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73章 你是打算修炼成雌雄同体吗?
    两家的阳台,中间也就空了那么十几厘米。

    “沈叔叔!你怎么跑到别人家里去了?”苏珍欣喜的叫。

    沈寒修却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这是我们两个的小秘密,不可以告诉妈妈知道吗?”

    苏珍高兴的捂着嘴偷笑:“那叔叔以后都住在这里吗?”

    “对,有什么事就跑到这里来告诉叔叔,你脚下面有个小按钮,按一下叔叔就出来了。”

    苏珍蹲下身子,好奇的摁了一下,就听到沈寒修房间里隐隐传来铃铛声,“叔叔你好厉害!”

    沈寒修就想起了张小妮,她这么大的时候,成天跟在自己屁股后面,说他长得好看又那么聪明,毫不吝啬的赞美他。

    “炸鸡腿。”沈寒修伸手把纸袋子递过去。

    苏珍踮起脚用一双小手捧着:“沈叔叔最好了!妈妈是坏人,我想吃的她不给我吃,我不喜欢的她偏偏叫我吃!”

    恰时,屋里就传来了苏念的声音:“珍珍,吃饭了!天这么冷跑外面去做什么?”

    听见老妈的声音近了,苏珍急忙把手里的纸袋子放在墙角,然后跑进屋,鼓着脸一副“我不高兴”的样子。

    苏念不理会她的小情绪,知道她这人就这德行。

    盛了一碗排骨汤递给她:“快点喝,喝了才能长高,你看哥哥都喝完一碗了。”

    苏珍一脸勉强,端起碗放到嘴边,视线却瞥了瞥阳台,她的炸鸡腿。

    “喝完汤再吃一碗饭,你不是喜欢吃虾吗,妈妈给你煮了。”苏念担心孩子上火,就没用油炸,用水煮的。

    小姑娘却不买账:“哼!我喜欢吃那种香香脆脆的大虾,才不是你这个!”

    说着,放下喝光汤的空碗,用手背抹了抹嘴说:“我吃饱了。”

    “你都没吃饭呢!”

    苏珍惦记着她的鸡腿,哪有心情吃饭,爬下凳子,一边走一边说:“反正我吃饱了。”

    苏念也无奈:“这脾气越来越古怪了。”

    扭头问苏宝:“妹妹在学校吃饭吗?”

    “不吃。”

    “那她吃什么?”

    “棒棒糖。”

    苏念:“……”

    “那以后把零花钱给你管着,少让她吃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饿了就会吃饭了。”

    苏宝却说:“你都管不住她,我怎么管?”

    苏念就嘀咕:“嘿,你说这一个肚子里拿出来的,怎么区别这么大?”

    苏珍走到外面阳台,急忙把鸡腿袋子塞进自己的棉袄里,然后跑到自己的房间,把门反锁了。

    吃完饭,苏念给苏珍留了一点饭,心想她待会饿了肯定会出来找吃的。

    苏宝吃完饭,跑去开自己的门,却发现被反锁了。

    屋里把鸡腿吃到一半的苏珍紧张死了,“谁呀?”

    “开门。”

    听见是苏宝,苏珍眼珠子转了转,放下鸡腿跑去开门,把苏宝放进来又急忙把门反锁了。

    苏宝走了两步,看到摆在床上的狼藉,皱着眉头。

    苏珍拿起啃了一半的鸡腿,二话不说塞到苏宝嘴里,苏宝厌恶的别开头,听闻苏珍说:“现在你也吃了,就不可以告诉妈妈了!”

    苏宝转身拿纸巾擦了擦嘴:“不要我告诉妈妈也行,除非你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你以后不可以再去找那个沈寒修!”

    “才不要!苏宝你是不是傻?沈叔叔是我们的爸爸啊!”

    “以后让梁叔叔做我们的爸爸,你不是也喜欢梁叔叔吗?”

    苏珍噘着嘴:“喜欢是喜欢,可是喜欢他和他做不做我爸爸也没关系呀。”

    苏宝收拾着她吃过后的骨头,说:“等梁叔叔娶了妈妈,他就是我们的爸爸了。”

    苏珍一听,立马反对:“不要!我要我自己的爸爸!沈叔叔才可以和妈妈结婚!”

    “他不行……”

    “他就行!”

    苏宝懒得和她吵,收拾好自己的小书包,就说:“今晚你一个人睡,我要去皓皓那边。”

    苏珍丢下鸡腿骨,油腻腻的手拉住苏宝:“我不要一个人睡。”

    苏宝指了指床边:“去把你那些垃圾收拾了,待会妈妈看到了……”

    苏宝还没说完,苏珍就松了手,急忙把那些纸袋丢进垃圾桶里,扭头一看苏宝已经不见了,急忙就追出去……

    “妈,我去皓皓那边了。”

    苏念从厨房探出一个头:“又去皓皓哪里?秋秋阿姨不在,你妹妹怎么办?”

    苏宝已经在换鞋了:“我总不可能一辈子都陪她一起睡觉啊,我去皓皓那里有事。”

    苏念看他一副公事繁忙的模样:“我说你们两个四岁小孩,成天在忙什么?”

    “你别管,我走了。”说着就已经关上门离去。

    下一秒就传来苏珍着急的声音:“呜,妈妈苏宝他欺负我……”

    “好了好了,快去把鞋子穿上,今晚妈妈和你一起睡。”

    孩子才四岁,苏念就觉得她已经有些管不了了,再长大一点还得了?

    “去把澡洗了,妈妈教你写作业。”

    苏珍抱着自己毛茸茸的睡衣走进浴室,苏念收拾了一下客厅,就听见厕所“砰”的一声,然后苏珍就叫了起来:“啊!妈妈我看不见了!”

    苏念急忙走过去,苏珍光着个身子跑了出来,苏念扯出浴巾把她裹住,抬头看了看厕所,摁了一下点灯开关,还是一室漆黑。

    “点灯坏了。”苏念嘀咕一声,然后对女儿说:“你先在这里等妈妈,妈妈出去买灯泡。”

    苏珍想了想,点头:“好吧,妈妈你要快点回来!”

    “知道了,不要乱跑,不要乱给陌生人开门知道吗?”

    苏念一出门,苏珍就裹着浴巾跑到阳台,摁响了阳台边上的摁扭。

    几秒后,对面阳台的门就推开,沈寒修走了出来:“怎么了?你妈妈又欺负你了?”

    “不是,我们家灯泡坏了,叔叔你来修吧?以前都是梁叔叔帮我们修的。”

    “你妈妈呢?”

    “妈妈出去买灯泡了。”

    沈寒修心想小事一桩,看了看女儿大冷天就裹着个小浴巾,连忙催促:“叔叔马上就过来,快进去把衣服穿好,待会冻感冒了。”

    苏念驱车找了个超市,第一次接触这些事还有点摸不着头脑,在和店员交流了一下,顺便咨询了要怎么换灯泡。

    回到家里,一打开门就听见了女儿银铃般的笑声,苏念心里还有点发毛,她一个人在家,笑啥呢?

    低头换鞋的时候才愣住了,这双男士皮鞋是怎么回事?梁译洲回来了?

    急忙走到孩子的房间,就看见苏珍穿着灰色的小熊睡衣,坐在沈寒修怀里玩游戏。

    “你怎么在这?”

    沈寒修抬起头,不紧不慢的说:“女儿打电话来说灯泡坏了。”

    苏念瞪了苏珍一眼,现在真的是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要扯上她的沈叔叔了。

    “妈妈,梁叔叔不在,以后就让沈叔叔帮我们修灯泡吧?”

    “妈妈自己会修,别玩游戏了,自己去写作业。”

    说着苏念就拿着买好的灯泡往厕所走。

    打开手机的手电筒照了照,搭着小板凳准备亲自动手,这时背后却贴上一副温暖的身体……

    吓得苏念差点从凳子上摔下来:“你干嘛?!”

    沈寒修没有说话,黑暗之中,只有手机电筒发出一块光亮。

    他抬手抢走她手里的灯泡,手一举就够得到。

    苏念扭头看着他,熟悉的香水味夹杂着淡淡的烟草香,让人心神难宁……

    白光闪了几下,骤然亮起,沈寒修低头看着她。

    苏念神色一乱,连忙低下头,往前走了一步。

    “不单单是孩子需要父亲,你也需要一个男人。”他说。

    苏念移开视线淡淡的说:“不需要,我一个人足够了!”

    话音刚落,厕所又一下黑了,然后被他取下来灯泡塞到她手里,听闻他说:“那你自己来吧。”

    不给苏念反应的时间他就走了出去,苏念气得真想一个灯泡给他砸过去。

    自己来就自己来!她才不去求他!

    重新站到凳子上,一只手用手机照亮,另一只手拧灯泡。

    刚刚看他拧的挺容易的,一下子就好了,怎么到了她手里就不一样了?半天都对不准位。

    沈寒修并没有离开,而是倚在厕所门边,像个看戏的大爷。

    苏念折腾了几分钟才把灯泡拧亮,拍拍手走下来,一抬头就看见沈寒修。

    翻了个白眼,装作没看见他,抬脚往外走去。

    沈寒修笑了笑,“你是打算修炼成雌雄同体吗?”

    苏念放下凳子:“那是我的事,现在你可以走了,还有,下次不管苏珍说什么,都麻烦你不要理会。”

    “她是我女儿,你没有权利干涉我应给的父爱,不是吗?”

    “她不是你的女儿!”

    沈寒修绕有兴趣的看着她:“那你说是谁的。”

    苏念也笑了笑:“有件事你不知道……”顿了顿继续说:“我认识你之前,爱过一个男人。”

    沈寒修倒没生气:“是吗?不妨说来听听。”

    “我五岁的时候就认识他,我和他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你知道吗?”

    沈寒修闻言笑得深邃,原来她还是记得他的:“了不起你还有青梅竹马,那后来你的竹马又去那了?现在又在哪?”

    这个问题苏念也想知道,其实她和那个竹马相处的时间也就一年,后来他就消失了,一点音信也没有,也没再回过那个小镇。

    “他现在是大企业家!”

    沈寒修逗她上瘾:“名字说来听听,说不定是我的熟人呢!”

    “切!他现在在国外!说了你也不认识!”

    “所以你想说,苏珍苏宝是他的孩子?”

    “没错!”只有找个没办法出现的人冒充,谎言才不会被拆穿,殊不知,沈寒修心里全然明了。

    因为她的青梅竹马和他,是同一个人。