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211章 一切都熟悉得刺眼
    杨梓辰脸上的喜悦还没完全来得及展露,就回想起自己刚才的粗鲁,立马又担忧的问:“她说肚子痛是怎么回事?”

    杨铭推了推眼镜:“怀孕初期就不要行事了,其他的还是去医院仪器检查比较准确。”表情看似平静,却也掩藏不住要当爷爷的欣喜。

    杨梓辰立马就紧张的去扶蔚蓝:“起来,我带你去医院。”

    蔚蓝还没从那种喜悦中缓过神来,她要当妈妈了,小宝贝就这样悄悄的在她的肚子里发芽了……

    杨梓辰转身拿起一件外套把她裹上,然后扭头对杨铭说:“你回去吧。”

    “我送你们过去。”

    “不用了,我们自己过去。”

    杨铭也想回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自己老婆,走之前还是不放心的说了一句:“你要是再没轻没重没点分寸把你妈的孙子搞掉了,看她怎么收拾你!”

    杨梓辰牵着蔚蓝下床,他还后悔呢,要是早知道蔚蓝有了,他哪敢碰她?

    又把两个小宝贝还给苏念家,立刻就去了医院。

    杨梓辰带她做了个全面检查,结果出来已经十点多了。

    还好,医生说宝宝很健康。

    “以后走路给我斯文点!别一蹦一跳的!”

    “哦。”

    “叮叮当当送到爸妈家去好了。”

    “啊?我不想……”

    杨梓辰就瞪她一眼,蔚蓝就不敢说话了。

    “那……我们结婚呢?”

    “婚自然要结,累不着你。”

    蔚蓝挽着他的手臂,觉得自己是最大的赢家一样,有这么优秀还很爱自己的老公,马上,他们的小宝宝又会来到这个世上,幸福得就像拥有了全世界。

    第二天开始,苏念就在家里休息了,沈寒修说什么也不要她去上班了。

    苏念也确实是累了,想着休息两天再说,要是一直这样待在家里无所事事,她反而觉得难熬。

    白天睡足了,就跑到蔚蓝家去蹭饭吃。

    不得不说,杨梓辰的手艺真的不错。

    因为蔚蓝有身孕了,拍摄婚纱照什么的就推迟了,婚礼的事也就没那么紧凑了,全都是杨梓辰在打理。

    蔚蓝只等着做漂漂亮亮的新娘子就好了。

    下午,两个女人坐在亭子里晒太阳,叮叮、当当在一旁打闹,苏念喝了一口果汁说:“蓝蓝,明天你和我们一起去同学会吧?反正在家挺无聊的。”

    “好呀,不过我不认识你们的同学,会不会不方便啊?”

    苏念笑笑:“我就说你是我表妹就行了,秋秋也会去。”

    “那好,反正我一个人在家也无聊,晚上我跟阿辰说说,明天和你一起去。”

    一整个下午,两个女人都在聊家常,说起苏念怀苏珍、苏宝的时候,不免就想起了梁译洲。

    那段时间,如果没有他,她真不知道该怎么过来。

    一个人怀着孩子,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身上的积蓄又有限,若不是遇上他,孩子能不能平安生下来都是问题。

    怀苏珍苏宝的时候,比现在难受多了,简直是吃什么吐什么,她一度以为自己撑不过来了,可梁译洲作为一个相识不久的朋友,每天忙里忙外操心她的事,她有个感冒发烧,他比谁都跑的快。

    一开始,苏念并不知道怀的是龙凤胎,这是意料之外的事,两个宝贝呱呱坠地之后,有梁译洲在一天都忙不过来,若是没他在,整天扯两个孩子又上不了班,恐怕一家人吃喝的难……

    “外面风这么大,你在外面做什么?!”

    男人的声音,让苏念从记忆里回过了神,就看见沈寒修大步流星走了过来,直接就脱下外套把她裹住。

    苏念伸手推开他:“出太阳呢!不冷!”

    不知不觉,太阳已经只剩下残缺的余光了……

    蔚蓝笑着说:“沈男神是担心你啊!”

    苏念不满的把外套塞回给他:“小题大做。”

    “你穿不穿?”

    “不穿。”

    “行!今晚你一件也别想穿!”

    苏念突然就笑了:“就算我一件不穿,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沈寒修睨了她一眼,他还真不能把她怎么样,看得到也不敢吃。

    憋气的扭头问蔚蓝:“杨梓辰还没回来?”

    “没呢,我打电话问问。”

    “嗯,煮饭的时候我我们家的一起。”

    蔚蓝也是热心肠的人,巴不得家里有客人,急忙就外屋里跑:“好!”

    跑到正门,恰巧就看见杨梓辰推开门进来,而后就皱起眉训蔚蓝:“不是叫你不要老蹦老跳!”

    蔚蓝立马就停下步子,然后跺着小碎步走过去,挽着他的手:“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念念姐他们跟我们一起吃,你多烧点菜哈!珍珍喜欢吃大虾,我们出去买一点吧?”

    杨梓辰俯她一眼:“你想吃什么?”

    “我煮得我都想吃。”

    杨梓辰弯弯嘴角,“上去套件衣服,我们一起出去买。”

    苏念也和沈寒修一道出门去接孩子。

    她是没想到,沈寒修打的懒注意居然是去杨梓辰家里蹭饭吃,好在杨梓辰和蔚蓝都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

    不过于是沈寒修这种脸皮厚的,也是无奈。

    杨梓辰的手艺,连苏珍都赞不绝口:“杨叔叔比我妈妈做的好吃太多了!”

    沈寒修拿起纸巾擦了擦苏珍嘴角的酱,笑说:“好吃那我们以后天天都来这里吃好不好?”

    “好呀好呀!我吃杨叔叔的菜,都要多吃两碗饭,到时候我就可以长得比苏宝还要高了!”

    “好,那咱们以后就在这吃了。”

    杨梓辰:“……”

    第二天,傍晚十分,槿秋就来这里接人了。

    沈寒修和杨梓辰恰巧也有聚会,为了离苏念和蔚蓝进一些,就把位置订在了同一家酒吧。

    临下车两个男人都叮嘱:“不准喝酒啊!尝一口都不行,要是有人抽烟马上就给我出来。”

    “衣服扣子扣上,要是有哪里不舒服马上给我打电话。”

    苏念和蔚蓝都想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

    以前,觉得这两个男人都是寡言少语的人,没想都是唠叨的主。

    沈寒修他们的房间,和苏念他们是同一层楼的,所有也比较放心。

    两个小屁孩被沈寒修带着,苏念觉得一身轻松。

    确实好久没见到这些同学了。

    大家的话都挺多,聊以前,聊现在。

    苏念没想到的事,黎子生也来了。

    但是大家都知道苏念和黎子生分手的缘由,所以今天也没人刻意提起,都是玩得好的,没有谁会去故意揭开那道伤疤。

    聚会上,两个人也几乎没有说话。

    这里面怀孕的不止苏念和蔚蓝,所以男同胞都禁烟了,只是喝酒娱乐。

    槿秋算是玩得比较开的,酒量也好,喝了四五瓶啤酒了还脸不红心不跳的。

    “慢着慢着,我现在出去上个厕所,回来再继续啊。”

    说着,槿秋起身,走路都不带半点晃,开门往外走。

    去厕所的路,正好要经过沈寒修他们的房间。

    里面的杨梓景余光看到门外走过的女人,眉梢一挑,然后起身:“我出去上个厕所。”

    一个哥们嫌扫兴,说:“这里面不是有厕所吗?没人!干嘛非得出去上啊?”

    杨梓景却像是没听到,抬脚就往门外走。

    因为刚刚在里面有些热,就把外套脱了,现在就穿着一件白衬衫和黑色修身的西裤,整个人高挑有型。

    去到厕所,却没有进去,而是站在女厕外面,目光还毫不掩饰的盯着女厕门口,惹得从里面出来的女子都奇怪的看他两眼。

    包括槿秋。

    槿秋一边擦手一边往外走,那个高大的身影想让人视而不见都难。

    抬头瞥的同时,一只修长的腿伸到她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怎么又是你?!”

    杨梓景痞笑着看着她:“看来还是没有忘记我。”

    槿秋白他一眼,用表情骂他神经病,抬脚准备绕开他,他却又把身子拦了过来,还把她往一侧的窗台挤了挤:“有病没吃啊?!”

    他却答非所问:“你喝酒了?”

    “管你屁事啊!”

    “还喝了不少。”

    “姐喝多少也不关你事!让开!”

    杨梓景却抓住她不安分的双手,把她往角落抵过去,挑起她的下巴,笑容比夜色还魅人,声音更是蛊惑人心:“让我尝尝,你喝的是什么酒。”

    ……

    “念念姐,我觉得有点闷,出去透透气,随便上个厕所。”

    苏念跟着起身:“我陪你。”

    蔚蓝看到旁边还有几个正在和苏念聊天的女生,就说:“不用了,我很快就回来了。”

    “那你小心点哈!别踩滑了。”

    “嗯嗯,知道了。”

    蔚蓝一边低头找包包里的纸巾,一边随着之路牌往厕所走去。

    快到厕所的转角的时候,就看见两个女人指了指转角里面,窃笑着像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一样。

    蔚蓝好奇的看了看两个女人,抬脚转过去,走了两步就顿了下来,就看到转角处热吻的两个人,而且……

    女人只看得见穿着,是槿秋!

    而男人的侧颜她再熟悉不过了……

    一头利落的短发,白衬衫,黑西裤……

    一切都熟悉得刺眼。

    蔚蓝心里慌乱有恐惧,脑子却是一片空白,只有脚步不自知的后退,然后变成逃窜。

    无名指上的订婚戒指,好扎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