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23章 买着玫瑰花去我的坟告白
    “来跟我告白的?”

    打趣的话,却让槿秋笑不出来,心里激动又委屈,声音哽咽着说:“他们说你死了……”像个掉了棒棒糖的孩子,哭得毫无形象。

    杨梓景笑了笑:“睡告诉你的?”

    “你们局子里的人……他说杨刑警殉职了,我不相信,他说他们局子里只有一个杨刑警,错不了的……”

    杨梓景心里明了,摸了摸她的头:“你为这个哭?”

    槿秋哭着控诉:“你没死干嘛不回我信息……害我……”哭了那么久。

    “别哭啦,傻得要死,我早就不在南街派出所了,那个杨刑警不是我。”一边嫌弃一边伸手帮她抹掉脸上的眼泪,然后牵着她走到一块墓碑前,下巴指了指,声色有些黯然告诉她:“是这个杨刑警,我和他是一届的……”

    槿秋看了看墓碑上的照片,又看了看手里的花,想放一朵又觉得不合适。

    杨梓景看了墓碑一会,然后隐藏着不适的情绪,扭头看着槿秋手里的花,挑挑眉问:“这个不是送给我的?”

    槿秋看了看手里的玫瑰花,想到今天本来是打算到他墓碑前告白的,现在看来有些丢人。

    “我活着的时候不说给我听,我死了的话,你说再多我也听不到,有什么话,趁着现在我还能听得见,赶紧说,指不定下次行动,出意外的就是……”

    槿秋立马捂住他的嘴:“不许说!”

    杨梓景笑了笑,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手心,惊得槿秋急忙缩回了手,却被他迅速抓住,笑容魅惑:“你就当我死了,把想说的话说出来。”

    “我……我没有想说的。”

    “快点!说你喜欢我,想嫁给我,没有我你也活不下去。”

    槿秋视线游移,光听着这些肉麻的话就害羞不已。

    杨梓景捏住她的下巴,不要她逃避目光,现在她眼妆晕得像个熊猫,真的……好丑。

    “你不说那我说,李槿秋你听好了,我喜欢你,想娶你,没有你我活不下去。”

    槿秋愣愣的看着他,脑子还没转过来,心跳还没缓过来,他就把唇松了上来。

    这次,她没有避开,吻得绵长,萦绕着玫瑰花的浓香……

    杨梓景松开她,看着她画得一塌糊涂的脸,不留情的说:“丑死了。”

    “姐丑不丑关你什么事?”声音还在哽咽,却依旧傲着。

    杨梓景勾起一边笑了笑,“花不给我?”

    槿秋努努嘴,把花塞过去:“太重了,你帮我拿着吧。”丢给他然后就转身走开。

    杨梓景看了看手里的花,大步跟过去。

    “下午我还要去警局处理事,我现在送你回家,晚上去你家找你。”

    槿秋磨磨蹭蹭的系安全带,默了默问:“处理什么事啊?”

    杨梓景发动车子:“不会有危险的。”

    槿秋嘴硬的说:“谁担心你有危险了?”

    “我看你这小嘴欠吻。”车流畅的驶上马路,接着说:“晚上做点饭给我吃?”

    “我不会做饭。”

    “那算了,我做给你吃。”

    槿秋狐疑的看着他:“你会做饭?”

    杨梓景扭头看着她,不正经的笑着说:“我还会做……”

    像是知道他要说什么不害臊的话,槿秋立马喝住他:“停!那我晚上等你做给我吃好了。”

    他把车准确的停在槿秋的住所楼下,槿秋已经不好奇他怎么找的到她的家。

    解开安全带,手还没落到车门上,身子就被人往后拉去,槿秋不解的扭头看了看他,俊逸的面孔骤然在眼前放大,唇上一热,气息交融。

    “晚上等我。”

    槿秋没有回答,汲汲皇皇的推开车门就下车,跑了两步,又停下来,到回头去看,他也摇下窗户看着她。

    急忙扭回视线,一边往楼里跑,一边扬起了笑容。

    回到家里,把脏兮兮的脸洗干净了,打电话跟部长编了个理由,把旷工的事情解释清楚了,安安心心的睡了一觉。

    晚上苏念打来电话,说是要请客出去吃饭,槿秋不好扫兴,一口就答应了,随之就打了电话给杨梓景。

    两人再次一同出现,苏念和蔚蓝对视一眼。

    槿秋故作看不到她们眼神交流的样子,拉开座位坐过去,从包里掏出两个棒棒糖递给苏宝和苏珍:“两个小可爱,给你们的。”

    “秋秋姐姐,我改名字了哦,以后我叫安安了!”

    “突然的怎么改名字?”

    苏念看了看沈寒修,笑着说:“得跟她爸姓啊。”

    “哦,对对对!”

    苏念不和她说没用,一针见血问:“你怎么又和杨二哥在一起啊?不知道还以为你俩在交往呢!”

    槿秋想也没想就否认:“怎么可能……”

    “就是在交往。”相比槿秋没底气的回答,杨梓景声音有力多了。

    “秋秋,你不老实哦!”

    槿秋白了杨梓景一眼,大大咧咧的说:“他追我而已,我都还没答应了!”

    “秋秋,那我们以后就是妯娌了!”

    槿秋惊慌的解释:“都说了我还没答应呢!”

    杨梓景不慌不忙的阐述:“她今天还以为我死了,买着玫瑰花去找我的坟想跟我告白来着。”

    苏念和蔚蓝大笑,槿秋觉得丢死人了,死活不承认:“哪有?!”

    在旁边给苏珍剥棒棒糖的沈寒修开了口:“女人果然都是口是心非的。”

    杨梓景喝了一口茶,淡淡的开口说:“我们蓝蓝挺好,她追的我。”

    蔚蓝嫌弃的看他一眼:“明明是你先喜欢我的!早知道我就不跟你说,憋死你!”

    “孩子都有了,说这些有意义吗?”

    “是你先说的!”

    苏念笑了笑,然后感叹:“我们几个,现在就缺烟烟了,不知道她要什么时候才回来。”

    “反正唐邵生现在也没动静了,就叫烟烟回来呗,我今晚回去问问她的意见。”

    蔚蓝欣喜的提议:“那我们到时候要不要再办一次集体婚礼啊?”

    苏念点头:“秋秋你加快脚步啊,等你孩子出生,到时候咱们一起啊。”

    槿秋比了比拳头,威胁苏念的样子:“疯女人说什么呢?!”

    杨梓景却添了一句:“行,今晚就让小蝌蚪找到妈妈。”

    槿秋脸红得不行。

    晚上,三个女人坐在亭子里吹夜风,趁着大家都在,就和烟烟聊视讯。

    烟烟是剖腹产,还躺在床上,脸色有些憔悴,手语打得有些吃力,却笑得很幸福。

    看了看粉嫩嫩的嘟嘟小朋友,然后小朋友很不给力的哭了起来,烟烟要喂奶,在旁边听着他们聊天的苏越诚就说:“最近我找了个朋友,看能不能帮烟烟把声音恢复了,现在刚刚生产还没开始治疗,估计暂时不会回来。”

    “哇,诚叔你真是太令人惊喜了!烟烟的声音还可以恢复?!”

    苏越诚点点头:“检查了一下,声带还是完善的,只有麻木了,药物治疗加上后期训练,恢复的可能性很大。”

    槿秋也忍不住感叹:“天呐烟烟,你听到没有!你还可以唱歌!”

    视频背后的烟烟笑了笑,看着的人都觉得很幸福。

    至少她和唐邵生在一起的时候,没有露出过这样的笑容。

    一天下班,槿秋和往常一样,站在公司楼下的站牌等公交。

    杨梓景这段时间事情多,就没空来公司堵她了。

    正看着远处盼着公交车,却突然看见一辆熟悉的车慢慢开近。

    槿秋一眼就认了出来,却是淡漠的别开视线,装作没看见的样子。

    黑色轿车,却在她跟前停下,车窗慢慢摇了下来,隔着一个座位,看着窗外的女人,唤出她的名字:“秋秋?”

    槿秋往后面退了一步,一副我不认识这个人的样子。

    看着槿秋一身职业装,问:“你也在这上班?”比起以往惯常的休闲打扮,现在的她成熟而迷人。

    槿秋还是把视线落在远处,反正就是不看着他。

    唐格垂眸黯然神伤的时候,一个女子走了过来,不满的说:“不是叫你把车停在那边吗?!害我走这么远。”薛珊埋怨的同时,寻着唐格的视线看过去,开车门的动作一愣,看着槿秋,笑着问:“李组长,你怎么做公交车啊?要不然我让唐格送你一程吧?”

    槿秋一副厌烦的模样,巴不得这两只烦人的苍蝇快点走。

    薛珊还想奚落,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在耳际响起。

    白色的兰博基尼,在距离薛珊仅几厘米的位子,稳稳的停在槿秋的面前。

    打开车门的男人,一身骚/包的白色西装,摘下墨镜看着槿秋,老夫老妻的口吻:“下班不打电话让我来接你,站在这里招苍蝇啊?”

    同在站牌下等车的一人,都纷纷感叹,车酷人帅!

    槿秋看了看还没缓过神来的薛珊,不得不说杨梓景的出现让她顿时觉得很解气,任由杨梓景搂着,坐进他那拉风又骚/包的车里。

    然后一个弹射起步,留给薛珊一管尾气,匆匆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车里,槿秋从后视镜里看着唐格下车把大着肚子的薛珊扶进车里,薛珊跺了一下脚,像是在不满什么,对着唐格数落了几句。

    距离渐渐变远,看不清后视镜立马的情形了,槿秋才慢慢的收回视线。

    杨梓景斜睨她一眼,见她一脸哀愁,狠狠的说:“你再摆出这副表情试试?”

    槿秋扭头看了看杨梓景,然后扯出一个笑容,深情的看着杨梓景,发自内心的说:“我觉得我比他幸福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