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74章 杨特助条件这么好,应该有女朋友吧?
    苏念毫不犹豫的承认孩子是其他男的,沈寒修不怒反笑:“所以你打算等他回来吗?”

    “对,我非他不嫁了!”

    “很好,那我就不打扰了。”

    看着沈寒修干脆的离开,苏念心想,要是早知道这招这么管用,她早点搬出来好了。

    不过细想起来,韩子生到底去哪了?或许,他都不记得她了吧?比较这么久了,而他们相处的时间仅仅一年。

    也许他已经成了别人的丈夫了。

    他以前就长得好看,现在恐怕更是撩人,或许比沈寒修还要出色?这样的男人哪还会单着?哪会去寻找、去等待一个仅仅相处了一年的女孩?况且他那时候还那么讨厌她……

    每次和他说话他都是爱答不理的,也从来不和镇上的孩子玩,总喜欢一个人躺在草坪桑……

    现在想起来还真是个安静的美男子。

    如今她也不奢求能和他重逢,只是想知道,曾经的人,过得如何,然后感叹一下世事变迁……

    玩好一盘游戏的苏珍从房间里跑出来,左右看了看,问:“妈妈,沈叔叔呢?”

    苏念回过神来,没好气的说:“走了。”

    苏珍就噘着嘴埋怨:“是不是你又把他赶走了?”

    “不是,是他自己有事才走的。”

    苏珍这才给了苏念好脸色看:“妈妈,沈叔叔是不是好厉害?”然后小手指着厕所重新亮起的灯说:“你看,才这么一会灯就修好了。”

    说起这个苏念就更气了,对苏珍说:“以后不要随便给沈叔叔打电话知道吗?沈叔叔要上班要赚钱,你这样会打扰他的。”

    “可是沈叔叔有那么多钱了,玩一会也没关系啊。”而且她是知道沈叔叔就在隔壁才打的电话。

    苏念:“……手机收起来,妈妈教你写作业。”

    ……

    夜色下的咖啡店,灯光幽暗,整个厅堂都流淌着舒心的音乐。

    藤木条格出的卡座里,一男一女相对而坐。

    女人喝了一口高脚杯里的红酒,笑问对面的男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沈三少身边的人吧?”

    “我是谁没关系,我今天找你出来,是想和你合作的。”

    女人高兴挑眉:“合作?盛寒和我们公司合作?”

    杨梓辰面上无过多表情:“你想多了,是私事,你不是也希望京赞和林蔚蓝离婚吗?”

    郑时婉皱着眉打量着对面的男人,“是又如何,这事和你有什么关系?”

    杨梓辰不急不缓道来:“我和你想法一样。”

    郑时婉想了想才恍然大悟:“你喜欢林蔚蓝?!”

    杨梓辰不承认亦不否认:“有兴趣听听我的想法?”

    “你说。”

    “很简单,你只要拿到京赞背叛婚姻的证据,简单来说,就是拿到你和他在一起证据,我想郑小姐是聪明人,应该明白要怎么做。”

    郑时婉点头:“这个倒简单,只是之后呢?你觉得拿到这个证据,起诉他出轨就能离婚?京赞人脉很广的。”

    杨梓辰笑了笑:“你只管拿到证据交给我,其他的,我来。”

    郑时婉狐疑的看着他,某一瞬间,似乎觉得这个男人的魅力无穷……

    “抱歉这么晚叫郑小姐出来,我要说的说完了,就先走了一步了。”

    郑时婉还想说什么,杨梓辰却依旧快步离去。

    气得郑时婉跺脚,刚刚还觉得他有魅力,原来这么没风度!这么晚叫她出来,都没说送她回去!

    把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杨梓辰才赶回家,家里有个女人,回家的脚步都加快了。

    还以为她今天情绪不佳,应该会一觉睡到明天早上,哪知道回去的时候,客厅的灯亮着,但是没见着人。

    换好鞋子,放轻脚步走进去,这才发现几乎所有的灯都亮着,房间里,过道上……

    这个女人在干嘛?

    把一楼的客房都看完了,却没找到她的人。

    正打算去楼上看看,突然听到厨房有动静,抬脚走过去,就看见女人散乱着头发,站在微波炉前,旁边摆着几个黑黢黢辨别不出类别的东西。

    杨梓辰才想到,她晚饭都没吃,估计是饿了,而她又不会做饭。

    杨梓辰没有出声,走到她身后了,她都没有察觉。

    “想吃什么?”

    “啊!”

    “砰——”蔚蓝端在手上的盘子碎在地上。

    扭头看见是杨梓辰才平复了心里的恐慌:“吓死我了……”说话的同时,看到厨房的狼藉,然后就不敢直视杨梓辰了。

    “那个……我待会会收拾干净的……”说着就蹲下身子,要去捡地上的盘子。

    她还以为杨梓辰今晚不会回来了……

    在她的指尖还没碰到地上的碎片时,手腕就被抓住,听见他沉稳的声音:“我来,你想吃什么?”

    本来杨梓辰是好意,很贴心的担心她划伤手指,听在蔚蓝耳里却觉得,他是在嫌弃她,什么都不会,还把他的家弄得一团糟。

    蔚蓝觉得不好意思麻烦他,可是自己又实在是饿了,就弱弱的说:“随便什么都可以……”

    看见他脱掉外套,利落的卷起袖子,转眼就把她弄得邋遢的厨房收拾干净。

    “油烟大,你去外面等吧。”

    他的声音不大,也没带一丁点的不耐烦,很体贴的话,却总让蔚蓝觉得,他是嫌自己碍事。

    灰溜溜的走到外面,坐在诺大的客厅,左右看了看,自出通亮,每一奇怪的动静,才安心。

    扭头瞥着厨房里的动静,菜刀利落的切菜声,身为女人,不禁惭愧。

    却也打心底里佩服杨特助,简直是十项全能,真想知道有什么是他不会的。

    “蔚蓝。”第一次这样叫她的名字,声音波澜不惊,心里却在打鼓。

    然而这个称呼,对于蔚蓝来说却很普通了,急忙穿上拖鞋跑到厨房:“怎么了杨特助。”特希望自己能帮上点什么忙,不用让她觉得自己很没用。

    “拿一下碗筷吧,吃饭了。”

    蔚蓝乐意得很,然后扭头看了看杨梓辰正在往盘子里盛的菜,更是口水长流。

    杨梓辰看到她的模样,心里发笑。

    上午哭得那么厉害,还以为她没心情吃饭,原来还是会饿的一个人出来到处找吃的。

    两个人同坐一桌吃饭,杨梓辰觉得这才像个家了。

    以前都是自己一个人,听着餐具[碰][撞]的声音结束用餐,日复一日……

    她房子的锁,他下午已经帮她换过了,但他还不想她这么快搬走……

    “你怎么开这么多灯?”

    “啊?”蔚蓝这才反应过来,然后就心虚的解释:“我下午看了恐怖片,这里太大,我一个人害怕,总觉得到处都有人看着我……就把灯打开了……”

    杨梓辰忍不住笑了笑,原来她还有心情看恐怖片,看来他不用太担心她了。

    蔚蓝觉得太浪费他的电了,就放下筷子起身:“我现在就去关了。”

    他拉着她,怕她心里有负担就说:“不用,开着吧,挺好的, 我一个人在家也开着,继续吃吧。”

    果然,蔚蓝听到他平时也这样,才安心了,就想,能买得起这么大的别墅的,也不差这点电费钱。

    吃饱了,蔚蓝还是没忘答谢:“谢谢杨特助,你的手艺真好!我之前也学过做菜,菜谱看起来简单,可是每次做起来却好难吃,连我自己都吃不下”

    杨梓辰就说:“女孩子不用会那么多。”

    蔚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可是我妈总说,女孩子要是连做饭都不会,就嫁不出去。”

    哪知杨梓辰理所当然的说:“那就找个会做饭的男人就行了。”

    “唉,好男人哪有那么好找。”

    杨梓辰沉默,好男人就在你一对嘛,你看不见么?

    换了个话题,想多了解她一些,就问:“你爸妈他们也在这边吗?”

    蔚蓝摇头,“他们在乡下,他们两个都是小学老师,我真的很羡慕我爸妈的爱情。”

    杨梓辰静静听她羡慕的说:“他们两个从小就是一个村的,一起长大,小学到高中都是一个学校,大学的时候,我爸的梦想,是想当医生,因为不想和我妈分开,就和她一起读了师范,几十年了,两个人的感情还那么好,日子虽然不算富裕,但是真的好幸福……”

    看她眼眶泛红,他就知道,她又想起了京赞,却又在克制自己的情绪。

    “你的事家里人知道吗?”

    蔚蓝苦笑着摇摇头:“结婚到离婚,我都还没告诉他们,本来说过年带京赞回去让他们高兴高兴的……”

    哪知道这段婚姻这么命短。

    “家里在催婚?”

    蔚蓝使劲点头:“从我十八岁开始,我老妈就给我相亲,现在年纪大一点,每年过年回去都给我相亲,烦都烦死了。我妈一边担心我嫁不出去,一面又让我不要在外面处对象,说外面的男人都不踏实,硬要我回去给我找他们觉得知根知底的,那些男孩子都是小时候一起玩的,我老觉得和他们相亲特奇怪!”

    杨梓辰放下筷子,擦了擦嘴说:“我家里也在催。”

    杨梓辰想表达的意思是,两个都在被摧婚的人,挺合适的,然而蔚蓝却不在他的思想轨道里,八卦兮兮的问:“杨特助条件这么好,应该有女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