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21章 又吵又黏人
    “已经注定了结果,你还想被它困扰多久?没听说过走出上一段感情的最好办法就是开始一段新感情?”

    他说的话,对槿秋的确有些触动,的确,她和唐格在一起再多年,结果还是无法改变的。

    她一个人惋惜又有什么用,在她不舍的时候,唐格正无微不至的照顾的其他女人和他们之间的孩子。

    虽然觉得杨梓景说得挺有道理,面上却还是犟脾气的说:“找谁也不会是你!以后别给我打电话!”

    “你这是歧视。”

    “对,我就是歧视!”

    杨梓景俯视着她,似笑非笑,猛然一个倾身,他的脸距离她的脸,也就几毫米的距离……

    槿秋笑得脑子空白,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杨梓景勾起唇角,垂眸看了看她的神色,见她张嘴又准备骂人,迅速的尝了一口她的唇蜜味。

    碰触不过零点几秒,她就躲开,手背遮着嘴,涨红着脸伶牙俐齿的她却是半天没挤出一句话来。

    杨梓景得意的笑着说:“这模样,可不像是不喜欢。”

    槿秋使劲戳着嘴巴,转身跑到马路边,看到有出租车立马就伸手拦下。

    一上车,手机急“嘀嘀”响了两声,拿出来一看,正是他发来的:广告宣传的事,明天约个时间谈?

    槿秋看着那条信息,心里突突的跳,好半晌没平静下来……

    舌头微微触了下嘴唇,仿佛还能回想起来他唇瓣软软的触感,并不反感……

    颐景豪园。

    苏念洗好澡,一边擦头发一边朝靠在床上的沈寒修走去:“妈睡了吗?”

    沈寒修放下手里的杂志,看了她一眼,然后伸手揽上她的腰,帮她揽进自己的怀里,拿过她手里的毛巾,帮她擦头发,轻声应:“嗯。”

    “我自己来,待会动到你的伤口了。”

    “那你别乱动就行了。”

    苏念默了默,然后舒服的坐在他身前,享受着他给自己擦头发的力道:“阿修……”

    “嗯?”

    “等你有时间,陪我回一趟麦南好吗?”

    沈寒修没有犹豫:“好。”

    苏念微笑:“带着孩子一起回去。”

    “行。”

    苏念转过身抱着他:“你真好。”

    “现在才知道?”

    靠在他怀里,她问:“如果我不是张小妮,我小时候没有认识你,你还会这么喜欢我吗?”

    “不会。”

    苏念撅起嘴,从他怀里抬起头,一脸不满。

    “你小时候有多讨厌你不知道吗?”

    “我哪里讨厌?”

    “又吵又黏人,长大了也没好到哪去,一身缺点……”顿了顿,虎口掐住她肉嘟嘟的脸,把她掐着的嘴掐得更高,“但我能包容。”

    听到后面那句话,苏念的脸色才变了变,把脸从他手里解救出来,然后又一头扎进他的怀里。

    一到他的怀里,就变回了幸福的小女人。

    沈寒修把她抱到床上,搂着:“对了,妈说,苏珍、苏宝得改名字。”

    沈寒修本以为她会多心,心里想着她要是有情绪就不改,哪知她很干脆的答应:“好啊,改什么?”

    沈寒修大手摸着她的下巴,问:“这么土的名字是谁取的?”

    “哪里土?我的小珍宝,多有意义?”

    “是要比张小妮好听一点。”

    “哼,小妮也很可爱啊!”反驳之后,依偎在他怀里,躺在他的腿上,抓着他的大手,抬头看着他:“以后,我们都跟你姓了。”

    沈寒修反握住她的手:“好,沈太太。”

    “你是老沈,我是小沈。”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肚子:“这是小小沈。”

    沈寒修捏住她的鼻子:“不准叫老沈!”

    苏念“咯咯”笑了两声,问:“那苏珍苏宝叫什么名字啊?”

    “你想想,明天和妈商量一下,现在去把头发吹干,该睡觉了。”

    翌日。

    邓桐莲早早起床,吩咐王嫂做了营养早餐,一个给儿子养伤,一个给儿媳妇养胎。

    为了在婆婆面前挣表现,苏念挑了闹钟,七点多就醒了。

    “妈,你怎么起这么早?”

    邓桐莲还是板着脸,却是关心的说:“怀孕的时候要好好休息,不用这么早起来。”

    苏念笑了笑:“我去叫孩子起床。”

    “去吧,待会下来吃早餐。”

    苏念点点头,转身去孩子的房间,心里想着,家里有个老人还是不错的。

    七点半,一家人坐在餐桌前,苏念喝了一口牛奶,开口问:“妈,您不是说,想给孩子改名字吗?”

    邓桐莲抬起头,依旧严肃着脸:“嗯,孩子得姓沈。”

    苏念也知道,老人家对这些都比较重视,她自己也没意见,就是说:“我昨晚想了想,您说叫安然、太平怎么样?”

    邓桐莲皱了皱眉:“安然倒是不错,太平太土了。”

    沈寒修笑了笑:“你取名字是怎么土怎么来?我妈这种老古董都嫌你土。”

    邓桐莲就瞪他一眼:“你妈哪里像老古董了?”

    想了想,邓桐莲说:“孩子刚好是‘易’字辈,珍珍就叫沈易安,小宝就叫沈易然好了,安安、然然小名叫着也好听,寓意也好。”

    苏念听着也满意:“行。”然后扭头问沈寒修:“你觉得呢?”

    “你都说行了,我能有意见?”

    苏念笑了笑,“珍珍,听到你的新名字了吗?”

    苏珍含着一口热狗肠,萌萌哒的看着苏念,一脸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然后伸手把掉到桌子上的面包屑捡起来塞进嘴里。

    邓桐莲笑了笑,拿起纸巾帮她擦了擦嘴说:“以后你就叫‘安安’了,记住了吗?”

    苏珍撅撅嘴,很苦恼的样子:“我为什么要换名字?我又要重新学写名字了,好麻烦的!”

    “晚上爸爸教你写。”

    苏珍却突然说:“妈妈,我喜欢小舅舅的名字。”

    “那你好好学习,考试成绩好,妈妈就带你过去和小舅舅玩。”

    “我都很努力学习了!你问苏宝,我都没有抄作业了,全是我自己做的!”

    “来,妈妈奖励你一杯牛奶。”

    “呜~我才不要喝那个!一点味道都没有!”

    一声假哭都让邓桐莲心疼:“好,安安不喝奶奶喝。”

    苏珍眨巴了一下眼睛,心里面对这个奶奶有了些好感。

    早餐之后,邓桐莲叫了司机,亲自送两个乖孙去上学,苏念则跟着沈寒修去了公司。

    闲下来就觉得无聊,苏念还是回了财务部上班,巧的是蔚蓝也在。

    “诶?念念姐你也来上班啊?”

    “是啊,在家无聊。”

    蔚蓝同感点头:“嗯嗯!阿辰就说给我请孕假,我求了一晚上他才答应让我来上班的。”

    “这段时间不忙了,这点小事累不着。”

    “就是啊,他比我还紧张。”

    苏念笑笑问:“紧张你还不好啊?”

    “好是好,可是太大题小做了,我上厕所他都想跟着!”

    苏念无奈笑了笑:“彼此彼此。”

    两个女人相互吐槽,那段时间忙过了,现在工作也轻松,没怎么感觉就下班了。

    中午约上秋秋一起到餐厅吃饭。

    秋秋汲汲皇皇的拉着她们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一脸恼火说:“我觉得我今年运气太差了!”

    “怎么了?掉钱了?”

    “我倒是情愿掉钱!今天我们部门来了个新人。”

    “谁?”

    “薛珊!”

    苏念听闻也觉得惊讶:“啊?她不是怀孕了吗?”

    槿秋也一脸不解:“对啊!唐格家里破产了吗?让她大着个肚子还来上班。”

    蔚蓝说:“估计也是在家待着太闲了。”

    “可是她那肚子,看着都快临产了吧?”

    槿秋恼着一张脸:“不知道,看见她就闹心。”

    话音刚落,苏念悄悄用下巴指了指槿秋身后,就看见薛珊有说有笑,和一个男子在餐桌边落座。

    蔚蓝就瘪瘪嘴:“果然姐姐妹妹都是一路货色,这才刚来上班就知道巴结人了。”

    槿秋拼命点头:“可不是嘛!今天一来上班就和那些男人混成一块了,大着个肚子也不知道守妇道!还好我没部长是女的,不吃她这套!”

    “唉,没事,你自己好好做好自己就行了,她怎么样是她的事,你就当看不见就好了,没必要为这种女人怄气。”苏念安慰道。

    “嗯,点菜点菜。”

    ……

    下午,杨梓景又在公司楼下拦截了槿秋,拽着她进了咖啡厅。

    “我说杨刑警你tm是不是嫌的慌?”

    杨梓景就敲了一下她的头:“再说脏话试试?”

    “怎么?你tm想给我判刑?”

    杨梓景抬手就捏住她的下颚,疼得槿秋“卧槽”了一声,只觉得那手传来的力道更大了,槿秋担心自己的下巴被他碾掉,急忙服软:“我……我不说了!”

    杨梓景这才松开了她,得意的表情就好像在说:小样,跟我斗就是找死!

    走进咖啡厅,槿秋都还在揉自己的下巴,“有事赶紧说,姐很忙。”

    “事情不是说了吗?给警局做宣传片。”

    “尼玛!总得给我一个宣传主题吧?”

    杨梓景眯着眼睛危险的看着她,伸手拽着她的领口,把她揪过来,狠狠的碾上她的唇:“再让我听到一次脏话试试?”

    槿秋咽了咽口水,硬生生的把那句到嘴边的“卧槽”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