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12章 我不在的时候谁欺负你了?
    幽暗的走廊里,蔚蓝埋头急促的想离开,用手背擦了擦眼里,然后把手指上的戒指取下来,紧紧的拽在手心,像是要嵌进手掌里一般……

    为什么总是在她以为幸福触手可及的时候又给她致命一击?

    京赞的事是如此,杨梓辰的事亦是如此……

    离开京赞到可以一生轻松,可如今……肚子里的孩子该怎么办?

    急急忙忙摸干脸上的泪,确认昏暗的灯光下看不出异常了才进去,找到苏念说:“念念姐,我有点不舒服,想先回去了。”

    “怎么了?身子不舒服吗?”

    蔚蓝笑着摇头:“没有,只是有点闷……”

    “那我和你一起回去。”

    “不用不用……我……我找阿辰送我回去,你好好玩。”

    听见杨梓辰送她,苏念才放下心来。

    蔚蓝走到门外,却像是逃一般的离开,她害怕等一下槿秋回来,碰面的时候她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

    下楼就急急忙忙招了一辆的士,匆忙离开。

    十点多的时候,杨梓辰想着蔚蓝该回去休息了,就找了借口离开,沈寒修也以孩子要休息为由,一道离开。

    去找人,看见苏念一个人出来,杨梓辰就问:“蔚蓝呢?”

    苏念看见他还正在疑惑:“她不是说跟你回去了吗?”

    “回去了?”她一个孕妇,大晚上一个人跑什么?一边担心一边拿出手机,那个号码播过去,却是关机。

    “你确定她是说回去了吗?”

    苏念也有些担心:“我不知道啊,她走的时候说觉得不舒服,和你一道离开。”

    杨梓辰闻言,转身就走开。

    担心她是身体不适,又怕打扰到他们,所以才一个人悄悄离开了?

    急忙驱车回去,到了楼下,抬头看了一眼,整栋楼都黑蒙蒙的,如果她在家,会留灯才对。

    打开房间的门,叮叮当当已经在窝里就寝了。

    看了看摆在门边的鞋子,说明她在家。

    抬脚往楼上走,脚步声都能清清楚楚的听清,家里突然变得这么安静还有些不适应了。

    推开卧室的门,看得到有人躺在床上。

    打开床头的灯,灯光亮起,刺得床上的女人也缓缓睁开了眼睛。

    不等她看真切,男人的声音就率先传了过来:“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怎么一个人跑回来了?”

    蔚蓝看着他,温柔的样子让她不禁想,他对其他女人,是不是也这般温柔。

    看了他两眼,却没有说话,然后视线低垂。

    这副状态不佳的样子,更是让杨梓辰担心了:“那里不舒服?起来我们去医院。”

    看他动手来抱了,蔚蓝才拥着被子躲了躲,说:“没有不舒服,只是有点困。”

    “以前不是都要折腾到大半夜吗?”

    “我今天想早点睡了。”

    杨梓辰却把她的异常看着眼里,坐到床边,撩开这被,视线直直的看着她的脸:“你哭什么?我不在的时候谁欺负你了?”

    人就是这么奇怪,越是有人安慰,就越是忍不住眼泪,蔚蓝别开头,眼泪就顺着眼角流出,声音也变得哽咽沙哑:“……没有。”

    杨梓辰耐心的哄着她:“受什么委屈了,说来我听听。”

    蔚蓝把被子拉高,遮住自己的脸,转过身背对他,蒙着被子瓮声瓮气的说:“我想睡觉了……”

    杨梓辰不明白她的情绪为什么一下子变换这么大,心想现在她估计还没缓过神来,等她心情好了的时候再说吧。

    于是就把她的被子牵好:“我去洗澡。”

    “嗯。”

    把身上的酒气洗掉了,杨梓辰才钻进被窝,蔚蓝还没睡着。

    不喜欢她背对着自己睡,杨梓辰就揽上她的腰,说:“转过来睡。”

    然而蔚蓝却往一边挪了挪,声音低低的:“我这样睡着比较舒服……”

    杨梓辰以为,怀孕的女人,某个姿势或许是会让她觉得舒适一点,就没再强求,从背后把她抱住,手捂住她的手,光秃秃的触感让他眉头一皱:“戒指呢?”

    蔚蓝沉默,戒指在半路的时候,就被她娶了,她看到戒指就会流泪不止。

    “嗯?去哪了?”

    她真的好看不起自己,和京赞在一起的时候也是一样,明知道他外面或许有女人,她却还要装聋作哑连质问都不敢,就像现在一样……

    弱弱的找了借口说:“有点紧……带着不舒服了。”

    “买的时候不是比着买的吗?”杨梓辰又伸手摸摸她的小/腹:“是不是长胖了?”

    蔚蓝不出声,把被子拉了拉,背过身闭上眼睛。

    被他抱着,她不知道这晚是怎么睡着的,脑子和心一样乱。

    不知道即将结婚的他们要怎么走下去,孩子又该怎么办?而且,出轨的对象还是她的好朋友……

    梦里面,也没有安宁,第二天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就站在床边,一边穿着外套,一边对她说:“醒了?早餐放楼下了,我就先出去了,一个人别乱跑啊,中午我会回来做饭,有事给我打电话。”他又是一阵唠叨。

    蔚蓝缩着被子里,懒懒的看着他,等他走到门边了,才鼓起勇气问了一句:“你去哪里?”

    杨梓辰停下关门的动作,“婚礼现场的安排还没完善,我要去看看。”

    蔚蓝默了默不做声,杨梓辰也知道她有点小情绪,只想着快点把事情处理好回来陪她,于是就说:“先起床下去把早餐吃了再睡,待会凉了。”

    蔚蓝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

    “那我走了,别乱跑啊,叮叮、当当我现在送走了。”

    她也只是懒懒地:“嗯。”

    杨梓辰走了之后,蔚蓝拉高被子换了个姿势躺着。

    沈寒修去上班了,孩子又去学校了,苏念一觉睡大中午,一个人在家也无聊,就跑去找蔚蓝,此刻蔚蓝正在吃早餐,但是并没有什么食欲,早餐也有些凉了。

    “你昨晚说不舒服,好点了吗?”

    蔚蓝放下手里的牛奶杯子,看着苏念,眼神里有些纠结,犹豫着说:“念念姐……”

    “怎么了?”

    “……秋秋,有男朋友了?”

    苏念疑惑,蔚蓝怎么突然想起问秋秋的事了,想了想照实说:“秋秋一直都是跟着唐格,婚礼变故之后,就没再找了呀。”

    蔚蓝低头,若有所思的喝了一口牛奶。

    “怎么了?”

    没得到蔚蓝的回答,苏念就知道一定有什么事,因为蔚蓝是那种乐天派的,若不是什么特别严重的事,她绝对是立马含笑摇头说没事的人,可今天却有些反常。

    不等蔚蓝回答,门口就传来了动静,是杨梓辰回来了。

    换好鞋子走过来,手里提着一袋菜,和平日里工作时的严谨形象比起来,现在看着更有人情味了。

    “杨大哥你回来啦?”苏念礼貌的问好。

    杨梓辰走过来,皱着眉问蔚蓝:“你怎么这么晚才吃?”而且只有牛奶喝了,其他的都没动。

    苏念知道蔚蓝的情绪波动,多半是和杨梓辰有关,她现在心情不好,苏念就打圆场说:“怀孕的时候没什么胃口,看见油腻腻的东西就反胃呢!”

    杨梓辰这才缓和了神色,把她手里冷掉的牛奶拿走,说:“那我明天煮粥给你吃。”

    杨梓辰走进了厨房,苏念就把蔚蓝拉到客厅,“蓝蓝,你和杨特助吵架啦?”

    “没有……”

    “那你怎么摆脸色给你家杨特助看啊?后天你们就结婚了,高高兴兴的多好,杨特助人这么好,天天给你做饭吃,婚礼又不让你操心,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蔚蓝抬起头看着她:“念念姐,我昨天晚上……”蔚蓝说着,又瞅了瞅厨房,然后拉着苏念起身。

    “怎么了?”

    “去上面说。”

    到了房间,蔚蓝把门锁起来,拉着苏念在床边坐下。

    苏念笑了笑调侃她:“怎么?杨特助背着你藏私房钱了?”

    蔚蓝现在却笑不出来:“不是,我昨天晚上不是说出去上厕所吗?”

    “嗯。”

    “我出去的时候,秋秋不是也没回来吗?然后我在厕所门边就看到她和一个男的,在……接/吻。”

    苏念挑挑眉:“她新男朋友?”

    蔚蓝眉头皱起:“那个男的……我觉得就是阿辰。”

    “不是吧!”苏念也被吓到,“你看清楚了吗?”

    都要结婚了,前面又才刚刚经历了京赞的事,不会真这么巧吧?

    “秋秋和你家杨特助都不认识啊!”

    “上次不是见过吗?秋秋还和阿辰打招呼了,后来又说认错人了。”

    苏念回想了一下,可她觉得,杨梓辰压根不是那种男人,连和女孩子说话都少得很,又怎么会都要和蔚蓝结婚了,还去搭上她的姐妹呢?

    说是其他男人苏念还相信,可要是换成杨梓辰,苏念怎么也相信不了。

    “肯定你看错了,你就为这个不理你家杨特助啊?”

    “可我明明看见就是他!我看见侧脸了,一模一样,也是穿的白衬衫黑裤子,发型都一样!”

    “这马上就要结婚了,要不你还是和你家杨特助说清楚。”

    蔚蓝为难的说:“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如果真的是他,她又该怎么接受这个事实,本来一开始主动的人就是她;如果不是他,她又觉得自己这样的猜疑好丢脸。

    苏念想了想就说:“那这样吧,我明天去问问秋秋,不过我觉得肯定是你误会了。”

    蔚蓝若有若无的摸着小腹,她也希望是她误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