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17章 韩子生(3)
    沈寒修看着突然停下咒骂的苏念,笑意深邃:“怎么了?骂完了?”

    苏念手指着大屏幕上的那幅画,张着嘴却惊讶得半天说不出什么,心里却在鄙视自己,真的是又笨又蠢,把她自己骂得那么难听!

    “那个……这个怎么在你这里?!”

    “为什么不能在我这里?”

    “这个明明是我画的!”

    她记得,这是她画给韩子生的。

    那时候上幼儿园,她上课的时候想他了 ,就拿着彩色铅笔画了这副画,放学之后就去他家。

    “韩子生!韩子生!”和以往一样,叫不应他。

    和蔼的外公就走出来:“妮妮来啦?子生在后院呢!”

    她二话不说就跑到后院去,就看见坐在石桌边上的他。

    跑过去坐到他对面,就从书包里翻出上课时画的那张画,摆在他面前,自顾自的介绍:“韩子生,你看这个!这个是你,这个是我,以后我们也要一直在一起!”

    韩子生看都没看她一眼,拿起书本起身,避开她。

    她厚着脸皮跟过去,把他的书抢过来,然后把那幅画折好放进他的书本里,笑眯眯的说:“这个送给你了,你一定要好好保存哦!”

    当时的他根本不屑的样子,似乎还很烦她,她从来没想过,还会再看到这副画,连她自己都记忆模糊了。

    “起拍价两万。”主持人的声音传到耳里,苏念吓得不轻。

    虽说比起刚刚那个的起拍价,低了很多,可是她小时候的涂鸦,居然能上这么高档次的拍卖会,起拍价还是两万!

    还以为不会有人叫价,殊不知只要和沈寒修沾边的东西,就很值钱,没能抢到他亲手设计的首饰,也要把这副两万的画买下来。

    “两万五。”

    苏念顾不得那些没脑子的人叫价,只是好奇的问沈寒修:“这幅画你哪里来的?韩子生给你的?他人在哪?”

    沈寒修扭头看着他,事情都这么明显了,她居然还问他韩子生在哪!

    恨铁不成钢的敲了敲她的脑门:“张小妮,你果然是又丑又笨又傻又蠢!”

    “张小妮?你怎么知道我以前的名字?!”

    沈寒修看着她迷迷糊糊的模样,捏了捏她的脸:“你不是说,我长得很好看永远不会忘记我吗?”

    苏念愣住了,她的确说过这样的话,但是是对韩子生说的。

    震惊的睁大眼睛看着沈寒修:“你……你就是韩子生?”然后又急忙否认自己的话:“不可能!你一定见过韩子生了,是他告诉你这些的!他在哪?”

    “怎么?觉得韩子生是我,让你失望了?”

    不是失望,是惊喜太大,她压根不敢相信好吗?!

    她的一切反应都是沈寒修预料之中的,瞧着她傻愣愣的模样,帮她分析:“如果我不是韩子生,当年我为什么要娶你?”

    “你不是说家里逼婚逼得紧吗?不是说逃婚的最佳选择就是找个人嫁了,催婚的解决良计就是找个人娶了,我们刚好合适,所以你才娶我!”

    “我说的话你还记得那么清楚?那你有没有用脑子想过,千千万万的人想嫁给我,就算是催婚,我为什么一定要和你结婚?”

    苏念愣了,是啊,他为什么一定要和她结婚?而且结婚之后还对她那么好……

    “你……你真的是韩子生?”

    “不然你以为随便一个人就能长得我这么好看?”

    苏念捂着嘴瞧着他的这张脸,可能是记忆太模糊,她竟一直没认出来……

    正当她还想问什么的时候,沈寒修突然举起牌子,简短的叫了价:“一百万。”

    苏念震惊,她的那副画,拍到一百万了?!她简直可以去做职业画家了!!

    扭头瞪他一眼:“你是不是傻缺?!”

    然而还有更少的傻缺,加了价:“五百万。”

    苏念扭头看去,就见唐邵生举着牌,视线正落在他身上。

    苏念扭过头就笑:“还有个大傻缺,五百万送给他好了,改天再画两幅卖给他……”

    话音没落平,苏念才发现自己身边坐得是个超级傻缺。

    “一千万。”

    唐邵生满意的笑了笑,没再举牌。

    而旁边的人也都觉得,一千万去竞拍这样的一副作品,有些奢侈了,都没敢再加价。

    下了锤,苏念觉得自己的心在流血:“你是不是钱多没地使啊?自己东西拿去拍卖,又花几百倍的价钱拍回来,你脑子有洞啊!”

    沈寒修却不在乎的说:“男人的事你不懂,起来,走了。”

    去后台领了拍到的宝贝,沈寒修就直接走VIP通道离开。

    到了车上,苏念抱着那个首饰盒和那个画框,愣神了好几分钟,问他:“你真的是韩子生?”

    “麦南镇的韩子生。”

    地名都被他明确的说出来了,苏念觉得错不了了,而且看他的侧颜,那股冷漠的气息,确实和韩子生像极了,但是她从来没往那方面想过。

    因为谁会知道,会那么巧。

    她十多年后,居然嫁给了小时候喜欢过的人。

    “那……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是张小妮的?”

    沈寒修目视前方,声音酥哑,听起来很舒服,就像凉凉的夜风一样怡人:“第一眼见你的时候。”

    苏念皱着眉回想,第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

    哦对了!是她逃婚,跑到酒店情急之下钻进了一个房间,在里面撞上刚刚洗好澡出来的他。

    因为外面的人追来了,她又不敢出去,就这样尴尬的躲在他房间。

    她还记得,她开口就叫他“老男人”……

    后来还是他找人送来衣服,她扮成了他的秘书才离开,走的时候,他留了名片,她才知道了他的名字,麦城的传奇——沈寒修。

    可是她从来没想过,他就是韩子生,更没想过,他的接近都是有“预谋”的。

    “第一次见我你怎么认出来的,我可比小时候好看太多了。”

    他勾起嘴角笑了笑,恰时车被红灯拦下,他就突然弯腰过来,抓起她左脚,拿掉上面的鞋子。

    苏念曲起脚趾头:“你干嘛?”

    沈寒修的手指,摩擦着脚背上面一个月牙形的伤疤:“因为这个。”

    那时候她急于逃脱,脱掉高跟鞋就拿起水果刀划开拖地的婚纱裙摆,他就是那时候,看到了脚上那个月牙形的伤疤。

    也就确定了,这张似曾相识并不是巧合,于是才帮她逃婚。

    苏念低头看着自己脚上的疤:“这个?”她都没在意过这个疤呢。

    “你掏鸟窝从树上摔下来,死活不肯给医生看,非要我抱着。”

    苏念脸一红:“我才没有!”

    后面的车在催促了,沈寒修才直起身子将车开走。

    苏念害羞之后又问:“你以前不是挺讨厌我的嘛?怎么连我脚上的疤都记得啊?”

    “我不像某些人,表面上挺喜欢,见面了却连人都不认识。”

    苏念努努嘴:“那是你长得更帅了嘛!而且那时候我那么小,哪里记得那么多?”

    “那么小还知道在我睡着的时候偷偷亲我?”

    “我没有亲你!”然后又鼓他一眼:“原来你都是装睡!”

    沈寒修笑了笑,默认。

    车厢静了一会,苏念看着那副画发了一会呆,然后喃喃着说:“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这些?”

    要是她早些知道,就不会怀疑是他和叶佳瑶联手卖掉了他们的孩子,她就不会和他离婚也不会离开,也不会错过这么多年。

    “我想让你爱上现在的我,而不是以前的韩子生。”

    “哼,你明明就喜欢我,还装作不在乎的样子,要不是我够顽强,你这样口是心非的男人是讨不到老婆的!”

    “我这样的男人,一但遇上了喜欢的人,也会懒得再去换心里面的那个人。”

    苏念努努嘴:“不是因为我太好太有魅力,只是因为懒得换吗?”

    “嗯,你傻得有魅力。”

    苏念没再和他计较傻不傻,反正他都不会嫌弃她。

    只是沉默半晌说:“要是那个孩子还活着该多好?”

    沈寒修的眸色明显暗了暗说:“我在杨梓景那边有了血样,如果有那个孩子的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我们的。”

    苏念扭头看着他,突然觉得好内疚。

    原来他真的从未放弃过寻找,而她却在那段时间选择了离开。

    她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悲惨的人,孩子消失,丈夫背叛……

    殊不知,她的不信任,带给他的伤害更是无法弥补的。

    他深爱着她,她却以死相逼让他离婚,然后还彻彻底底的消失,那四年,他恐怕过得比她还要不好……

    “老沈……对不起……”

    “为什么道歉?”

    苏念低着头,看着窗外说:“我们以后都要在一起。”

    她说的很小声,像是在说给自己听。

    却一字不落的进了沈寒修的耳里,然后笑了笑,不言语。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黑暗中,隐隐约约在车灯下看到了自家门前站着一个人。

    车落停,那个人就走了过来,穿着单薄的黑色长裙,在夜风里看起来很柔弱,然而苏念对她却同情不起来。

    苏念率先打开车门,看着站着一旁的苏雅兰,抬脚朝她走去:“你来这里做什么?”

    苏雅兰看了看苏念一眼,眼神里又不爽,却是什么也没有说。

    直接抬脚朝另一边下车的沈寒修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