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77章 儿子VS老子(2)
    沈寒修径直往自己订的位置走去,视线一抬,却发现那个位置上坐着个小人,还是他熟悉的小人,正埋头吃得津津有味。

    沈寒修坐过去,“你怎么一个人在这?你妈妈呢?”

    苏宝抬起头,放下手里的筷子,优雅的擦了擦嘴:“这位大叔,你要吃点什么?”

    沈寒修看了看他,见他这么从容的坐在这里,脑子里突然想到了什么,但又觉得不太可能。

    “你妈妈没给你煮饭吗?妹妹呢?”

    “大叔,你叫我出来,就是问这些吗?”

    向来精明的沈寒修,此刻却被自己的儿子搞得一头雾水,他叫他出来?难道真的是他想的那样?

    “未来科技,是你开的?”

    “怎么?大叔想合资?”

    沈寒修挑挑眉,看来这小子幸运的继承了他的脑子。

    “你说说,为什么不和盛寒合作?”

    苏宝很理所当然的说:“不想合作就是不想合作,我还需要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沈寒修轻笑:“那你说说,怎么样才合作?”

    苏宝也一副精明的模样看着他:“为什么非要和我们合作,难道大叔公司里的精英,还比不上我们?”

    沈寒修顺应着他点点头,自然是比不上他的儿子。

    哪料苏宝默了默说:“那不如这样,这单我们接了,但是价钱呢,我们说了算,拒绝还价,还有,既然大叔公司的人能力不高,不如派一批来我们帮你免费培训培训。”

    沈寒修笑得深邃,这狐狸脑子,长大了可不得了。

    话说的好听,免费培训,其实就是他们缺人手,把他公司的人挖去了不说,还不用他们付工钱。

    明知道是亏本生意,沈寒修还是点头:“好,你说了算。”

    “那行,就这么定了,我有点忙就先走了,谢谢大叔的招待,晚餐很好吃。”说着还提了几盒走。

    沈寒修含笑买了单,跟着出去。

    “我送你回去。”

    苏宝睨了他一眼,然后满脸高傲的上了他的车,报了皓皓家的地名。

    “你不回家住?”

    “嗯。”

    “你妈妈知道你开公司的事吗?”

    “这是男人的事,我希望你也不要告诉她。”

    沈寒修轻笑,果然虎父无犬子。

    回到家里,躺着沙发上听着隔壁细微的动静,哪怕拥不到她,离她近点心里也踏实一些。

    入冬的天有些凉了,苏念讲故事的声音慢慢放轻,然后扭头看了看臂弯已经睡熟的女儿。

    小心的抽出自己的手臂,打开床头柔和的台灯,然后起身,打开电脑做自己的工作。

    时间还算早,十点钟。

    沈寒修站在阳台,看着隔壁窗户的灯光。

    夜深微凉,却静好。

    苏念埋头工作,放在床边的手机却突然震动起来。

    怕吵醒孩子,苏念急忙起身。

    是个陌生号码。

    “你好……”

    那头直接报了自己的名字:“叶佳瑶。”

    听到这个名字,苏念就忍不住皱眉:“你想干嘛?”无疑,只要叶佳瑶出现,苏念的心就会恐慌。

    如果她是只身一人她到不会怕她,但她有苏珍和苏宝。

    叶佳瑶笑了笑:“你上次不是问的那个孩子的事?现在过来,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听到叶佳瑶的言辞,苏念心里又燃起希望,叶佳瑶这样说,是不是意味着那个孩子还活着?

    “什么地方?”

    “金海岸顶楼。”

    苏念捏了捏手机,然后挂断电话,立马关掉电脑,抓起外衣,一边套上一边往门外走。

    站在阳台的沈寒修,看到旁边屋子的灯光消失。

    她睡了。

    沈寒修站在窗边却没有动,耳边是在深夜里发声的冷风,吹散香烟的味道。

    吸完这根烟,沈寒修正准备转身进屋,却突然看到楼下那个疾步行走的熟悉身影。

    定睛细看,身形和走路的姿态都一模一样,的确是那个女人,这么晚,她去哪?

    一半出于担心,一半出于好奇,沈寒修丢掉烟蒂,转身追了出去。

    苏念莫名紧张起来,把着方向盘的手都出了汗。

    对于叶佳瑶这个女人,苏念心里没底。

    她本来精神就不太正常,而且她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要多扭曲就有多扭曲!

    车在黑暗的地下停车场落停,乘坐电梯,摁了最高的楼层。

    一出电梯,百层高楼的顶层,冷风吹得苏念打颤。

    推开玻璃门,或许是由于天气太冷和时间太晚,观景的人几乎没有。

    左右看了看,就寻到一个穿着黑色长裙,披着昂贵的貂毛披肩,站在栏杆边的女子。

    苏念知道是她,深吸了一口气,才抬脚走过去。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叶佳瑶缓缓转过身,挑着红唇笑看着苏念,从她的眉眼间,已经找不到大学时期她伪装的柔弱。

    “说吧。”苏念先开口,声音不大,随着冷风飘散。

    叶佳瑶笑了笑,转身走到玻璃亭里的凳子上坐下,苏念顿了顿,抬脚跟过去。

    “我知道你会来。”

    “别说那些没用的废话,孩子在哪?”

    叶佳瑶故意掉她的胃口:“你难道不想听听我和阿修的故事吗?”

    苏念沉默,她和沈寒修之间的事她没兴趣,她只想知道孩子的消失,和沈寒修有没有关系!

    不等苏念回答,叶佳瑶从包里摸出一根女士香烟,点燃,看着远处吸了一口,吐出白烟,重新把视线落到苏念身上,把她想说的话娓娓道来:“我喜欢阿修的时间,比你想象中长得多,对他的感情,也是你不能及的。”

    叶佳瑶顿了顿,又猛吸一口烟,像是在平复什么,“我跟随阿修的脚步来到这座城市,那个时候我十二岁,而阿修还不知道这个世上有我这个人。”

    “为了离他更近,我背离家乡,在这座大城市流浪,那个时候他站在城市的顶端,是我无法仰望的高度。”

    苏念静静听着,这些是她不曾知道的。

    往事或许有些阴沉,叶佳瑶的声音也很低:“在我觉得自己可能会饿死在这座城市的时候,我遇到了唐邵生,长得高大帅气,开着豪华跑车,我觉得他的家境肯定不错,于是我跟他回了家,为了活下去,也为了离心爱的男人更近。”

    “唐邵生的人品你是清楚的,只懂如何[玩][弄]女人,十四岁那年,我失去了第一次,之后我的生活就离不开怀孕和[堕][胎],以至于现在的我失去了女人的特权,连自己的孩子都没办法拥有。”

    身为女人,苏念对她的这点遭遇是同情的,但最终也只能怪她自己,只懂得依附男人活下去,而不知道如何自力更生。

    叶佳瑶神情有些落寞:“十五岁那年,我跟着唐邵生出席宴会,再次见到了阿修,而他却从未注意过我。”

    “为了和他的生活接轨,唐邵生帮我策划了那次车祸,我推开阿修,倒在了车下,虽然装残疾很累,可我如愿得到了阿修的照顾。”

    她的言语和苏念知道的事情接头了,苏念就更仔细的听了,只见她的神色变得喜悦:“阿修没有嫌弃我的残疾,体贴的照顾我,我一有事他绝对是第一个赶来的,我们两个人的感情,在那段时间里加深,我还记得他第一次说爱我的情形,温柔的从背后抱着我,带着他唇瓣温度的情话,流入我的耳朵。”

    苏念的视线不自觉的移开,心里是抵触沈寒修对其他女人这般亲密的。

    叶佳瑶接收到她的神情变化,继续说:“他说他会一辈子陪着我,说会找最好的医生帮我治腿,万一治不好,他就一辈子当我的拐杖,不会……”

    “够了!我没时间听这些和我无关的事!告诉我那个孩子在哪!”

    看见苏念情绪变得激动,叶佳瑶笑了笑:“别急,后面才是重头戏,你接着听。”

    “有一天,我告诉阿修,说想要一个孩子,他知道我不会生,不但没离开我,还告诉我,他会想办法,你知道他为什么娶你吗?”

    苏念一直想有人告诉自己当年的真相,可真相真的要摆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却害怕了,害怕自己傻得彻头彻尾,害怕自己掏心掏肺对待的人,却从未坦诚面对过自己……

    终于,叶佳瑶还是说了出来:“他娶了你,无非就是想让你生个孩子。”

    苏念不想相信叶佳瑶的话,可当年的确如此,她和沈寒修隐秘领了结婚证不久,他就提过要孩子,但是他告诉她的是,家里催得急。

    只是她拒绝过一次之后,他就没有再提过这样的事。

    一支烟尽,叶佳瑶将烟蒂摁倒烟灰缸里,又点燃一支:“你不是一直想知道那个孩子去哪了吗?”

    苏念立马抬头,不愿错过半点关于那个孩子的消息。

    “你还记得孩子为什么会早产吗?”

    她当然记得,就是拜叶佳瑶所赐。

    她不但没觉得愧疚,还这么得意洋洋的重提。

    “因为我等不了了,我不想再看到阿修和其他女人在一起,于是就想早点结束。孩子一出生,阿修就托人送走了,只是可惜……”

    苏念睁大了眼睛,可惜是什么意思?孩子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