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22章 杨刑警他……殉职了
    槿秋捂着嘴,指着他,半天才道出一句:“我……我可以告你[性][骚][扰!]”

    杨梓景不以为然,听而不闻:“好,我们继续谈,宣传的主题,你随便拟一个,给我一个宣传片交差就行了。”

    “那请您另谋高就吧!我一个新学小生胜任不了。”

    “我说你行你就行!下周交给我,我到时候请你吃饭。”

    槿秋还想推脱:“我谢谢您嘞!我说不接就不接!”

    “不接我就干哭你!”

    槿秋:“……”这比她说粗口恶劣多了好嘛!

    杨梓景威胁的看了她一眼,然后把手边的菜单递过去,刚想叫她点菜,手边的手机的响了起来。

    接起电话皱了皱眉,却是应了一声“好”,然后就拿起车钥匙和旁边的外套说:“想吃什么随便点,算我账上,我现在有点事要走了,宣传片的事你别忘了,下周不交上来,我可是说到做到的人!”

    槿秋咽了咽口水,白他一眼,巴不得他快点走。

    虽然刚刚那句话听起来像玩笑,可槿秋却觉得,像他这样的人,说不定真的会把她那个啥……

    他走到外面,到了她坐的位置,敲了敲玻璃,等她看过去的时候就竖起两根手指,做了个飞吻的手势。

    槿秋回了一个作呕的模样,就看着他小跑到车边,开车离去。

    突然想起他是警察啊,饭都没吃,接了个电话就急急忙忙的离开,是接到什么命令了吧?

    望着他离开的方向发了一会呆,槿秋才收回视线,叫了一份套餐,填饱了肚子。

    回到家,槿秋还是认认真真的帮他策划宣传片,熬夜到了两点,拿出手机,上面没有新信息还有些不适应了。

    往上翻去,全是他发来的消息,每天晚上,无一例外的都会跟她说晚安,今天却安安静静的。

    打了个哈欠,挠挠头发往床上一趟,不知不觉,竟把他发的信息都看了一遍,一边看还一边心动不已,她自认是情场高手,这会怎么会有懵懂的小姑娘一样害羞呢?

    甩甩头关掉短信界面,刷了一会微博,就看见了紫烟的照片。

    照片上,她看起来比以前漂亮了好多,脸色红彤彤的,抱着可爱的小女儿,苏越诚就站在他身后,恍惚之间,仅觉得像极了一家人。

    闲着无聊,就问了一句:宝宝叫什么名字啊?

    那边立马就回复:小名叫嘟嘟,大名还没想好,你那边是深夜了吧?怎么还没睡啊?

    槿秋看了看时间,确实也困了,就聊了两句就准备休息,可无意间看到了微博话题榜:#麦城警匪追击战#

    看到这个,槿秋立马就联想起了杨梓景,不自觉的就点了进去。

    立马成千上万条报道炸了出来。

    此次警匪追击是五十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嫌疑人一方持有枪支弹药,且手段狠辣人数众多,目前在城区北一带活动,警方已经派出上千特警出击,目前已经击毙两名嫌疑人,成功捕获一名头目、四名同伙,警方三人受伤,一人尚未脱离生命危险,后续进展,将做进一步跟踪报道。

    槿秋的心突突的跳了起来,麦城……一人尚未脱离生命危险……这两条线索在她脑子里不停出现,自私的希望,那个人不要出事。

    立马查找了更多的相关微博,希望得到更多消息,想明确的知道,今晚没给她发晚安的他还好好的……

    急急忙忙的翻看了很多,槿秋突然停下了手指,注意力也从屏幕上离开,她现在……是在担心他?

    是的,她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她的睡意因为担心而消失,只是不停的查看微博,不停的期待,短信铃声会响起,再看到“老变/态”三个字……

    天色渐渐亮了,手机传来了电量过低的提示,槿秋揉了揉眼睛,把手机随手扔在身旁,闭上眼睛舒了一口气。

    数据在更新,捕捉的嫌疑人人数在上升,而警方的伤亡也在上升,目前已经有一人殉职,信息已经发布出来。

    看到是陌生的名字,槿秋的心态却是自私的侥幸,庆幸着不是他。

    那种自私,她不曾有过。

    那种心神不宁,她也从未体验过……

    盯着黑眼圈到了公司,一宿未眠,精神状态自然不佳。

    “林蔚蓝!叫你好几声了!想什么呢了?”

    蔚蓝立马抬起头,毕恭毕敬的回答:“副部长,什么事?”

    “算了算了,找珊珊好了。”

    槿秋瘪瘪嘴,找就找吧,反正她现在也没心情。

    拿出手机,点开短信界面,却是半天敲不出一个字,想不到找他的理由……

    望着界面发了一会呆,槿秋突然双眼一亮,然后就坐直了身子,开始在电脑上面操作。

    晚上本来不用加班,也熬着睡意,加班到了十一点,回到家之后并没有因为疲惫而躺在床上,而是打开电脑,插上U盘,接着刚刚的制作。

    到了夜里两点,才把宣传片做完,舒了一口气,缓缓合上电脑,把U盘放在手心里,倒在床上。

    再疲惫,还是拿出手机,看了看最近的新闻,看见伤亡人数没有上升,才合上眼睛,睡过去。

    天未亮,就从噩梦中惊醒,擦了擦额头的汗,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疲倦感还没消失,却没了睡意。

    立马就给杨梓景发了一条信息过去:宣传片做好了,今天中午你来拿吧,就在咖啡厅。

    找了一个最合适的理由给他发了信息,槿秋的心却还没有完全安定下来。

    看了手机好一阵,没等到他的回信,平时的他,不会让她等的。

    是不是天太早,他还在睡觉?

    熬到了天亮,槿秋实在闲不住,早早到了公司。

    天色亮了,太阳也渐渐升起来,但是手机还没有动静。

    时间一刻一刻接近了中午,心里的不安也在一点一点攀升。

    中午下班了,槿秋一个人走到了咖啡厅,点了平时吃的套餐,视线落在门口,又放在黑漆漆的手机屏幕上。

    旁边卡座里,听见两个女人的声音在议论。

    “哎呀,现在这个社会,怎么还有这么猖狂的人?听说警察都死了好几个!”

    “是呀,不过还好坏人都抓住了。”

    “唉,只是可惜了那些警察啊,大多都是年轻人呢!听说年纪最大也才三十岁,最小的还有十九岁的呢!”

    “网上不是已经公布了殉职信息了吗?我看见有个长得好帅!只是可惜了……听说还是单身呢!”

    槿秋的脸色,慢慢变得苍白,呼吸都觉得困难……

    急急忙忙打开手机,搜索文字的时候,手都在颤抖。

    殉职人员的名单还在统计中,而新闻里面,已经有很多家属哭到晕厥的照片。

    “听说有一个杨姓警官,马上都要结婚了,结果却出现了这样的事。”

    槿秋的目光冻结,急急忙忙抓起包包,菜都没上,丢下一百块钱就冲到马路边,汲汲皇皇的拦下一辆车。

    报了地名:“南街派出所。”

    派出所门边,聚集了不少的家属,哭嚎声一片……

    槿秋下了车,却没有勇气再往里面走,站在外围看了好一阵,才失魂落魄移动步伐。

    耳边什么也听不见,流转着目光,寻找着那个人的身影。

    “小姐,请问您找谁?”

    槿秋恍恍惚惚的说:“……杨刑警在吗?”

    询问她的那个人愣了愣,然后一脸惋惜的说:“杨刑警他……殉职了。”

    脑子里面仿佛一道闪电劈过,那种悲伤的感觉为什么会缠绕着她?

    明明没有哭嚎,为什么眼泪还是会跑出来?

    现在过于混乱,没人顾及她的感受,没有安慰没有解释……

    槿秋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拽着手里拿个U盘,背靠着房门,泣不成声……

    说好要看她做的宣传片的,说好要请她吃饭的……

    为什么就这样一声不吭就走了?

    哭了一宿,眼睛又红又肿,部长打了好几通电话,而无故旷工的她却选择了无视。

    手机里弹窗新闻里显示,今天是殉职特警安葬的日子。

    擦了擦眼泪,起床洗了个澡,换了一身漂亮的衣服,化上妆容,遮掩憔悴。

    在街边的花店买了一束玫瑰花,不适合葬礼的玫瑰花……

    坐车到了下葬的墓地,来来往往的人很多,人们的表情无非惋惜、同情、伤心……

    她的脸上没有过多的情绪,抱着一束娇艳的玫瑰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这个女的脑子不正常吧?这种地方送玫瑰花?”

    “唉,兴许是某个殉职特警的老婆吧,也是可怜啊……”

    这时,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目光寻到那一抹刺眼的鲜红,然后注意到抱着玫瑰花的女子,不解皱起眉,然后把手里的白菊递给身后的人,说:“我去那边看看。”

    槿秋极力的忍耐,却还是没能避免的哭花了妆容,泪眼模糊的寻找着那个名字……

    “你来这干嘛?”

    熟悉的声音,让槿秋惊讶,急忙扭头看去,视线里那张不太清晰的脸,去熟悉的印在了脑海里,像是不敢相信,伸手揉了揉泪汪汪的眼睛,揉的眼线晕开,两个眼眶漆黑,然后笑得像个傻子,下一秒又嚎啕大哭起来。

    杨梓景被她弄得莫名其妙,看了看她手里的花束问:“来跟我告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