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78章 告别过去
    她宁愿是沈寒修和叶佳瑶合伙把孩子藏起来了,也不愿那个孩子遭遇不测……

    叶佳瑶换了个姿势坐着,接着说:“只是阿修大意了,送孩子的那个人,中途起了歹意,把孩子转手卖人了,阿修查找到孩子下落了时候,孩子已经死了。”

    苏念不愿听到这样的话,更不想面对这样的现实,她一直都还觉得,那个孩子在她不知道的某个地方好好的活着:“你说什么疯话?!”

    叶佳瑶跟着站起身,“信不信由你,事情我都告诉你了。”笑了笑又俯身凑到苏念的耳边,“哦对了,你最好回去看看,那两个孩子是不是还好好的,毕竟……他们身上也流着阿修的血。”

    苏念瞪大了瞳孔,调头就往回跑,第一直觉就是,这是叶佳瑶和沈寒修配合的一出调虎离山……

    只顾着赶紧回家的苏念,没来得及顾及前面,刚刚推开玻璃门,就撞上一堵热乎乎的肉墙,抬头看到男人的面孔的时候,神色变得更加惊慌,着急得都忘记质问男人,而是推开男人飞快的钻进电梯。

    叶佳瑶看到站在门外的男人时,先是一愣,然后模样娇羞的走过去,怯生生的叫了一声:“阿修……”

    沈寒修毫无温柔可言,掐住她的脖子把她摔在一侧的墙上:“你以为唐邵生能护得了你?”

    叶佳瑶痛心的看着沈寒修,却是笑了,声音艰难的从喉咙里挤出来:“大不了……就是死……”

    神色绝望凄凉还带着丝丝卑微。

    她确信,她刚刚对苏念说的话,他都听到了,话里面,他深爱她是假,但是她爱她是真,她为了他做得事受的委屈没有半点假话。

    他知道这些事之后,还能这样发狠的掐着她的脖子,她还有什么好期待好指望的?

    沈寒修不轻易动手,尤其是对女人更为绅士,然而想到就是这个女人在中间挑拨得他和苏念难以重合,他真的想下杀手!

    担心那个此刻不冷静的女人会出事,沈寒修甩开叶佳瑶转身离开。

    身后一阵咳嗽之后,响起说话声:“除了爱你,我不知道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现在我连爱你的资格都没有,那么我也不会让你和苏念幸福的……”

    然而沈寒修早已疾步走远,并未听到这番话。

    到了停车场,苏念已经没了影,沈寒修驾着车疾驰而去。

    没有犹豫,径直往回家的方向驶去,不一会,一辆白色的车就出现在视线里。

    车开的很快,恐怕是用她能承受的最大速度,她的车技他是清楚的,此刻她已不再理智,只想着回家看看苏珍还在不在,若是哪个路口钻出一辆车……他不敢去想。

    猛踩油门,跑车发出低沉的咆哮,终于和白色奥迪并肩。

    速度不减反增,超车好长一段距离之后,跑车在路边停下,拉开车门,男人下车挡在奥迪车前面。

    他不敢用自己的车去拦她,怕会伤着她。

    看到车前方突然出现的人,苏念神色一惊,然后急忙踩下油门,低头闭着眼睛都不敢去看前方。

    巨大的刹车声划破了夜里的宁静。

    沈寒修庆幸她在听了叶佳瑶的说辞后,没有恨他恨到踩着油门从他身上碾过去。

    但他知道,她此刻的无助。

    绕过车头,拉开车门,把驾驶座上还没缓过神来,掩面恐慌的女人拉出来,在寒冷的冬夜紧紧拥着她……

    车灯还在闪,将两人相拥的身影拉得格外长。

    她一动不动的任他抱着,像个没有灵魂的娃娃,怀里,他身上熟悉的味道,让她空白的脑子变得紊乱。

    原来真的和她想的一样,原来从一开始就是阴谋,而她还毫没察觉的爱上了他……

    滚烫的眼泪被夜风吹凉,带着失望和痛心……

    “你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一直逃避我吗?”语气里有无奈亦有心疼。

    他不怪她,也不能怪她,现在这种情况下,他能理解她的做法,也能体谅她的难处,其实一直内心挣扎的人是她啊。

    苏念双手抵着他,却被他紧紧圈住,他的声音伴随着她耳边铿锵有力的心跳声再次响起:“为什么不直接找我问清楚?那么不相信我?”

    苏念发狠的推开他,含着泪的双眸带着怨:“你有什么值得相信的?!”

    沈寒修平静的看着她:“你只听了外人的一面之词而已,听我说说好吗?”

    苏念没有发话,心里很乱,她不知道眼前的男人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沈寒修找到她执意逃避自己的原因,自然就不会再沉默。

    “我只跟你说两点,第一,我没爱过叶佳瑶,照顾她仅是因为职责,这点你是知道的。”

    沈寒修顿了顿,知道下面的话可能会碰到苏念心里的伤口,可那何尝不是他的伤口。

    “第二,关于那个孩子,是叶佳瑶带走的,我的确找过,但她的人把孩子变卖了,至今下落不明,我和你一样,没有放弃寻找。”

    苏念的眼神变得空旷,没了焦距:“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孩子都已经没了,孩子本就是早产,离开保温箱还怎么活?更何况还被那些折腾,当成商品变卖……

    哪怕事情过了几年了,苏念想到那个可怜的孩子,还是痛心不已。

    沈寒修看着她,“我只是想,我们不要在错过彼此了,四年够久了。”

    苏念视线都没落在他身上,思绪成了一团乱麻。

    “我知道你现在谁的话都不信……”

    苏念突然打断他的话控诉:“那也是你的孩子啊!你怎么狠得下心!”

    沈寒修的情绪也变得激动:“苏念!”稍微大声叫住她的名字,让她平静下来才说:“你也知道那是我的孩子,而你是我的老婆,你觉得我想要个孩子,用得着在你身上花费那么久的时间,只为了折腾一个孩子吗?!”

    苏念笑了笑:“谁知道呢?”

    沈寒修也被她的态度惹恼了,但他不忍心去怪她,做为一个母亲想保自己孩子一个周全,所以她不敢冒险。

    他不能只用言语逼她相信自己,他要用行动护他们母子平安。

    沈寒修抽出一支烟,急着想平复自己的心情,可看到苏念还在,只是把烟拿在手里,用尽量平静的语气对她说:“回去吧,孩子一个人在家,冷静下来好好想想。”

    她走的时候还不忘关切的加一句:“开车小心点。”

    沈寒修站在路边抽了好久的烟,她的不信任让他最为迷茫,但唯一一点是清晰的,他要重新得到她!

    苏念回到家里,躺在床上紧紧把苏珍抱在怀里,紧得熟睡的女儿都醒了过来:“妈妈……你做噩梦了吗?”

    苏念低头看着她,扯出一个笑容:“嗯,没事了,睡吧。”

    “妈妈。”

    “嗯?”

    “你做噩梦害怕的话,就和沈叔叔一起睡啊,男人可以打怪兽的!”

    苏念笑笑没有说话,孩子翻了个身又睡去。

    夜更静了,而她却久久未能入睡。

    叶佳瑶和沈寒修的话,在心里缠绕,两条清晰的分岔路,她却不知道该如何前行了。

    叶佳瑶的说辞也说的过去,可是沈寒修的话也有道理,如果仅仅是因为叶佳瑶不能生育需要一个孩子,他为何偏偏要找她?还和她恩爱两年?

    难道是他们六年前就认识了?她和他有恩怨,这是他报复的手段?所以故意让她品尝被心爱的人背叛和失去孩子的痛苦?

    这种猜不透的日子过得好累,或许把过去全部抛下会不会过得轻松一些?

    不去参与他的生活,不管他和谁相爱,不去纠结于过去的恩恩怨怨,把那段往事尘封,不再去触碰,失去的就失去了,她该抱紧现在拥有的。

    而她和他,就这样结束吧,不管谁对谁错是是非非,不管是明智的决定还是遗憾的错失,她都不想去管了。

    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拥着枕在臂弯的女儿,以后,孩子才是她的全世界……

    冬季的白天来得晚了很多,早上六点还是一片漆黑。

    怡景豪园里,一个房间的灯熄灭,一个男人拖着一个行李箱走出房间,掩上房门。

    沿着走廊,然后推开了另一扇门。

    屋子里一片漆黑,只能隐隐看到床上的人形,放下箱子,抬脚走到床边,打开了床头的灯而后,弯腰拍了拍床上熟睡女人的脸:“蔚蓝。”

    叫了两声,床上的女人才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满脸的不解。

    “我要出差两天,今天的早餐在微波炉里,加热一分钟就可以了。”

    女人这才缓缓清醒,揉揉眼睛从床上坐起来,看了看窗外:“几点了?要迟到了吗?”

    “还早,这两天你一个人在家注意点,有事给我打电话。”

    蔚蓝后知后觉的问:“你要去哪?”

    “出去谈个合约,你继续睡。”杨梓辰说完,看着蔚蓝可爱娇憨的模样,忍不住摸了摸她的脑袋,然后转身离去。

    知道外面都没了脚步声,蔚蓝才回过神来,然后摸着自己的头,后知后觉的脸红。

    她又自作多情了,或许摸女孩子的头,在男人的世界里是很普通的动作!

    林蔚蓝!不要想多了!杨特助怎么可能对你有意思!

    重新倒在床上拿被子蒙着自己的头,脸红得同时却不自觉的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