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84章 你们俩处一下试试?
    “如果不是他,那为什么不能是我呢?”

    不等苏念给答复,梁译洲就从口袋里掏出那个盒子,打开,取出里面的一枚戒指,倾身拾起苏念的手。

    苏念震惊想缩回,却被他牢牢抓住:“我知道你现在一时半会还适应不了,我给你时间。”

    他拿着戒指,往她无名指上套,苏念缩着手却抵不过他的蛮力。

    “这个我不能要!”

    梁译洲戴好后,反手握住她的手,“收着,就当是生日礼物吧。”

    说完站起身,不等苏念反应,弯腰在她脸侧落下一吻:“早点休息。”

    梁译洲离开后,苏念下意识的抬手擦了一下被他亲过的地方,然后立马就把无名指上的戒指取了下来,心乱如麻……

    她真的好想又带着孩子逃,逃到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离开这座满是回忆的城……

    翌日清晨,雪没有停,下了一夜之后,地面上已经覆盖了厚厚的积雪。

    雪地里,一个女孩抱着一只穿着圣诞装的小猫,领着一条和小猫情侣装的小狗,手里还提着一大袋瓜果蔬菜。

    走过的地方留下了一串脚印,一直延伸到家门口。

    蔚蓝放下手里的袋子,甩了甩酸软的手臂,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杨梓辰出差,说今天上午会回来,也告诉她,等到周一,她就能顺利和京赞办理离婚了。

    到时候她也就可以回自己的家了。

    想着在这里麻烦他这么久,把他冰箱都吃空了,实在过意不去,就一大早出门买了一堆食材。

    回到家里,她整理着买回来的东西,叮叮、当当就在旁边打闹。

    这猫和狗还愉快的玩到一块了。

    正收拾了,听到有人摁门铃,心生疑惑,还以为是杨梓辰回来了,忘拿钥匙之类的,就跑去开门。

    门一打开,门里的人和门外的人都愣住了。

    蔚蓝看着门外的一对中年夫妻模样的男女,男的戴着眼镜,看起来挺有文化的,女的烫着小卷短发,穿着毛领皮衣,挺漂亮的。

    蔚蓝礼貌微笑着开口问:“你们是……”

    妇女抬头望了望自家老伴,然后责问他:“你是不是记错地址了?”

    他那闷葫芦冰山儿子家里,怎么可能有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他们一家老小都担心他[出][柜]来着……

    男人就开口问:“杨梓辰是住这里吗?”作为老子,连自己儿子的家在哪都不清楚,他也不知道到底是他这个父亲不合格,还是那个儿子不孝顺。

    听到是找杨梓辰,蔚蓝才反应过来:“是是是……您们里面坐吧。”

    把二老招待进了屋,蔚蓝却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杨特助又不在家。

    “那个,他要等会才回来,我……先去给你们沏点茶削点水果出吧。”

    妇女一直笑吟吟的看着她,这会亲切的拉住她的手,让她坐在她身旁:“不用,姑娘来这里坐,阿姨问你啊……”

    蔚蓝尴尬的坐在旁边,笑得僵硬:“阿姨您说……”

    “你叫什么名字啊?”

    蔚蓝礼貌的回答:“林蔚蓝,双木林,天空蔚蓝的蔚蓝……”她觉得自己此刻肯定不是在笑。

    妇女念着她的名字:“林蔚蓝,多好听的名字啊,那你和我们家小辰是怎么认识的?”

    话题转得太快,蔚蓝愣了愣这话就才发现哪不对:“您们是他……”

    “我是小辰妈妈。”然后指着旁边的杨铭说:“这我老头。”

    蔚蓝一怔,她就说哪不对劲!这阵仗就是未来婆婆盘问未来儿媳妇啊!

    想必二老是误会了,蔚蓝就急忙解释:“叔叔阿姨,我只是杨特助的同事,我家里出了点事,就暂住在这里……”

    说完又觉得不对劲,二老一定觉得她是那种不正经的女人,随随便便往男人家里住。

    哪料妇人很热情的说:“没事没事,住多久都行,反正这屋大。”

    蔚蓝干笑。

    “姑娘,你觉得我们家小辰人怎么样?”

    “挺……挺好的。”

    “是吧?我们小辰除了性格孤僻点,什么都好,烧菜也好吃对吧,你应该吃过了吧?”

    蔚蓝干笑点头。

    妇人顾着推销自己的儿子,一旁的杨铭突然发了话:“姑娘,你结过婚了吗?”

    他可记得,他儿子要娶的是一个结过婚的女人,他还要等她离婚来着。

    妇人瞪他一眼:“你这老头说话咋这么难听!”

    蔚蓝也不会撒谎,有些难以启齿,说:“我……正在办离婚……”

    蔚蓝还以为,二老听了这个就厌恶她了,还没离婚就随便住别的男人家里!

    哪知杨铭严肃的表情都浮上了一点笑意,那估计是这丫头没错了,而且在办离婚了,离他抱孙子不远了。

    妇人也笑意不减:“离过婚的女人啊,才懂事,下一段婚姻啊,才能吸取前一次教训。”

    她哪管那么多,只要是个女人,证明他儿子没出/柜能给她生孙子就行,而且,她打第一眼就挺喜欢这丫头,看起来就乖巧讨喜。

    但是她儿子脑子木讷,她这个当妈的,得出点力。

    “蓝蓝啊,我们小辰马上也三十了,一直没谈过女朋友,还没见他和那个女孩子走近过,你看要是合适……你们俩处一下试试?”

    “啊?”蔚蓝吓得不轻,还没表态,妇人就接着说:“我们家呢,我老头是医生,我是大学的教授,小辰有个弟弟是警察,小辰的工作你也知道了,家里呢,房、车都有,你以后看着要是缺什么,再买都没问题……”

    “阿姨,我现在真没这个打算,而且我和杨特助……”

    “姑娘,你先试试呗,我们小辰挺会照顾人的,除了不会耍点小浪漫,挺细心的,这小子就是不会说话哄女生,心里还是很体贴人的。”

    “阿姨……我知道杨特助人好,可是我和他真的只是普通朋友,没有别的关系!我现在还不打算谈朋友……”

    回到家的杨梓辰,打开门就听到了这样一番话,急切想要见她的热枕,也被一盆冷水浇灭。

    换好鞋子走进屋,蔚蓝就像看到救星一样,完全没注意到男人冷着一张脸,高兴的起身说:“杨特助你回来了?”

    杨梓辰淡淡“嗯”了一声,都没有看蔚蓝一眼,就好像想用无视告诉她:我现在在生你的气。

    然而那个女人什么都没看出来,还转身想溜:“我去给叮叮、当当喂吃的,你们聊。”说完就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杨梓辰脱下防寒服,坐在二老对面的沙发上:“你们怎么来了?”

    妇人瞪着他:“我们不找来,你还打算把小女人藏起来不告诉我们?”

    “等领证了我会带回去拜访你们,现在请你们不要打扰她。”

    “嘿,我未来媳妇怎么就不能打扰了?再说了,我就问候问候,怎么叫打扰了?你这小子怎么……”

    杨梓辰一句话断了她的叨叨:“如果你们还想抱孙子的话。”

    妇人立马悻悻的闭了嘴,然后才说:“儿子,你这张脸板给谁看啊?女孩子见着了,就算是喜欢你也给你吓跑了!”

    杨梓辰看着一眼一旁的杨铭,然后说:“他板了一辈子脸,你怕过吗?”

    “我们老夫老妻了,我了解他的性格就这样,人女孩了解你吗?刚刚我跟她提这事,人家连跟你试着交往交往都不愿意!”

    杨梓辰嫌吵了,就站起身撵人了:“看也看完了,没其他事你们就回去吧。”

    妇人这次来的目的就是给自己儿子相亲,看见自己儿子有目标了,目标还不错,她也就放心了,牵着杨铭走的时候还不忘丢下一句:“这脾气也不知道随了谁,真是白糟蹋了这么好看的一张脸。”

    杨铭默不作声,拉着妇人离开。

    屋子这才安静了,杨梓景抬脚走到厅外。

    蔚蓝蹲下身子,用手拿着饼干,叮叮、当当你一口我一口的吃。

    她一边喂还一边念念有词:“不要抢,还有很多哦。”

    “叮叮你吃了那么多了,不能再吃了,会撑坏的。”

    看到她这样可爱的一面,杨梓辰心里的阴霾才渐渐散去,然后也明白,对于这样没眼识的女人,对她生闷气就是虐自己,你快气炸了,她都不知道你在不高兴。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蔚蓝回过头,看到杨梓辰一眼就有些不自在的移开的视线:“杨特助,你怎么出来了?”

    “他们走了。”

    “哦……”蔚蓝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拍了拍手,站起身,看着杨梓辰,问:“杨特助,明天去办离婚,真的没问题了吗?”

    “你不信我?”他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

    像是没想到杨特助这么正经的人,会说出这样的话,愣了半秒才摇头:“不是!只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顿了顿又说:“杨特助……明天办完离婚我就回我家了,叮叮和当当你要是没时间养的话,明天我一起带走吧?”

    “你家养的了吗?”

    “可以养在阳台。”

    “这个天放阳台养?”

    他这一问蔚蓝才反应过来,现在天太冷了。

    还没想好新对策,杨梓辰就给了决定:“就让他们待这,你有空就过来喂它们,钥匙你留一把。”

    “可是会不会不方便?”

    “家里就我一个人,我出差的时间多。”

    听他这么说,蔚蓝就答应了。

    杨梓辰屋子里走了两步,又停下倒回头看着她:“还有……把你买的那一冰箱菜吃完了再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