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89章 他们是彼此的救赎
    英国清晨,苏念起得不算早,窗外的雪还在下,却没能抵挡住华人对中国年的热情。

    窗外的空地,就能看的有舞狮玩龙的华人,把气氛搞得热热闹闹的。

    人群中,还能看到自己儿女的身影。

    苏念却趴在窗边发呆,忍不住就想到了那个在国内的男人。

    沈寒修和家里人的关系怎么样她清楚不过,以前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只有第一年沈寒修带她回去吃了团圆饭,因为那一次邓桐莲给了苏念脸色看,阴阳怪气的,第二年,就是他带着她两个人单独过。

    当时她觉得,两个被世界抛弃的人,他们是彼此的救赎,在灯火阑珊的夜晚,不会孤独得太难堪。

    然而今夜,寂寥是不是属于他一个人的?

    “叩叩——”敲门声打断了苏念的担忧,摇摇头干脆不去想,前四年没有她,他不是也一样过了吗?而且他又不是非她不可。

    然而此刻脑海里却突然划过上次在KTV看见他时的情景,那冷漠得彻底的眼神,让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打开房门,梁译洲就站在门外。

    “还没起床?”他柔声问。

    苏念面对他,稍显尴尬:“就起……”

    “好,我在楼下等你,天冷多穿点衣服。”

    苏念重新关上门,站在门边发了好久的呆,才开始换衣服。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越是想忘记,却越是放不下,脑子里想的也全是他,可明明,不要他的人正是她自己啊……

    她记起女儿说,两个人互相喜欢,为什么不可以在一起?

    她是不是该把事情想得单纯一点?或许很多事情就能迎刃而解了……

    “叩叩——念,又睡着了吗?”

    “哦……马上下来。”苏念回过神来,一颗一颗的扣纽扣……

    楼下,只有梁译洲一个人,早餐已经摆在了桌子上,还是热腾腾的。

    “他们呢?”

    “都在外面,看你还没醒,就没叫你。”

    正说着,紫烟也打着哈欠从楼上下来,苏念顿时像看到救星一样,跑过去扶紫烟:“烟烟,你也才起床呀?”

    和梁译洲单独相处,空气实在压抑。

    紫烟不好意思的笑笑:【怀上孩子之后,瞌睡就多。】

    有紫烟一桌,苏念才自在了一些。

    吃到中途的时候,苏越诚进了屋,看到紫烟在就走了过来:“醒了?”

    紫烟视线游移着“嗯”了一声。

    然后苏越诚没有再多问什么,只是看了她两眼,然后就上了楼。

    不一会又从楼上走下来,手里多了一个儿童线帽和一件女士外衣。

    走过来把外衣披在紫烟身上,“多穿点。”

    紫烟抓着衣服,愣愣的道了声“谢谢”,被苏念暗藏深意的目光看得脸上泛起了红晕。

    苏越诚转身正准备往外走,却突然撞到往里面跑的苏珍,小家伙冻得鼻尖通红,撞到苏越诚站稳之后,又直直往苏念跑,苏念接住她,摸着她冰凉小手正想训人,苏珍高兴的说:“妈妈!沈叔叔也在这边!我们待会去找他玩好不好?”

    梁译洲吃早餐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注意到,苏念亦然。

    “妈妈,你快点去穿漂亮的裙子。”

    苏念拉住女儿:“中午我们不是要和叔公和烟烟阿姨一直吃饭啊,你不是想吃这边的大龙虾吗?”

    “不~我要和沈叔叔一起吃。”

    苏念故作生气:“那你自己去好了。”

    苏珍却是真的生气,噘着嘴红着眼睛,甩开苏念的手:“妈妈你坏!我不要你了……”

    然后就转身拉着苏琰的手:“小舅舅我们走。”

    大人面面相觑,苏念也是若有所思的低下头,然后跟过去,耐心的跟苏珍说:“我们答应叔公了,所以下次再去找沈叔叔好不好?”

    苏珍却一把推开她,“你总是骗人!走开!讨厌死你了!”说完转身就跑。

    苏琰就说:“小念姐,我跟着她去。”说着就转身追了过去。

    苏念被推了一个踉跄,还是梁译洲在身后扶住了她。

    大过年的,原本该是欢欢喜喜的,却闹成这样。

    苏念心里感觉怪怪的,尤其是被女儿推开说讨厌她,忍住眼泪,苏念装作无谓的样子说:“没事,这孩子脾气怪着呢!有凯瑞看着没事的。”

    梁译洲站在一旁,连一个拥抱和一句安慰的话都没勇气给她,因为他知道,她需要的不是自己……

    一直到饭点,苏珍都没有回来,苏念给她打电话,直接就被她挂了。

    过了一会苏琰才给苏越诚发信息,说已经找到沈寒修了。

    听到这样的话,苏念的心才安了下来,下意识里觉得,沈寒修是能保护好苏珍的……

    坐车去饭店,苏念坐得苏越诚的车,苏宝和梁译洲一辆车。

    苏念看着窗外,思绪飘忽。

    别说女儿讨厌她,连她自己都好讨厌这样的自己,胆怯、懦弱,想要的又害怕去争取,事情变成今天这样,全都是她自找的。

    她还没自己的女儿勇敢……

    【念念……】旁边的紫烟拍了拍她。

    苏念转过头,看着紫烟比划道:【念念,你看孩子那么喜欢沈寒修,而且,他们之间不是有血缘吗?你要不要考虑一下,重新和沈寒修在一起?】

    苏念默不作声,因为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个年,过得并不好。

    他们把晚饭都吃好了,苏珍和苏琰都还没回来。

    苏珍的手机被她关了,苏琰的下午打通了一次,说了两句就听见苏珍在旁边,让苏琰不要接她的电话,说她好讨厌……然后再打过去,也关机。

    苏念坐在客厅,夜深了,却毫无睡意,只听见外面的炮竹声热闹了天际,却温暖不了她荒凉的心……

    另一边的大广场上,一个高大俊逸的男人,领着一大一小两个孩子站在广场中,面前摆了一大堆烟花筒。

    苏珍指着一个说:“我要先放这个粉红色的。”

    璀璨的烟花在空中绽放,将夜空点缀得五彩斑斓,然而转瞬即逝。

    看着苏珍欣喜的模样,他就好像看到了那个女人,一起出去放烟花的时候,她也是这个表情,眼底藏不住的欣喜。

    然后告诉他,这是她来到苏家之后,过得最快乐的一个年。

    伴随着倒计时,十二点的钟声敲响,欢呼声、礼花声……一切都那么美好,唯独缺了她,让一切的美好也变得残缺。

    “珍珍,我送你回去了。”

    “我不想回去,妈妈会骂我的。”

    沈寒修把她抱起来:“下次不可再对妈妈说那样的话了,妈妈会伤心的。”

    “可是她就是好讨厌!”

    那个女人就是为了这对儿女而放弃了一切,如果苏珍对她说了那样的话,她恐怕会掉眼泪吧?

    怕惹得女儿也不高兴,就没再说这件事,只是把她送回去……

    别墅群的院子里,一个女人站在屋檐下,目光眺望着远方。

    紫烟拿着一张披肩,披在苏念的身上:【要不,打电话叫越诚出去找找?】

    苏念扭头笑了笑:“别,诚叔晚上还有手术,会回来的……”

    紫烟也没再说话,陪着她们母子俩站在门边。

    “烟烟你去休息吧,外面风又大。”

    【没关系,孩子没回来,我也担心啊。】

    正说着,就看见远处传来一束灯光,然后在庭院落停。

    不是苏念熟悉的车,却突然看见打开车门的熟悉男人。

    苏念立马迎了上去。

    沈寒修弯腰把睡着的苏珍抱出来,看了一眼担忧的苏念,不知道的是错觉还是什么,觉得几天不见,她又瘦了好多,脸色也憔悴了,哪怕在她这么绝情之后,看到这样的她,他的心里还是为之一疼。

    却故作冷漠的样子,看了她一眼就移开视线,然后把苏珍放到她手里,一句话都没说。

    苏念接过苏珍,看了看沈寒修的侧颜,张嘴想说点什么,谢谢或是新年快乐……

    然而一切的言辞都卡在喉咙。

    气氛并没有尴尬太久,他没给她太久的犹豫时间,就钻进车里,慢慢驶出视线。

    苏念只觉得风好大,冷得她的心都凉了。

    这个年,无疑过得并不开心。

    等苏珍和苏琰的拍摄结束了,又呆了两天,就回了国内。

    上班前一天晚上,蔚蓝打电话来说,同事办了聚会,很多部门一起办的,说是沈寒修会露面,问她要不要去。

    苏念没有犹豫就拒绝了,竟然选择了陌路,那么就要尽可能的避免一切见面的机会了吧?

    知道她家两个小宝贝不好收拾,蔚蓝也没有强求,“好吧,明天公司见。”

    蔚蓝其实也不想去的,听见苏念不去了就更不想去凑合了,但是杨梓辰让她一起去,蔚蓝又是一个不会说拒绝的人。

    杨梓辰是当天下午才飞回麦城的,蔚蓝还带着叮叮、当当去机场外面等他。

    接到人之后,就直接去了聚会的地方。

    这还是过年之后,两个人第一次见面。

    “回去玩得怎么样?”杨梓辰问。

    “还行。”然后蔚蓝烦恼的说:“就是又给我相亲了,烦得我过了年就想走。”

    杨梓辰淡淡笑了笑:“家里催,为什么不找一个?”

    蔚蓝突然想起苏念曾经说找杨梓辰的话,不由得就红了脸,然后别头不敢去看杨梓辰的脸,干笑支支吾吾的说:“还早……这种事还是顺其自然得好。”再则经历了京赞那件事,她也不敢马马虎虎的处理自己的人生大事了。

    还以为这样就算敷衍过去了,却听闻杨梓辰又问:“那你有喜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