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83章 你坏!
    沈寒修看着她,这些话他本不想告诉她,他承受过的痛苦,他不希望她也体会一遍,可面对她的不信任和逃避,他真的好希望她能理解他的心情。

    气氛安静了几秒,苏念抬起头看着他,情绪平复了一些才说:“过去的事情就别提了。”

    沈寒修手插在裤兜里,面上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兜里的手,却紧紧捏着那个小盒子。

    苏念的声音软下来,也没有了对他的怨:“孩子的事,我想了想,不管到底是叶佳瑶还是你,再追究、责怪都没意义了,不管谁对谁错,都让它过去吧……”

    沈寒修皱起眉,她这般理智的说原谅,他却不安起来,果不其然,她没有让他失望……

    “也许的确如你所说,你也过得不好,既然那段感情让我们都这么痛苦,那么……就这样结束吧,以后见面若是无怨,当个朋友打个招呼,若是有恨,那就陌路吧。”

    沈寒修笑了,笑得苏念不敢去直视他的表情:“苏念,你的意思是说,哪怕知道我是真的爱着你,你也选择放手吗?”

    苏念深吸了一口气,点头:“是。”

    一个字说来容易,殊不知,自己现在选择放手的,正是她日后想要拼命抓住的。

    他笑得更甚,却让人背脊发凉:“希望这是你想要的结果。”

    他走了,留给她的只是摔得巨响的门,还有那件有着他的味道的外套。

    房门被关上的那一瞬间,苏念就像断了线的[木][偶],跌坐在地上,拥着他的衣服失声痛哭。

    如果她是只身一人,她或许已经选择了和他重新开始,为自己的爱情拼一把,就算最后他真的只是抱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和她在一起,最终伤得也只是她一个人,她怎么样都无所谓,她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有任何的意外。

    苏珍本来在二楼偏厅等好消息,趴在窗户边看雪,视线却突然发现了她的沈叔叔走了出去。

    沈叔叔怎么走了?她妈妈呢?

    看到楼下沈寒修不做任何停留就把车开走,还走得很快,小小年纪的苏珍都看得出来沈叔叔在不高兴。

    第一直觉就是她老妈又惹到沈叔叔了。

    二话不说就往房间跑,原本鼓着脸想质问她老妈,可是一走进屋看到亲爱的老妈坐在地上哭,苏珍立马就担忧起来:“妈妈你怎么了?”

    见女儿来了,苏念收拾好情绪,抹掉眼泪。

    苏珍抱着妈妈的头,轻轻的抚摸,就像她哭的时候妈妈安慰她一样。

    “妈妈,是不是沈叔叔欺负你了?”

    苏念紧紧抱住一双儿女,这是她的全世界……

    控制好眼泪,站起身牵着孩子,苏珍的眼眶都红了,瘪着嘴好像马上就要哭了的模样。

    “妈妈,你说是不是沈叔叔欺负你了?我去找他!”

    苏念勉强笑了笑:“没有,走吧,我们回去。”

    苏宝才在后面提醒:“妈妈,梁叔叔还在等我们。”

    那个男人丢下他哭得这么伤心的老妈跑了,就别怪他不给他留后路了!

    苏念去厕所整理了一下情绪,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没什么异样,才跟着孩子去了梁译洲那边。

    “天这么冷怎么也不穿个外套?”

    苏念勉强笑了笑:“小家伙说穿了外套不好看。”

    梁译洲正准备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却在这时瞥见了苏念臂弯的男士外套。

    心里想到些什么,却选择了装糊涂,绅士的替苏念拉开椅子,去抱苏珍的时候才发现这丫头红着眼睛,心情不太好的模样。

    梁译洲过去把她抱起来:“怎么了?”

    苏念笑了笑把苏珍接到自己怀里,说:“刚刚摔跤了,娇气得很。”

    梁译洲没有多疑,把菜单递过去。

    苏念把菜单放到苏珍面前,声音和平时一样听不出异常:“想吃什么?”

    小家伙却兴致缺缺的把头往苏念怀里钻,声音闷闷的说:“我想回家。”

    “饭吃了咱们就回去了。”

    看见向来苏珍心情这么差,梁译洲就问:“是不是摔得严重了?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苏念笑着摆手:“没事,穿得厚。”

    苏念也没什么心情在这里多呆,就随便点了几个菜。

    苏珍一直黏着她,蔫赳赳的靠在她怀里,只吃了几口饭,后面吃了一点蛋糕。

    梁译洲也没有行动,只是单纯帮苏念过了生日就送他们回家了。

    苏念洗澡的时候,苏珍跟着撵了进来,和老妈一起泡在浴缸。

    “妈妈……”

    “嗯?”苏念帮她洗着头发,知道这个小家伙多半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了。

    “你今天为什么哭呀?”

    苏念只是简单的回答:“大人也会有不开心的时候呀。”

    “那你为什么不开心?”

    苏念一边帮她洗头上的泡泡一边说:“因为你骗妈妈,所以妈妈不开心。”

    苏珍噘着嘴:“可是我也是为了你好……”

    “以后不可以这样知道吗?大人之间的事,小孩子不可以管。”

    苏珍急了:“可是你们大人好奇怪!妈妈你明明喜欢沈叔叔,为什么不和他在一起?我都看见你抽屉里有他的照片了!”

    苏念:“……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有时候不是喜欢就可以在一起啊……”

    “妈妈是胆小鬼!自己喜欢的东西,就要努力去争取呀!”

    她的确是胆小鬼,一次又一次的退缩,直到无路可退……

    “妈妈,你就嫁给沈叔叔不好吗?反正你也喜欢他他也喜欢你,沈叔叔又高又帅又有钱,带去开家长会老有面子了。”

    “别说话,待会泡泡跑嘴巴里了。”

    苏珍闭嘴了,可一洗好头她又开始了:“妈妈,你给我和苏宝找个爸爸嘛!”

    苏念帮她抹沐浴露,敷衍着回答:“会的。”

    苏珍立马就加了一句:“只可以找沈叔叔!”

    “他不行,把你身上的泡泡洗干净就出去。”

    苏珍一边拿着毛巾往身上浇水,一边说:“他为什么不行?你怎么和苏宝一样讨厌?!”

    “说不行就不行,自己出去把衣服穿上,别冻感冒了。”

    苏珍擦干净身子,把毛巾一丢:“哼!你坏!”然后光着个小屁/屁,一边裹浴巾一边往门外走。

    苏念轻叹一口气,整个人往浴缸下沉去。

    晚上,两个孩子写了一会作业就钻进被窝睡觉了,苏念也没心情处理工作,加上天气又冷,也裹着被子躺在了床上。

    黑暗中,闭上眼睛又覆盖上一层黑。

    苏念在床上滚了几圈,越滚心里越烦乱,最终还是掀开被子下了床。

    走到窗边,打开窗户冷风就灌了进来,整个人顿时冷静了好多。

    由于下雪,街上几乎没有了行人,夜格外的寂静。

    夜色静美,细碎的雪花像午夜的精灵,飘飘悠悠将夜色点缀。

    苏念伸出手,感受雪花落在自己手上,然后被手温融化……

    那边阳台,站在窗外吸烟的的男人,视线定格在了那双细嫩的手上。

    如果那边的女人只要探个头出来就会发现他,然而他已经立在原地,在黑暗里点缀出指尖那一抹猩红……

    画面仿佛就这样定格了,她在窗边站了很久,却没有探出头,只听见她打了一个喷嚏,然后就关上的窗户,不一会那边的灯光就熄灭……

    将抽了一半的烟丢掉,用脚撵灭,转身进屋。

    苏念刚躺下不久,就听见有人敲门。

    在被窝里拱了拱,才起身。

    打开门,梁译洲站在门边,轻和的问:“睡了吗?”

    苏念侧身让他进屋,点点头:“准备了。”

    “孩子都睡了?”

    “天冷,睡得早,这么晚有什么事吗?”

    “找你。”

    苏念愣了愣,跟着他走到沙发边,在他对面坐下,心里已经大概预料到他为何而来……

    静默了几秒,他张嘴正要说话,苏念却先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感冒了?晚上穿那么少。”说着把手边的毛毯递给她,又问:“家里有感冒药吗?”

    苏念接过毛毯:“没事,我刚刚吃过药了,你找我什么事?”

    梁译洲重新坐下,抿了抿嘴唇问:“你和沈寒修……怎么样了?”

    苏念不自在的笑笑:“还是老样子……”

    “我听苏宝说,他向你求婚了……你没答应。”

    苏念抿抿唇没作答,还以为能瞒住他,没想到苏宝已经什么都告诉他了。

    “译洲……”

    苏念本想先发制人,让他那些话没说出来之前就阻止,却被他打断:“念,你听我说就好。”

    “这也不是我第一次向你表白了,我的心意你应该是明白的……”

    “译洲,我现在真的没有结婚的打算。”

    “没事,我可以等。”

    “这对你不公平……就算我和沈寒修不在一起,我也没想过要接受你,你不是我的备胎,你完全可以去追求你想要的生活,我和孩子这些年已经够麻烦你了,我不想欠你太多。”

    梁译洲笑了笑,认真的看着她,说:“我现在就在追求我想要的生活。”

    苏念不知道该怎么对他说,如果是过日子,梁译洲的确是个好男人,可是她做不到心里放着沈寒修又接受他的求婚。

    他平静的看着她,她却避开了视线,气氛静了几秒,再次响起他的声音:“如果不是他,那为什么不能是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