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18章 子生哥哥
    苏念看着苏雅兰,今天的她和往日有些不同。

    没有化妆,有些憔悴,背脊也没以前挺得直了,看起来有些颓然,像是受了什么特别大的打击……

    对了,苏念突然想起来,沈荣锦死了,摇摇欲坠苏家,恐怕生活也无法维持了吧?

    果不其然,苏雅兰走到沈寒修面前,紧紧拉住他的袖子:“阿修,你帮帮我们吧……”

    沈寒修毫不留情的抽出自己的袖子,直接朝苏念走过去。

    苏雅兰立马跟上来,“阿修,苏家的房子已经被抵押了,我和母亲实在是走投无路了,你就给我一点钱,我就离开这里好吗?”

    沈寒修搂着苏念,回头看着她:“给你钱?你是我谁?”

    “阿修……哪怕你不喜欢我,看在我爱你这么多年的份上,你就帮帮我们好吗?”

    “爱我的人那么多,我每一个都该给钱吗?”

    苏雅兰挤出眼泪,拿出了最可怜的那一面,却被沈寒修的绝情堵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沈寒修笑了笑,却不带一丝感情:“当年你们把苏念赶出家的时候,她身无分文是怎么过来的?”

    沈寒修笑了笑,说:“你们还是去体验一下吧。别再让我看到你,不管是死是活,你出现会影响我老婆的心情。”

    说着就搂着苏念,看也不看苏雅兰一眼,就转身离开。

    看着两人和谐幸福的背影,苏雅兰脸上的可怜全被的恨意取代。

    她那么努力争取的东西,却被苏念轻而易举的抢走。

    抬头看着楼上的灯光,眼底尽是恨意,就算是鱼死网破,她也要带苏念一起下地狱!

    回到家里,却发现孩子的房间灯还亮着。

    苏念走进去,就发现苏宝还没睡,手里拿着一个文件夹在翻看。

    苏念没有多想,只是轻声说:“儿子,怎么还没睡?”

    苏宝扭头看了她一眼,不急不慌的合上文本,然后转身爬到床上,在苏珍旁边躺下。

    “乖乖睡觉,都这么晚了。”

    苏念抬手要关灯,苏宝却突然开口:“妈妈,我想和妹妹分开睡了。”

    “怎么了?妹妹一个人睡又要哭鼻子了。”

    苏宝就嘀咕说:“我都这么大了,不能再这样睡了。”

    苏念笑了笑:“五岁的小男人,等妹妹醒来你自己和她说,她不哭就去你的房间睡吧,现在乖乖睡觉了。”

    “嗯。”

    安顿好孩子,苏念回到自己房间。

    沈寒修正挂了电话走过来:“妈说,明天晚上带着孩子回家吃饭。”

    苏念也点头:“行,是不是妈过生日啊?”

    听见她这声“妈”叫得这么自然,沈寒修笑着点点头:“嗯。”

    “她老人家也挺孤独的,常回去也好。”

    沈寒修还以为,他妈妈以前对她那么不好,她心里有恨呢,她这么识大体,沈寒修走上前从背后把她抱住:“明天我们去民政局。”

    苏念背靠着他依偎在他怀里,闷着声音说:“你都没求婚呢……”

    话音刚落,就察觉到他往她手上套了一个什么东西……

    沈寒修握住她的手,下巴抵在她肩上,说话的温度都打在了她的耳侧:“苏念小姐,你愿意嫁给我吗?”

    苏念娇羞的笑着,低头看了看无名指的戒指,就是他设计的那款,尺寸也刚刚好。

    沈寒修慢慢转过她的身子,询问一声等她回答:“嗯?”声音醉人……

    苏念转过身子,抬头看着他,手环着他的腰,踮起脚,碾上他的薄唇,推着他撞上了身后的墙。

    沈寒修的手上移,扣住她的后脑勺,给予最炽热的回应。

    直到她开始喘/息,他才松开她,低头凝视:“回答呢?”

    苏念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却是娇羞的笑着:“刚刚……还不算吗?”

    “不算,我不懂。”

    苏念抬眼看着上方,不满的样子:“不懂就算了!我要洗澡睡觉了。”

    “一起洗。”末了又加了一句:“老婆。”

    “现在还不是。”

    “明天就是了。”

    ……

    翌日,沈寒修先把两个孩子送去学校了,才叫醒苏念。

    “几点了?”

    沈寒修转身把衣服给她拿来:“民政局开门了。”

    苏念揉揉眼睛从床上坐起,头发有些乱,还有些嗜睡的不清醒:“孩子呢?”

    “上学去了。”

    “你呢?不去上班?”

    “先去民政局,快点起来,去杨梓辰那边吃早餐说。”

    苏念一边掀开被子一边说:“你也不能老去别人家里吃啊……”

    “那不然等你起来?”末了就加了一句:“珍珍喜欢吃他做得早餐。”

    “那得多麻烦人家。”

    “他麻烦我的时候多着呢!快点起来,我在下面等你。”

    去到杨梓辰那边,两个人都出门了,沈寒修第一次去厨房,简单的热了一下早餐,苏念没什么胃口,喝了点牛奶就离开。

    坐上车,虽不是第一次去民政局了,苏念却还是紧张得心里怦怦跳。

    “子生哥哥……”她突然出声,沈寒修惊得差点踩了急刹车,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你刚刚说什么?”

    苏念扭头,望着他笑了笑,那肉麻的称呼,自然是叫不出第二遍,只是问:“你那时候,为什么要离开?”

    沈寒修娴熟的转着方向盘,视线放在道路远处,回答:“因为很多事。”

    苏念默默,没追问他是因为什么事,而是问:“那你为什么没有回来找我?”

    “我被送到美国去学校,差不多七年,哪也去不了,后来回去过,但是什么都变了。”

    苏念也低下头,妈妈去世之前,就把她托付给了苏家人,所以她才离开了那里,才和他错过了……

    不过还好……

    “幸好我们现在在一起。”

    沈寒修扭头看了看她现在这副模样:“苏念你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有多欠糟蹋吗?”

    苏念:“……你怎么也会说出这样的话?”

    “要是赶着去领证要不是你怀着孕,我就把车停路边了。”

    这句话不带半点情/色,苏念却听懂了话里的意思,默默的红了脸。

    好在,车很快就在民政局前落停。

    和第一次来的时候,顺序差不多,来过一次也算轻车熟路了。

    苏念正拿着小红本本看,然后嘟嘴说:“你干嘛都不笑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欠你钱了。”

    沈寒修一把把她手里的本子拿过来:“好好走路,证放我这,以后想都别想和我离婚。”

    苏念却反击他:“为什么要放你那?万一你那天变心了怎么办?放我这才对!以后就算我变成黄脸婆了,你也想都别想和我离婚!”

    沈寒修笑了笑,搂着她往外面走:“你小时候那么丑,我都没嫌弃你,你担心什么?”

    “我小时候明明那么可爱!好多人喜欢我呢!”

    他护着她的头,把她打开车门,敷衍着说:“好,你是万人迷。”

    办完手续,车开到商业街,苏念就说:“我就在这里下吧,给妈买点东西。”

    “我陪你。”

    “不用,你去上班,我会小心的。”

    沈寒修却还是执意:“我不放心。”

    苏念就不满的说:“你这样会让我觉得自己很没用的,自己照顾不好还要耽误你。”末了对着他笑了一下,对着他的侧脸吧唧了一口,然后就打开车门:“子生哥哥,晚上记得来接我哦!”

    沈寒修立马伸手拉住她:“再叫一声。”

    苏念笑笑却没开口,沈寒修的唇就碾了上来,餍足了松开她,然后掏出钱包里面的卡递给她:“自己小心点。”

    苏念笑了笑,也没有矫情什么,接过他递过来的金卡:“谢谢子生哥哥。”然后就拿着卡跑开。

    沈寒修把头探出窗外吼:“给我好好走路!”

    盛寒,槿秋正在餐厅和同事一起吃饭。

    突然接到了杨梓景打来的电话。

    上次在蔚蓝婚宴上接触过后,对他的印象稍微有些改变,在铃声快要结束的时候才接起电话,语气却相当不好:“什么事?”

    那边的他,倒是不紧不慢的说:“听说你是做广告宣传的?”

    虽然不知道他是在听说的,“嗯。”

    “我们警局打算做了宣传广告,你下班之后……”

    不等他说完,蔚蓝就说:“那你去找广告公司啊!”

    “我就想找你,你几点下班?”

    蔚蓝默了默,不情愿的说:“五点半。”

    “那好,五点四十,你公司对面的咖啡厅见。”

    不等蔚蓝回应,那男人就急急忙忙的挂了电话。

    蔚蓝就嘀咕,“想追姐还敢挂姐电话?!”

    蔚蓝不得不承认的是,从接了这通电话开始,她却有点盼望着早点下班了。

    就好像以前和唐格约会一样,约定了时间,就巴不得早点和他见面。

    左熬又熬,终于下了班,蔚蓝急急忙忙就收拾东西,怕待会电梯打挤,怕待会迟到,立马就往咖啡厅过去,站在门边等杨梓景。

    沈寒修下班,问清楚了苏念的地点,就先开车去接她,然后两个人才一道去接孩子。

    “买了些什么?”

    “给妈买了几件衣服,和一些老人家吃的保健品。”

    沈寒修笑了笑:“我都没给她买过这些。”

    “你们男人哪懂这些?”

    沈寒修就故意感叹:“有个女人还是好。”

    旁边的小女人听了这句话尾巴就翘上天了。

    正打算说什么,包包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苏宝?打来做什么?”一边嘀咕一边接听:“怎么了儿子?”

    那边的回答,却让苏念不淡定了:“妈妈,苏珍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