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19章 我和孩子在等你
    沈寒修看苏念脸色变了变,就问:“怎么了?”

    “苏宝说苏珍不见了!”

    “是不是又恶作剧了?”

    “你开快点,苏宝说他已经找了一会了,没找着。”苏珍不如苏宝聪明,要是真不见了可怎么办?

    沈寒修一边开车,一边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给苏念:“给杨梓景打电话。”

    ……

    杨梓景的车都到和槿秋约的咖啡厅转角了,就看手机屏幕上跳出了沈寒修的名字:“大哥?”

    响起的却是苏念的声音:“杨二哥,你到阳光幼儿园来一趟好不好?”

    杨梓景为难的说:“嫂子,我现在真有事……”

    不等他话说完,沈寒修的声音就从那边传来:“给你五分钟。”

    杨梓景还没回应,那边就挂了电话,声音冷得杨梓景打了个寒颤。

    杨梓景咬咬牙,不想死得太难看,还是调转车头,然后立马给槿秋拨了电话:“宝贝,我现在有点事,你进去坐着等我一会,想吃什么点什么,我待会来结账。”

    那边的槿秋骂了两句,还是答应等他。

    到了幼儿园后勤室的时候,杨梓景还正想抱怨沈寒修打扰了他的约会,可是一到现在看见这严肃的气氛,就上前问:“怎么了大哥?”

    沈寒修拿起桌边的一张纸递给他:“你去查一下这几个车牌号,看看有没有可疑车辆。”

    杨梓景也不敢迟疑:“好。”

    拿着资料就回了警局,此刻天色已经有些暗了。

    邓桐莲也打来电话:“儿子啊,几点到啊,菜都准备好了。”

    “妈,珍珍不见了,今天可能不过去了。”

    邓桐莲立马就着急起来:“什么?孩子不见了?我说你们怎么带孩子的?现在拐卖儿童的猖狂得很,你们也……”

    “好了不说了。”沈寒修急忙挂断电话,视线一刻也没从监控上离开过。

    “老沈……”

    这是,苏宝从远处跑过来,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喘:“妈妈,那边那个卖棉花糖的叔叔说,好像看到是一辆灰色的车,下来了一个男人,把妹妹抱走了。”

    “是什么样的男人?”

    “有胡子,光头。“

    苏念听了也没有头绪,沈寒修却立马道出了一个名字:“苏雅兰。”

    刚刚一说,苏念的手机就传来了短信铃声,拿出来一看,惊讶的下定论:“是她!”

    短信内容写着:拿一千万赎你女儿。

    然后在附了一个银行卡号。

    苏念想也没想就回复:我女儿在哪?

    沈寒修拿过手机,把电话拨了过去,却被挂断,然后手机上就出现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苏珍闭着眼睛,歪耷着脑袋,嘴上贴着黑色的胶条,被捆在椅子上,看起来毫无生气。

    “是珍珍!”苏念急得红了眼眶。

    这时沈寒修手机收到杨梓景发来的信息,就转身对苏念说:“你带着儿子先回去。”

    “不,我和你一起去。”

    沈寒修摸着苏念的头,低头看了看苏宝,然后对苏念说:“乖,女儿交给我,你带着儿子回去等消息。”

    苏念红着眼眶,不舍和他分开,尤其是想起他上次杀沈荣锦的事,她害怕他会不理智,然后把事情闹大了。

    “儿子,带妈妈回家。”

    哪知道,苏宝也不听话:“我和你一起去,妈妈回家。”

    沈寒修看着母子两,无奈笑了笑,“你们先在这儿等着,我待会派人过来接你们,我现在去找杨梓景。”

    见他妥协了,苏念才点了点头:“好……”

    沈寒修摸了摸苏宝的头,然后就转身出门,开车离开。

    苏念和苏宝在这里等了大概十分钟,就有一辆黑色的车开来,司机是苏念认识的,是沈寒修的手下,就带着儿子上了车。

    车驶向了郊外,没有路灯的夜色下,只能见到车灯照亮的一方地,苏念看了看四周问:“他们在哪?”

    司机毕恭毕敬的回答:“嫂子,马上就到了。”

    苏念看了看四周,只有盘山公路,前前后后都见不着一辆车。

    他们是已经到了还是没跟上来?

    看着窗外疑惑着,十多分钟之后,车停了下来,苏念扭头看了看窗外,眼前就是一栋打着明亮灯光,素雅的白色别墅,很温馨……

    “他们在这里?”

    男子只是,帮母子两打开车门,然后领着他们进了别墅,才说:“大哥吩咐我把你们送到这里,然后说他回来之后来这里接你们。”

    苏念这才知道自己被骗了。

    立马就抓着男子的手,迫切的说:“你带我去找他!”

    男子为难的看了看她说:“嫂子,你就别为难我了,大哥说你有孕在身,这里什么都有,王嫂现在已经在做饭了,你吃好早点休息吧,有什么需要就告诉我。”说着就退到了门外,把门上了锁。

    苏念也知道,沈寒修是为了她着想,她也知道,自己跟去不但帮不上他的忙,还会成为他的包袱,可她只希望,他看着他们,知道他们需要他,不要冲动行事才好。

    他的心狠手辣,她怕得很。

    急忙就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夜里就九点了,给他打电话的手都在颤抖,电话通了,却没有人接。

    看到妈妈着急得哭了,苏宝就牵着她的手安慰:“妈妈,他很厉害的,会把妹妹带回来的。”

    苏念紧紧捂住手机,蹲下身子抱着儿子失声痛哭。

    她不敢去想,要是沈寒修有什么万一,她以后该怎么办……

    那个男人再厉害,也是血肉铸成的人只有一条命啊……

    王嫂端着茶走出来,看着抱着苏宝失声痛哭的苏念,轻轻叹了一口气说:“太太,趁热吃点东西吧。”

    苏念抹了抹眼泪,对苏宝说:“你去吃吧,妈妈打个电话。”

    “妈妈一起吃。”苏宝的小手,轻轻的摸着苏念的小腹,认真的说:“小妹妹也饿了,我们一起吃。”

    苏念含泪点点头,对啊,要为孩子吃点什么……

    坐上餐桌,却是半碗饭都没吃完。

    饭后就蜷在沙发上,等着门外传来动静,等着那个男人带着女儿回来。

    苏宝熬不住了,躺在她的身边睡着了,王嫂拿过一床薄毯过来给他盖上,然后对苏念说:“太太,时间不早了,你也早些休息吧。”

    苏念死死的盯住那扇门,木讷的摇了摇头:“王嫂,你去睡吧,我坐一会就睡。”

    夜渐渐深了,大厅里却是灯火通明。

    看着躺在脚边安睡的苏宝,又想起还在恶人手里受罪的苏珍,眼眶又忍不住湿了。

    拿出手机,上面没有回电话,再拨过去,却是一样的结果。

    明知道他也许看不到信息,她还是颤抖着手,发了一条:你要安安全全的回来,我和孩子在等你。

    ……

    夜里四点,漆黑的盘山公路被一行十几辆车的车灯照亮。

    为首的黑色迈巴赫的车身不在又光泽,而是布满了泥泞。

    车内,男人穿着黑色的西装,修长的手握着方向盘,侧头看了看蜷缩在旁边座位安睡的小女孩,又看着黑暗中,亮起的手机屏幕上,那一行简单的文字,嘴角微微上扬。

    一车跟着一车,娴熟的转弯,盘山而上,引擎声响彻山谷……

    苏念蜷在沙发上,闭着眼睛皱着眉,梦里好像并不怎么美好。

    门外传来了声音:“大哥。”

    男人声色低哑,问:“他们呢?”

    “嫂子一直在哭……三点多才睡下,就在大厅……”

    沈寒修抱着女儿,点点头示意知道了,男子打开了门,侧身让沈寒修进去。

    视线一眼就看到了蜷在沙发上的女子,眉头皱得很深。

    听到她才睡下不久,沈寒修有些不舍叫醒她,先抱着苏珍上楼,放在了舒适的大床上,然后再把苏宝搬上去。

    中途,苏宝睁开了眼睛,看到是他的那一刻,不再是平日冷漠的眼神,而是明显的欣喜:“你回来了?!”

    沈寒修笑了笑:“嗯,‘爸爸’都不叫一声?”

    表情冷酷的儿子,却是笑了笑,又闭着眼睛,睡得很安心。

    苏念听到了一点动静,还没分清是梦境还是现实,缓缓睁开眼睛,眼角还有些湿润。

    看到门外站着一群人,立马就起身,身上的薄毯落地,险些把她绊倒。

    “嫂子小心!”站在门边的杨梓景立马丢了烟头,上去把苏念扶住。

    苏念跑出去,四处张望,却没能寻到那张熟悉的脸,心里的不安让眼泪肆意,声音哽咽颤抖:“……他呢?”

    杨梓景扶着她,然后就看到了对面从楼梯上走下来的男人,只是对着苏念使了个眼色,用下巴指了指她身后。

    苏念急忙就转身看去,那一刻却是僵硬了身体,他都下楼走到大厅了,她才反应过来,飞扑过去,重重砸在沈寒修怀里。

    沈寒修闷哼一声接住她,脸上却是被砸得很幸福的表情。

    抱着他的那一刻,一肚子的话却是一句也说不出来,只是嘤嘤的哭,把一切的担忧和害怕都发泄了出来。

    而沈寒修也默契的选择了沉默,只是安安静静的给她一个发泄不安的怀抱,摸着她的头,安抚她的情绪,等她哭够抬起头了,他才笑问:“多大还哭鼻子?”

    苏念嗔他一眼,又哭又笑,抬起小拳头砸在他胸膛,声音是哭太久的沙哑,“还不是怪你……”

    “呃……”沈寒修皱眉,闪躲了一下。

    苏念立马又担忧起来,“你怎么了?”

    男人只是苍白着脸笑了笑,然后缓缓闭上了眼睛,朝着她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