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14章 可是你现在好酸!
    苏珍接受到老爸的信号,就走过去牵着苏念的手:“妈妈……”

    然而还没开口,苏念就堵住了她的话:“找你哥哥玩去!真不知道你是从我肚子里出来的还是从你爸肚子里出来的,胳膊肘老外外拐。”

    “呜~爸爸,妈妈凶我!”

    沈寒修抱着苏珍往外走,嘴里故意说给苏念听:“妈妈凶你,爸爸给你找个新妈妈。”

    没良心的女儿还使劲点头:“嗯!要找一个不管我玩游戏,不逼我写作业,不给我吃不想吃的菜的妈妈。”

    “好。”

    父女两的声音渐渐远去,化好妆的蔚蓝就羡慕的说:“看着你家小珍宝,真想肚子里面的小宝贝快点出来。”

    槿秋也跟着应和:“我也想生猴子了!”

    苏念就接话:“杨梓景不错呀。”

    “别跟我提他!来气!”

    哪知蔚蓝冒出一句:“对了秋秋,伴郎好像有他诶!”

    槿秋立马就“卧槽”一声。

    ……

    时辰一到,杨梓辰就带着气派的车队来接人了,这阵仗,怕是要登头条。

    “你一脸羡慕做什么?老子娶你的时候开飞机好吗?”

    苏念扭头白他一眼:“你不是要给孩子找后妈吗?”

    “你肚子里面还有一个,我怎么找?”嘴里吵着,手上却是温柔的把她揽着。

    婚礼在主题公园举行的,杨梓辰多半是包场了,偌大的公园里面,全都布置成了婚礼的场地,单从场面看,就觉得大手笔。

    两边的亲戚都挺多的,场面看起来热热闹闹的。

    仪式也很庄重,该走的场都没少,结束之后,全部人就去了公园旁边的大酒店。

    当然,宴席上敬酒就是必须要来的。

    伴郎伴娘就起作用了。

    蔚蓝怀孕,自然是滴酒不能沾,连饮料杨梓辰都不让蔚蓝喝。

    伴郎伴娘一共三对,男男女女都挺能喝。

    女孩子当中,也就属槿秋酒量最好,其他两个伴娘都喝不了了,她全挡下了。

    但是白酒不比啤酒,十几桌敬完酒下来,槿秋脑袋也晕晕乎乎的,小脸通红着。

    杨梓景站在旁边看着,在她拿起酒杯又要喝下的时候,伸手过去把她手里的杯子拿走。

    槿秋扭头瞪了他一眼,碍于宾客这么多也不好意思骂他什么。

    看着他仰头把酒喝完,槿秋不但不感谢,还左右看他不顺眼。

    杨梓景喝完,看了看透明的玻璃杯,小声的对她说:“你看,上面还有你的唇印。”

    槿秋瞪他一眼,压低声音骂他:“死变态!”伸手要去抢回那个杯子,杨梓景却把手举高对着她笑了笑,妖孽得很撩人。

    几桌酒敬完了,槿秋才去到苏念那桌吃了点饭菜。

    但是酒已经把肚子填得差不多了,没吃两口槿秋就对苏念说:“念念,我去楼上休息一下,吃晚饭的时候记得叫我啊。”

    “去吧,喝那么多酒,待会我去要点醒酒汤给你端上去。”

    “嗯,咱们念念最好了。”说着就在苏念脸上吧唧一口。

    沈寒修的眉头一下子就皱起来了,槿秋转身走了之后,沈寒修就掰过苏念的脸,用手使劲的搓槿秋亲过的地方,惹得苏念翻白眼:“你干嘛?!”

    “以后给我防着点!”

    苏念想了想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事,然后就笑了笑说:“女人的醋你也吃啊?”

    沈寒修别开头,帮她夹了一块瘦肉,说:“我不吃酸。”

    “可是你现在好酸!”

    “吃饭的时候别说废话!”

    苏念努努嘴,把他夹来的菜塞进嘴里,嘀咕说:“明明是你在说。”

    槿秋领了房卡,就按照房号去找房间。

    因为客人比较多,这个酒店的好几层楼都被杨家订了,现在大多数人都在吃饭,所以廊道很清静。

    槿秋脑子有些沉,加上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走出了好长一段距离,她都不知道后面有人跟着。

    杨梓景保持着距离,跟在她身后,见她用房卡刷了门,立马就加快脚步走过去,见缝挤了进去。

    “卧槽!你他妈跟踪狂啊!”槿秋吓了一跳,不留情的骂。

    杨梓辰笑了笑,挤进屋把门关上,视线就瞥了瞥槿秋抹胸裙下的景色。

    槿秋立马就警觉地捂住自己的胸:“你再看姐戳瞎你!”

    威胁的话不但没起到作用,男人还抓住她的手,微微用力,一个转身把她摔在一侧的沙发上,把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肆无忌惮的看着她因紧张而起伏的胸。

    “再看你要干嘛?”

    槿秋连动弹都不能,这家伙是刑警,体格自然是好得没话说,身手更是了得,槿秋是早就见识过了,这会怎么挣扎都没用,只是因窘迫而红了脸。

    “脸怎么那么红?刚刚不是还挺傲的?”

    槿秋一听就来气,要是有机会、有可能,她一定第一时间碎他的蛋蛋!

    “你这个人渣!真是糟蹋了一副好皮囊!!”

    他撩唇一笑,“你是说我长得好看?”

    他不要脸的程度,槿秋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杨梓景突然动了动,单膝跪在她两腿间,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槿秋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怒骂出声:“卧槽!信不信我告你性侵犯?!”

    他无畏无惧的笑了笑,低头俯视着她通红得意外可爱的脸,敷衍解释说:“不小心。”

    槿秋觉得自己的脸已经快烧起来了,和唐格交往那么多年,他们都还没越过这条线呢!

    不等槿秋回答,杨梓景就笑了笑,下了定论:“看这表情,错不了。”

    槿秋见脚空出来了,抬脚就想进攻,哪知道上次吃了亏的杨梓辰,这才反应很快的先发制人,压住了她的脚。

    无助感立马席卷而来,槿秋就只能靠那张嘴了:“我说你空虚寂寞冷找别的女人去,姐不卖!”

    杨梓景笑了笑,“谁说我要买了?”他深深的看着她,在她愣怔的时候,他说:“做我女朋友。”

    槿秋瞪大眼睛看着他,张嘴好半晌,不知道该说什么。

    杨梓景伸手拂过她脸上的头发,笑容依稀,碾上她的唇……

    “唔……”槿秋立马反应过来,发狠的咬了他一口。

    他脸上的笑容才消失了,皱着眉看着她:“你属狗的?”

    “你才属狗!走开!还做女朋友,享受完就分手还不用给钱,你当我傻?!”

    杨梓景闻言笑了笑,松开她站起身,理了理衣服,说:“你不傻,但也聪明不到哪去。”

    “滚出去!”

    杨梓景听而不闻,自顾自说:“那我答应你,拒绝婚前性行为如何?”

    “傻逼才信你!滚出去!”槿秋拼命把他往外面推,杨梓景知道她酒喝多了,肯定有些头晕,也就没烦她,被她推到门边,敲了一下她的头:“女孩子别喝那么多酒。”

    槿秋不领情:“我乐意!”然后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反锁上门之后,却没有气鼓鼓的咒骂,而是把耳朵贴在门上,听着门外他的脚步声远去……

    背靠着门,摸了摸嘴唇,脸上的温度,再次上升……

    女孩子别喝那么多酒……

    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她的心里好温暖。

    和唐格在一起的时候,他从来不管她,不管她在外面这么疯怎么玩,他也没说过她什么。

    这样的行为在她的眼里不是纵容,而是不在乎。

    其实她多希望,在她打着赤脚的时候,他能训她两句,提醒她地上凉;当她在外面玩到很晚的时候,她也希望他让她早点回家;当她浑身酒气的时候,她也希望他就像刚刚的杨梓景一样,哪怕只是一句简单的“女孩子少喝点酒”。

    然而那些希望在现在想来都觉得好可笑,婚礼变故之后,他没再找过她。

    恐怕现在和薛珊过得很幸福才是,那个女人连他的孩子都有了啊而他们之间出来牵手拥抱,连更近一步的发展都没有……

    他是承受不住寂寞了,才去找的薛珊?

    槿秋躺在床上,拿被子蒙住自己的脑袋,不想再去想那段感情。

    不管过程怎么样,结局都是他不够爱她,任何事都不能成为他去外面找女人的借口……

    婚礼在夜幕中结束,因为时间太晚,大部分人都住在了酒店。

    两个孩子玩累了,早早就睡下了。

    沈寒修帮孩子盖好被子走出来,苏念正拿着浴巾要去洗澡,“小心一点,别滑倒了。”

    苏念不耐烦的说:“知道了!”

    她这都怀第三次孩子了,难不成还想第一次那样不小心?他还这么唠叨。

    不过回想起来,怀第一个孩子的时候,他也挺紧张她的,基本什么都不让她做,也是成天唠叨来唠叨去的,那段时间都被他惯胖了。

    “算了,你蠢木蠢样的,我还是和你一起洗好了。”

    苏念:“……你一起洗不难受嘛?看得到又不能吃,别把自己憋坏了。”

    沈寒修一边脱外套一边走过来,拦着苏念往浴室走:“不能吃,看看也行。”说着,就使劲捏了一把她的屁股。

    “讨厌!”

    “待会还有更讨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