着紫烟走了过来,姿态高昂的问:“你和我儿子在交往吗?”

    紫烟摇头,不卑不亢的看着她。

    “那你打算在这里住多久?你一个单亲母亲,赖在我儿子身边,我儿子年纪也不小了,你住在这里,他怎么讨媳妇?”

    紫烟默了默,她说得确实有理。

    刘玉媛上下打量了一下她,继续说:“还有,别用什么小心机小手段骗我儿子,更别想从我儿子这里得到任何好处,带着别人的孩子住在一个陌生男人家,也不知道你哪来这么厚的脸皮!还住得这么心安理得!”

    紫烟觉得是自己理亏,的确,她不应该赖在苏越诚家里这么久,一起苏越诚从没嫌过她麻烦,照顾了她将近一年了,可她不能这么心安理得的接受他的好啊,她又没有什么可以偿还的。

    钱可以还得清,可欠的人情那是一辈子的。

    看见紫烟没有反驳什么,刘玉媛反而越说越来劲,她儿子在的时候她不敢说,儿子走了她可得把话说清楚了,不能让自己的儿子往这个女人的陷进里跳。

    “我说你好好的唐家大少奶奶不错,跑来牵累我儿子做什么?!该不会是你给唐家带了绿帽子,唐少爷才跟你离婚了吧?真是放荡的女人!”

    紫烟抬头看着她,这种人,连手语都懒得跟她打。

    “你还敢瞪我?!你觉得我说错了吗?!自己有脸做就没脸承认了吗?明天你就从这里滚出去!你还真把自己当成这里的女主人了?”

    紫烟扭过头,抱着嘟嘟继续往楼上走,刘玉媛却一把拉住她,还得紫烟险些摔倒,靠着扶手才稳住身子,却不小心撞到了嘟嘟的脑袋,原本熟睡的小家伙顿时就大哭了起来。

    紫烟看得心疼不已,刘玉媛还在那里得理不饶人:“长辈跟你说话你这是什么态度?”像是故意要给紫烟难堪,嘲讽的笑了笑说:“哦,我都忘了你是哑巴!”

    嘟嘟哭闹得厉害,紫烟不想再呆在这里由着她骂,继续往楼上走,刘玉媛拉住她:“你搬不搬走?!不搬就别怪我不客气!”

    让她想起了那个称之为妈妈的女人,也是每时每刻都想她走远一点,巴不得她去死。

    紫烟有些气了,顺势就狠狠的甩开她,刘玉媛穿的鞋子高,退了几步楼梯拐到了脚,抓住了栏杆才不至于摔下去。

    站稳之后怒气就更盛了,冲上去就一个耳光甩在紫烟脸色:“你还敢推我?!你吃喝住都是我儿子了,你还敢不把我放在眼里?!”

    紫烟耳畔鸣响,她的声音明明很尖锐,她却觉得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眼前黑黑的,有些眩晕。

    怕刘玉媛会伤害都嘟嘟,紫烟跌跌撞撞回到自己的屋子,不知道是疼痛还是委屈,眼泪无声的落下来。

    门外还有刘玉媛的骂声:“臭不要脸的女人!明天就给我滚!”

    紫烟抱着哇哇大哭的嘟嘟泣不成声。

    似乎从她出生开始,整个世界都在嫌弃她。

    她觉得自己已经够努力做得够好了,可得到不是他们的赞美,只有源源不断的怒骂。

    嘟嘟可怜的哭声,才让她的情绪慢慢镇定,抹去眼泪,抱着嘟嘟给她喂奶,她才安静下来。

    摸着嘟嘟的小脸,紫烟脸色泪水渐渐干去,被微笑替代。

    然后又把视线投到窗外,到底哪里才能是她们母女的容身之处?

    嘟嘟醒了几次,又睡着了,这个阶段的孩子,每天除了哭就是睡。

    夜深了下来,紫烟看了看窗外黑漆漆的一片,扭头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已经快一点了啊……

    她很少这么晚还没睡的。

    走到窗外,看着延伸出去的马路,恰时就看见一束车灯远远的照了过来,直直的停在了楼下。

    是他回来了,而她想了一夜,做的决定还是要告诉他,更重要的是对他说声谢谢。

    脚步声慢慢传到楼上来,在接近她的房门的时候,她用手牵了牵头发,挡住脸上的红肿,打开门,幸好是没被打的那一边对着他,他才没有发现异样。

    四目相对,他停下脚步看着她,片刻愣怔然后轻声问:“怎么还没睡?”

    紫烟慢慢抬起手,抬头看着他,比划:我想和你说点事……

    苏越诚只以为是花店的策划问题,就点点头,走到自己的房门,推开,然后看着她说:“进来说吧。”

    抬脚走进去,局促的坐在沙发上,不等他开口问,就自顾自的比划:花店你不用费心了……我想了想,重新开一个也麻烦。

    苏越诚皱起眉,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下一秒她就说:我想回去了……

    “怎么那么突然?”

    紫烟自认不会把刘玉媛对自己说的话告诉苏越诚,就找了个借口说:我今天晚上想了想,在这边开一个,还不会直接回去,反正那边的花店,念念她们一直有帮我看着,还不用那么麻烦……

    苏越诚没有多疑,只是沉默了一会,担忧的问:“那……唐邵生再找你麻烦怎么办?”

    这也是紫烟担心的问题,却是笑了笑,宽他的心说:都离婚了,而且过了这么久了,他不会再找我了。

    “那……声带治疗结束了再走吧?”他尽力挽留。

    紫烟默了默,想到刘玉媛的刻薄,她是一刻都不想再留在这里了,不治了吧……现在这样挺好的……还有这段时间谢谢你了。

    苏越诚哪里是为了要她的谢谢?可是这时候才在心里痛恨自己,他居然找不出一个理由去挽留她。

    紫烟微笑着说:我已经跟念念她们联系好了,机票也订了明天中午的。

    苏越诚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他想过她有一天会离开,可是没想到这么突然。

    他和她,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吗?嘟嘟未来,只能叫别的男人做爸爸吗?

    光是想到这些,他的心里就堵得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