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75章 我若没遇到她,就没有现在的我
    蔚蓝觉得,杨特助就算现在没女朋友,曾经也绝对爱过一个人女人,不然哪会像现在这么深沉?

    然而杨梓辰却干脆的回答:“没有,不然家里也不会催。”

    “那一定是你眼光太高了。”

    没得到他的回答,却见他笑了笑,他眼光真不高,不然也不会看上对面这个什么都不会的女人。

    “杨特助,你笑起来挺好看的!老板着脸,女孩子都给你吓跑了。”

    “那你怕吗?”

    蔚蓝老实就说:“原来挺怕的,现在好多了。”

    那就行了,只要把她吓不跑就行了。

    “时间不早,你去休息吧,明天得上班了。”

    看到杨梓辰起身收拾,蔚蓝自然不好意思就这样离开,急忙起身:“杨特助我来收拾吧,太麻烦你了。”

    杨梓辰挡开她的手,“那你去帮我把洗澡水放好吧。”

    “哦,好!”只要是自己能够做并且保证能做好的事,蔚蓝就跑得很快,毕竟是在别人家里,不能像在自己家那么随意。

    她知道的浴室,就只有自己睡的房间里那一个。

    热腾腾的水,冒着丝丝薄烟,不一会就把整个浴室笼罩。

    蔚蓝伸手探了探水温,然后动作突然一滞,为什么她觉得怪怪的……放洗澡水,电视里一般都是老婆给老公放才对呀……

    脸莫名发烫,急忙起身往外面走,却刚好撞上杨梓辰,杨梓辰只是抓着她的手臂,说了一句“小心点”,蔚蓝就心跳加速。

    急急忙忙丢下一句“水放好了”就埋着头往外走。

    杨梓辰扭头看着步履匆匆的她,倏尔一笑,不知道这丫头在害羞什么,他什么都还没做呢!

    蔚蓝裹了一床小被子,到楼下的大沙发上窝着。

    虽说是沙发,但比起来和她家里的床大小差不多了,软软的也舒服,再让她睡杨特助的房间,她不知道自己会胡思乱想什么。

    刚刚才从男人的坑里爬出来,她怎么又自作多情胡思乱想……

    “怎么睡在这?”在蔚蓝昏昏欲睡的时候,睡梦里出现一个男人的声音,蔚蓝猛然惊醒,一扭头就看见一堵精瘦而结实的……胸膛?

    定睛一看,脑海里反应出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身材真好!

    然而下一秒就急忙移开了视线,忘了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愣愣乎乎的来了一句:“杨……杨特助,你不冷吗?”

    杨梓辰:“……”网上不是都说女人对男人的好身材没有抵抗力吗?难道是他身材不够好?

    一定是他的[脱][衣]方式不对!

    “去屋里面睡,楼上还有房间。”说着他就转身上楼,蔚蓝这才忍不住偷看了两眼。

    身材高挑,[脱][衣]有肉,比例还那么好,连她身为一个女人看了都会感叹,为什么老天总是这么不公平?

    杨梓辰走到楼梯中央,一个扭头,对上某女直勾勾的视线。

    蔚蓝吓得瞳孔一缩,裹着被子一溜烟跑开。

    杨梓辰轻笑,原来她还是满意的……只不过是害羞罢了。

    翌日清晨,蔚蓝应闹钟而醒,乒乒乓乓梳洗好自己下楼,发现杨梓辰已经做好早餐,坐在旁边看报纸等她。

    “杨特助,你怎么这么早?”

    杨梓辰只是淡淡看她一眼,然后放下手中的报纸,向来都是精神抖擞的模样,“习惯了,吃早餐吧。”

    对于杨梓辰的手艺,蔚蓝已经懒得惊叹了,只顾享受就可以了。

    因为同个公司上班,就搭了杨梓辰的顺风车,蔚蓝本觉得没什么不妥,可下车的时候,正巧和苏念碰上。

    苏念看到两个人从同一辆车下来,视线就[暧][昧]的游走在两个人身上。

    蔚蓝觉得尴尬,和杨梓辰说了声谢谢就朝苏念跑去。

    “念念姐,你今天怎么这么早?”

    苏念看了看走进专梯的杨梓辰,笑着对蔚蓝说:“不来早点,怎么能看到这么好看的画面?”

    蔚蓝嗔她一眼,“胡说什么呢?!”

    电梯人多,苏念笑笑不语,见蔚蓝没有为京赞的事伤心难过,她就放心了。

    而且杨梓辰比京赞靠谱千万倍,若是他俩真有点什么,她就更放心了。

    去到办公室苏念才问:“你怎么和杨特助一起来?别说什么路上偶遇啊,我可不信。”

    蔚蓝也觉得对苏念没什么好隐瞒的,就老实说:“京赞不肯离婚,昨天跑到我家里去闹,杨特助就好心的收留我,等离了婚,我再回去。”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你俩住一起了?”

    蔚蓝点点头,然后要摇摇头:“你不要瞎想,就是很单纯的住一栋楼里!”

    苏念笑她:“我又没说什么,你这么急着解释干嘛?”

    只见蔚蓝更羞涩了。

    “念念姐,我可不可以去你家挤挤呀?和男生一起住怪别扭的。”

    苏念起了小心思,思虑了几秒才说:“这两天恐怕不行吧,秋秋也在我家呢。”

    其实要挤也挤得下,而且梁译洲的房间一直空着,要住完全没问题,但是,人家郎情妾意的,她不能那么不懂事啊。

    “对哦,秋秋姐在你家……”她想了想又说:“那我睡沙发吧?”

    “这么冷的天,睡什么沙发,杨特助家那么多屋,干嘛委屈自己?就住他家,安安心心等京赞的事情解决了,然后檫亮眼睛重新找个好归属。”

    “还找?我现在是怕了,都不敢结婚了!”

    “人生难免走几次错路,那也叫阅历,下次啊,眼睛放亮一点,别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贴上去。”

    蔚蓝故作委屈的模样:“当初我就该听你的,不那么急着结婚就好了。”

    苏念摸摸她的头:“傻丫头,吃过亏就长大了。”

    苏念心想,傻人或许有傻福,依她看啊,杨梓辰对蔚蓝绝对有意思。

    杨梓辰跟了沈寒修十多年,至少人品有保证,家境也相当不错,就看着傻丫头有没有福气了。

    沈寒修一大早就回了老宅,昨晚家里的管家打电话来说,邓桐莲生病了。

    其实他知道多半是装的,因为前两天她打了几通电话他没接,找不到他人的时候,她就喜欢用这招。

    想着也太久没回去看她了,就抽空回来了。

    一走进门,就听见屋里“哎哟”一声,一听就是故意叫给他听的。

    “三少爷……”

    沈寒修一边往里面走一边问管家:“老夫人怎么了?”

    管家有些为难,像是还没编好台词,或是不敢骗沈寒修而心虚,说:“老夫人……她……闪着腰了。”

    沈寒修一边走一边说:“打麻将的时候闪着的?”

    管家悻悻的闭了嘴,躺在沙发上撑着腰装病的邓桐莲看了看沈寒修说:“怕是要我死了,你才肯回来。”

    沈寒修没良心的接话:“你没死我这不是也回来了。”

    邓桐莲一副难受的模样,指着沈寒修:“你这个不孝子!”骂了一句,发现毕竟是自己心爱的儿子,也骂不出什么难听的话,就转了话锋:“哼!没抱到孙子,我怎么会死?”

    沈寒修在对面沙发坐下,姿态和言语都向在谈公事一样:“有话起来说吧,装病也挺累人的。”

    知道自己儿子没那么好骗,他回来了就是她的目的,于是就掀开身上的薄毯,一旁的管家急忙上前把她扶起坐在沙发上。

    言归正传。

    “瑶瑶回来了,你知道吗?”

    沈寒修点头。

    “她昨天登门拜访我了,她的腿已经好了,亭亭玉立的,看着挺漂亮的。”

    沈寒修静静听着她说,心里已经大概知道她要说什么了。

    邓桐莲笑着,指着一旁的几个礼盒:“你看人家瑶瑶多懂事,从美国回来还给我带了这么多特产。”

    “你看看这条围巾,也是瑶瑶送的,可暖和了,还有这个化妆品,专门找朋友为我的皮肤调制的,你看看多用心!”

    沈寒修听她说完,才缓缓开口:“您老人家难道没听过一句话叫‘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邓桐莲白他一眼:“人家瑶瑶只是来看看我!陪陪我,你看看你这个做儿子的,要不是听见老妈生病了,我还见不着你人了。瑶瑶这么久没回来,一回来就来我这,图我什么?而且现在人家的条件也不差!”

    沈寒修就觉得好笑了,当年他照顾叶佳瑶的时候,她以为他喜欢她要娶她,把叶佳瑶贬的一文不值,说她无非是图沈家的钱,说她一个残疾之身,还想嫁豪门,要家世没家世,要身段没身段。

    现在却改口改得这么快,一口一个瑶瑶,叫得多亲和。

    “你看你也三十好几了,瑶瑶呢,也还单着,我看啊,她心里边多半还有你,你以前不也喜欢她吗?妈现在同意你们结婚了,你也早点成个家,妈也早点抱孙子。”

    邓桐莲说完,见他这次很有耐心的坐在那里没有打断她的话,她还以为有戏,满脸期待的看着他。

    沈寒修放下手里的茶杯:“劳你操心了,我从来没喜欢过她,所以你还是收起这份心思,一天好好打麻将就行了。”

    邓桐莲显然不相信:“你不喜欢她?你不喜欢她以前那么照顾她?”

    沈寒修淡淡回话:“以前我更照顾苏念,喜欢的也只有苏念,实话告诉你,我和苏念是在镇上就认识的,那时候你为了荣华富贵,把我这个私生子丢下,你知道我的童年是怎么过的吗?”

    邓桐莲觉得亏欠儿子,就没再咄咄逼人。

    听闻他低低说:“我若没遇到她,就没有现在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