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20章 你这个病猫,怎么可能是我老爸?
    医院,白色映衬着一切。

    窗外渐渐迎来黎明,苏念趴在床边,牵着男人的手而眠。

    门外,一个老人领着两个孩子,在护士的带领下,打开了病房的门。

    苏珍牵着苏宝,怯生生的看着邓桐莲,然后往病房里面探了一眼,看到苏念立马就撒开苏宝的手跑过去:“妈妈!”

    苏念本来就睡得浅,扭头看见女儿来了,疲惫也扫走不少:“你怎么跑来了?”

    苏珍坐到苏念怀里,指了指邓桐莲:“她带我来的。”

    苏念这才看到邓桐莲,立马抱着苏珍上去,犹豫着还是叫了一声:“妈。”

    邓桐莲瞪她一眼,没有回应,走到床边看着沈寒修,问:“我儿子没事吧?”

    “医生说,休息两天就没事了。”

    邓桐莲正想训苏念没看好孩子,苏珍就迫不及待的插嘴:“妈妈,爸爸可厉害了,一个人打倒了一群人!”

    苏念鼓她一眼,然后转了一圈她的身子:“你有没有受伤?”

    “没有啊,有爸爸保护我呀。”

    看女儿还活蹦乱跳,一点惊吓都没受的样子,苏念又看向了床上躺着的男人。

    明知道自己受伤了,不去医院不说,还开那么久的车把孩子送回来……

    邓桐莲没好气的开口:“以后不能放孩子一个人了知道没有?你们要是带不好,我搬过来,孩子我来带。”

    苏念笑了笑,点头:“谢谢妈。”苏念知道,她不过是想找个借口,过来离自己的儿子和子孙近一点。

    虽然苏念知道她还不是特别喜欢自己,但她知道,邓桐莲没有反对她嫁进沈家就是最大的妥协,让她一下子就给好脸色看,她老人家自然是放不下面子。

    而自己要做的,就是适当的退让,不要什么事争论,那样只会是夹在老婆和妈妈之间的沈寒修受苦。

    得到苏念的答应,邓桐莲还是板着脸,问:“吃早餐了吗?”

    苏念微笑着回答:“还没。”

    邓桐莲看着苏珍,换了稍微温和的面容:“珍珍,你想吃什么?和奶奶出去买好不好?”

    苏珍对她的印象不好,只是抬头瞅瞅了老妈的眼色,没有说话,不过好在也没有叫她“老太婆”了。

    苏念点点头:“想吃什么告诉奶奶,奶奶带你去买。”

    苏珍看了看邓桐莲,扭头问苏念:“她不是坏人吗?”

    “她是你爸爸的妈妈,是你的奶奶呀,不是坏人。”

    邓桐莲笑了笑,摊开手要抱她:“走,奶奶去给你买好吃的。”

    “可是妈妈说不可以吃陌生人给的吃的。”

    “奶奶不是陌生人啊。”

    苏念把孩子往前面递了递,微笑着说:“去吧。”

    小家伙这才把手伸过去,落到邓桐莲的怀里。

    邓桐莲这才毫无遮掩的笑开:“哎哟,我们小乖孙挺沉的。”

    “妈,你让她自己下来走吧。”

    “没事。”说着,就已经抱着苏珍,领着苏宝往门外走去,隐隐还能听见苏珍的声音:“我妈妈喜欢吃饺子。”

    苏念含笑走回床边,“你醒啦?!”

    沈寒修看着她,浅浅的笑了一下,脸色还有些苍白,抬手摸着她的头:“没睡?”

    苏念委屈的点点头:“嗯……”

    “担心我会死?”

    “不要说这样的话!”

    面对她的娇嗔,他笑着:“你和孩子在等我,我不会有事的。”

    苏念笑了笑,把他的手放进被子里:“我去叫医生。”

    沈寒修拉住她的手,指了指床头:“呼叫器。”

    苏念不好意思的笑笑:“哦,都忘了。”

    医生来检查了一番,处理了一下伤口就离开。

    恰时,苏珍他们就回来了。

    比起出门时怯生生的模样,回来的时候抱着一大推零食显然高兴了很多。

    “妈妈你看,奶奶给我买了好多好吃的。”

    苏念:“……”她仿佛看到了苏珍被宠坏的样子了。

    全家都顺着她,只有她一个人扮恶人。

    相比闹腾腾的苏珍,苏宝就安静多了,手里提着一个盒子,走到沈寒修床边,冷冰冰的递过去,冷冰冰的说:“给你。”

    沈寒修笑着伸手接过,摸了摸他的头:“乖儿子。”

    苏宝却别头躲开,道:“都说虎父无犬子……”

    沈寒修挑挑眉,心说这话说的不错,他的儿子就该这么出色。

    哪知道苏宝接着说:“你这个病猫,怎么可能是我老爸?”

    苏念笑着说:“你这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早上,就播出了这样一则新闻。

    苏家小女苏雅兰因绑架儿童入狱。

    原因写的是苏氏败落,苏雅兰无力支撑经济才绑架,新闻中并没有提到绑架的儿童是苏珍,也没有提到苏雅兰和沈寒修之前那些恩恩怨怨,只是当成了一则普通的绑架案受理。

    苏念就猜到,应该是沈寒修让这样报道的。

    这样的结局无疑是最好的。

    殊不知,沈寒修在去的时候,是抱着杀人的心态去的,在看了苏念的那条信息之后,才冷静的想了这么一出。

    ……

    杨梓景在盛寒楼下守了一天,下午下班的时候才遇到从大门走出来的槿秋。

    杨梓景立马就上前:“秋秋!”

    槿秋扭头,看见是他立马就翻了一个白眼,加快脚步往公交站走。

    昨天她在咖啡厅等到晚上十点多,打他电话没人接,他也没有一个交代,她之所以会等他这么久,就是因为她吃了不少东西,舍不得用自己的钱结账。

    结果夜都深了,只好结付了高额的消费,积着一肚子气回到家,到现在都没消……

    “别跟着我!”

    “秋秋,昨天真的对不起,上车吧?我送你回家。”

    槿秋驻足回过神就开骂:“我说你无聊找别人行不行?!耍我很有趣?!”

    “秋秋……我真没用耍你!昨天苏念女儿被绑架了,我差点命都丢了!”看着她狐疑的眼神,杨梓景极力解释:“真的,凌晨四点才回来呢!打你电话你不接,我一宿都没睡!”

    槿秋将信将疑:“那现在没事了?”

    “我大哥还在医院呢!不信你现在跟我过去看,我真的没有骗你!”

    “那苏念呢?苏珍有事没有?”

    杨梓景拉着她往自己的车边走:“走吧,我带你去医院看看他们。”

    出于对苏念的担心,槿秋跟着他上了车。

    到了车上,他就殷勤的帮她系安全带,槿秋白他一眼拍开他的手,自己系上,就听见他讨好的说:“别生气了,今晚上请你吃饭。”

    槿秋扭头看着窗外,不出声。

    去到医院才知道,沈寒修已经出院了,杨梓景立马就转过头对槿秋说:“看吧,他真的有住院,要不我们现在先去吃饭,晚点去他家里?”

    “先去找念念。”

    “听你的。”

    到的时候,苏念一家人正在杨梓辰家里蹭饭。

    看见杨梓景和槿秋一起出现在这里,苏念和蔚蓝都用那种暧/昧的眼神看着她。

    蔚蓝跑去添了两副碗筷,杨梓景立马就说:“不用了,我们待会出去吃。”

    哪知槿秋拉开凳子坐过去,“我就在这吃,你不吃就先走吧,我今晚就住念念家。”

    槿秋都留下了,杨梓景只好憋气的坐了过去,约会又泡汤了。

    受不了苏念那贼兮兮的目光,槿秋就找了话题:“烟烟生了你们知道吗?”

    苏念立马就问:“啊?生了啊?预产期不是下个月吗?”

    槿秋就拿出手机翻出照片,递给苏念他们看:“嗯,今天中午出生的,是个小公主,粉粉嫩嫩的可漂亮了。”

    蔚蓝看着照片上红彤彤的小东西,眼底发光:“哇塞!好可爱!”

    杨梓辰高冷的瞄了一眼,快要做爸爸的他对孩子也挺感兴趣,却故作不在乎的样子说给蔚蓝夹了菜:“快点吃。”

    槿秋还以为话题成功转开了,哪料苏念又瞅了瞅她和杨梓景,说:“秋秋,我们几个可就差你啊……”说着瞄着杨梓景,意味深长的说:“你打算什么时候办人生大事啊?”

    杨梓景尖着耳朵,听见她回答:“还早呢!八字没一撇呢!”

    杨梓景意有所指的接话:“那一撇不是在这吗?”

    槿秋瞪他一眼,选择沉默,耳廓慢慢泛红……

    苏念和蔚蓝相视一笑,心照不宣。

    晚上槿秋本不想走,却被杨梓景拽着离开。

    车开到江边停下,槿秋一下车就打了个寒颤,一件温暖的外套就搭在了她的身上。

    杨梓景毫不遮掩的拉着她的手:“到那边坐会。”

    槿秋甩开他的手,把肩上的衣服递还给他。

    杨梓景回过头,不解的看着她:“怎么了?”

    “我不需要。”

    他笑了笑:“别逞强。”

    “你也别自作多情,我对你没意思,别在这里浪费彼此的时间。”

    杨梓景笑了笑,低头看着她执意递还的衣服,伸手接过来:“我对你有意思的就行,爱情里面,总需要一方来追随不是吗?”

    “那些大道理我不懂,反正话我给你说明白,我不喜欢你。”

    “或许只是现在。”

    槿秋决绝的说:“不管现在还是以后。”

    他笑容妖娆,说出来的话却字字诛心:“别告诉我,你还喜欢着那个在婚礼上牵着别的女人离开的男人。”

    戳到槿秋心里的痛处,语气也没那么好了:“那是我的事!别以为知道得多我就会感动你在了解我,你这样真的很讨厌知道吗?”在他面前,仿佛自己就是一张白纸,平平的摊在他面前,什么都隐藏不了,那种感觉真的很讨厌……

    他却依旧不遮不掩的拆穿一切:“你讨厌的……难道不是现在这个连自己都无法看清的李槿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