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24章 我不是为了配合你秀恩爱吗?
    “你觉得现在比和他在一起的时候还要幸福?”杨梓景问。

    槿秋点点头,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不像恋人,更像朋友。

    他对她不闻不问,主动的人总是她,她不去找他,他也可以好几天不联系他。

    以前她以为,他的性格就是那样,或许在她等着他来找的那段日子里,他正和薛珊好的不可开交。

    “你不是说很多事忙吗?今天怎么来了?”

    “我远远的看见有个傻/逼被人欺负还不敢吭声。”

    槿秋立马就是一阵吐槽:“你以为你是千里眼啊?!你才是傻/逼!我不是不吭声,是懒得说话好嘛!!”

    把她惹得焦躁之后,他又平静的问一句:“今晚想吃什么?我下厨。”

    两个人一起去超市买了菜,回了他的家。

    也在颐景豪园,距离苏念家大概十分钟的路程。

    他在厨房一边哼歌一边做饭,很享受的样子。

    槿秋也没跟他客气什么半躺在沙发上,还偷偷拍了一张他下厨的照片,发到了微博上面。

    立马就是一大串评论。

    “这帅哥谁呀?长这么帅你还舍得他下厨啊?”

    “这小桃花开得!”

    “不带你这样虐狗的,你这样不顾我的感受,很容易失去我的知不知道?!”

    下面都是好姐妹的花样评论,槿秋含着笑一条条的回复,突然评论里面钻出了一个陌生的名字:景哥哥。

    景哥哥说:婚礼的时候请大家做客,我下厨。

    评论区立马就炸了:哟哟哟!这就是那个帅哥?

    景哥哥,好好收拾一下秋妹妹,一点都不懂事还要你下厨。

    槿秋扭头看了一眼厨房,大声说:“你是不是不够忙啊?!瞎说什么玩意?”

    “我不是为了配合你秀恩爱吗?”

    “谁要你配合了?谁要和你秀了?”

    “你把我照片放上去,侵/犯肖像权了你还这么强词夺理?”

    “什么狗屁权,赶紧炒你的菜,饿都饿死了!”

    杨梓景一边切菜,一边用威胁的口吻问:“我记得我说过,你说脏话我要怎样来着?”

    槿秋立马乖乖闭了嘴。

    手机“嘀嘀”两声,传来一条信息。

    只是一个号码,没有名字,她却记得,是被她删除的那个号码。

    晚上有空吗?出来见个面吧?

    槿秋皱了皱眉,薛珊怕是都要生了,他现在找她做什么?难道是觉得今天的事让他媳妇受委屈了,叫她以后不要欺负他媳妇?

    不管是怎样,她都不在乎了。

    回复过去:没必要,互相拉黑吧。

    说着手就点开了选项,指腹正要落下,他回复了一条:有些事,我想和你说说,八点,就在你家旁边的公园见吧。

    和他?似乎没什么好说的,不管是她对他忏悔,还是继续渣下去,她都觉得没意义了,错都错了,就算是道歉又能挽回什么?

    手指落下,再也接收不到他的短信。

    人都是念旧的,可不能一直留在过去,回忆可以保留着,但脚步要往前走。

    “吃饭了,去洗手。”

    槿秋收起手机,笑了笑跑过去,看了看菜品的模样,就觉得很有胃口。

    心安理得的吃了两碗饭,满足的摸着胀鼓鼓的肚子,听闻他问:”你什么时候嫁给我?”

    槿秋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他:“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嫁给你了?”

    又没有约会, 没有鲜花、没有巧克力没有求婚,她才不嫁给他!

    跟着唐格的时候,就觉得他性格不是那种动浪漫的人,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原谅他的被动,可现在她发现,女人太懂事,往往没有好下场。

    他会觉得你是一个特好满足,给你一点点好处就喜滋滋,以至于后来觉得你廉价不堪。

    常说得之不易才懂珍惜,恐怕人都是这样的。

    “那你现在说。”

    槿秋白他一眼:“就你现在这表现,还想谁嫁给你?”

    “我现在表现怎么了?是不是嫌我不够猛废话太多不如直接干?”

    槿秋真想“卧槽”一声,这个男人就不能稍微含蓄一点么?

    “说啊。”

    还这么没耐心,她该说什么?让他干还是不让他干?她脑子又没病!

    聪明的选择溜走:“我吃好了,出去散散步,麻烦你收拾一下。”

    杨梓景二话不说就起身拽住她:“今儿不把话说清楚你哪也别想去。”

    “哪有你这么不讲道理的人?你这是强抢良家妇女!”

    “抢的话我还用得着跟你废话么?我发现你这女人不能和你啰嗦,不如来点实际行动……”

    说着就把槿秋扛到了肩上,抬脚上楼。

    槿秋倒挂在他肩上,只觉得气血冲脑,刚刚吃饱的肚子顶在他的肩上,难受死了,“放我下来!刚刚吃的都要吐出来了!”

    杨梓景不理会,粗鲁的踢开房门,直接把蔚蓝甩在大床上:“衣服脱了!”

    槿秋捂着脑袋咒骂:“妈的,血到倒进脑子里了。”

    “你不是天天‘卧槽’吗?光说不练怎么行?”杨梓景说着,就粗鲁的扯开蔚蓝的衬衫,纽扣都弹飞好几颗。

    槿秋这才察觉他是来真的,他一个特警出身,她这小身板,哪能是他的对手?

    “等等等等!”然而她的话似乎并没有起到作用,男人已经yu火焚身了。

    槿秋抬脚正准备偷袭,这一招却对他一点都不管用,脚还没抬起来,就被他压住了。

    “我叫你等等!你冷静点,咱有话好好说!”

    杨梓景一边剥她,一边回答:“我是行动派。”

    槿秋觉得,自己恐怕是没救了,她是第一次,就遇上这么凶猛的男人……

    都说第一次很痛的,他现在这个模样,她待会是不是得痛死?

    绝望着,手机铃声在某一处响起,槿秋立马双眼一亮,要是抓住了救命草:“接电话!我接电话!”

    哪知男人还是控制着她的双手不放,腾出一只手,找到作响的手机,对着她诡异的笑了笑,然后接通,按了免提,放在她耳边,紧接着就把她的西装裙推高。

    槿秋正在骂粗口,电话里就想起苏念的声音:“秋秋啊,晚上要一起去逛街吗?”

    槿秋瞪了杨梓景一眼,扭头对着电话说:“今晚啊……”她不知道能不能活过今晚。

    “对啊,你有事啊?”

    “我……啊!”他……他居然就这么……往里面塞!!!

    那头的苏念不明所以的问:“怎么了?”

    杨梓景对着她笑了笑,明显是故意的,末了还加了一句:“腿抬高一点。”

    槿秋知道,他肯定是故意,这下苏念肯定听到了。

    果不其然,电话里“噗嗤”一声,然后立马道歉:“对不起啊!我太不懂事了,你们继续啊,改天再一起逛街。”说完就,就立马挂了电话。

    槿秋羞愤得脸都快滴出血了。

    紧紧咬着牙试图缓轻疼痛,肚子里已经积满了脏话……

    夜未深,却被男女交融的喘/息声染得旖旎。

    人来人往嘈杂的公园里,一个男人立在公园角落的路灯下,香烟在之间缭绕,等着那个不可能来的女人。

    那个电话号码,已经打不通了,他等的人,也回不来了。

    烟尽,夜凉。

    公园的人慢慢变得稀少。

    男人把身子从路灯杆上立起,抬脚离开,开着车到了酒吧。

    点了最烈的酒,试图麻痹烦闷痛苦的心。

    “秋秋……我真的不想失去你……”

    “我错了……你回来好不好?”

    “秋秋……”

    醉意的声音,却再也换不来那个女人的心疼。

    不知夜几深,趴在桌子上的男人慢慢抬起了头,看着一直作响打扰他的手机。

    烦闷抬手挂掉,立马又想了起来。

    不耐烦的接通,就是那个女人的骂声:“唐格!你大半夜去哪了?还挂我的电话?!”

    唐格醉醺醺的回答:“你是谁啊……”

    那头的薛珊立马就爆发了:“我是谁?!我是你孩子它妈!”

    “哦……薛珊啊……什么事?”

    那头的薛珊闷哼了一声,像是有些难受,[呻][吟]了好一会,才断断续续的说:“我……我好像要生了……”

    唐格的酒意这才清醒了一些:“我马上回来!”

    寂静的夜,被剧烈的碰撞声划破,辆车相撞,残损不堪,鲜血流在地上,在深夜也格外刺眼。

    另一处居所里,一个大肚子女人难耐的躺在床上,脸因为痛苦而扭曲着。

    手竭力的想去够掉落在床下的手机,却是捂着肚子,无能无力……

    只盼望着那个男人能早点回来。

    肚子的绞痛加深,门边却没有动静。

    心里埋怨他明知道自己要待产了,还跑出去酗酒。

    她以为,他为她毁了婚就是爱她的,可没想到,他这段时间总为那个女人走神,就连晚上做梦都会叫她的名字……

    在床上实在难受得不行了,薛珊再次把视线投到落到床底的手机上,把手伸了出去,微微侧身,翻动圆滚滚的身子,不料砰的一声摔在了床底。

    顿时觉得没了半条命。

    无力的拿出手机,拨了急救电话,声音虚弱,断断续续的说了自己的情况,报了自己的地址。

    没能等到救护车来,意识就已经丧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