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82章 你知道心痛是什么感觉吗?
    那时候为了躲避唐邵生也为了离开苏家,她答应了沈寒修的协议结婚。

    她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爱上这个男人,从结婚那一天起,她就盘算着他们什么时候离婚,因为她知道,那会是他们必经的路。

    结婚后,两个人也可以是各自过各自的,她上学,他上班,晚上有时候回家,她故意避开他下班的时间,算着他要回家了,就跑到自己房间。

    因为他毕竟是个男人,她总得防备这点。

    后来这个男人一直以来的绅士表现,让她开始放松了警惕。

    她忘记了他们的感情是如何进展的,她也忘记了,她是如何爱上这个男人的。

    或许是当自己被苏家人欺负的时候,他帮自己出头;或许是在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走在路边的时候,他会开车在她身后摁喇叭,然后酷酷的叫她上车;或许是她来月事痛得死去活来的时候,他会帮她买卫生棉,帮她熬红糖水帮她暖肚子;或许是在她躲起来哭泣的时候,他会找到她给她拥抱;或许是……

    “妈妈,要不要我帮你穿呀?”

    苏念舒出一口气,断了那些记忆,别着手拉上后背的拉链。

    尺寸刚刚好,一字肩人鱼裙摆设计,很适合苏念的身材。

    苏念照了照镜子,心里竟变得紧张起来,就好像她真的要结婚一样。

    女儿在门外催促,苏念才打开了门,心想把女儿敷衍过去就行了。

    “哇!妈妈好漂亮!”

    恰时,敲门声响起,苏念穿着裙子不方便,就使唤女儿:“快去开门,多半是哥哥回来了。”

    打开门,果不其然是苏宝。

    苏念走到门边看了看,然后问:“梁叔叔呢?回公司了吗?”

    苏宝看了看老妈异常的着装,又看了看苏珍,然后说:“没有,梁叔叔在外面订了餐厅,让我来接你们。”

    “在外面吃吗?”

    不等苏宝回答,苏珍就急忙否决:“不行!”

    妈妈去了梁叔叔那里,那沈叔叔怎么办?他们的计划就泡汤了!

    苏念和苏宝都看着苏珍,苏珍就支支吾吾找借口:“我……我说了要带妈妈去一个地方。”

    “去哪呀?你送妈妈裙子妈妈就很高兴了。”

    “不嘛,我还有更让妈妈高兴的地方!”说着拽着苏念就要出门。

    苏念看时间也差不多要到饭点了,就说:“妈妈把衣服换了,咱们就出去吃饭。”

    “不可以换!你要穿着这个才可以!妈妈你今天是漂亮的公主,不穿裙子就不漂亮了。”

    苏念无奈的看着执拗的女儿:“可是妈妈穿这个会冷啊。”而且外面的人还会以为她是神经病。

    “我们坐车过去,不会冷的。”

    “妈妈会动感冒了,到时候传染给你,就要吃药打针。”

    怕药怕针的女儿却拽着苏念,大声说:“我不怕!”

    小家伙力气小拽不动,就开始撒娇卖萌赚同情:“妈妈我为了你的生日准备了好久了!你先陪我去那个地方嘛!然后我们再去梁叔叔那里吃饭。”

    苏念也知道,女儿为她的生日用心了,她要是不去,恐怕小家伙又要伤心了:“你先告诉妈妈要去哪?”

    “告诉了就没惊喜了!不远,就在小广场旁边!你跟我走嘛!”

    苏念转头又问苏宝:“梁叔叔说在哪里吃饭?”

    “也在小广场旁边。”

    这下就好办了,“妈妈得去把衣服换了。”

    苏珍噘着嘴拉着她的手:“不可以换!妈妈你是不是不喜欢这个裙子?”

    “喜欢啊,宝贝女儿选得,怎么能不喜欢?”

    苏珍鼓着腮帮子:“那你干嘛不想穿?”

    罢了,为了自家女儿,疯一次吧。

    “那妈妈去拿个外套。”

    哪知苏珍还是不肯,拼命把她往门外拽:“外套丑死了!快点走啦!”

    苏念情愿丑死,也不想冷死,大冬天穿个一字肩裙,她已经在发抖了。

    为了让苏珍内心圆满,苏念也是豁出去了,回头对着苏宝说:“帮妈妈把包包拿出来。”

    一家三口就这样出了门。

    坐上开了暖气的出租车,苏念才停住了打颤。

    冬天的夜色来得比较早,六点的天就黑得差不多了,路灯灯光下,还能看得到飘飘洒洒的雪沫在飞。

    估计一下车,就得被广场的人当猴看了吧?

    打开车门的那一瞬间,苏念还胆怯了,苏珍过来领人了,苏念才钻出来,果不其然回头率飙升。

    大冬天穿着个夏季婚纱在雪地里走,也是美丽冻人!

    “在哪呀宝贝?”你老妈要冻成雪人了。

    苏珍拉着苏念疾步往广场边缘的餐厅走,苏宝则默默跟在后面。

    他也不是一定要老妈选择梁叔叔,今天就是老妈做选择的时候,不管她选择谁,他都不会有意见,但是要是沈寒修out了,那么就别怪他热推梁叔叔了。

    一路上,苏念都不敢四处看,因为周围的人都已经把她当猴看了,她也不想给自己找心理压力,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好了。

    钻进一家餐厅,哪怕屋里打着冷气苏念还是浑身发抖,然后扭头打量了一圈餐厅,冷清得背脊发凉,一个人都没有!

    这就是传说中的包场?!

    不给苏念多想,苏珍就拽着她往二楼走,楼上的暖气更足了,苏念才觉得暖和了一些,然后才注意到笔直的走廊布置得很精致,沿路都是颜色鲜艳的花,简直就是春暖花开的场景,就好像那些童话里才会出现的画面,对于喜欢童话的苏念来说,这里的一切都是享受。

    女儿口中的惊喜,让她很满足。

    女儿拉着她在一道门边站立,却没有急着推开门,而是抬起头,红扑扑的小脸格外可爱:“妈妈……”

    苏念指着一旁的门:“惊喜在里面?”

    苏珍跑累了,舒了一口气说:“嗯,妈妈你待会一定要发挥你做为女人的魅力……”

    苏念还不解,苏珍就扭开了门。

    苏念好奇的走了进去,还没来得及感叹屋内的精致,身后一阵风,然后“砰”的一声,然后……

    她被锁住了?

    扭了扭门锁,的确如她所料,这时门外还传来苏珍的声音:“老妈加油!一定要帮我带个老爸回来哦!”

    听到外面一阵脚步声远去,门外就静悄悄的。

    苏念下意识就觉得背脊发凉,听女儿的意思这房子里肯定还有人!

    走到屋子中央,紧张得已经没有心情观赏屋子里梦幻的场景了,女儿该不会是随便找了个相亲男,然后就把她卖了?

    走到了房间的餐厅,落地窗可以看到外面迷人的街景,桌子上还点着蜡烛,昏暗的烛光一晃一晃,把气氛渲染得异常浪漫。

    然而苏念却浪漫不起来,只觉得阴森得恐惧。

    走了两步,左右看了看,突然觉得肩上一暖,惊慌扭头看去,那张熟悉的脸,第一时间带给她的竟是安心。

    “婚纱穿得更漂亮了。”他的开场白,毫不吝啬的赞美。

    苏念还是忍不住红了脸,然后故作生疏的拉开距离,把披在肩上的衣服取下来还给他。

    沈寒修睨了一眼,没有伸手接,而是走上前一步,苏念后退的步子刚刚展开,腰际被一只手臂揽住,往前一带,身前就贴了一副温热的身体。

    “沈寒修!”

    他撩起她耳边的发丝,埋头轻轻嗅,鼻尖若有若无的擦到她的耳垂,竟有触电般的感觉……

    苏念别头躲了躲,心里发慌,刚刚还冷得发抖的身子,此刻也变得灼人了。

    “还是那么敏感。”

    苏念发力去推他,而他也松懈了手上的力道,半推半揽把她摁在餐桌边的椅子上,苏念却像按了弹簧一样立马又站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说:“有些话……我想和你说清楚。”

    沈寒修笑了笑,隐隐有些自嘲,“又想说要和我毫无瓜葛让我不要打扰你们吗?”

    不等苏念回答,他又继续说:“那你先听我说完。”

    苏念抬起头看着他。

    “还记得我们为什么结婚吗?”

    苏念别视线:“不记得了。”

    沈寒修也没生气,淡淡的“提醒”她:“协议结婚,和一般的人不一样,那时候我们没有爱情。”

    苏念故作一副冷漠的模样,神色有些不耐烦。

    “可后来你是怎么爱上我的?”

    苏念听到这句话就来了火气,抬头看着他,笑容有些嘲讽:“当初年幼无知,沈总就别拿这事笑话我了。”

    沈寒修没理会她的冷嘲热讽,接着自己的话说:“那你想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爱上你的吗?”

    “这些已经没意识的事,多说无益,你还是听我说吧。”

    “很多事你既不知道也不问,苏念,你都没心吗?”

    “心?”苏念含着泪笑了笑:“我给过你,等到它支离破碎到无法重合,你再来问我有没有心,不觉得可笑吗?”

    “那你知道心痛是什么感觉吗?”

    沈寒修抓住她肩膀的手有些用力,神色却依旧淡漠,声音低沉的陈述:“医生说你抑郁症加重,孩子下落不明,那段时间你考虑过我吗?你觉得我失去孩子很开心吗?当你拿着碎片把自己弄得鲜血淋漓逼我跟你离婚,你觉得那时候我很舒服是吗?”

    “四年你消失得毫无音信,你觉得我这四年过得很好是吗?你明白那种不被人信任是什么滋味吗?!”

    他的话字字珠心,让她下定的决心都在动摇,心里的冷漠也开始瓦解,她捂住自己的耳朵吼他:“别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