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15章 韩子生(1)
    洗好澡出来,苏念次知道这个老妖精有多磨人,即便不能进行最后一步,他也变着花样折腾了好久。

    反正出浴室的时候,是被他抬着出来的。

    连头发都是他吹的。

    手指摸了摸她的头发,见全都干 ,才关掉哄哄作响的风筒,看着闭着眼睛的她,说:“这点程度就受不了了。”

    苏念没有回答,沈寒修就抱起她,把她放在床中央,把枕头放好,掖好被子,自己躺进去。

    关掉床头的灯,拥着她。

    还以为她睡着了,哪知过了几分钟她抬手抱住他,“阿修……”

    “嗯?”沈寒修低头看她一眼,见她闭着眼睛,就嘀咕着而说:“说梦话呢?”

    她却睁开了眼睛,抬眸看着他:“我明天也想恢复上班了。”

    “不可以,忘了上次怎么去医院的了?自己在家好好呆着!”

    “可是一个人在家一点都不好玩。”

    “都孩子他妈了,还贪玩呢?”

    苏念不满的“哼”了一声:“你又没怀过孩子,当然不知道有多难熬了。”

    “那我休假陪你玩?”

    苏念还是不满:“那谁赚钱养家啊?”

    沈寒修淡淡笑了笑,说起赚钱养家立马就想到了苏宝,现在那个小屁孩,要他养家恐怕是绰绰有余了,公司办得有声有色的,还晓得怎么坑爹。

    “好不好嘛!只要给我一点事做就行。”

    沈寒修把她往怀里收了收,腿轻轻塔在她冷冰冰的脚掌上,也感觉到他往他这边拱了拱,听闻他说:“不可以,你又不会嫌弃你懒,你装什么勤快?”

    苏念抬脚塔在他的腰际,像个考拉一样缠着他:“你就带我一起去公司也好,哪怕就是让我帮你签签字也行啊。”

    见他不说话,苏念就泪眼汪汪的看着他:“好不好嘛~不要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

    男人都抵抗不了女人的撒娇,尤其还是心爱的女人,沈寒修伸手去拿开她的脚:“平着睡!”

    “你先答应我!”

    沈寒修一副不耐烦的样子:“答应了。”

    苏念这才笑了笑,然后松开缠着他的手脚,听话的躺平伸手,双手放在腹部,而他的大手,覆在她双手之上,格外的温暖。

    蔚蓝也累了一天,杨梓辰自然是命令她早早睡下了。

    新婚之夜不能洞房,杨梓辰只能看着床上熟睡的女人,想抽烟也不敢抽,只是站在阳台吹了会风,就搂着女人睡下了。

    然而另一边,白天睡了一下午的槿秋,晚上精神了。

    在床上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正无聊着想追追剧,手机却震了一下。

    备注“老变/态”发来信息:怎么还不睡?

    槿秋一看到这条信息就一身鸡皮疙瘩,抬头看了看阳台外面,没有人。

    难道房间里有摄像头?那她刚刚换衣服岂不是被他看光了?

    气愤的回了一条信息:你监视我!你这是滥用私权!

    那边也即刻回了信息,就好像是已经打好了文字,她的信息刚刚传出去,那边就回应了:你出来。

    槿秋:出哪去?

    然后又立马加了一条:傻逼才出去!

    杨梓景:阳台。

    槿秋一愣,扭头看了看阳台,总觉得背脊凉凉的,盯了半晌,难道他在外面?

    犹豫着,还是掀开被子,抬脚走到阳台门边,先撩开帘子看了看,确认外面没有人,才轻轻推开门,走到阳台上。

    第一时间就是往楼下看,还以为他在楼下站着,哪知身侧传来了一个低沉的男声:“这里。”

    蔚蓝吓了一跳,闻声看过去,就见隔壁阳台,他穿着单薄的衬衣,风吹的衣摆一晃一晃的,手里的手机还亮着。

    “你怎么在这里?!”

    他挑挑眉:“我不该在这里?难不成该在你的房间里?”

    槿秋看了看两个阳台之间就只隔了一个刚刚过腰的铁栏,就连她都能轻易翻过去。

    立马就觉得而不安全了,要是他想做个什么,这月黑风高的,不安全!

    抬脚转身就要往屋里跑,头发却被什么东西牵绊住:“哎哟卧槽!疼疼疼!”

    “知道疼还不乖乖过来?”

    为了解救自己的头皮,槿秋不得已退了回去,不爽的白了他一眼,他的手一松开,她就踮起脚,想要抓他的头发让他也感受感受,然而她没想到的时候,她身子倾过去一寸,他却倾过来一尺,还弯下了腰,险些就亲上了,差点吓得槿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看着她通红的脸,杨梓景笑了笑。

    “你也太不要脸了!!”

    “脸拿来做什么?能追女朋友还是能讨老婆?”

    槿秋:“……”

    虽然不想为他的言行产生波动,可是不能否认,她的心因为他的话,跳得好快……

    “你也不年轻了,出去不怕别人说你老处女?”

    闻言,槿秋就觉得丢脸恼羞成怒的吼他:“要你管!”

    他笑了笑,大方的说:“没关系,我比你还大上几岁,现在还是老处男。”

    槿秋显然不相信:“切,老变/态还差不多!娃娃都不知道糟蹋了几个了!”

    杨梓景伸手就敲了一下她的脑门:“你还好意思说着茬?都说了那是我朋友的货!”

    “哼!猥/琐了还不承认!”然后急忙后退两步,深怕他再扯她的头发,杨梓景看着她这模样笑了笑,“早些睡,是女孩子熬夜容易变老。”

    槿秋一边回屋一边回他:“要你管!”

    回到屋里,槿秋还扒开窗帘看了看那边阳台,隐隐见一个人影走开……

    心中的悸动,就像初恋的感觉一样。

    除去他之前的一系列变/态猥/琐行为不说,论细致体贴,还算得上好男人。

    至少长这么大,她没被那个男人关心过,就算是唐格也没有嘱咐她早点睡,哪怕后面加了一句讨厌的“容易变老”。

    想想,自己的青春全给了唐格,她就像一个井底之蛙一样,接受唐格的一切优缺点,或者把他的缺点也找借口变成优点,总之意识里就把他当成了自己这一辈子要托付的男人,从来没想过要和他分开……

    原来离开他,也能看到另一片蓝天,她也不是那么非他不可。

    第二天,苏念如愿跟着沈寒修去了公司。

    一路上两个人都牵着手,公司里的人看了,都是羡慕不已。

    看来苏念这总裁夫人的位置是坐稳了。

    跟着沈寒修直接就去了他的办公室,走到前台的时候,秘书就叫住了他们:“沈总,刚刚苏雅兰小姐找过您。”

    苏念和沈寒修都是一愣,沈寒修问:“她来做什么?”

    “她没说,看见你没在就走了,只是叫我通知你一声。”

    沈寒修点点头算是知道了,然后牵着苏念继续往办公室走。

    “你和她还有联系?”苏念问。

    沈寒修轻笑,低头看着她:“你吃醋?”

    苏念松开他的手,头一扭,坐在旁边的沙发上,闷声闷气的回答:“不吃。”

    沈寒修走过去,把纸袋子里的饺子取出来,摆在她面前:“不吃你撅着个嘴干嘛?”

    “哼。”苏念不去看他,伸手拿起一个饺子,放进自己的嘴里。

    “大清早你是不是就给我耍脾气?”

    苏念还是不说话。

    沈寒修睨了睨她,突然就倾身过去,把她微微撅着的唇瓣咬了一口,面对她的怒瞪,他坐回座位,淡淡道了一句:“今天的饺子味道不错。”

    苏念抬起手背,抹了抹嘴唇。

    “下次你再噘嘴,我把你咬残!”

    不等苏念回应,他就站起身,转身走到办公桌前,说:“晚点有个拍卖会,你陪我去。”

    “不去。”

    “不去就回家!一个人待着!”

    “你以前都不凶我……”

    “我今天带你去看看,什么是以前。”

    苏念愣了愣,不明他话里的意思。

    沈寒修见她感兴趣了,就故意买关子:“你不是说你以前喜欢过一个男生吗?”

    苏念疑惑着道出一个名字:“韩子生?”

    沈寒修挑挑眉:“嗯,我好想找到他了。”

    苏念立马就兴奋了:“真的?!”

    沈寒修嫌弃的看她一眼:“你这么高兴的时候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苏念的小性子顿时没了,起身过去问:“他在哪啊?”

    “跟我去拍卖会就知道了。”

    苏念想也不想就回答:“那好,我一定去!”然后高兴的又跑回去吃饺子。

    沈寒修看着她哪模样,心里想,要是那个韩子生不是他自己,他就算真找着了,也绝对不让他们相见!完全就是最大的劲敌!

    盯了她几秒,她脸上的笑容藏都藏不住,沈寒修就故意轻咳了一声说:“我现在在吃醋。”

    苏念抬起头,来了一句:“你不是不吃酸吗?”

    晚上,不知道是多大型的拍卖会,去之前沈寒修还带她的造型所变了个身。

    把苏珍苏宝交代给杨梓辰,然后两个人就二人世界去了。

    车大概行驶了一个小时,在区外的一栋豪华白色建筑前停下。

    一走进大厅,就能看的玻璃展柜里面放着各式各样的珍宝,一看就知道价值连城。

    “他也会来吗?”苏念左右瞧瞧,问了一句。

    沈寒修看着她迫不及待的模样,轻轻点头:“嗯。”

    “我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了,他肯定也不记得我了。”

    沈寒修自恋的说:“长得很帅。”

    苏念弯起眸子:“是吧?他小时候就可好看了!”

    笑意加深,却没再言语,搂着她走进电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