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26章 他和唐邵生就是极端的对比
    苏越诚在她移开视线后才肆无忌惮的看着她。

    那些秘密,是该藏一辈子还是该跟她摊牌?

    看着怀里的女儿,流着他的血难道长大以后却只能叫他叔叔吗?

    为什么他们的结识,会是那怎难以启齿甚至是罪恶的方式?

    为什么他没有早一点认识她,在唐邵生之前。

    那么现在的情形,会不会是另一幅光景?

    “烟烟。”

    她扭过头看着他。

    “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紫烟愣了愣,才比划:过两天我想去找点事情做,找到合适的房子我就搬出去。

    她打扰他也够久了,亏欠的也够多了,而且两个人住在一起,关系也挺尴尬,他也会不方便。

    苏越诚见她误解了自己的话,道:“搬出去就没必要了,凯瑞那孩子也挺喜欢你的,再说了,你一个人带着孩子,还要找事情做得话会顾不过来的,继续住这里吧。”

    可是你会不方便。

    “房子这么大,多一个人没什么不方便的,我只是说,你要是觉得在家里无聊,我在附近帮你找个店面,你继续开花店。”

    其实他是想说,她有没有打算再找个男人什么的,可是他发现他问不出口。

    有空我自己去附近逛逛,不用麻烦你了,你都那么忙了。

    怀里的女儿不安分的扭动起来,紫烟笑了笑把女儿抱过来,多半是饿了。

    苏越诚看着她,这么温和的女子,她的声音一定也很动听。

    “你去楼上吧,别老在外面吹风,我去做饭。”

    紫烟点点头,抱着哭泣的女儿上了楼。

    一边喂奶一边望着窗外发呆,异国总比不上家乡亲切,可她要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苏越诚总不能帮她一辈子,她感觉这段时间,她变得越来越依靠他了,如果突然离开他,恐怕很多事情都会不习惯吧。

    他太过于体贴,很细微的事他都能顾虑到。

    他和唐邵生简直就是极端的对比,紫烟自然是清楚他的优秀,如果她是个干净的女孩,或许她还能理直气壮的依赖他,可现在这样的自己……

    逃避总不能是一辈子,现在孩子也生出来了,唐邵生自然不会狠心到连孩子都残杀,而且是个女儿,那种家庭都是重男轻女的,应该不会和她抢孩子。

    等声带的治疗结束了,她还是回去吧,和女儿好好生活就行。

    低头摸着她肉嘟嘟的小脸,轻轻的笑开。

    晚上吃饭的时候,嘟嘟有些闹,苏越诚就把嘟嘟抱过来:“你和凯瑞先去吃吧,待会菜凉了。”

    “诚叔,我抱着嘟嘟吧,我还不是很饿。”苏琰懂事的走过来。

    “你今天不是去拍摄了吗?那么多事难得清清静静吃一顿饭。”

    “我都还没抱过嘟嘟呢,就是今天有才抱一抱。”

    紫烟笑了笑,苏越诚弯腰把嘟嘟递给苏琰。

    这孩子沉稳,也不担心他会把嘟嘟摔着。

    抱着到外面走了一会,就没听见哭声了。

    苏琰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女孩,黑葡萄般的大眼睛,就让他想起了苏珍。

    对了,现在叫安安了。

    那天发短信来说她换名字了,跟他抱怨又要重新学写名字了。

    脑海里浮现出她嘟着嘴嘀咕的苦恼样子,忍不住弯起了嘴角,黑中隐隐透着蓝的眸子,也变得透彻。

    第二天,苏越诚把嘟嘟拜托给了医院的同事,就带着紫烟去做治疗。

    “先吃一段时间的药,把声带刺激一下,还有就是,她也这么长时间没说过话了,得先克服自己内心的恐惧,多做声带练习才行,再发音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苏越诚认真的听着每一句话,每一个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

    交代完之后,朋友还看了看紫烟,调侃苏越诚:“你结婚了?”

    苏越诚笑了笑,没有解释:“我的病人等了一会了,我先过去了。”

    “嗯,去吧。”看着苏越诚护着紫烟走出门的背影,又加了一句:“这姑娘不错。”

    苏越诚笑了笑,斜着眼睛看一眼紫烟,她微微低着头,却能看到脸颊上的红晕。

    笑意更深。

    第二天,苏越诚接到刘玉媛打来的电话。

    苏雅兰入狱的事情他知道,苏家败落他也清楚,刘玉媛毕竟是他的母亲,所以他前段时间还是打了一笔钱回去。

    苏越诚接通电话,问:“什么事?”

    “越诚啊……妈想过去和你一起住。”

    苏越诚瞄了瞄旁边的紫烟说:“不太方便。”

    刘玉媛就说:“你也知道,之前的房子都抵债了,妈现在住的房子,小都不说,关键是有些潮湿,你也知道妈的风湿……”

    苏越诚立马就回复:“那你重新找一套,我给你买。”

    “不用不用,那多浪费……”顿了顿,“唉,妈年纪也大了,买了也住不了多久了,另外……妈想和你住一块,有个人说说话也好啊,妈知道,以前亏待了你,你就给妈一个偿还的机会好吗?”

    没得到他的回答,刘玉媛长叹一口气:“你就当陪陪妈好吗?妈也老了,指不定哪天就没了……”

    苏越诚皱着眉想了想回答:“我安排一下,再给你打电话。”

    挂掉电话,跟紫烟说:“烟烟,我妈想过来这边住一段时间。”

    紫烟想也没想就点头,她都是寄人篱下,更何况还是他的妈妈,他肯这样问她一声都是给她面子了,又岂敢不答应?

    末了还拘束的问:那我在这边会不会不方便?

    “没事,和平时一样就行了。”

    他的妈妈,苏念的奶奶,她以前就听苏念说过,她有多尖酸刻薄,但只要她不去招惹她就行了吧?

    虽然苏越诚说,和平时一样就行了,可是他妈妈都还没来,她就开始觉得忐忑不安了。

    第三天,刘玉媛就过来了。

    出于礼貌,紫烟还是带着嘟嘟一起去机场接机,凯瑞明明有时间,却没来。

    在苏家的时候,他没有忘记这个奶奶是怎么对他和对他妈妈的,小小的心脏里,已经埋下了仇狠的种子。

    刘玉媛一下飞机,看到苏越诚就满脸笑容,可是瞥见他身后的紫烟母女时,笑容就凝固了,眼神里明显是嫌弃:“她怎么也在这边?”

    苏越诚只是简单的说:“有些事,上车吧。”

    她这样的态度,把紫烟想要问候的微笑都泯灭掉了。

    又盯了紫烟几眼,才抬脚上了车。

    是司机开的车,刘玉媛坐在副驾驶,苏越诚和紫烟母女坐在后排。

    一开始车上静悄悄的,嘟嘟突然哭出了声,刘玉媛才再次把视线落在了紫烟母女身上,然后也不顾紫烟的感受,就问一旁的苏越诚:“这个女人不是唐家的儿媳妇吗?怎么跟你在一起?”

    苏越诚低头看着哭闹的嘟嘟,回答:“那不是你要管的事。”

    刘玉媛悻悻的闭了嘴,比较儿子能同意她过来,就很不错了,她不能像以前在苏家一样嚣张了。

    “我来抱吧。”苏越诚把哭闹的嘟嘟抱到自己怀里,刘玉媛又忍不住看了两眼。

    担心自己的儿子不知情,捡了别人的二手货还被这个女人骗得什么都不知情。

    她儿子这么优秀,怎么能娶这样的女人?

    忍不住又问:“儿子,拿谁的孩子啊?”

    苏越诚抬头看了她一眼:“你过来住就行,其他的事情你就当看不见。”

    她不敢训斥儿子为什么用这种口气对自己说话,因为她以前对他说的话还要难听的都有。

    他还认她这个母亲都算他有孝心了。

    紫烟也知道他母亲是误会了,可是打手语她又看不到,所以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觉得尴尬,浑身不自在。

    回到家里,苏越诚把她安排到了对面楼的房间,紫烟庆幸,至少可以少打照面。

    苏琰做着作业,完全当这个奶奶是透明人,从她进门,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

    家里多了刘玉媛之后,好像气氛都怪怪的,只有不知事的嘟嘟照旧的哭。

    “是不是饿了?我去兑奶粉吧。”

    刘玉媛收拾好行李下楼的时候,就看见自己儿子在冲奶粉,那种感觉明显就是奶爸的样子。

    难道,他真的偷偷娶了这个女人?连孩子都有了?

    一边走过来,一边瞧着紫烟,虽说这姑娘看着不错,可是不干净,再加上还是个哑巴,没有一点能配得上她的儿子!

    怕被儿子数落,刘玉媛才静悄悄的没有说话。

    中午,苏越诚在厨房做饭,紫烟坐在客厅的沙发在哄孩子睡觉。

    刘玉媛就走过去,问:“这孩子是不是越诚的?”

    紫烟被她的声音吓了一跳,后知后觉的摇了摇头。

    听见不是,刘玉媛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就问:“那你住在我儿子家做什么?”

    紫烟抿抿嘴,说不出话,抱着嘟嘟又打不了手语。

    刘玉媛就开始咄咄逼人:“我告诉你别打我儿子的主意,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货色,别以为我儿子不说好坏你就赖在这里,怎么?还想带点财产走?”

    紫烟低着头,连怀里的嘟嘟都被吵得不安稳,明明都要睡着了,有瘪着嘴哭了起来。

    听到孩子的哭声,苏越诚就从厨房走了出来,看到刘玉媛站在紫烟旁边,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就对苏琰说:“凯瑞,你抱一下嘟嘟,烟烟你到厨房来帮一下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